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重生之本性 > 第71章
    石毅的训练基地保密性非常高,又十分严格,最终考核前是不允许与外界有任何联系的。前三年一直在训练训练训练,个中艰辛不必提,成为人上人,是必定要吃得苦中苦的。好在石毅从小就接受远超普通部队的高强度训练,现在这个训练比之前的强度还要高,但也不是不能忍受。

    唯一难受的,就是无法和安承泽联系,高强度训练的时候累得像死狗一样没有任何杂念,可一旦静下来,思念就会将他吞噬。对于一个刚刚和心上人互诉衷肠的年轻人来说,这种漫长的分离是世界上最残忍的酷刑。时间没有磨灭石毅对安承泽思念,反而让他的爱恋愈发刻骨。以前还能宣之于口,现在却是用力地镌刻在心中,一分一秒都不曾忘怀。

    终于三年期满,石毅以同期第一名的成绩出现,无论各项成绩都优秀得惊人,简直就是个完美的存在。近战、远战、枪支、弹药、白刃、肉搏,但凡是实践上的,石毅没有一门不远超其他人。这样的人,一般应该没多少精力进行理论学习了吧?石毅偏不,他理论成绩也好得让这些兵哥们差点气冒烟。尤其是政治,就连那些技术兵种整天研究高精尖仪器的家伙都考得一塌糊涂,石毅呢,政治成绩让政治老师都目瞪口呆,教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能把这些理论答的这么好的。这倒不是说学生们不优秀,而是军权和政权应该是完全分割的两个系统,兵痞子和政治永远是绝缘体,实在是难以起电。

    在人人都暗叹石毅完美,曾经的孩子王再一次成为同期人中的领袖时,石毅心中想得却是,你们之所以会称赞我完美优秀,是因为没有见过更完美更优秀的那个人。

    终于考核合格,成为这个特殊战队的一员时,石毅归心似箭,却被分配了一项任务。他是同期的佼佼者,又是一批人中的领袖人物,一结束就成为一队人的小队长,有了实权。一般这种有潜力的优秀人才,基地会尽快分配一些不算艰难的任务,让他们将训练和实践结合起来,成为真正的战士。

    对于军人来说,服从是天职,命令高于一切,任务到来,没有人会说“不”字。石毅带着一队新兵赶赴沙场,新兵们险象环生,一个月后受伤归来,所幸手下人全部生还。

    石毅养了三个月的伤,他没有和家中联系,怕家人担心。原想着伤好了回去看看父母和小泽,谁都没想到,之前那个看似普通的任务,居然是一场大阴谋的突破口。石毅作为当时的队长,是最了解情况的人,于是他跟着这次的特战队出战,全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只有他一个新兵。

    半年后,石毅在与佣兵对战时被炸伤,头部受到极大的震荡,足足在医院躺了三天人才清醒。

    醒来后,他神色有些恍惚,一起奋战的战友竟然看了许久才能叫出名字来。医生认为他头部受创,认知造成了一定损伤,不是失忆,而是大脑中的映像和实物要分辨许久才能连接起来,短期内不适合再执行任务。

    石毅有了一段时间的休养,他每天除了配合治疗外,余下的事情就是看着窗外发呆。

    在旁人以为他昏迷的三天中,他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有一生那么长,长到他都快忘记自己原本是多么幸福的人。梦里的石毅与所知的自己完全不同,那个石毅是爱情的胆小鬼,怯懦不敢踏出一步,明明小泽就在面前,却只敢默默地望着他,为了不去破坏他的幸福自己默默承受着痛苦。如果是他,如果是他……

    如果是他,只怕会和梦里做出一样的选择。他的双腿没有了,终生都是个残废,靠着假肢艰难度日,就算小泽想要和他在一起,他也不会同意拖累他一辈子的,更何况梦里的小泽与妻子那么幸福。

    那是让他心痛到无法呼吸的一生,从儿时那一刀转折开始,石毅完全没有想过,只是那么一刀,会让自己和小泽与现在拥有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生。

    梦里的小泽居然被骗去吸毒……想想之前被自己亲手干掉的毒枭,石毅轻轻笑了,就算是死在那个战场上,他也不后悔。

    那种酸涩的心痛一直持续了足足两个月,石毅才渐渐将梦中的故事与现在融合在一起,缓缓地接受了梦里的事情。他也明白,那大概不是梦,而是真实经历的人生。至于为什么与现在毫不相同,他并不清楚。只是那一定是事实,因为就算梦再清晰,也不可能让他头脑中凭空多出超出现在科技的知识。回想起部队里技术员们时刻调试着的所谓高精尖科技,石毅就想把那堆废铁拆吧拆吧卖给收废品的。就算是要他自己组装,都能组出比那高科技一百倍的东西。

    那是真实的故事,他自己走过的人生。石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那些事情,接收这些知识,他隐约清楚,那是一个已经错过的人生,而自己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需要牢牢把握。

    可事实上,他好像什么都没做,就已经将未来改变了。那么幸福的人生,与梦中凄惨经历相比,他和小泽,父亲和柳茹母亲,都幸福得像是被神眷顾了一般。甚至于说,他前生所有的遗憾都已经被填补,就连那么渴求而碰触不到的小泽,也已经与他相知相爱了。

    石毅不是笨蛋,尤其是在接受了前生种种的记忆和经验后,他渐渐意识到,或许已经有人像他一样梦到这个过去,用自己的力量将未来扭转过来。

    会是谁呢?

    梦中血染视野的画面,和小泽被刀戳伤屁股的记忆重合在一起,一切从那里开始,又从那里改变。

    那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改变未来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前事尽知,小泽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去找自己的初恋杜芸,或者没有和前生相濡以沫的妻子林德慧相恋,明明他已经使用手段将林德慧与郭历琛拆散了,为什么却依旧与她保持着朋友关系,没有恋爱反倒是找了他呢?

    他是不是可以期待,梦里的小泽,会不会对他有那么一丁点的喜欢?

    石毅的心都要炸开,他迫切想要回到小泽身边,可是现在他还在这里,任务依旧没有完成。而且,就算他回去,也无法与小泽相守,只能像父亲与母亲那样常年分开,最终离婚。他不要那样,前生已经守望了一辈子,这辈子是赚出来的,应该完完全全属于小泽!

    于是他开始去图书馆借书,用一个月的时间疯狂地翻阅了整个图书馆所有电子技术的书本,并且展现出一副自学成才的样子。当然,众人能够相信他这么快学会,也是因为他学习时在这方面就有很强大的基础,成绩优异,只比专业的技术员差上一丁点。现在这一丁点在恶补中完善,石毅跑到超级电脑前安装了一个自己设计的追踪软件,轻易地追踪到任务目标在他国的航班记录,给前线的战友提供了超强的技术支援。

    大家都惊呆了,医生觉得石毅出现认知错误时所有人都认为石毅短期内是废掉了,一两年内无法恢复,谁知人家恢复的这么迅速,还能追踪到国外!

    石毅相当谦虚,他真不好意思说什么,毕竟用几十年后技术对付现在的科技,侵入他国情报系统不能更轻松,简直就是在欺负小孩玩。

    不过为了不被当成怪物,他用了足足一年多的时间慢慢展现出自己的天赋,让人们觉得他是个电脑天才,在一线干随时会掉脑袋的活实在太浪费了,有他在前线的战士得省多少事啊!

    于是石毅趁机申请调入京市,他前世待过的部门,可以朝九晚五回家,有周末假期,非特殊任务无需加班,保密性质强,最重要,他依旧可以为国家奉献自己的力量,同时也能够与小泽相伴一生。

    他感谢这个梦,给了他新的机会。

    刚好石毅要调动到京市,上级就分配给他最后一个任务,带队去京市配合当地警方逮捕一名罪犯,保护警方的线人。

    石毅只当一个普通任务去完成,却不曾想那个被保护的人质,就是他的小泽。针筒将小泽的手臂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石毅的眼睛红了。毒品!安志恒居然又用毒品去伤害小泽。他知不知道毒品有多毁人,知不知道小泽前生有多痛苦,那一次次午夜冷水下的眼泪,难道还要让小泽再经历一次吗?

    如果当时安承泽不是受伤需要及时救助,石毅恐怕不是拿针筒威胁安志恒,而是直接将那一管高浓度的海洛因全部注射到安志恒的体内。也幸好他及时冷静下来,没有那么做,否则安志恒神经受损无法配合警方揭露剩余势力,小泽的心血就白费,伤也白受了。

    石毅将安承泽送进医院,看见病房里沉睡着的小泽,两辈子的心终于落回原处。

    那是属于他的。

    安承泽用手指刮了刮石毅的鼻尖:“都想起来,也猜到我也有前生的记忆,为什么不早点说,一直瞒着是什么意思?”

    石毅摇摇头:“没必要。”

    融合了前生的沉默寡言,石毅说话不多。但是他清楚安承泽的性格,他不想安承泽去追问前生自己截肢后都做了什么,他不想让他自责,已经过去的事情,现在根本没有发生的事情,没必要说。

    “有必要的,”安承泽靠着他坐在床上,轻声说,“你不知道,部队里那两年,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有多救赎,给了我生的希望。”

    是的,安承泽完完全全地想起了部队里的经历,就在安志恒将针筒刺向他的时候,就在石毅抱着他说“我来晚了”的时候,他全部回想起来。想起来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忘记那段记忆,那是他故意忘记的,为了将自己变成一个不择手段的人,为了亲手抹杀掉自己心中那点期待。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忘记,母亲去世后,他就会去找石毅。石毅太温柔对他太好,他一定会依赖石毅而不可自拔,为了守住这份温柔而不敢轻举妄动,不能像后来一样不择手段地报复。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忘记,他一定会爱上石毅,就算现在不爱,将来也会爱,如果爱上必定刻骨铭心,让他无法用联姻的方式来壮大自己,对安家报复,替母亲和自己讨回公道。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忘记,石毅一定会想办法帮他对付安家,如果将石毅卷入自己的恩怨情仇,这株笔直的白杨,会被自己折断。

    所以他刻意地忘记那段记忆,并不是将它视为阻碍自己见母亲最后一面的罪魁祸首丢弃掉,而是放在盒子里层层锁好,珍藏起来,将自己的本性和感情都压在心底,一直沉睡。

    而即使记忆尘封了,感情消失了,曾经的承诺却依旧不变。那么多年,安承泽再也没有控制不住复吸过,就算是被杜芸背叛那么痛苦的时刻,他都能够忍下来。一定是因为那道直至石毅死去都没有想办法消除的伤疤,那是两人羁绊的证明,即便忘却,也不转移。

    两人静静地躺在床上,甚至没有亲吻,仿佛只要这样靠在一起,心便已经连接。

    石磊像蜜蜂一样沿着“8”字路线在两人门前来回转悠,石毅居然没关卧室门,他都看见两个人一起躺在床上了好吧,太不把他这个爹当回事了!

    石磊出离愤怒,却始终没能冲进去把两个人都揍一顿。先别提小泽他连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就是自己儿子现在也不好打了。

    不过……兔崽子这是终于把小泽追到手,不用抱个盒子孤独终老了?石磊咧了一下嘴,想起柳茹,脸又苦下来。他是真的喜欢柳茹,也真的害怕她接受不了。和他们父子不一样,小茹和小泽可是相依为命的,就算结婚,石磊也清楚,在柳茹心中排第一位的永远是小泽,第二是公司,他能排第三就相当不错了,说不定第三是兔崽子……算了这种丢人的排名还是不要想了。

    如果柳茹知道安承泽被自己儿子骗上床……石磊的表情相当苦闷,憋了好几天,安承泽终于忍不住关心道:“爸你最近便秘吗?要多吃蔬菜。早就看不惯你和毅哥的生活习惯了,纯肉食动物。毅哥年轻还好,爸你年纪大了不好消化,再这么便秘会痔疮的。吃泻药不好,这样,毅哥你帮我给爸买点排毒的茶叶回来,泡着喝两天就好了,通便住消化。”

    石毅:“……”

    石磊的表情更便秘了,他瞪着安承泽和石毅,跺跺脚,终于咬牙说:“跟那个没关系,小泽,你真是铁了心和这兔崽子在一起了吗?没考虑过小茹的想法吗?当然我不是说让你抛弃兔崽子,你不要他他肯定活不下,可是你要他,小茹……哎!”

    都是最关心的人,选这个伤害那个,石磊真是没辙没辙的,重重坐在沙发上,手指用力搓着头皮,十分痛苦的样子。

    石磊知道两人的事情,安承泽早就猜到,否则石毅也不会有柳茹在场的时候安安分分,只剩下石磊时将他当成透明人了。他一直忍着不说,是想看看在石磊心中,孰重孰轻。可是现在想想,这种选择对石磊来说本身就是一种伤害,两个人他都爱,都舍不得他们受伤。 清官能断家务事,纵然是战场上杀伐果决的司令在家人面前也没法子,这么一折腾,第一个受伤的反倒是石磊了,没看他都便秘了么……

    “爸,不用担心。”安承泽淡淡道,“妈那边,我去说。”

    父子俩一起看他。

    “我是铁了心要和毅哥在一起的,我们一定会走完一辈子,这样的感情,没有父母的祝福是不行的。爸这么大度,早早就接受我们,我真的很开心。”安承泽伸出手,抱了抱石磊,像真正的父子那样。

    实际上他们早就是父子,在那相处的七年中。不管前生的石磊为了石毅做了多少事情,让两人阴差阳错没能见面,安承泽都觉得,不管石磊做不做那些事,两人都走不到一起,那是已经注定的分离,从他选择忘记……不,从那一刀划裂两人的关系开始,命运就已经注定,无法更改。因为从那一刻开始,石磊就永远不会对自己有任何好感,他永远无法祝福伤害过自己儿子的人,哪怕那最开始是石毅的错,身为一个父亲,他也难以原谅。

    可是,生活的轨迹会决定一切,正如同今世的柳茹已经不是前世那个怯懦自卑还保守自己可怜自尊的贫穷体弱的女人一样,石磊也不再是前生那个忧心儿子最终白发苍苍的怪老头,他们都有新的人生。前生,就真的只是个梦而已。

    安承泽牢牢握住石毅的手不肯分开,就算是梦也好,他终于抓住了属于自己的石毅,前生今世,再不遗憾。

    正如同石毅所说,一辈子,有那么一次心动,一次眷恋,一次不舍,一次痴情,就足够了。

    两辈子也是一样。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安承泽重生的故事已经可以讲完了,两辈子,不该本心,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爱情也难移。

    正如同封面一般,这篇文其实是个童话故事。

    石毅的番外我不是随便放的啊,是因为石毅已经有这段记忆才放的,要不我肯定放到正文后写,而这个我不认为是番外,因为它是正文不可分割的部分,石毅的一部分,没有他,石毅就不完整,安承泽的爱情也不完整。

    番外是有的,我说过不会写肉,这是一篇模糊攻受的文,安承泽更容易退一步而已。所以番外会是安承泽受,希望他攻的人就不要看啦,肉也不会有的,只会给大家一个印象而已。

    还有其他配角,反派都完蛋了,林德慧不需要再给她配个老公,脱离渣男,女强人有自己的选择。至于林德久,说实话我还蛮喜欢他的,可惜石毅和安承泽的羁绊太深,别说插足,一根头发丝都插不进去啊!所以或许会可怜他给个番外吧,就酱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