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她谁都不爱 > 第156章 陈默(2)
    陈幺心中一惊!要知道她从来没有被人靠这么近却没能察觉, 当下她便感觉不妙, 膝盖往上一顶——陈幺混社会揍男人从不手软,怎么下三滥怎么来,反应极快, 一般人兴许还需要大脑思索, 她的身体却是下意识的攻击,上一个想占她便宜的王姓蠢货已经被她踩烂了!

    但这一回,她一点便宜也没占到!

    不仅如此,另外一只手也被抓住了, 男人的手掌很大、很粗糙, 轻轻松松就把陈幺两只腕子握在一起,男女天生的力量差异在此刻显得淋漓尽致。

    由于陈幺穿着宽松的牛仔外套, 又是短发,鸭舌帽还戴的很低, 看起来就像是个瘦弱的小男生,那人也没意识到她是个女孩子,伸手就朝她怀里摸。

    陈幺哪能让他得逞!低头就咬,她反应极快,宛如小兽,不过男人躲得更快,这优秀的身体素质惹得男人轻轻咦了一声, 即便如此,陈幺仍然没能逃掉——对训练有素的成年男人来说,抓住这么个小东西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平时对付那些地痞流氓, 陈幺一打三都不在话下,王叔叔那种油腻中年男人也不是她的对手,但对上这样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高大魁梧还会拳脚的男人,陈幺就跟小鸡仔一样,三下五除二便被制服了。

    她的双手被绞在身后,任她怎么挣扎都无用,男人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根绳子,把陈幺的双手往后捆在了电线杆子上,四周又没人,陈幺气得跳脚。

    紧接着他又伸手摸她,陈幺尖叫:“你要是敢摸我,我一定杀了你!我发誓!”

    少女的声音与男孩子还是不同,男人的手顿住了,才意识到这个小偷居然是个女孩子,而且,还是个未成年女孩子。

    他微微蹙起眉,仍旧朝陈幺衣服伸手,陈幺这回是真的慌了,她咬牙告诉自己,大不了就被吃点豆腐,忍忍就能过去,事后她一定要他好看!

    谁知人家根本没有碰她的身子……而是从她牛仔外套的内袋里,把那个塑料袋包裹给取了出来,随后警告她说:“不许乱喊乱叫。”

    陈幺眼珠一转,正想叫,男人威胁地把手伸过来——她立刻就闭上了嘴巴,敢怒不敢言。

    男人嘴角微勾,把她从电线杆上解开,却仍然用绳子绑着她,然后就拎着陈幺的衣领往回走,那个可怜的老人正坐在地上无助地哭泣,周围还有人在拍视频,陈幺见了,嘴角不屑地一撇。

    老人一边哭泣一边诉说着自己的事情,原来他是砸锅卖铁凑了两万块钱,要给自己老伴儿看病,怕钱丢了死死绑在腰上,谁知道公交车人太多,还是被偷了,没了这两万救命钱,他老婆子的命要咋办啊……正在他哭时,一个眼熟的塑料袋落入眼睑:“大爷,这是你的吗?”

    老人家连忙抹去泪水,忙不迭回答:“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谢——”

    后面那个谢字,在看清楚好心人时,愣是没能说出来……原因无他,这好心人又高又壮,最可怕的是都秋天了,还穿着黑色的运动背心,露在外头的胳膊肌肉结实,满臂满身都是刺青,看起来就像是电视上那种黑帮老大……怎么看也不像是做好事的雷锋。

    男人也不要他谢,把钱还给了老人家,便拎着手里的小混蛋走了,陈幺哪能让他得手?谁知道待会儿这人会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这是他还没看清楚她的脸呢,陈幺可是很惜命的,她立刻开始大叫:“救命!救命啊!这个人就是小偷!快报警!他还想绑架我!”

    她用力抖开衣袖,展现自己被捆绑住的双手,周围人群立刻议论纷纷,但愣是没人敢上前来阻拦,连先前那个丢了钱的老人也吓了一大跳,防备警惕地瞪着男人,活似他是什么洪水猛兽。

    万万没想到被恶人先告状的男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手里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倒也机灵,看出他出神,这时候又使出一记撩|阴|脚,男人躲得虽快,却不免撒开手,那小姑娘便一溜烟地挤进人群里消失无踪。

    半晌,他失笑,心想,真是个聪明机灵的孩子,只可惜没走上正道,不过,现在掰回来应该也不算晚。

    像这种脑子比一般人聪明的孩子,一旦走上犯罪道路,那是极其可怕的。

    陈幺气喘吁吁一路狂奔,总算是跑掉了,她回头确认了好几次没人跟来,才浑身放松跪在地上,“阿黄!阿黄!”

    手上的绳子也不知是怎么绑的,解不开,阿黄听到陈幺的声音跑了出来,用牙齿给她咬。

    总算是甩开了绳子,陈幺甩甩手揉着手腕,她肌肤娇嫩,两只手腕都开始发紫了,这破绳子,越挣扎绑的越紧……那男人是什么人?普通人怎么会绑这样的绳子?费城这样的地方也卧虎藏龙么?

    “原来你住在这里。”

    身后突然传来男人的声音,吓了陈幺一跳!阿黄立刻挡在她身前,上半身伏低,龇着牙恐吓来人,大有你敢过来便咬死你的意味。

    陈幺宛如见鬼一般:“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她明明有一直很注意身后!怎么可能有人跟踪却没发现?!

    男人笑而不答,问她:“想学吗?”

    陈幺从鼻子里喷出两股气:“我才不要你假好心,变态油腻的中年男人尾随未成年少女,我可警告你,你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

    说着晃了晃手机,威胁意味十分明显。

    男人:……

    变态油腻中年男人……

    他低头瞧了瞧自己结实健美的身材,浑身上下找不出一丝赘肉,细腰长腿,怎么就跟油腻扯上边儿了?“……你这个小偷少女,也好意思说我是变态油腻中年男人?”

    他算是看明白了,跟这小姑娘来软的不行,她不是那种会被感化的人,像是这样高智商的孩子,只会冷静理智地分析别人对她的好,并且全部当作别有用心来判断。

    陈幺哼了一声,“你刚才还想摸我,难道不是变态?自以为很帅就是油腻,至于中年……看看你的年龄,难道你不是中年男人还是青少年不成?真不要脸。”

    男人:……

    不过他的耐性显然很好,还问陈幺:“这不是你第一次偷东西吧?知道这么做是犯法的吗?”

    “那你让警察来抓我啊!”陈幺想都不想就这么说。

    拜托,哪怕是那个姓王的来说这句话,都比眼前这个傻大个更有说服力好不好!一个满身刺青大花臂剃着平头肌肉虬结的一米九男人义正词严地跟她说偷东西是犯法的……真的很像是坏蛋想要诱拐无知少女。

    “我没办法让警察来抓你,但是既然被我撞见了,那就不能坐视不管。”

    陈幺一脸无语:“你武侠看多了?”

    男人朝前走来,陈幺立刻后退,阿黄见状,瞬间扑了上去。

    阿黄是陈幺一年前来到费城捡的流浪狗,也不知道几岁了,反正被捡到的时候已经是成年狗子的模样,就是瘦骨嶙峋的,还长了一身藓,皮毛烂了一大半,倒在垃圾堆里,跟前来捡瓶子的陈幺面面相觑。

    陈幺也不知自己当时在想啥,居然把这狗拖回了自己住的荒废铁皮屋,她又没学历,还未成年,长得又特漂亮,正式的工作她找不到,不正式的工作又很危险,这才走上坑蒙拐骗的路子。高智商的她做什么都是无师自通,很快就弄来了钱,给狗子买了药看了病,反正也没怎么精心伺候,狗子自己命大扛过来了,之后就一直跟着陈幺,忠心耿耿。

    很快陈幺就发现阿黄特别聪明,于是她有意识训练它对于指令的反应,有了这么威武的狗子做保镖,她的胆子就更大了。

    但阿黄居然被那个男人给制住了!

    眼见狗子被男人用绳子捆住四肢只能在地上蠕动,陈幺愈发觉得这不是个好人,好人会随身带绳子吗?先前捆她的时候就用了一根,居然还有一根,他其实是个绑架犯吧?!

    其实陈幺完全可以转身就跑,这里的地形她比男人熟悉,肯定比刚才更容易把他甩开,可阿黄还在男人手里,陈幺犹豫再三,终究是没跑,“你到底想做什么?送我去少管所吗?还是要给我找家人?我家里人全都死了,不要多管闲事!”

    嘴上说着,眼睛却一直看着阿黄。

    男人眼底掠过一抹笑意,对一条狗都有情义,可见并非无药可救,越是这样聪明的孩子,越是不能放任她堕落,否则造成的社会危害可比普通犯人危险得多。

    “我要你跟我走。”

    陈幺立刻拉紧了外套,无情地说:“那你吃狗肉吧。”

    阿黄:……

    男人失笑:“小小年纪,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东西?你一个人生活,应该很艰难吧?我看你身手不错,脑子也很聪明,想收你当手下。”

    闻言,陈幺吐出一口气,这就对了嘛!她就知道,这人绝不是什么好人!

    看,露出狐狸尾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