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其他小说 > 圈套(玩物) > 第六十三章
    秦子熠不是第一次向父母提起他的婚事, 却是第一次还没开口就受到如此果断的拒绝。

    不过这一次,做足了心理准备的他表现得无比冷静,波澜不惊地问道:“理由呢?”

    秦夫人那也是准备充分、有理有据的。

    她说:“你那个所谓的对象我私下接触过一次,看上去安安静静的,可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一点儿都不懂事不说,连最基本的尊重长辈也不知道, 粗俗无礼,骂起人来倒是一套一套的……”

    秦夫人毫不客气地表达了一通内心蓄积已久的不满。

    秦夫人去找林若雨的事后来沈潜跟他讲了, 这会儿秦子熠一听就知道他妈还在误会着,不过他还是静静地听她喷完,才一脸诧异地开口:“您说的这是谁?”

    秦夫人没看出儿子的故意, 愤愤道:“还能有谁?不就是林若雨那个小妖精!”

    见儿子微微皱了眉, 她还继续火上浇油:“没想到吧?在你面前装得跟个小白兔似的, 私底下却像疯狗到处乱咬人。”

    林若雨那日的言行的确算是有些失仪, 但这件事总的来说, 还是秦夫人的问题更大,毕竟是她无缘无故先挑起的事端。

    不过她到底是自己的妈,秦子熠不好多说什么,面色不变,只是说:“这件事,我知道了。”

    秦夫人却感觉自己仿佛要胜利了,再接再厉总结陈词道:“总而言之,林若雨这女孩子,家教堪忧, 人品也有问题,嫁进来绝对会给我们秦家蒙羞。我和你爸无论如何是不会同意她进门的。”

    听到这里,秦子熠才一脸无辜地开口说道:“……可是我根本就没打算跟林若雨结婚啊。我跟她又不熟,也从来不是那种关系。”

    秦夫人一秒从胜券在握变成目瞪口呆:“那你说的婚事……”旋即她自己反应过来,“还是沈潜?”

    秦子熠点点头,那张漂亮的脸上多了点儿带着害羞的温柔笑意:“对啊,一直都只有他。我只想跟他结婚。”秦夫人对林若雨印象不好,他也就没在这个时候主动提起她和沈潜的关系。

    秦夫人下意识望向身边一直保持沉默的男人,却见对方没有流露出丝毫意外的神色,顿时明白这老家伙恐怕早就心里明镜似的,由始至终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误解了。

    她觉得有点儿不太愉快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秦夫人的一鼓作气发作错了人,精心准备的针对性超强的台词全都没了用武之地,战斗力顿时下降了百分之八十,好半天才憋出了一句:“……就算是沈潜,我们也不同意的。”

    听上去却比刚刚没底气多了。

    秦子熠看着他妈,还是最开始的那句话,语气都不带变的:“理由呢?”

    说句实话,秦夫人更多的只是出于直觉的认为沈潜一个男人和自己儿子在一起不合适不和谐,对沈潜本人倒是没什么太大恶感,尤其是在安老的寿宴上和他见过面聊过天之后。

    更何况,她跟秦子熠有个几乎是一脉相传的弱点,都可以说是不善言辞,也不擅长临场发挥。这时候毫无准备便贸然让她说出个一二三点理由,她还真是说不出。

    虽然还在生气老头子不提醒自己,秦夫人还是着急地捅捅秦爷的老腰,示意他上阵。

    一直稳如泰山的秦爷斜了她一眼,这才不紧不慢地对儿子说道:“你们两个,年龄、喜好、背景、阅历……各方面都差了不是一点半点,你到底看上了他哪里?”

    秦子熠回答得很是骄傲:“他哪里都好啊,性格、人品、能力、见识……都是一等一的出色,哪里我都看得上。”

    秦爷慢条斯理说:“行,你都看得上他,这没问题。那他呢?你觉得,他既然那么厉害,又能看得上你哪里?”

    这个话题从一开始就有点儿埋陷阱的意思,然而秦子熠难得机智,猜到他爸可能要用什么理由怼他,理直气壮率先抢答:“当然是看中我年轻貌美。”

    秦爷:“……”

    秦爷瞪着他,被噎得半分钟才再次开口:“你现在已经被他迷住了,自然觉得他哪儿哪儿都好,甚至觉得他只是看中你的年轻美貌也没关系。可你想过没有,时间长了呢?你是我的儿子,我很清楚你的个性。沈潜那样的人,你拿捏不住,也控制不了,等热乎劲儿过了你就会发现,你受不了他的。你还是更适合乖巧听话的类型。”

    秦子熠明白父亲没说出口的是什么意思。

    毕竟在遇到沈潜之前,他也是像年轻时的父亲一样说一不二的控制型人格,又任性又强硬,为了谁做出改变和妥协几乎就是天方夜谭,甚至会将这种人与人之间正常和正面的影响视为自身的弱点强加控制。

    可他现在,不那么认为了。

    秦子熠注视着自己的老父亲,平静地说道:“我不需要他都听我的,我也没有必要控制他,恋人之间不该是控制和被控制的关系。改掉那些我也认为不正确的,有什么不对吗?他让我变得像个正常的人,不好吗?是,我有为他改变很多,但他也一直在对我妥协不是吗?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要磨合的吗?爸爸,人和人都是会相互影响的,没有人能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对别人颐指气使。”

    秦子熠不是傻子,他心里清楚得很,他的性格是不好,而沈潜的真实个性,也远远不是他平常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平易近人柔软随和。

    可那又怎么样?他们彼此相爱,他们愿意为了长久在一起而各自收敛锋芒和利刺,慢慢改变,慢慢靠近。

    秦子熠的语气很冷静,话说得却一点儿不客气,有种咄咄逼人的直白。

    秦爷被儿子突然的爆发惊了下,隐隐有些恼羞成怒。过了好半天,才面无表情的说:“歪理,我看你这是被洗脑了。”

    摆事实讲道理,完全说不通。

    对于这样的状况,秦子熠倒也不是十分的意外。

    看了一眼面前的父母,他半侧过身,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郑重地摆在了三人中间的茶几上。

    那是他的辞职信和几份财产股份转让协议。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若父母坚决不同意他和沈潜的婚事,他会离开公司、离开秦家的庇佑,专心去投奔沈潜,重新开始他的事业和他的人生。

    看清茶几上的资料,秦爷和秦夫人的脸色瞬间都变了。

    “胡闹!”两句一模一样的斥责几乎异口同声、脱口而出。

    这还不够,秦子熠继续放炸弹:“我都想好了,等我离开家,我就去嫁给他。然后他在外面上班赚钱,我就在家给他做饭洗衣服,哦对,还有带孩子。我都问过程家老大了,现在同性也可以试管婴儿。他很喜欢小孩,我们到时候可以生一个小孩,我给他带。”

    向来强硬好面子的秦爷差点儿气个倒仰,感觉自己没心脏病都要犯了:“我辛辛苦苦培养你到这么大,就是要你吃软饭的?”

    秦子熠还很理直气壮:“那又怎么样?反正他答应会养我。”

    不止秦爷,秦夫人也要被他气死了:“你要不要脸的?一个大男人,还好意思让人养着你?”

    秦子熠瞅了他妈一眼,不满地说:“他愿意养我怎么就是我不要脸了?再说,我又不是真的不干活,我在家也还能在网上开店卖东西呢。”

    秦子熠的想法在秦爷夫妻两个看来简直是无比荒谬。

    可看着儿子前所未有的郑重语气,他们知道,这个他们最娇宠的孩子说的很可能都是真的。

    若是他们不同意,他当真会放弃在秦家所拥有的一切,财富、权势、地位……就为了跟着另一个男人私奔。

    他绝对做得出。

    秦爷虽然年纪大,可思想上当真算不上古板,他对秦子熠的为难,也多多少少是因为知道这孩子被他们惯坏了,骄纵任性玩心重,而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他必然要考验一下他的决心。

    可他万万没想到,儿子决心是有,却是这样一种奇葩方式!

    哎,好好的一个儿子,被他妈(他爸)养歪了。秦爷和秦夫人不约而同地心塞。

    夫妻两个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些大势已去的无奈。

    秦夫人宠儿子,而且怕儿子真的说到做到给人家去做小媳妇儿,叹了口气先妥协了:“既然认定了他,今年过节就把他带回来吃个饭吧。”

    秦爷虽也没再指望能说服小儿子,老婆倒戈这么快、抢了他唱红脸的机会还是把他气够呛,低声怒道:“你怎么这么没原则!”

    秦夫人也很生气,算起了旧账:“你还好意思说我,你早就知道他要结婚的不是林若雨,你怎么不告诉我?”

    秦爷理亏,张了张嘴,干脆不提这一茬了,转过头去,冲儿子挥挥手:“算了算了,不管你了。别到时候后悔。”想想还是有些生气,又把茶几上的文件夹摔给他,说,“中午没你的饭,说完了事就滚蛋吧。”

    从秦家大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快要三点钟了,秦子熠勉强按捺住想要立刻赶到沈潜公司见他的激动心情,依照原定计划,回两人的住处准备了晚餐,这才开车去接沈潜回家。

    冬季天黑的格外早,这一日又是阴天,虽然天色看上去早就已经黑透了,实际上两人到家的时候,才不过下午五点多钟。

    房子里飘荡着浓郁的饭菜的香味。沈潜侧过头去,微微挑眉看向身边的年轻男人,笑问:“今天饭这么早?”

    “……嗯。”秦子熠想到等会儿要发生的事情,不由得有些紧张,匆匆回道,“今天休息,有时间。”

    餐厅里显然经过了一番刻意的布置,头顶的大灯关着,只留了几盏光芒微弱的装饰小灯。

    而房间正中的餐桌上,两根高低不一的粉红色粗蜡烛正缓慢平稳地燃烧着,散发出淡淡的香薰味道,也约略照出了这顿晚餐的全貌。

    蜡烛、玫瑰、红酒、牛排……和更多两人平常喜欢的、丰盛的菜肴。

    沈潜愉悦地勾起唇角,声线低沉温柔:“这是……烛光晚餐?”

    秦子熠伸手拉住了沈潜的一只手,将他带到精致漂亮的椅子上:“嗯。我们吃饭吧。”

    秦子熠的厨艺很不错,烛光晚餐营造出的气氛也十分浪漫美妙。

    两人一面喝红酒吃东西一面随意地聊着天,眼神交汇间无可避免地,沈潜注意到了秦子熠一直在盯着他。

    那种眼神与缠绵缱绻和放肆露骨都还有一定的差距,倒有点儿像是紧张。

    沈潜注意了一会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柔声问道:“你看我做什么?”

    “哦!”秦子熠一慌,立刻收回了视线,随即也察觉到自己刚刚的动作太过突兀,又重新抬头看向沈潜,“潜哥你怎么不吃鱼?我觉得今天做的还挺好吃的。”

    餐桌显眼的位置就摆放着一盘红烧鱼,典型的中式做法,头尾俱全的一整条,虽然跟红酒牛排不太搭,但是也是色泽美观,香气浓郁,光是看上去就很诱人。

    沈潜闻言,便下筷子夹了一小块儿鱼尾巴,说道:“那我尝尝。”

    他并不是不喜欢吃鱼,只不过中午才请加班的员工们去了鱼庄吃鱼,这会儿对鱼便没了那么大热情。

    秦子熠盯着他咽下了鱼尾巴的肉,很积极地问:“味道怎么样?怎么样?”

    沈潜动作优雅地擦了擦嘴角并不存在的汤汁,微笑着说:“不错。”

    “那你就多吃点!”秦子熠干脆把那盘红烧鱼推到沈潜附近了。

    沈潜看了一眼有些反常的秦子熠,口中应了声“好”,却是放下筷子,慢条斯理地抿了抿杯中的红酒。

    秦子熠偷偷注意到了,感觉非常着急。

    等了一会儿,见沈潜还没有拿起筷子的意思,秦子熠不得不提醒道:“潜哥,你看看这条鱼,是不是有哪里不一样?”

    “嗯?”这回沈潜倒是放下了酒杯,可也没用筷子,而是稍微凑近一点看了看,“哪里不一样?”

    秦子熠简直绝望,只好进一步提示他:“你看这鱼肚子啊,鼓鼓的,里头会不会有什么东西?”

    沈潜戏谑道:“有什么?有个布条,写着‘大楚兴陈胜王’吗?”

    秦子熠:“……”

    沈潜多聪明,要是到这时候还猜不出来怎么回事那就不是他了。虽然嘴上开着玩笑,他已经重新拿起了筷子,直接把鱼肚子夹开了。

    ……然后他就从中掏出了一个油光发亮的、带着丰沛红烧鱼汤汁的戒指。

    沈潜忍不住低低地笑起来,给对方留了面子,笑声不大,但身体的震动却格外明显。

    看着烛光下那个油汪汪的、还在往下洒汤的戒指,秦子熠也发觉自己干了件大蠢事,顿了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刷的从座位上站起身,自身后抽出一束火红的玫瑰花来,随即单膝跪在沈潜面前,大声说道:“潜哥,潜潜,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沈潜用餐巾一点一点细致地擦干净了戒指上残留的汤汁。

    握着那个带着红烧鱼香味的戒指,他弯下身去,给了仍然单膝跪地紧张望着他等待答复的美人一个混合着鱼香味和红酒香味的吻,难以自抑地笑着答应道:“好。”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啊,完结了,终于!

    节日快乐!

    因为三次元的一些事情吧,这篇文实在是拖了蛮久,感觉很对不起追文的小天使们,先给大家道个歉。

    然后就是,下一篇会开《每天都在OOC》那篇,谢二少X严工程师,娱乐圈背景专注谈恋爱的咸蛋甜文,因为开了预收好久了T T不过大概要等七八月份吧,准备存点稿子再开,不想再这样断更了……

    然后专栏里还有两篇也是开了文案的,一个狗血古耽,一个竹马先婚后爱的咸蛋,小天使们感兴趣也可以去看一看,或者收一收作者,虽然作者菌更新速度不快,但开了的肯定都会写完的……

    嗯……别的不多说了,总之,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陪伴,感谢大家没有放弃丧病的作者菌,我们下一本再见,么么哒=3=

    本书由【宇宙无敌帅气凉。】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