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其他小说 > 天道代言人 > 第82章 韩铎的奇迹
    过了不知多久, 周围的画面才渐渐清晰回来。

    林景发现自己竟然从外面的山谷转移到了山洞中,周围全是黑压压的石壁,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这里大概就是所谓的昆仑龙墓, 山谷悬崖里的那处山腹。

    他回忆了一下,记不起自己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便索性不去想了,打算赶紧找路离开这里。

    谁知,刚迈动步伐,便听到一个清清凉凉的童音在黑暗中说:“你是谁?”

    林景浑身一僵。

    这里……怎么会有个孩子?

    顺着声音的源头勉强看过去,那孩子竟然离他这么近, 就站在他的跟前。

    小男孩伸出手来摸他, 似乎是想要确定他的身份, 然后, 在两个人震惊的注视下,那双手匪夷所思地摸空了。

    小男孩摸不到林景, 林景也摸不到小男孩。

    他们明明各自都有实体,却像处在不同的时空一样,产生了一种离谱的错位。

    林景想到太上三才阵穿越时空的能力,瞬间福至心灵, 问道:“你是韩铎?”

    小男孩似乎把他认成了某种神秘的存在,仰起头来, 瞪着眼睛说:“你怎么知道?你是、你是龙龙吗?”

    林景隔空摸了摸他的头, 在心里说, 我不是龙龙,龙龙已经寄居到你身上了。

    他难得对韩铎开天眼不会被黑气刺瞎, 此时的小韩铎浑身噗滋噗滋冒着金光,周身还缠绕着一条金色的小龙, 就像个可可爱爱的小天使。

    现在大概是当初帝尸阵接近尾声的时候,韩尽等人在龙墓外维持阵法,韩铎自己在里面,按照流程应该是吸收龙脉的力量,结果他直接帮了龙脉一把。

    现在龙脉已经在小韩铎身上安定下来,外面韩尽等人的法术大概也快要结束了,“背叛”的事也快要被他们发现了。

    林景不知道这是往事的回放,还是真正的时空错位,亦或者只是幻觉,他甚至不知道让自己看到这个有什么意义。

    意识到这些很有可能是二十年前的画面,他就开始认真留意,想弄清楚韩铎的业力是怎么和龙脉绑起来的。

    毕竟,现在的他还是个满身金光的小天使,善业还没有送给龙脉当养料。

    可是,直到洞口外若有若无的法诀声停止,小韩铎和龙脉交换业力的情况依旧没有出现。

    林景迷惑了,突然之间,一道灵光击中了他,让他整个人一下子僵在原地,几乎无法思考。

    一种来自灵魂的冰冻感让他忍不住牙齿打颤。

    不知道这样僵了多久,又一个人“扑通”一下摔进这片黑暗。

    是大人版的韩铎。

    后者见了他,欣喜道:“果然找到你了!大师说你入梦了,我们身上有一丝气机交缠,所以我可以进来找你。快跟我出去吧。”

    林景道:“入梦?真的只是梦吗?亦或者,这里其实是现实?”

    “景景,你怎么了?”

    “韩铎,这里是二十年前的昆仑龙墓,这个小男孩就是你。”

    “……你说什么?”

    林景没说话,直接开天眼,看到了他满身的恶业。

    他忍着剧痛直视那深渊一样的恶,探出一丝业力牵引线,缠绕了上去。

    果不其然,牵引线分出两缕,一缕系在大人身上,一缕系在旁边不明所以的孩子身上。

    韩铎看看小男孩又看看自己,在黑暗中认出来了。然后他突然浑身一颤,难以置信地看着林景。

    事实上,林景也对自己荒唐的设想感到难以置信。

    但他看着那两缕业力牵引线,依旧说道:

    “我以天道代言人的身份,现在,要给你满身的恶业造一个恶果。”

    “这个恶果是,从今往后,你将与龙脉共享业力,善业全部归他,恶业全部归你。”

    “你可以剥夺其他人身上等量的善和恶,以收集善业,保持龙脉的生机,但那代价是……”

    “但那代价是,越来越多的罪恶将会在你身上积累,让你变成一个罪恶缠身的人……”

    林景从来都没有尝试过自己制造恶果,然后宣判给别人。

    这是唯一的一次,他成功了。

    韩铎整个人怔在那里。

    林景猜不出此时此刻他心里的想法,半点都猜不出。

    但是无论如何,他身上的恶业正在散去。

    烟消云散,那漆黑再也不能刺痛林景的眼睛,黑气背后露出男人清俊的面庞。

    这份恶业,尽数化作一个恶果。

    这恶果应在他的身上,也应在了时空错位让他们撞见的这个小男孩身上。

    小男孩从此便背上沉重的担子,走入一个永远也无法跳出的宿命。

    他会再次将自己变成那副罪恶缠身的样子,再次遇见一个名叫林景的人,并且再次来到今天,把自己二十年后的恶业,化作二十年前的因或者果。

    怪不得天道测算不出他的命运,只说他是一个“因果颠倒”的人。

    因因果果,又何止颠倒,何止宿命?

    韩铎仍没回过神来。看着他怔忪的面庞,一瞬间,林景有些惊惶。

    他上前,抓住他的衣服说:“你在想什么?”

    “韩铎,我答应了天道帮他修复因果业报,我也能看见你满身的恶。你知不知道,我决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做足了所有的要亲手杀死你的准备……”

    林景从未这样对某人剖白心迹。

    “韩铎,你懂唔……”

    韩铎狠狠吻住了他,一股狠劲儿像是要把他揉进骨血里。

    “那你现在肯定要后悔了。”最后他说。

    “因为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把每一天都当成世界末日一样的爱你了,我会把它平均分配到余生的每一秒钟,你就等着后悔吧,我对你的爱肯定会少掉很多很多的,因为我们的余生……”

    他突然哽咽到不能言语。

    “我们的余生,突然变得好长好长了。”

    ——

    太上三才阵所造成的短暂时空错位效果很快就过去了,两人再次醒来时,皆还是躺在原地,就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梦。

    但韩铎身上的恶业真的尽数消失了。

    他们没有把梦中发生的一切说出来,只道问题已经解决了,太上三才阵就算没有口诀也可以布阵。

    于是,众人坐回原位,重启大罗七星阵与太上三才阵,一面收集加诸于林景身上的愿力,一面收集全国人民对灾区祈福的愿力,将这些正面愿力灌输给小破天道。

    怨气和愿力的打斗陷入白热化,持续了半天多的时间,最终以白光轰然劈向山巅结束。

    当硝烟弥散,山顶上再也没有了一丁点儿怨气,众人兴奋地向上狂奔,果然连路上各种各样的障碍也消失不见了。

    “反噬!肯定是全员反噬!要不怎么解释这些法术突然消失了!韩家每个人都被反噬了咩哈哈哈哈哈!”

    登上山顶,果然就见一地歪七竖八的青袍人,个个翻着白眼,有气出没气进。祭坛倒是仍旧严整华丽,显得仿佛特别正派一样。

    韩尽自然是遭受反噬最严重的那个,几乎奄奄一息。特勤组上前铐了手铐把他拖走了,拖走之前,韩铎的眼睛与他对上,却见他嘴唇不断地翕动。

    “他在说什么?”韩铎瞬间有不好的预感,“快阻……”

    话说到一半,他直接一口血吐了出来。

    “怎么了?”

    韩铎抬起头来,恍惚地说:“龙脉……”

    “龙脉……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