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捂不住大佬气质了 > 第121章 大结局
    前一句大家早已知晓,青鬼二字就格外让人在意, 梁京墨特地让苏木去查了青鬼的来历。

    这一查, 简直处处蹊跷。

    所谓的“地下三尺, 举头五重”,或许并非代指那些出逃鬼祟的藏身之处,而是暗指背后策划之人的身份,也就是青鬼。

    曾经在五重天,而今游走在冥界地府, 目前来看也只有青鬼而已。

    现在看来如此简单的事情,若是没有发现青鬼,那便是十足的难题。

    如今浩劫被化解,青鬼的计划被粉碎, 青鬼本人却还没有伏法, 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

    只是惩罚青鬼应该是冥王的事情, 约莫是轮不上他们插手的。

    王毅咬着没有点燃的香烟,蹙眉看着昏迷不醒的竹安:“把他抓去折磨成这幅模样的应该就是那什么青鬼吧?我估摸着这件事用不着我们管, 冥王也不糊涂。竹安应该还不知道事情已经结束了, 我们只要守好自己的地盘,不要再出事就算是功德圆满了。”

    梁京墨“嗯”了一声便转身离开:“好好照顾他。”

    王毅喊住他:“你是不是还在怪他?”

    “我怪他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做错, 我只是不想看见他而已。”

    王毅吐掉口中的烟卷,深深叹了口气。

    竹安做下的事情,终究变成了难以解开的结。

    不只是梁京墨,只怕所有被竹安当做过目标的灵异工作者和灵异工作部门, 都不会对竹安有好脸色。

    只是竹安已经是千慧寺最后的希望,难不成还要他和梁京墨剃度出家吗?

    无论从利益方面还是感情方面考虑,竹安都不能死。

    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深蓝色的瓷瓶,将其中的透明液体尽数倒入竹安口中,王毅使劲一抬他的下巴。

    只见竹安喉结滚动,便将那液体吞咽了下去。

    即使还在昏迷中,他的身体也开始止不住地抽搐。

    那瓷瓶中的液体是王毅还在千慧寺修行的时候,了清大师交给他的,关键时刻能够让生命枯竭之躯体恢复生机。

    到如今王毅才明白了清大师为什么要把这个交给自己,也许在那时候了清大师就已经料到会有如今的局面了。

    连接在竹安身上检测生命指数的机器发出尖锐的警报声,医生护士鱼贯而入。

    王毅冷眼看着他们对竹安进行抢救,仿佛自己身处另一个时空。

    梁京墨说得对,竹安什么都没有做错,只是他们被七情六欲牵绊了脚步,才会在真相被揭开的时候心生不满。

    对他们所有人而言,当初的事情哪怕是鬼祟所做,也比是他们自己的“同伴”所为要好接受一些。

    宋初和柳永的事情他王毅可以袖手旁观,但是他不会忘记贝贝也曾经是竹安的猎物之一,他也不会忘记当初为了寻找失踪的贝贝,他有多么地焦急、颓废。

    其实,在内心底他也不能完全原谅竹安。

    让他活着,已经是王毅最后的仁慈。

    他能理解竹安,却不会同意他的做法,也无法原谅。

    梁京墨在回文物修复处的路上细想竹安留下的话,逐渐琢磨出一些不对劲来。

    只是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却说不上来。

    直到他像往常一样押送着鬼魂去往冥界,听到同路的鬼差八卦。

    说冥界连城殿下举办的宴席上出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红衣女子,竟是从连城殿下的车辇中下来,众鬼都猜测那位红衣女子是连城殿下的新欢。

    “以往连城殿下身边的人都是能叫得上名头的,皆是以美貌或是才情闻名的美人,这位竟然无人知晓,连那自称冥界百晓生的小六子都不知道她的来历,着实令人好奇。若不是今日还要当差,我也得去偷偷瞧上一眼,嘿嘿。”

    从那鬼差说起“红衣女子”四个字,梁京墨心中便咯噔一下。

    穿红衣的女子数不胜数,在梁京墨心中留下影子的,却只有镇魔峰上惊鸿一瞥的身影。

    将手中的锁链塞进鬼差手中,梁京墨留下一句“麻烦仁兄”便跑了出去。

    鬼差愣愣地看着自己手中多出的一根锁链,无奈地摇头:“年轻人真是没定性,经不起诱惑哟,我这还没说完呢,你现在去估计是赶不上咯……”

    梁京墨并不知道鬼差在自己身后碎碎念,只一心往前奔走,一路上拦了好几个无辜路过的鬼询问连城殿下的府邸所在。

    即便梁京墨已经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到连城府邸的时候也已经曲终人散、人走茶凉,无论是青鬼还是传说中连城殿下的新宠都已经离开了,连城殿下府邸外一辆车辇都没有。

    看到梁京墨停驻在府邸前,守门的侍卫上前询问。

    梁京墨闭了闭眼睛:“兄弟,跟你打听一件事。今日连城殿下宴客,来了一位红衣女子,你可知那女子的名号?”

    侍卫了然地看着梁京墨:“今日来打听楚姬姑娘的人太多了,只是即便你们知道了又能怎么着,楚姬姑娘已经随着青鬼大人的车辇去了,难不成你们还能去青鬼大人府上抢人吗?”

    梁京墨扭了扭脖子:“你说对了,我就准备去抢人了。”

    没等侍卫回过神来,梁京墨已经消失在他面前。

    侍卫看着他消失的方向轻蔑地笑了一声:“不知天高地厚。”

    却说陌君为了不引起青鬼的警惕之心,放弃了以往的鬼使扮相,化名楚姬以自己的本来面目赴宴。

    连城殿下早得到冥王授意,在宴会开始前一个时辰便绕了一个大圈子,将她从风言茶楼接到自己的府邸,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得了新宠似的。

    连城殿下与青鬼都是风流人物,二人之间也曾有过互送美人之事。

    青鬼带来赴宴的美人璎珞,就是连城赠与他的美人之一,已经侍奉青鬼将近千年,仍然能够守得住青鬼的宠爱,不难猜出其颜色手段。

    见到在连城身边的楚姬,青鬼难免好奇。

    这位楚姬只算得上是中上之姿,虽看着顺眼,压得住一身红衣也有几分意趣,却还不至于迷了连城的眼。

    不过连城行事向来难以捉摸,青鬼见怪不怪,只是打趣了连城几句。

    在这冥界之中,连城算得上是青鬼数一数二交好的了。

    他们俩都不是冥界之人,而是被“流放”至此,彼此之间难免惺惺相惜,平时也说得上话,久而久之,也就有了不错的交情。

    连城握着陌君的手,拉着她坐到自己身边:“楚姬虽然颜色不算极好,却着实是个有趣之人。天地四海美人何其多,样貌可以修饰,姿态可以模仿,甚至连性格都可以培养,但是却再无人可以替代楚姬。”

    青鬼挑起眼角,狭长的眼睛如同狐狸一般闪着精光:“楚姬姑娘当真独一无二、无人可比?”

    陌君低笑,抬手喂给连城一杯酒:“这世间每一个生灵,都是独一无二的,连城也是。”

    有连城的倾力支持,青鬼自然对楚姬产生了兴趣。宴会之后诸客离去,青鬼留到了最后。

    “殿下今日对楚姬姑娘大肆赞赏,惹得青鬼心里痒痒,不知殿下是否舍得将楚姬姑娘借给在下几日,也叫青鬼知道楚姬姑娘的魅力所在?”

    连城精致的面容凑近陌君的颈项,眼神却看着青鬼:“你也不怕璎珞吃醋?”

    青鬼将璎珞揽进怀里,笑道:“璎珞向来最是体贴,拈酸吃醋的事情是从来不屑得做的,璎珞,爷说得可是?”

    璎珞掩唇,眼角却偷偷瞄着青鬼,满满都是情谊:“奴知道,无论爷身边有过多少人,那也是最疼爱奴的,有甚好吃醋的?”

    青鬼在璎珞脸上捏了一把,将目光转向陌君:“璎珞已经答应了,不知楚姬姑娘意下如何?”

    “要楚姬答应,也不难。”陌君敛眉浅笑,“楚姬生平最爱红色,若是阁下肯如楚姬一般着一身红衣,楚姬便心甘情愿随阁下回去。”

    青鬼听到陌君的要求,先是一愣,随即抑制不住地笑出声来:“果真是个有趣的女子,要我穿上红衣不难,要连城殿下放手才难。”

    陌君的手指穿过连城的长发,温柔缱绻:“楚姬乃是自由之身,自然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连城早知我的性情,自然不会拦我。”

    在别人看来,陌君的要求简直不值一提,光明正大地放水,只不过是楚姬最后的矜持而已。

    却鲜有人知,由于青鬼的生母在他面前自尽身亡时穿着一身鲜红的衣裙,故而青鬼对红衣十分排斥。

    看别人穿还能忍受,要他自己穿上却比捅他一刀还要困难。

    连城自然知道这件事,听陌君提出这个要求,笑得如同狐狸一般狡黠:“我不过是在你面前说了一嘴,今儿你就拿出来为难人家,倒是我的罪过了。”

    陌君笑而不语,只歪着脑袋看着青鬼,未曾束紧的头发滑落下几缕在脸颊上,更加衬得她面容如玉,小巧玲珑。

    只见她眸中含雾,温柔而又疏离,叫人看不清她的真实情绪,如同从迷雾中走出的蒙面女子,叫人情不自禁想要窥视她的真实面目。

    实际上,陌君只是走神了。

    有连城倾力相助,想要引起青鬼的兴趣并不困难。提出让连城穿红衣这个要求,也是陌君和连城商议之后得出的。

    果不其然,陌君扮演的楚姬成功引起了青鬼的注意。

    青鬼似笑非笑地对上陌君的眼睛:“换身衣服而已,又有何难?只是我只穿给楚姬看,不如今日楚姬先随我回去?”

    不得不说,青鬼和连城一样都有风流的资本。

    放到人间,这两个人物都算得上高富帅,放在冥界,也是女鬼们憧憬的对象。

    当青鬼用认真的眼神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大概那个人是很难逃开的。

    但陌君的心中压着事,每一句话、每个动作,都是经过深思熟虑,自然不会被他的眼神所蛊惑。

    陌君回头看向连城,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那我可要连城给我们做个见证,若是青鬼大人失约,连城可得帮我惩罚他。”

    连城替陌君理了理头发:“楚姬宽心,我向来公道得很。只望楚姬去了青鬼那里,也不要忘记回来才是。”

    陌君微微颔首,露出优美白皙的脖子:“是连城殿下带楚姬脱离苦海,楚姬断断不会忘记。”

    连城的宴席上自然是觥筹交错,雅俗共赏,宾主尽欢。

    曲终人散,陌君依照计划随青鬼离开,连城负手站在堂前看着他们离去,轻叹一口气。

    事到如今,他的戏也差不多可以落幕了。

    “殿下。”判官的身影出现在连城身后。

    连城回过身:“冥王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办完了,雅朔的魂珠是不是可以交还给我了?”

    判官自袖袋中掏出一个玉盒,乳白色的玉盒内有流光涌动,隐隐约约透出一株莲花的样子:“鄙人此来正是为了此事,这些年来为了获得青鬼的信任,殿下实在辛苦。冥王感念殿下辛劳,特地自九天瑶池给雅朔姑娘采来一株莲花作身体,好让雅朔姑娘能更早恢复。”

    “有劳。”连城双手捧过玉盒,脸上是一片冷淡,全然不见先前的风流模样。

    为了让雅朔活过来,连城自甘离开外人眼中光芒万丈、和平美好的天界,来到冥界求助冥王,而不是像传言所说被流放至此。

    当时他许给冥王一个条件,冥王却迟迟没有提出要求,直到青鬼被下放成为冥界鬼差。冥王要他不着痕迹地接近青鬼,取得他的信任,并往他身边安插眼线。

    到如今这个约定终于走到最后一步,他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至于陌君能不能杀了青鬼,连城并不在意。

    纵使六界倾覆,与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他要的只是让雅朔活过来而已。

    到达青鬼的府邸,青鬼将陌君安置在厢房中,果真换了一身红衣给陌君瞧。

    陌君赞了青鬼一句:“大人果真守信。”

    青鬼“呵呵”一笑:“既然如此,可否邀楚姬姑娘明日一同游湖?”

    陌君笑得一脸温和:“大人有此雅兴,楚姬自然奉陪。”

    实际上她已经计划今夜动手,无论结果如何,他们明日都不可能一起泛舟湖上了。

    入夜,青鬼与陌君在亭中观赏夜间方才开放的月灵花,小巧精致的花朵在夜色下颤颤巍巍地绽开,逐渐由靛青色转为纯白,沾染点点荧光,美不胜收,可谓良辰美景。

    陌君的心思却不在眼前的美景之上,脑中紧绷着一根弦,似乎随时就会崩断。

    “爷。”璎珞手中捧着一个酒坛一只酒壶前来,“听闻爷带着楚姬姑娘在此赏花,璎珞特地准备了美酒。如此良辰美景,当有美酒相伴才不算辜负。”

    青鬼自然不会拒绝璎珞如此贴心的提议,璎珞放下托盘冲着陌君点点头,随即福身离开。

    陌君看着璎珞的眼神闪了闪,虽然她一向知道冥王心机深沉,也没有想到原来在那么早以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应对青鬼的准备。

    青鬼似乎是对璎珞极为放心的样子,完全没有怀疑这些酒。陌君却留了一个心眼,在袖袋中藏了棉帕,酒液只是沾唇即过,全然被棉帕浸了进去。

    酒过三巡,气氛渐酣,花园中的月灵花也绽放得越发美丽,真应了它的名字,如同月光精灵,给见不到月亮的冥界带来一丝清幽月色。

    酒壶中的酒已经被喝尽,青鬼捧起酒坛正要加酒,突然觉得自己内腑一阵灼热,一口血猝不及防自喉咙中喷了出来,飞溅在亭边的月灵花上,平添一分诡异的妩媚。

    陌君早有心理准备,青鬼甫一发作,便挥出火鞭。

    青鬼亦不是等闲之辈,在身体出现异常的时候便生了警惕之心,尤其是对离自己最近的人。

    火鞭堪堪从青鬼胸前划过,一击不成,陌君并未后退,而是迅速逼近青鬼,身上爆出耀眼的火花。

    青鬼自栏边翻出小亭,脚下的月灵花被踩入泥土,迅速枯萎,连杂草都不如。

    此时青鬼和陌君都无暇顾及美丽而脆弱的月灵花,青鬼反应过来,眼神阴蜇地看着陌君:“竟然是你!”

    陌君并没有放缓动作,火鞭化作一条火龙朝着青鬼的方向缠了过去:“能让青鬼大人记住,楚姬不胜荣幸!”

    青鬼也收敛了风流不羁的模样,他本是黑蛇,脸色阴沉下来便是诡谲阴蜇,令人不寒而栗。

    黑红色的雾气从他身上蒸腾而出,衬得他仿若魔类。

    火鞭缠上青鬼的身体,黑红色的雾气一瞬间被压了下去,青鬼身上又迅速升起更多的雾气。

    青鬼脸上露出一个阴沉沉的笑,周身的雾气形成一个漩涡,竟然生生将火龙吞了进去!

    陌君感觉到那漩涡拖拽着火鞭,自己竟然也拖不回来,只得松手,任由火鞭被那漩涡吞噬。

    青鬼扭了扭脖子,冲着陌君压了过来。

    陌君不敢轻视,一边挥舞着长剑一边后退。她身上的火焰沾染在花木、栏杆上,幽美的花园沦陷为一片火海,并向周边蔓延开去。

    陌君感受到青鬼带来的庞大威压,调用起体内所有的灵力,尚未完全适应这股庞大灵力流的筋脉再次受到冲击,血红的纹路在陌君体表显现出来。

    力量迅速增长的同时,陌君也能感受到自己丹田中的火之心不如之前平稳,似乎有崩裂之势态,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二人纠缠之际,一阵箫声突然从火海之外悠悠扬扬地飘了进来,虽然并不尖锐,却霸道地闯入耳中,令人心神一凛。

    青鬼的反应比陌君大多了,仿佛遭受重击,从半空中坠下又堪堪停住。

    陌君趁机压上,长剑冲着青鬼的心脏扎了下去。

    青鬼吞下喉头的腥甜,赤手空拳将长剑挡了回去,不管不顾地往陌君的方向冲了过去。

    箫声越来越急促,青鬼体内如同被千万条虫子噬咬,周身的威压却越来越盛,眼中泛出血红的颜色,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陌君避无可避,见青鬼已到了自己身前,以精元之力催发火之心,瞬间化为一个火球,如同太阳一般,与青鬼正面相撞。

    梁京墨到青鬼的府邸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一片火海,一个温婉美貌的女子跪坐在火海之外,悠悠地吹着长箫。

    十丈之外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鬼魂,被判官带领的冥警拦着。看到这冲天的火焰,梁京墨便已经确定,所谓的楚姬就是他的宋初。

    走到判官身侧,梁京墨看着他依旧含笑的面庞,从未觉得如此愤怒过。

    然而他只能生生地忍着,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和判官说话:“大人,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判官仿佛才看到梁京墨一般:“啊,是梁处长,今日怎么有空在冥界闲逛?”

    梁京墨咬了咬牙:“属下听闻此处有事发生,有些担心,特来打听。”

    “青鬼叛变,冥王下令清理门户而已。”

    判官说得轻描淡写,梁京墨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自己的怒火。

    丹田中却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仿佛有什么将要破体而出,梁京墨捂着下腹一脸惨白,看着面前的火海缓缓倒了下去,失去了意识。

    璎珞停止了吹奏,她的咒已经消失,这便意味着青鬼也已经消失了。

    这咒从她到青鬼身边没多久便开始往青鬼身上种,今日给他喝下的酒不过是诱引。

    此咒发作之时,便如同千万只虫子在骨肉筋脉中游走噬咬,灼痛难当,更是会汲取经脉中的灵力,让承受者灵力匮乏力不从心。

    判官横抱着梁京墨走到璎珞身边:“看来进展得还算顺利。”

    璎珞刚刚张开嘴,便有血迹自唇角蜿蜒而下。

    青鬼虽然消失了,但是她受到的反噬也不轻,足以见得青鬼的可怕。

    她想起亭中眉眼清冷的红衣女子,背后的月灵花也压不下她的光彩。

    那个时候她也在怀疑,这个女人真的能够杀了青鬼吗?

    事实证明,她真的做到了。

    判官带着梁京墨和璎珞到冥殿的时候,烈火地狱的鬼差正跪在台阶下瑟瑟发抖。

    原因无他,烈火地狱的红莲业火几近熄灭,幽冥池中的邪恶之气溢散,已经影响到了在里面受刑的鬼魂。其中的魔物鬼物有挣脱之势,鬼差不敢隐瞒,只得来上报冥王。

    冥王神色不明地看着地面的纹路,挥挥手让那鬼差回去,暂时关闭烈火地狱的入口,决不能让里面的东西跑出来。

    将梁京墨随意地放在椅子上让他靠着不至于滑到地上,判官站到原来鬼差跪着的位置:“看来我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冥王换了个姿势,看了梁京墨一眼:“他怎么了?”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刚刚闯到了青鬼的府邸,没说两句话就变成这样了,大概是受刺激了吧。”

    冥王冷笑一声,起身向台阶下走来:“那他不用醒过来了,陌君八成是回不来了。”

    “冥王,有件事属下需要禀报。”判官微微躬身,见冥王看过来才缓缓开口,“陌君在进入九天诛魔阵之前,将体内的火之心一分为二,其中之一就在梁京墨体内。”

    冥王附身看着梁京墨,从头看到脚,然后一脸嫌弃地回头。

    “陌君在本王身边见识过那么多冥界的精英,就连千钧在本王看来都比梁京墨要好得多,怎么陌君就偏偏看上了他?为了他,陌君可没少惹本王生气。若是她能乖巧一点,也不至于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不过若非如此,九天诛魔阵中恶鬼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镇压。”判官敛眸浅笑。

    不管陌君在九天诛魔阵中发生了什么,也不论她历经了多少艰辛才从九天诛魔阵中出来,对他们其他人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从他们的角度而言,这次的劫难渡过得并不算十分困难。

    冥王不可置否地回过身,看着有些拘谨的璎珞:“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答应你的事情本王也不会忘记,你且回去等着。”

    璎珞深深福身,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冥王摸着下巴看着梁京墨,像是在打量什么货物一般:“不过这样也好,倒是给我们留下了一条路。”

    梁京墨醒来的时候,是在一座陌生的院落中,清幽寂静,带着说不出的寂寞。

    床前的屏风上挂着一件黑袍,内衬的肩胛处绣着一个“陌”字。

    梁京墨起身拿下黑袍仔细打量,此时有人推门而入,却是鬼差萧筱。

    萧筱抱着兔子看着梁京墨,纯真的娃娃脸上带着些许的悲伤,连一直蹦跶的小兔子都安安静静地趴在他的怀里没有闹腾。

    “那是陌君的衣服。”萧筱的声音有些沙哑,“既然你醒了那就跟我来吧,冥王正在等你。”

    萧筱没有把他带去冥殿,而是直接去了烈火地狱。

    看着紧闭的入口,神色肃穆的冥王和判官,浑身散发着冰寒之气却好奇地看着自己的陌生白衣男人,还有低着头微微颤抖的守门鬼差,梁京墨的心停跳了一拍,紧接着便失了频率地开始横冲直撞,几乎要破体而出。

    “发生什么事了?”

    判官一个响指,一个木制托盘便出现在梁京墨面前,托盘上正是他一直没有签的魂契。

    “想救宋初,先把魂契签了。”判官唇角的笑意让梁京墨不由得咬牙,却只得乖乖签字。

    一个“救”字,足以说明宋初当下处于危难之中,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不想放弃。

    冥王看了梁京墨手中的黑色衣袍一眼,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看向烈火地狱入口:“开门。”只要梁京墨签了魂契,那有些事情就由不得他了。

    守门的鬼差右手中闪了两闪,出现一颗晶莹剔透的红色珠子,这颗珠子便是打开烈火地狱入口的钥匙。

    鬼差将红色珠子推往看似没有一点缝隙的墙壁,珠子渐渐融入墙中,以其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漩涡的形状,逐渐扩散开来。

    透过入口的结界,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情况。本应该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地方,却被浓重的黑红色雾气笼罩,其间穿梭着五颜六色的光影。

    入口甫一打开,那些光影便直直地冲了过来。

    梁京墨霎时白了脸色,他没有忘记烈火地狱中的火灭了意味着什么。

    他的身体晃了晃,却撑着没有倒下来,此时也没有人有空关心他的反应。

    陌生的白衣男子瞬间严肃了神色,烈火地狱中扑棱而出的狂风吹得他的衣袍猎猎作响,他却恍若未觉,双手结印稳步向前,那些光影明明已经冲到了结界前,却再也不得前进一步。

    反而随着白衣男人的前行,那些光影逐渐开始后退,如同遇到了强大而可怕的敌人。

    梁京墨的目光从白衣男子身上转向判官:“这位是……”

    判官眯着眼睛,面带微笑:“魔王血影。”

    这四个字让梁京墨想起了那段不太美好的记忆,他灵力全失,宋初失去双亲,那座失去生命的山,和那些失去生命的人,每每想起心中都是沉重的。

    那时候,那些人,那血池,祭祀的就是魔王血影。

    曾经梁京墨以为,血影的外貌当如魑魅魍魉一般丑陋,或是妖异阴沉,如今所见却是一个精致的青年,着一身白衣,若是旁人不说,恐怕没有人会想到他就是传说中的魔王血影。

    梁京墨打量血影的功夫,他已经走入烈火地狱,雾气向他身边聚拢,彩色的光影拼命地想要挣脱,却终究只能被拖拽过去,逐渐被纳入血影体内,成为他的补品。

    血影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浓重的雾气之中,冥王带着寒意的眼神扫到了梁京墨苍白的脸上,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进去。”

    梁京墨怔楞,就连萧筱也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冥王。

    烈火地狱中没有了红莲业火,已经被从幽冥池中爬出来的魔物鬼物占领。

    即便当下有血影控制着他们,但让梁京墨在这种情况下进入烈火地狱,无异于往饿狼嘴里送羔羊。

    梁京墨没有犹豫太久,提步就要往里面走,却被萧筱拉住了手臂。

    萧筱红着眼睛看着冥王,单膝跪地:“王,陌君已经不在了,您为何还要为难梁处长,就不能放他一条生路吗?”

    冥王唇角微挑,捏了萧筱的脸蛋一把,用宠溺的语气说着残酷的答案:“他今天必须进去,他不进去陌君就将彻底消失,连一丝回来的可能都没有了。”

    虽然看着萧筱,这话实际上是说给梁京墨听的。

    梁京墨将萧筱从地上拉起来,抿了抿唇还是没有说话,抽出自己的手臂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已经名不副实的烈火地狱之中。

    这里是陌君初生的地方,是宋初的根源所在,也是她要担负起的责任。

    夫妻本为一体,她不在,他自然应该担起这份责任。

    更何况,他的体内还有半颗火之心。

    冥王说得没有错,利用他体内的火之心重燃红莲业火,是宋初回来的唯一可能。

    梁京墨的进入让那些走投无路、四处乱窜的魔物找到了目标,纷纷向他身边涌了过去,如同看到食物的饿狼。

    强大而浓烈的魔气、鬼气让火之心迅速反应过来,在梁京墨身上形成了一层薄薄的结界,让那群魔物无可奈何。

    血影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缓缓向梁京墨靠近,也顺便带来了被他所聚集的雾气和魔物。

    一时之间,在外面的人都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梁京墨感觉到自己的丹田越来越灼热,一股热气自其中升起,逐渐扩散到他的整个躯体,充盈着他的筋脉,一直冲到头顶。

    这种感觉和他刚刚承受火之心之力恢复力量时有些相似,却又截然不同。

    那时候痛苦是他全部的感受,此时他却只觉得自己力量充沛,需要发泄。

    “啊——”

    随着梁京墨嘶吼,黑红色的雾气中迸发出猛烈的火焰。

    此时,那些魔物和魔气便成了引火的油,让自梁京墨身上迸发而出的红莲业火迅速蔓延开来,顷刻已成燎原之势。

    血影感知危险的本能让他在红莲业火烧起来之前退到了烈火地狱入口,而将被他聚集的魔物魔气留在了梁京墨周围,助他一臂之力。

    即便如此,血影还是被波及到了,唇角渗出点点血迹,衣裳下摆被烧去一块。

    血影退出烈火地狱,浑不在意地擦了擦嘴角,撩起衣摆给冥王看:“你得赔。”

    冥王神色稍微柔和了些:“当然。”

    血影回头看了烈火地狱一眼,熊熊烈火之中,依稀能够看到梁京墨的身影,模糊却坚定。

    掸了掸手臂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血影耸了耸肩:“你的人情我已经还了,我也该回去我的玄冰地狱窝着了。出来走了一糟,还是老地方呆着舒服。”

    冥王脸上没有显出什么表情,眼中却不可抑制地带上些许笑意:“我的玄冰地狱都快变成你家了。”

    血影伸着懒腰头也不回地走,听到冥王的话也只背对他们挥了挥手。

    很多人都以为魔王血影是因为罪孽深重才会被囚禁在玄冰地狱,殊不知却是他自己跟冥王要来的人情。

    数千年前,血影遭到魔界新锐势力的围攻,刚刚崛起的魔界新秀试图打败血影,踩着他的尸体平步青云。

    彼时的血影虽然赐了他们一个灰飞烟灭,自己却也身受重伤,玄冰地狱的极度冰寒则有利于他伤势恢复。

    魔界和其他界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人人皆有野心,谁都想一步登天。十大魔王威慑四方,却也是所有人想要除去的对象。

    血影知道,如果自己受伤的消息传了出去,他将永无宁日,遂来到冥界,钻入了玄冰地狱中。

    在玄冰地狱中养好了伤,血影却发觉自己已经厌倦了每日提心吊胆打打杀杀的生活,干脆待在里面不出来了,还给自己用冰建了一座宫殿。

    闲了就出去吓吓被扔进去的小鬼,或是找看守自己的阎罗下下棋喝喝茶,日子十分快哉。

    他找不到让自己出来的理由,遂在玄冰地狱安了家。

    就像冥王说的,玄冰地狱基本已经是他家了。

    梁京墨体内的半颗火之心使得烈火地狱重燃红莲业火,仰躺在地面上看着头顶被火焰封住,梁京墨期待着,红莲业火重燃能够让宋初也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他在烈火地狱中呆了整整十日,幽冥池中溢散而出的魔气、鬼气尽数被消灭,烈火地狱又回归了原本的模样,梁京墨也回到了文物修复处。

    根据楼半夏的说法,就在梁京墨去了冥界不多久,莫烟突然痛苦地倒在了地上,整个人被一层青黑色的雾气笼罩,一直喊着“好烫”,不多久便被侵蚀成了一具骨架,竟是连魂魄都没能留下。

    当时事情发生得太快,都没人来得及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

    梁京墨猜测,莫烟应该和青鬼有些关系。

    她发作的时间,基本就是青鬼和陌君同归于尽的时间。

    和莫烟发生了一样的状况的,还有之前与宋初接触不少的夏青。

    一切终于落下帷幕,人间也恢复了秩序,灵异工作部门又清闲了下来。

    梁京墨经常会去玖樱那里看看团子的情况,被结魄灯聚集起来的魂魄已经能看出一只小猫的形态。想来不用再过多久,团子便可以回来了。

    一年后,李双正饶有兴味地试着刚刚学来的妆面,有人敲响了接待室的门。

    李双抬头,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眼前,浅笑的女人轻倚门框,声音清脆悦耳:“请问,你们这里还缺职员吗?”

    “缺,非常缺!”李双毫无意识地掰断了自己刚买的眉笔,捧着脸抑制不住地尖叫,“来人呐,迎新人了!”

    梁京墨站在长廊下与明眸皓齿的女子相视而笑。

    一纸魂契出卖灵魂,从此徘徊在阴阳边界永无解脱。那又如何?

    得你我长生相伴,怎舍得再入轮回?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今天评论的都有红包~

    可能有些人觉得这个结局不是很完美,不过我觉得已经算圆满了。

    点击专栏康康宅宅的预收叭!

    下一篇开纯爱《反派成了全人类的白月光》,主线是大妖下山找亲人,做网红拯救世界的故事。

    还是一个个小故事,不过风格会更加轻松,无脑爽。预计一月开坑(也不是很确定,我尽量)。

    古言预收《大佬沉迷我的男装怎么办》大家也先收藏一下哟,看女扮男装的小布衣在系统空间的鞭策下一步步进入朝堂功成名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