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其他小说 > 总裁总是想演戏 > 第91章 番外:单行线(一)
    郭南生是跟母亲姓的。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爸爸是谁。

    郭南生母亲是个过气小明星。

    最落魄时,他们借住在他母亲一个姐妹家里。他母亲干着类似于保姆的活儿,一个人抚养着他这个儿子。

    郭南生有时会问母亲:“我爸爸呢?”

    郭南生母亲脸上总会泛起温柔的笑容。她说:“你爸爸是个很英俊很帅气的人,他人很好,对妈妈也很好。”

    郭南生执意追问:“那他在哪里呢?”

    这时他母亲的眼神才慢慢黯淡下来。她说:“他死了。”

    郭南生不是很明白死是什么意思。

    他只知道母亲看起来有些伤心,所以乖乖地没再多问。

    有天晚上郭南生半梦半醒之间,被母亲捂住了嘴巴,抱着他一起躲进了衣柜里。母亲在瑟瑟发抖,而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混杂着凶狠的威胁和凄惨的呼救。

    呼救声很快变小了,变成了低低的啜泣。

    衣柜里的气氛变得讶异无比。

    郭南生不敢动弹,睁圆了眼,从衣柜的细缝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透过那狭窄的缝隙,郭南生看见了一张冷酷的脸。他宛如皇帝般坐在那里,冷冷地看着眼前的惨剧,仿佛那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郭南生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跃出胸口。

    那是恶魔!那是恶魔!

    那是可怕的、吃人的恶魔!

    外面的一切持续了三四个小时才结束。

    等外面安静下来,郭南生母亲才抱着他伤心地哭了起来。她抱紧郭南生:“快忘掉,统统忘掉,南生,把你看到的一切都忘掉。”

    郭南生眼睛里盈满泪花:“兰姨死了吗?”

    郭南生没有得到答案。

    他母亲连夜带着他逃离。

    他母亲像是忘掉了那一晚的噩梦,也忘记了过去的光鲜,嫁给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二婚男人。

    郭南生见到了言晖。

    郭南生常常在想,继父那么卑劣、丑陋的家伙,怎么会有言晖这样的儿子。在他眼里言晖什么都好,长相好,脾气好,那双眼睛尤其漂亮。当他轻轻地看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母亲和继父过得并不好,他和言晖却相处得很好。

    一般来说都是他在说话,而言晖静静听着。

    言晖腿不好,出不了门,他却学校学了什么,回来就教给言晖什么。后来言晖觉得他这样太累了,就跟他说他喜欢自己看书。

    郭南生一点都不觉得累,但言晖开口了,他自然听言晖的。郭南生跑去和学校图书馆的管理员混熟了,每个星期都给言晖借一批书回来。

    他上学的时候,言晖就安安静静地在家读书、记笔记。

    郭南生觉得有言晖在的日子实在太美好了。

    直到他发现继父是个人渣。

    这人渣继父打他母亲,也打言晖。

    看到母亲和言晖身上的伤痕时,郭南生都快气疯了。

    母亲和言晖都是他恨不得用全部生命去保护的人。

    从此郭南生练成了比同龄人厉害很多的好身手。

    人渣继父动手,他也动手。

    当他可以打赢继父时,继父才慢慢消停。

    可当继父和母亲关着门在一起的时候,郭南生根本无可奈何。

    眼看母亲越来越消瘦,郭南生咬咬牙,撺掇母亲和继父离婚。

    郭南生母亲和继父结婚本就是为了给郭南生一个完整的家庭,闹成这样她也过不下去了,靠着郭南生收集的家暴证据提出离婚。

    郭南生的老师有不错的关系,法院那边很快裁定下来,判了他们离婚,郭南生母亲出资购买的房子归他们母女所有。

    继父净身出户。

    人渣继父是靠着言晖腿伤的赔偿金娶上他母亲的,将赔偿金挥霍完以后又和以前一样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样样都沾。

    眼看郭南生硬气得很,人渣继父缩了。

    他干了一件特别无耻的事:为了甩掉负累,他把言晖扔下,一个人跑去外地躲着了。

    母亲因为这段错误的婚姻,整个人都消沉了。

    而言晖因为被唯一的亲人抛弃,也变得郁郁寡欢。

    郭南生一筹莫展。

    他只能一边开解母亲,一边哀求母亲留下言晖。

    母亲知道他和言晖感情好,虽然不太愿意天天看见言晖,却还是答应了郭南生的请求。

    郭南生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

    结果母亲不久之后就病倒了。

    郭南生再怎么悉心照顾,母亲的病情都没有好转迹象。

    很快地,他只剩下言晖一个。

    母亲下葬那天,郭南生抱着言晖失声痛哭:“妈妈,妈妈……言晖,我没有妈妈了。”

    言晖身体僵了僵,仿佛不习惯这样的亲近。过了好一会儿,言晖才轻轻抚按他的头发:“你还有我。”

    郭南生把言晖抱得更紧。

    母亲去世之后,以前从未露脸的亲戚都出现了,都说他还小,想照顾他们。

    顺便接收他们家房子。

    郭南生能让人渣继父净身出户,自然不会让他们讨了好去。

    日子渐渐恢复平静。

    眨眼到了郭南生高考的时候。

    郭南生填了本市的学校。

    他不想和言晖分开。

    第一次发现言晖的天赋,是在他大学需要拍短片当期末作业的时候。

    当时郭南生正为剧本发愁。

    言晖知道了他缺剧本,第二天给了他一个故事,问:“这个行吗?”

    郭南生把言晖给的故事翻来覆去地看,觉得不管是创意还是行文都非常棒。郭南生恨不得抱着言晖亲两下:“棒极了!我可以交差了!”

    言晖朝他笑了起来,好像非常高兴。

    郭南生也很高兴。

    在把成品给言晖看时,言晖说:“我看过你打印的评分原则,如果剧本也是原创的话可以拿更高分,剧本你别署我的名吧。”

    郭南生拧起眉头:“这怎么可以?”

    言晖说:“你不是要拿奖学金吗?”他望着郭南生,“我在家赚不了钱,你要是能拿到奖学金,还贷款也能轻松一点……”

    提到钱,郭南生眉头舒展开了。他和言晖只能靠自己生活,柴米油盐样样都得花钱,没必要把钱往外推。

    郭南生说:“那好吧!”他笑嘻嘻地说,“如果以后我成了大导演,又对你不好,你就可以拿这件事去揭发我!”

    言晖伸手揉揉他的脑袋,温柔地笑着:“不会的。”

    郭南生忍不住用脑袋在言晖掌中蹭了蹭。

    郭南生觉得自己这辈子只要有言晖就够了。

    第二学期郭南生果然拿到了奖学金。

    他高高兴兴地带着言晖出去吃饭。

    即使周围的人都频频侧目,郭南生也没有理会。

    他积极地问言晖想吃什么,两个人难得奢侈地点了四个菜,吃得肚子圆滚滚,还打包了一部分回去晚上吃。

    接下来的几年,言晖陆陆续续给郭南生写了好几个故事。

    郭南生渐渐有了点名气。

    眨眼到了大四,郭南生开始想办法找门路。

    他人缘一向不错,尤其是和老师、师兄师姐们更是走得很近,很快从他们那儿拓展不少好人脉。

    郭南生回到家欢喜地对言晖说:“我快毕业了,以后你写的东西就署你的名,我帮你把你的故事全部拍出来!”

    言晖眉梢也染上了一点愉快。

    谁不希望自己得到别人的认同?

    言晖几乎没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所以对于这种“认同”肯定更加渴望。

    言晖为他写了一个新故事。

    这个故事叫《追逐红叶》。

    这种片子虽然不太叫座,但“学院派”都很喜欢。巧的是,他的老师们都是典型的“学院派”。

    郭南生看完之后向言晖保证:“我一定会把它拍出来!”

    没想到在郭南生信誓旦旦保证完的不久之后,郭南生见到一个早该忘记的人。

    这个人叫康卓辉。

    康卓辉是什么人?他是横海娱乐的董事长,是他老师们都不敢招惹的人。

    郭南生在拿着《追逐红叶》找投资时,意外撞上了康卓辉。

    康卓辉看到了《追逐红叶》。

    郭南生浑身僵硬。

    他想起小时候那个活生生被折磨到丢了性命的女人。

    这个人是恶魔!

    吃人的恶魔!

    想到家里的言晖,郭南生的心脏几乎快要停止跳动。

    绝对不能让这恶魔知道言晖!

    绝对不能让他对言晖产生兴趣!

    这时康卓辉抬起头来。

    他拿剧本挑起郭南生好看的脸蛋,目光锁在郭南生脸上,身体微微前倾,语气中兴致颇浓:“这剧本是你写的?”

    郭南生觉得自己整颗心都掉进了冰窟里。

    很快地,他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谄媚笑容,欢喜地对康卓辉说:“对,是我写的。”他眼神亮亮的,仿佛已经把康卓辉看成慷慨无比的大金主。

    康卓辉觉得很有趣。

    这小孩刚才明明挺怕他的,居然马上就变成这模样了?

    难道是认出他来了?

    康卓辉说:“你认识我?”

    郭南生语气殷勤:“当然认识!您可是横海娱乐的董事长!”

    康卓辉“哦”地一声。想靠他往上爬的人不少,像郭南生这样满眼放光巴上来的倒算坦荡。他说:“你想找人投资你这个剧本?”

    郭南生乖乖点头。

    康卓辉伸手揉按郭南生的脑袋,宽大的手掌暧昧地游走到郭南生的下巴上:“你看横海娱乐怎么样?”

    梅勒°冰凌整理。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