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丈夫刚满一十八 > 第33章
    对于席泽的提议,许夏自然是不想答应的,她现在已经深深感觉这小子和刚订婚那会儿完全不一样了。

    遥想刚订婚那会儿,他伸脚就是一条三八线,一连几天都不给她个正眼,可现在呢,半夜偷偷靠近又摸又亲,事情不成就当面自己动手解决,现在还说要去小树林转转,真是越来越不知收敛了。

    不过,自己也说过不怕他,如果不答应岂不是打自己脸,她感受了下周围的温度,天寒地冻的,如果席泽真想怎么样,这条件应该也不合适吧。

    “怎么,不敢了?不是说不怕我吗?”席泽激将着。

    许夏将手里的菜往盆里一搁:“谁说我不敢了,去就去,我还怕你吃了我不成。”

    可她说完这句话就有点后悔了,因为她清楚的看见席泽的喉结动了动,似乎,他真的有吃她的打算。

    刚才答应的话,可以反悔吗?

    寺里的饭菜自然都是素菜,平日里大家都大鱼大肉惯了,换个口味倒也不错。

    “许夏,你怎么不吃啊,是不是觉得我做的不好吃?”林秀特别严肃认真的问道。

    许夏心里有事,林秀问了两遍她才反应过来:“不是不是,是我还有些晕车,胃口有点不好。”

    许文友知道女儿有晕车的毛病,便说道:“那你吃点去睡一下吧。”

    许夏暗暗高兴,这下有借口可以不去了。

    谁知林秀却阻止道:“不行,房子里都烧了炕,太热了,她晕车会越睡越晕的,不如出去走走,冷空气醒醒神。”

    许文友点了点头:“也行,出去转转也好,难得来趟西北,看看风光也不错。”

    许夏听着两人说话,心道你们俩莫不是席泽派来的。

    “那我陪她去转转吧,正好也看下雪景。”席泽果不其然的说道。

    席明居叮嘱道:“去吧,衣服多穿点别冻着,别走太远,下午四点前一定要回来,我们还得赶回镇上。”

    林秀也有些不放心:“让小吴跟着你们吧,你们对这里不熟,他跟着好歹有个照应。”

    席泽拒绝道:“不用了,他下午还要开车,让他休息吧,我们就在后山看一下,不会走远的。”

    寺庙后面是一座小山坡,因为冬天的缘故,山上的树木都光秃秃的,树枝上压着白雪,银装素裹的,分外美丽。

    许夏将自己缩在羽绒服里,林秀说的没错,冷空气的确治晕车,她现在已经冻的一点都不晕了。

    反观席泽,一件毛呢大衣外面再披着一件藏青色斗篷,走在白色的雪原中犹如油画一般,但许夏心想他穿的这么少,肯定冻的比自己还透。

    为了和席泽保持距离,她一会儿摘摘干草,一会儿摸摸树皮,能甩多开就甩多开,反正绝不与他走在一起。

    席泽看着这里一会儿那里一会儿但绝不与自己靠近的许夏,自然知道她心里的小九九,他也不多言,只是将手抄在口袋里不疾不徐的跟着。

    许夏隔一会儿就看一下时间,怎么才过去五分钟。

    七分钟……

    十分钟…………

    就在她第N次看手表的时候,脚下被树根一绊,整个人摔在地上,右脚更是传来扎心的疼。

    席泽见她摔倒立刻冲了过去,只见她脚别在雪下盘错树根里面,脸都疼的发了白。

    “疼疼疼。”席泽刚一检查,许夏就惨叫连连。

    “别动,你脚别住了。”席泽一手按住许夏的脚,另一只手用力将树根生生扯断。

    许夏拿出脚后只觉得动一下都呼吸困难,不由害怕道:“骨头不会断了吧。”

    “我帮你把鞋子脱下来看看。”席泽边说边已经拉开许夏靴子的拉链,隔着袜子都可以看出脚已经肿了。

    他把她的脚轻轻放在自己腿上,缓缓褪下棉袜,果然,白细的脚一边已经肿的老高,他用手指按压了一番说道:“骨头没事,应该只是扭到了。”

    “你又不是医生,怎么知道骨头没事。”许夏怀疑道。

    席泽一边拿了雪捏成团敷在肿的地方一边回道:“杨旭以前打球时脚骨折过,摸起来不是你这样的。”

    他的手轻柔的在她的皮肤上移动,可是不由自主的,手却向其他地方游走。

    自己这是怎么了,她明明受了伤,为什么自己还会动这种心思?难道自己也是那种只顾欲求的人?

    冰凉的雪球让火辣的疼痛慢慢缓解,从疼痛中回过神的许夏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席泽干嘛一直摩挲她的脚,如果是为了活血,用的着连小腿也揉吗?

    “那个,你扶我起来吧,再冻下去,我脚可能要截肢了。”许夏故作轻松的说道。

    “哦,好。”席泽回过神,他把袜子为许夏穿好,“你试着站起来,我背你回去。”

    “好。”

    他低头,她抬头,四目相对,唇齿相依。

    时间静止了那么几秒钟,世界仿佛也安静下来。

    许夏最先回过神,她忙推来席泽,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她脸红的快滴出血来:“对……”她第一反应是说对不起。

    可第二个字还未说出口,她只觉得后脑勺被一只大手按住,她的唇再次被一片温热覆盖住。

    席泽也不知自己怎么了,明明刚刚已经打定主意不再做什么,可两人意外的碰触让他的意志瞬间就瓦解,他不满足那意外的接触,他想要的更多。

    对于接吻这件事,两人都是生疏的,但它是出于人的本能,所以即便不懂要怎样做,但需求却会让身体自己去探索。

    就比如席泽,他不愿只是触碰,他想要去品尝她的味道,所以他会撬开,去夺取,他像一个初见金银的盗匪,满心满眼都是狂热。

    而作为被夺取一方的许夏,几乎要因这霸道的吻失去呼吸的能力,她用手捶打着席泽,希望他放自己一条活路。

    席泽似乎感受到了她可怜的要求,终于肯松开让她喘口气,可也仅仅是一口,她又被他堵住。

    人总是贪心的,尝到一点甜头就会想要更多,席泽不安于一个吻,他的手开始向许夏的衣服里探寻。

    “不行。”被吻的晕头转向的许夏终于恢复理智:“你想让我们冻死在这里么?”

    席泽眼神炽热:“你的意思是到了暖和的地方就可以?”

    许夏愣了一下:“你……你一天到晚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席泽唇在她耳边低沉又迷离:“想你啊。”

    听到他这么直接的话语,许夏突然就慌乱了,他明明长着一副清冷禁、欲的脸,可说出的话语却让人想入非非。

    她挣扎着站起来往回走:“时间不早了,我们快点回去吧。”

    席泽没有等到她的回应,眼中走着失落,他快速上前将许夏背起,林间起了风,天空又开始飘起雪。

    “都说了最近的医院都要两个小时车程,你们还这么不小心。”林秀一边查看许夏伤势一边叹气。

    席明居见许夏的脚肿的厉害:“现在快送医院吧,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

    席泽回道:“只是扭到了,没有伤到骨头。”

    席明居皱了皱眉:“你是医生吗,怎么出去连个人都照顾不好。”他这句话其实也是说给许文友听的,毕竟是许夏受伤了。

    许文友见席泽被训斥,忙宽解道:“只是个意外,也是许夏不小心。”

    一行人将许夏送到医院,检查一番果然只是扭伤,大家不由都松了一口气,只是第二日就过年了,突然有人受伤总归是有些影响心情。

    陪林道文过完年后,一行人又赶回江城应酬,只留林秀继续陪在她父亲身边照顾。

    初五刚过,席泽便回学校上课,他在家时许夏一直装腿疼不出房间门,他一上学,许夏就将林珊叫到了家里将这几天发生的事一一说了。

    林珊听完忍不住鼓掌:“他看起来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原来这么会撩的。”

    许夏头疼:“我叫你来是让你帮我分析问题而不是让你夸他的。”

    “你们有什么问题需要分析的,这不是挺正常的嘛。”林珊不以为意。

    许夏回道:“你说他这样做是喜欢我还是青春期的冲动啊?”

    林珊想了想:“应该都有吧。”

    “可他为什么喜欢我?”许夏没自信的问道。

    林珊捶了她一拳:“姐姐,你有钱有身材有相貌,温柔体贴性格好,他为什么不能喜欢你?”

    许夏蔫蔫的:“你是我朋友你才这样讲,唉,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

    “最近他看我的眼神,我觉得他可能要控制不住他自己了,如果他这样是因为青春期冲动,我觉得我可能悲剧了。”

    林珊明白许夏的意思,她知道自己这个朋友的性格保守胆小,忧患意识严重,如今被一个优秀的男孩子喜欢上了,肯定已经杞人忧天的将各种坏结果全都想了一遍。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在我看来,与其担心不如去问个明白,如果他是喜欢你,你也喜欢他那正好,如果他不是,那你就争取啊。”林珊给出建议。

    “可是,我不知道我喜不喜欢他啊。”许夏也不明白自己的心意。

    林珊回道:“很简单,他吻你的时候你想不想吻他?”

    许夏想了想点了点头。

    林珊一拍大腿:“那你肯定也是喜欢了,人的身体比思想诚实,听我的,如果他不喜欢你,你就去追吧。”

    “可他还是学生。”

    “那就等,等他毕业。”

    门外,席泽安静的立在那里,眼里一片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