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其他小说 > 阁下 > 第133章
    还有什么是奥古斯特所不知道呢?

    当然是拉斐尔已经替奥古斯特“教训”过他的小堂弟了。

    ……几十分钟以前……

    飞鸟穿过云层, 自由徜徉在一碧万顷的蓝天之上, 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了国王的临时办公室,如一道泾渭分明的线,分割开了正在对峙的叔侄二人。

    理查三世的反洗脑包,在真正的洗脑大师.拉斐尔面前自然是有些班门弄斧之嫌的。

    拉斐尔微笑听完了小国王所有的废话。是的,对于拉斐尔这种心性坚定的反社会人格来说, 不管从别人嘴里冒出来的是什么, 对于他来说都不过是废话而已。他的内心早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 是不会轻易被人动摇的。

    在国王终于闭上了嘴巴后, 拉斐尔加深了自己脸上的笑容, 充分表达了“你说完了,那就轮到我了”的这个意思。

    半片阳光,半片阴影,魔鬼露出了微笑, 他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威胁:“一个问题,你到底把你的家人当做了什么?不, 你到底把奥尔当做了什么?!”

    国王被突然翻脸的拉斐尔直接问懵了, 什么当做什么?

    “回答我,理查.爱德华.亚瑟.路易斯.康沃尔切斯特, 你把你的堂兄,我的爱人,当成了什么?你手中的提线傀儡吗?可以任由你随意摆弄?!”

    “不,不,不, ”国王真的被吓到了,他从未见过拉斐尔如此生气,一次都没有,这个黑发的俊美男子总是那么的气定神闲、游刃有余,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能够真正为难住他,让他生气的。但是就在今天,他在他面前露出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一面。但让国王更加害怕的,不是他要怎么面对这个随时要吃人的叔父,而是叔父口中的话,“我怎么会把奥尔当做随意摆弄的玩偶呢?我只是、只是……”

    不想他伤心。

    “然后呢?等他快快乐乐的度过了十几年,某天冷不丁的得知在他毫不知情的时候你已经客死他乡?让他因为自己的无知而追悔莫及,内疚终身?或者是让他发现自己就是个傻瓜,被身边所有的人联合起来愚弄了?”

    拉斐尔的话如当头一棒,敲醒了理查三世,欺骗永远是欺骗,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国王几度张口,却始终说不出半个字,最后,他就像是个被扎漏了的气球,颓唐的摊在了椅子上。他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他……

    他没想到自己对奥尔会那么重要,十几年都不足以淡化奥古斯特对他的亲情。

    又酸涩,又幸福。

    拉斐尔抬起了手。

    理查三世下意识的就闭住了眼睛,告诉自己,他该打,虽然他那个不靠谱的父亲都从未打过他,但是,他能承受的住这一次,很快的!

    然后,然后,小国王就感受到了一个陌生的触感弹在了他的额头上。

    不痛,还有点痒。

    理查三世懵懂的睁开双眼,带着水润的亮光,他看到他的叔父单指压在他的额头之上,那双白手套被放大了无数倍,他曾觉得那代表了拉斐尔其实并不愿意与人接触的疏离与骄傲,如今却发现原来哪怕隔着手套也能感受到来自叔父身上的温暖。

    拉斐尔重新收敛了一身的戾气,再一次变成了那个始终温和微笑着的公爵,他轻声说:“你对奥尔来说当然很重要,十年,五十年,一百年都不会改变。”

    因为我们是家人啊。

    “抱、抱歉QAQ”自从得知自己将不久于世后就仿佛浑身长了刺的小国王,终于软和下了全身,带着正在眼角打转的泪水,“真的很对不起。”

    拉斐尔长叹一口气:“下不为例。”

    无奈又宠溺,就像是一个真正的长辈。当拉斐尔这么说完之后,不只理查三世傻了,他自己都愣住了,这真的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话吗?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说话了?

    ……回到现在……

    “虽然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气,熊孩子确实欠教育,但是,就放过他这回吧。”拉斐尔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奥古斯特的额头,鼻尖蹭着鼻尖,专注的看着彼此。

    奥古斯特说不清楚自己在得知所有事情那一刻的感觉,他当然是生气的,对于堂弟的自以为是;但他同时也是难过的,因为他不愿意去想的面对失去的恐惧;他更是自责的,因为他没能照顾好他的堂弟,明明他答应过他的叔父的。

    拉斐尔的未尽之言只有奥古斯特懂,放过理查,放过你自己。

    这样的结局谁也不想的,但既然已经发生了,与其整日悲伤,不如去做些什么,让理查开心,让自己开心,让所有人开心。

    毕竟……

    理查暂时还没有死啊。

    黑太子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特别是在看自己儿子方面,这个看上去比女孩还爱撒娇的小家伙,总是能带给他惊喜,因为对方有一颗比所有人都坚韧的大心脏。比起留在原地自怨自艾着即将要面对的失去,奥古斯特更想笑着去拉住自己堂弟的手说: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动作要快点了。

    做什么?

    当然是不让彼此错过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生老病死,酸甜苦辣,奥古斯特设想了无数种他们未来有可能会经历、要面对的事情,然后让人场景再现,他好拉着理查三世一一去经历。

    他们为了伊丽莎白的死而抱头痛哭,他们面对想象里的挫折而互相安慰,他们因为最终的成就而鼓掌欢呼;他们一起去狩猎,一起去游泳,甚至是穿着沉重到需要人扶着才能上马的盔甲来了一场正儿八经的比武;他们在宫殿里演绎一年四季,在庭院里呼啸着跑过,还把酒窖中所有品种的酒都开了瓶,喝到酩酊大醉,东倒西歪。

    他们一起偷过黑太子的宝剑,一起与拉斐尔斗智斗勇,然后揽着肩膀高声歌唱;有时候,他们像是孩子,会捉弄上至太王太后下至安妮的每一个人;有时候他们又像是沉稳的中年人,他们称呼彼此为先生,他们以天气为谈话开头以天气为谈话结尾;最后,他们一起坐在塔楼的最顶端,看着星星的轨迹。

    幼稚吗?当然很幼稚,不仅幼稚,还傻极了。

    但是,他们的脸上却始终挂着大大的笑容,哪怕是在模拟兄弟吵架的时候都会吵着吵着就莫名的笑了起来,肆意又张扬。

    “我小时候就想这么干了。”理查三世畅快道,“骑马直接骑进卧室,带着我的猎犬在每一条走廊上奔跑,指着礼仪课老师的胸口威胁,我是国王,我的一举一动就是标准,你不能要求我连说话的声音都必须四平八稳到仿佛是一个调子!”

    “对对对!”奥古斯特忙不迭的点头表示支持,他此时正穿着最宽松的大袍子,看上去滑稽又荒唐,但那就是他最舒服的穿着,“我是说,我在我自己的家里诶,我为什么不能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呢?哪怕我的家是城堡,是宫殿,是庄园,我也有权利在我的家里做我想做的任何事情!如果教养就是让人不快乐,那教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用珠宝当弹珠,在丝绸上作画,把喷泉上的小天使雕塑用最昂贵的化妆品画的丑到哭泣,做一切最疯狂的事情。不为什么,就是想做而已。

    “你是我唯一的兄弟,有些事情我只想和你一起做。”

    奥古斯特道。

    “我无法回答你,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为什么教廷那些坏事做尽的老家伙仿佛能千年不死,而你却要、却要……我自己至今也还在因为这个问题而诅咒着命运。它就是个女表子,一点都不公平。

    “但我想死亡也许也没那么可怕。因为,因为,你看,有些人哪怕活着,但其实他早已经死了了,死在他们二十几岁,甚至十几岁。”

    奥古斯特说着说着,还是没出息的哭了。

    奥古斯特其实准备了很多话,想在今天和他的堂弟说,他暗地里与拉斐尔排练了一次又一次,可以说是浓缩了他知道的所有现代鸡汤的精华,保证新颖又有道理,反正是中世纪的人绝对没有听过的振聋发聩。但是,到最后他却连一个完整的段落都说不下来。

    因为奥古斯特在开口的那一刻才意识到,他不是理查,他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一个人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死去却无力挽回时该是怎么样的一种心境,又能如何调节。

    他只能高高在上的站在某个地方,说着他自己都不会相信的pi话。

    理查三世却笑了,因为哭泣的那部分他的堂兄已经替他完成了,所以就由他来完成微笑的部分吧。

    他说:“如果没有我的即将死亡,我们肯定这辈子都不可能去做这些天做过的事情。就想你说的,从我们上第一节礼仪课开始,我们就死了。我们能做的事情有很多,不能做的事情却有更多。我很高兴能和你一起活过来,一起在钟声中奔跑,一起在中庭大笑,一起看着祖母想要生气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这些天真的是理查经历过的最快乐的时光了,比以前奥古斯特去怀特霍尔宫看他时还要开心,毕竟那个时候哪怕他再开心,他也不能表现出来,他需要克制自己正襟危坐的坐在原地,连笑容都仿佛带着尺子比刻过的痕迹。

    “耶尔说得对,”拉斐尔允许理查三世直至死前都这么叫他,“我不应该替你决定,比起与一无所知你的告别,我更喜欢现在这个模式,我们经历了彼此的一切。”

    面对死亡痛苦吗?这还用吗?当然很痛苦了!他失去的是生命,还有什么能够和生命比较?

    但与此同时,他也是快乐的,不是那种在报复中得来的扭曲狂欢,而是一种来自心田温暖到全身的涓涓细流,他是平和又幸福的。

    因为他的家人会始终陪在他的身边。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经历过的。”奥古斯特豁然起身,最近他和理查三世养成了一个糟糕的想做什么就要立刻去实现的习惯。

    他们纵马跑进了王宫,在仆从们已经麻木的视线里闯入了拉斐尔的房间。

    拉斐尔正在做着两个国家的影子国王,这和他年少中二期时预想过的场景是那么的相似,又是那么的不同。他得到了最高的权利,却并没有想象中的畅快。比起当个工作狂,他更羡慕奥古斯特和理查三世那两个疯子。

    正思念着某个疯子的时候,大疯子就带着小疯子进来了。

    奥古斯特下马,走到拉斐尔的身边,一把推开写满公务的羊皮纸,牵起拉斐尔的手,走到理查三世身边郑重其事的道:“这是我的爱人,拉斐尔.莫蒂默,不论富贵还是贫穷,不论健康还是疾病,我们都会对彼此不离不弃,直至死亡都不能把我们分开。我们决定结婚,今时今日今地,无所谓法律承认不承认,无所谓上帝承认不承认,只要我们承认彼此,我们的家人承认彼此就够了。理查,你要来当我的伴郎吗?”

    理查三世也下了马,笑着反问了句:“为什么不?”

    于是,在当天稍晚一些的时候,伦敦城内所有“秘密结社”的会员都被一阵疾风骤雨的拍门声从睡梦中吵醒了过来,他们懵逼的听着来人的邀请,不太能够明白那里面的逻辑。

    他们为什么要穿上自己最好的礼服,半夜三更的去面见国王?是国王出事了吗?可如果国王出事了,他们哪里来的换衣服的时间?不是该着急忙慌的进宫吗?

    每一个被叫进汉普顿宫的会员都是懵逼的,直至他们在汉普顿宫自带的小教堂里看到了彼此。

    很好,毫无疑问这是他们的社长又在搞事情了。虽然几年前奥古斯特搬去了牛津,后来干脆又去了法兰西,但奥古斯特和秘密结社的联系却一直没有中断,甚至在法兰西还煞有介事的开起了分社。在伦敦的老会员也暗暗的有一种诡异的骄傲,你们眼中的法兰西王国王也是个基佬,和我一样。

    “请坐。”安妮夫人站出来代为主持了这场突发奇想的婚礼,“我知道你们每个人心中肯定都充满了疑问,相信我,我也是一样的。所以,让我们配合一下彼此吧。”

    “很高兴大家能够赏脸参加这场特殊的婚礼,以英格兰、法兰西国王及教皇共同的名义,承认它是合法存在的。”

    在圣坛的左边,缓缓走出了拉斐尔,圣坛的右边则走出了奥古斯特。

    理查三世拿着两方的戒指,早已经在一边等待许久。

    玛丽夫人和丈夫亲自坐在管风琴前演奏,这里聚集了这么多的达官贵人,但只有这对夫妻不知道为什么神奇的学过管风琴演奏。奏起的是这个年代婚礼上流行的曲子,不是奥古斯特熟悉的婚礼进行曲,却也十分古典好听。

    他们在月光的教堂下,满含深情,一步步走向彼此。

    代替“来不及出席婚礼、但本人已经同意的教皇”的克里斯主教(安妮的哥哥),站在圣坛前,手心里已经都是汗了。虽然对会员说的是教皇已经同意了这场秘密的婚礼,但天知道给教皇的信才刚刚从伦敦发出,估计此时还在出郡的路上。这是克里斯主教做过的最大胆也最无怨无悔的事情。

    一声声标准的颂词从克里斯主教口中自然的说出,作为主教,他为不少贵族主持过婚礼,业务十分熟练。哪怕这场婚礼有些匆忙且特殊,但他依旧发挥了极其优秀的职业素养,完美的主持了下来。

    最后,他在心里偷偷画了十字架,这才端着一脸的神圣道:“我宣布,你们是合法夫夫了。现在,新郎可以吻新郎了。”

    在雷动的掌声中,奥古斯特与拉斐尔拥吻在一起。

    这是奥古斯特绝对不想理查三世缺席的他人生最重要的经历,之一。他的婚礼只能由他的兄弟来当他的伴郎(best man),因为他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best man)。

    那年的冬天,理查三世出席了奥古斯特人生中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

    登基。

    伦敦街头主干道的两旁挤满了围观的市民,宽阔的道路上铺着一条仿佛没有尽头的丝绸,上面洒满了花瓣与香草,极尽奢侈之能。新国王的车队所过之处,无不得到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沿途上还有各式各样的宝石舞台,专门为缓缓而过的国王献上短暂却完美的表演。

    最终,国王的金色马车终于走到了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在天佑吾王的赞歌声中,身穿滚边貂皮的奥古斯特坐到了圣爱德华曾经坐过的王座上,按照顺序从坎伯雷大主教手中接过权杖、宝球(帝国的苹果),最后,坎伯雷大主教这才把象征着英格兰国王的王冠,戴在了无可争议的新国王的头顶。

    奥古斯特的所有家人就站在第一排,朋友们也一个不落的混在贵族中间,远在罗马的教皇在当天送上了最珍贵的礼物,让奥古斯特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也是拥有最高权力的人。

    荣光王,一个统治了英格兰和法兰西半辈子的伟大国王,从这一刻诞生!

    ——The end——

    莉迪亚在奥古斯特一世登基后的第十天生下了孩子,本人血崩而亡。

    从知道会有这么一个孩子存在时,奥古斯特就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觉得那会是一个女孩,他从未把这个想法告诉过任何人,直至真的有这么一位可爱的小公主诞生在了汉普顿宫中,她的肌肤白的像雪,眼睛大的仿佛能装下日月星辰,还只有一点点大,就已经学会了对每一个夸她可爱漂亮的人送上甜甜的微笑。

    小公主的名字是已经退位的理查三世亲自取的,伊丽莎白。

    “这是一个代表着美丽、智慧与勇敢的名字,我希望她带着这个名字,成为英格兰的第一任女王。“奥古斯特与理查三世一起经历了他们彼此生命里最重要的又一件事——孩子的洗礼。他们一起是伊丽莎白的父亲,也一起是伊丽莎白的教父,因为那是他们两人这辈子唯一的孩子,所以他们决定共同拥有。

    拉斐尔:= =我算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真的,完结啦。6000+的肥美完结~

    计划里就是这样的,小国王退位,但不会刻意的去写他到底死没死,亲亲们可以随意的脑补。

    感谢亲亲们一路以来的陪伴与支持,愿我们能在下个文继续这场不见不散的约会,比个哈特。

    完结之后要说的二三事:

    第一:为了弥补亲亲们之前被狂撒便当,完结之后还会有一个主角一家生活在现代还是一家人的后续。因为不是中世纪,不好说这是正文内容,但也不算番外。所以,本应该完结的这章没打完结的tag,只是打了个“To be continued”。因为还有【后续】要写,明天更一章,敬请期待。

    第二:番外肯定还有别的,好比把之前那个囚禁PLAY脑洞番写完,也好比写个黑太子爸爸的番外,还有日常什么的。具体的更新时间,会在明天的更新里写清楚哒。

    第三:个人志,这文不出,蠢作者精力有限,之前出《名士》已经耗尽了我一年的力气【泥垢】,等我蓄满能量再战。

    第四:《名士》的通贩今天晚上8点就是要开始了哟,地址就是原预售的地址,我微博上也有。数量有限,价格小贵,亲们慎重。

    第五:新文是个现耽,名字叫《请开始你的表演》,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反套路文,正式版文案会在4月20日的时候放上,5月1日中午12点正式开文,期待与亲亲们继续不见不散哦,爱你萌,么么哒。

    书香门第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