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恃宠而婚 > 第95章
    春节初七这天,贺青池就跟温树臣坐车回到了江城。

    之后他的应酬变得多起来, 每天都周旋在老宅和公司上层股东之间, 即便工作到深夜晚归,贺青池也不会疑神疑鬼打电话查岗, 只会在房间里留一盏照明的灯等他。

    某天,天气渐渐变的暖和起来, 她抽空去了一趟医院。

    温树臣的父亲凭着一口气吊着, 从年前开始到已经三四月份了,被推进手术室不下于十次,每次温树臣手机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 医生明里暗里地提醒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的时候, 温景椿又靠着惊人的意志力给挺了过来。

    贺青池作为儿媳妇,也不能总是藏在别墅里不现身露面。

    她去医院那天,也正好在病房门口看见了邱锦带着沈亭笈在场。

    时隔几个月的时间不见, 沈亭笈清瘦了不少, 下巴都快没肉了,纤细的身体穿的也单薄, 外面披着一件大衣都快撑不起来,皮肤颜色过于苍白了。

    邱锦似乎对她颇有怨言,觉得这个未来儿媳妇太木讷不会说话。

    可谁让温景椿指不定哪天就不行了, 邱锦出于私心, 还是想枕边人走之前能看一眼儿媳妇,即使这个女人只是暂时占着这个位子。

    贺青池不是很想搭理邱锦,先是问了护士温景椿这几天的情况, 准备看一眼便离开。

    “青池,你不如顺路帮阿姨把沈亭笈送一程。”

    邱锦厚脸皮的程度永远都能刷新贺青池的印象,现在整个江城都知道温树臣和温越早就公开争夺温氏的家业了,偏偏每次邱锦要是看见她,都能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贺青池见识过沈亭笈撞墙自残,不想惹麻烦上身,淡淡开口婉拒道:“我还有事不顺路。”

    “你也讨厌她是不是?”邱锦纯属是欺负一旁沈亭笈不会说话,当众对贺青池笑的得体又温婉,说出来的话却字字恶毒:“阿姨在想要不制造一场车祸,把她解决了。”

    这句话,贺青池都有些意外看着邱锦,也说得太理所应当。

    反观沈亭笈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可能已经听得麻木了。

    她也是个不怕死的,听到邱锦故意说要制造一场车祸杀自己,便直直朝病床的方向走去,在所有人都防不胜防的时候,去拔了温景椿的氧气管。

    病房似乎都静止了一秒钟,随后响起了邱锦怒急攻心的叫声:“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快去拦住她!”

    贺青池见情况不太好,慢慢的后退了两步。

    沈亭笈根本就不惧怕邱锦会对自己做什么,柔弱的脸蛋还要扬起一抹笑容,被邱锦激动的情绪下,很是狼狈的推倒在了地上。

    偏偏还在贺青池的脚边,她见邱锦要扑上来厮打,只好出声让保镖把两人分开。

    邱锦气急败坏到了声音都发抖的地步,指着沈亭笈低声骂:“你这个小贱人,早晚有一天我儿子会收拾死你。”

    沈亭笈低垂不语,仿佛没听见。

    贺青池抬头看温景椿的氧气管重新插上了,医生和护士都围上去,应该没什么事情,她让保镖把沈亭笈带出去,以免留在病房里又生什么事端。

    邱锦深呼吸了好半天才冷静下来,开始整理着自己的仪容后,对贺青池说:“那个女人就是个哑巴还多心眼,整天在家心情不好就跟我闹死闹活,连点面子都不顾了……青池,阿姨就不知道到底谁把她养得这么没有教养,气死人了!”

    或许连邱锦这样的人也受不了沈亭笈的病态,堆积已久的情绪爆发出来,拽着贺青池好一顿抱怨。

    就冲着刚才沈亭笈去拔氧气管的举动。

    贺青池也知道了这女人不怕死,场面话应付了几句后,她便离开病房。

    沈亭笈被保镖看在了走廊上,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前,依旧是低垂着消瘦的脸,见谁来了都不搭理。

    贺青池想起病房里邱锦心生埋怨的抓狂模样,要是不把她一并带走,恐怕这对塑料假面婆媳还有的撕一场。

    她想到这,不由地指尖揉着额头。

    半响后,出声对保镖说:“带沈小姐跟上。”

    医院外。

    沈亭笈很安分老实的坐上车,也没问会被带到哪里去。

    车里,贺青池倒是先开口问她:“你是回住处,还是把你送给沈复?”

    沈亭笈直到听见沈复二字,冷淡的反应里终于有了波澜。

    动作略微缓慢,伸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敲敲打打出一行字给贺青池看:[他现在没时间顾我。]

    贺青池低垂眼眸看完,替她做主:“我送你回住处。”

    沈亭笈是和邱锦住一起,等于是住进了温家老宅里,她提醒了句:“你最好联系沈复,否则邱锦杀回老宅,谁也帮不了你。”

    [邱锦还不敢对我动手。]沈亭笈一个字一个字打给她看。

    倘若邱锦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沈亭笈有的是法子在老宅折腾,所以这个快丧夫的女人只敢耍嘴皮子威胁要杀她而已。

    贺青池莫名的,觉得邱锦也是实在被沈亭笈气的不轻,才会把车祸杀人这种话挂在嘴边。

    司机缓缓地朝前行驶着,到半路的时候,因为堵车而停了下来。

    贺青池也没有继续跟沈亭笈互动,手机的铃声打破了车里的安静气氛。

    她翻出包里的手机,见到是医院护士的来电,正几许疑惑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座的保镖也接到了通知,表情严肃又克制着震惊转过来说:“太太,刚才医院那边传来消息,说温总的父亲死了。”

    【死了】

    这两个字,从旁人嘴里听到异常的真实。

    可是贺青池还有股恍惚感,可能是温景椿几次三番被推进抢救室都挺了过来,潜意识给人一种他生命很顽强还能活好久的错觉,现在突然听见人死了,而且还是在她前脚刚出医院,就这样没有任何预兆的死了……

    贺青池当下吩咐保镖掉头开回去,冷静下来说:“温树臣知道了吗?”

    “医院那边应该会第一时间通知温总过来。”

    听到保镖这样说,贺青池拿着手机便没有拨通温树臣的电话,她眼睫毛轻眨,看了外面街道半响,又移到了沈亭笈的身上。

    “等会你别下车,我会让保镖直接送你回沈复身边。”

    贺青池虽然不喜欢沈亭笈,却不至于等会故意看着她被邱锦迁怒。

    沈亭笈脸色也在发白,大概是没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

    她看着贺青池这样安排,唇瓣几次张了张,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你如果想去医院看看你未来公公,我也不拦你。”贺青池没心思去读沈亭笈的唇语,要是她不怕死要凑到邱锦的面前去,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出手去管。

    十五分钟后。

    车子缓缓地折回了医院的门口,贺青池先下车,转头见沈亭笈安安静静地隐在后座阴暗的地方,也没有继续折腾,便吩咐司机把人送走。

    她踩着高跟鞋,一路的走向电梯,身后两名黑衣保镖也跟着。

    直达了所在楼层,还没有靠近病房门口就听见了哭声。

    短短的十来分钟,已经让邱锦几度晕眩了过去。

    她披头散发地趴在床边,看到贺青池赶回来的动静,眼睛通红盯着门口:“沈亭笈呢?”

    这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拔掉氧气管的时候,医生和护士都有围上来检查温景椿的身体状况。

    贺青池也是等确定没事才离开医院,这会人死在了病床上,她先跟旁边的医生了解情况,然后才对已经快疯掉的邱锦说:“我已经送走了,你要见她让温越去要人。”

    邱锦嘴唇哆哆嗦嗦的,连手脚都发软的要护士扶着才能站稳。

    贺青池视线越过她,看向了病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遗体,已经用白布盖上。

    邱锦还是继续守着温景椿的遗体痛哭不已,谁来劝也没有用,不管里面的真情实意占多少比例,场面倒是做的很足。

    很快温家的亲戚和股东听见消息也逐渐都从各方赶了过来。

    外面还有新闻记者闻声而来,只不过被保镖都给拦阻在了外面。

    贺青池静静地坐在走道的椅子上,听着病房里好几声哭泣不断传来,她内心没有多大的感觉,可能会有那一瞬间的触动,因为温树臣再也没有爸爸了。

    之前温树臣断药开始,贺青池私底下找过孟清昶,认真地跟他聊了一次温树臣的事情。

    她从孟清昶的口中得知,这个男人表面上温和有礼,实际上很缺家庭的温暖和爱。

    也是内心渴望过得到一份父亲的爱。

    贺青池指尖慢慢掐着手心,闭着眼睛等了又等。

    终于她听见一道熟悉的动静传来,抬头看过去,看到温树臣和温越两个人都同时到场了。

    他们的视线隔着很远的距离,便注意到垂着头坐在椅子上的女人。

    当贺青池抬起头的时候,心里眼里只有温树臣一个人。

    她完全忽略了温越的存在,站起身朝自己的男人走过去。

    “你爸爸他……”

    温树臣把她手腕握住,带到了身边,脸庞上此刻表情与以往不同,薄唇开口说话尽量保持着冷静道:“这里有我,你先回家。”

    贺青池想陪他的,皱着眉心摇摇头。

    一旁温越看到这两个人还上演起了夫妻情深,当场冷笑出声来。

    贺青池眼神瞬间就瞪了过去,语气冷冷淡淡的:“你未婚妻拔伯父氧气管的事,我看你怎么跟温氏股东交代。”

    方才邱锦就算情绪崩溃了,也只是问一句沈亭笈在哪里。

    她没有明目张胆地把这件事扯到沈亭笈的身上,很大部分原因是不想牵扯到自己儿子。

    贺青池早就察觉到这个关键,她到底没有狠心把沈亭笈推出来面对温氏上上下下的所有人,但是没有说不会在温越的面前提起。

    这件事温越赶来之前,显然已经接到通知。

    他父亲死了,看人的眼神略阴沉,连对贺青池也不例外;“交代什么?让那个残疾女人给我爸陪葬,弟妹,你满意吗?”

    一声弟妹,咬字极讽刺。

    温树臣将贺青池护在身后,视线警告了看向温越。

    父亲刚死,要是兄弟二人就在病房外大打出手,恐怕要闹出天大的笑话。

    旁边的亲戚见状,连忙上前劝阻一二。

    贺青池手指也扯了扯温树臣的袖子,轻声说;“去看看你父亲吧。”

    父子之情有天大的仇恨,人死了也去看最后一面。

    她不是为了让温景椿走好,是想让温树臣心里好受些。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