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警魂[刑侦] > 第113章 番外(1)
    江离痊愈出院后,整个专案大队便又恢复了往日里的运转,苏言与他之间的工作模式也并未发生大的变化,两个人似乎公私能够分的很开,急速的进入了‘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

    那边蔡成济、项阳和丁凯岳这三个光棍并不知二人之间所发生的事儿,于是每每看到他们二人温吞的模样,急的恨不得亲自给他们示范一下什么叫做成熟的男女关系。

    于是乎三人经常性的会在工作闲暇之余,挨个的去找江离谈心。

    蔡成济:“所以,江队,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嗯?不是哥们儿吓唬你,你年纪也实属不小了,还是干着这么一个猫狗都嫌的工作,拱一拱窝边的白菜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你瞧瞧那白菜她不水灵吗?要是再拖下去,你这头猪老了,白菜可都拱不动了嘿……”

    他还没说完,刚刚凑近的项阳就对着他的后脑勺来了一下,之后还觉得自己颇为隐晦的瞟了一眼正在窗户边摆弄花花草草的苏言,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就清了清嗓子:“菜包,你说什么呢?什么又是白菜又是猪的,你竟然把江队形容成猪?”他说着像伸出手对着江离比划了两下:“你见过长得这么好看,身高一米八几的……猪吗?”

    随即他推开蔡成济,一屁股坐在江离的办公桌上苦口婆心:“不过江队啊……这个菜包说的话糙理不糙,虽然说你好像比我们要抢手一点,但是那也是以前了。你现在掏出身份证自己没事儿看看都多大了,有些事情你自己必须得上心了,哥跟你说啊,这男人一过了那个岁数,身体的某些机能就直线下降。举例说明啊……这个肾脏啊……”

    “噗……”佯装来饮水机旁边接水的丁凯岳一口水喷出老远,呛得直咳嗽,缓了几口气呼吸才平稳了下来,接着露出了十分嫌弃的表情:“蔡哥,项哥,你们两个说这话也没有什么说服力吧!”

    “怎么不自己掏出身份证看看……”他最后这句话特意小声低头自己嘟囔,但是还是被其余两个人给听到了,那两人二话不说,一个默契的猛虎扑食,三人在办公室里滚作一团。

    苏言回头看了看那一片混乱,收回目光之后一边拔着花盆里的杂草,一边抿唇微笑,眼儿有些弯弯。

    江离则是盯着她的侧影长达十几秒,然后坐直了身子,一脸的若有所思,将在他旁边打闹的三个人忽略的十分的彻底。

    ……

    过了春节之后,南城市的温度就开始转暖,树枝上的嫩芽长得很快,好像只需要一场温润的春雨,就能激发出大自然的勃勃生机。

    队里最近难得不忙,加上过年期间,本地的替外地的连轴转了几个班,所以江离和苏言便有了两天共同的假期。

    这日临近中午,苏言匆匆忙忙的把自己收拾妥当,下了楼之后去厨房叼了一片吐司,就去玄关准备穿鞋。坐在沙发上正在插花的郑慧看了她一眼,慢悠悠的开口问道:“和小离出去啊?”她方才听到门口有车子的引擎声,起身看到了那辆SUV。

    “唔……”苏言嘴里咀嚼着面包,正想着怎么和女人交代,谁曾想对方压根就不怎么在意。

    “包都不背一个,好不容易休息两天,今晚还回来啊?”郑慧转过头去摆弄着自己的花儿,说出来的话却有着十足十的威力。

    “……”苏言不自在的挠了挠头,没有出声回应,胡乱的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之后,推门走了出去。

    等到她上了车之后,江离十分自然的探过身子帮她系上了安全带,然后顺带着用微凉的唇吻了她的左脸颊,随即发动了车子,从苏家别墅门口开走了。

    “我们要去哪儿?”苏言眨巴着眼睛,有些好奇。

    江离只是但笑不语,约莫五十来分钟后,黑色的SUV开进了一处新交付的小区,这边离着市局不算远,也就是半个小时的车程。苏言看着窗外小区挨着的江边,心头一跳,像是想到了什么。

    车子驶进了地下车库,之后江离带着她上了电梯,电梯停在了十六层。这里的房子算是高档小区,一梯一户的格局,当江离把眼前的门打开之后,二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

    一入眼便是超级大的落地窗,站在那里能看到不远处的江景和远处那些披上了一些绿意的山。这间房子是约莫二百平左右的大平层,每一个空间都是十分的宽敞,三间卧室一间书房,装修风格是极简的简约风,色调温暖而又舒适。

    在大致的转过一圈之后,苏言站在了落地窗前,从窗户的背影看到了江离也走了过来,从背后将她拥住:“喜欢吗?”

    她因为对方的灼热呼吸落在颈间,所以有些怕痒的歪了歪头,‘嗯’了一声。

    耳边传来的是男人低沉的笑,他复又轻轻的亲了一口怀中人那精致好看的耳朵,然后便转身去了厨房,熟练的摘下浅灰色的围裙套了上。

    苏言揉了揉因为刚才的动作而略微有些透粉和发热的耳垂,然后走到餐桌边坐下,托着下巴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嘴边逸出无声的感叹:男朋友好帅。┭┮﹏┭┮

    ……

    餐厅里并没有什么声响,只是偶尔有刀叉接触磁盘的脆响,苏言将嘴里最后一口牛排咽了下去,拿起手边的红酒杯,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因为工作上有规定,所以二人都喝的很少,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这酒后劲有点大,只是几口的量却惹的她脸颊持续的发烫,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

    她不由自主的把酒杯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冰冰凉凉的感觉多少有点舒服。

    江离微笑,也将最后一口红酒喝掉,然后起身走到了她的身边。

    苏言抬头看他,脑子有些当机,直到男人捏住了她的下巴,两唇相接,口中充斥着对方那浓烈的味道之后,她才后知后觉的闭上了眼。这个吻似乎和平时的都不一样,带着一些她不曾感受过的情绪。

    会发生什么呢?

    会发生什么的吧……

    她脑海里的想法已经随着对方的动作缠成了一团乱麻,无从去开解。右手一松,那高脚杯就落在了椅子下面的地毯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里面残留的酒液落在了米色的地毯上,暗红却又夺目。

    第二日一早,苏言是被那照在大床上的太阳光叫醒的,还没睁开眼就觉得全身像是被全方位碾压过一般,饶是她这种体力仍旧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缓缓地睁开眼,似乎有声音从厨房的方向传来,还隐约能够闻到鲜香的味道。

    她挣扎着起了身,谁知刚刚做起,却又万分惊讶的跌了回去。她抬起右手,看着无名指上不知何时出现的钻戒,在阳光底下折射着醉人的光。

    好半天没能回过神,直到江离推开了卧室门,高大的身躯倚靠在门框上,含笑看着这一幕。

    苏言抿了抿唇,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右手,过了两分钟才憋出来一句话:“太大了,带着出警不方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睡醒的原因,说话间多少带着点鼻音,有种撒娇的感觉。

    江离原本还有些紧张的神色听到这软乎乎的回应,登时便彻底放松了下来,他走到床边坐下,握住了那只白嫩的手。低头,轻吻落在手背上:“没事,再买一个。”

    窗外,绿水青山。

    似乎没有哪一刻比这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