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我是喝老公血长大滴[穿书] > 第136章 如众生所愿(大结局下)
    十二弟子命陨后, 神王终于收起了他的慈悲,轻抬起了手。

    满天神光顷刻间向他聚拢, 他身上的金光愈发刺眼, 连站在他身后的龙睚都得了好处。

    他化成了金龙,吸收了那些神光后龙体都增长增粗了两倍, 修为直逼神级。

    他顿时乐得大笑起来, 奎罡并没有指责他跟他抢神力的事,只是低声道:“该干活了,杀光这些兽,吾便带汝去外界。”

    龙睚眼眸闪了闪,站在原地没动。他的情绪虽然很亢奋, 但是看到这人对弟子都这么狠, 他的心中其实也有些不安。

    奎罡就像是没有看到他眼底地抗拒一样, 声音依然温和而悲悯:“瞬移符你还有吧, 如果有危险, 你要记得第一时间撕碎移到我身边来。”

    话落, 神王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龙睚目光闪了闪, 最后也飞入了战场。

    “睚儿,你别再执迷不悟了。”一身是血的龙腾,在看到儿子的时候满脸心痛。

    他不知为何一切会变成这个样子,从未教养过一天的儿子长成了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他一直看护着长大无数次得到父皇夸奖的儿子, 却视族人的生命如草芥, 公然站到他们的对立面。

    “是你们不识实务。”龙睚闻言冷冷一笑:“看在你是我爹的份上, 只要你站在我这边,我便让神王抹去你脸上的黑魔火焰图腾。”

    龙腾眼中有泪涌动,身上像是压上了千斤之力,连脊背都佝偻了下去。

    轰!

    地面突然开裂,躲闪不及的兽便掉进了裂隙里。裂隙底升起无数尖利的地刺,直接把那些猝不及防掉下去的兽扎了个对穿。

    夏云烟快速地抓起身边一只身体落了一半的虎妖,把他抛向了天空。

    所有人几乎都立在了半空中,而神王再次慢慢扬手,一股飓风把众兽直接往裂隙里拍去。

    林沐风几人脸色一变,灵力纷纷向奎罡的方向攻击而去。

    夏云烟看着周围顷刻间消失了一大半的同伴,微微闭了闭眼,他们这些人还是太弱了,生死只是别人的一念之间。

    立于半空中的奎罡,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天就像破了个大口子,稀里哗啦的雨水砸得人钻心的疼。地动山摇间,周围溪流大江里的水被神王引了过来,这片土地顷刻间变得满目狼藉。

    雨太大,夏云烟甩了甩翅膀上的水,化成了人形。

    防御罩不但破了,地底下的土地还在开裂,玄武族人不得不趴在地上把身体变大,一些人负重着小妖,一些人托起了防御罩。

    为了节省灵力,他们把防御罩缩小,只把妖兽包裹了进去,房子,食物,漂亮的衣服什么的他们全都舍弃了。

    夏云烟把一只滚落出来的小幼崽放到他娘亲的背上,却觉得耳边响起一道劲风。她侧身躲过,转头就看到一条五爪金龙立在她的身边,一双眼睛里满是算计的光。

    她瞬间了然他为何会挑她下手,只要抓住了她,林家人只怕都会投鼠忌器。

    “阿鸾,看在我们曾经相爱过的份上,我会……”龙睚拉长了声音,一尾巴冲她抽了过来,“下手轻点……”

    夏云烟脸色一变,身体几个跳跃离开了防御罩,手中的火球不停地向身后追来的男人扔去。

    天上的雨太大,连眼睛都睁不开,这样的天气对火灵力的妖来说极其不友好。

    确认战火不会波及到防御罩里的众妖,夏云烟才停了下来,双手抱臂轻笑着开口:“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龙睚有自己的私心,不过是做个样子给神王看,对于击杀夏云烟他并没有多上心,闻言顺势接了一句。

    难不成她想通了,准备重新投入他的怀抱?哼,她跪下来求他,给他当牛做马或许他会考虑一下。

    龙睚正做着美梦呢,却突然听到女孩软糯的声音:“当初那个冒牌货林凤鸾其实是神王的一道分神。那么问题来了,你跟林凤鸾睡过,是不是就表示,你跟神王睡过?”

    话说到一半,夏云烟猛然捂住了嘴。

    卧槽,太刺激了,她好像发现了点了不得的东西。

    她扬起嗓子,冲着跟她爹与阿泽打成一团的男人吼道:“神王,你的菊花还好吗?想不到你口味这么重,居然喜欢被男人上……”

    一道金光飞射而来,夏云烟跳脚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嘲讽:“恼羞成怒了,看来我猜得都是真的。龙睚你好牛逼,居然上了神王,哈哈哈……”

    在漫天的雨幕里,空气里响起了一串清脆地笑声。

    龙睚已经满脸呆滞,事情为什么会这样神展开?他就只是想偷个懒顺势接了一句话而已。

    夏云烟却不放过他,意味深长道:“你说你已经拿到了神王的把柄就是这个吗?这倒是挺有用的,只要你去到外界吼一嗓子,神王他这辈子都只敢敬着你……”

    “毕竟算起来,你可是他的丈夫……”

    “住嘴……”夏云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龙睚粗声打断。

    他剧烈地喘息着,心中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尾巴狠狠地向对面的女孩抽去。

    可已经来不及了,那么高傲的神王怎么可能让自己有这么羞辱的污点存在?

    更何况,龙睚本就只是他一个利用的炮灰,事后是要杀人灭口的,这会不过是提前了些时间罢了。

    天上的雨像是突然间按下了暂停键,‘轰’得一声,一团金光极速而来,瞬间从龙睚的腹部穿透而过。

    伴着喷涌的鲜血与碎肉洒向地面的,还有一颗碎成金色粉末的龙珠。

    “你……你们……”龙睚的视线从夏云烟身上扫过,最后落到了天空中那不停移动的金色身影上,眼神已有幻散的迹象。

    “与虎谋皮,焉有其利。你在与神王合作的时候,早该料到这样的下场。”夏云烟早已收起了脸上的笑,看着躺在地上嘴角不停溢出鲜血的男人,眼中满是冷意。

    她刚才说那些话最主要的目地自然是激怒神王,只有在愤怒之下他才会不理智,才会露出破绽。

    但同时,她也早料到了神王不会放过这个男人。已是生死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心早在刀尖上滚了千百回,哪还有什么仁慈?

    “呵呵,你说的对。”龙睚像是回光返照一样,眼睛里带着奇异的光,呢喃道,“可我是龙睚,就像我的名字一样,我这个人向来是睚眦必报……”

    只有他对不起别人,从来不许别人对不起他。

    龙睚突然就笑了起来,从怀里拿出一片黄色的花瓣,用尽最后的力气把它辗成了粉末。

    想要利用完他就把他像垃圾一样扔开,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一掌把应尊轰飞出去的奎罡,意识海里骤然一痛,他脸色扭曲地强吞回涌到喉间的血。

    他赶忙去看意识海里的魂花,却发现花株上只剩下了一片孤零零的紫色花瓣,双眼顿时错愕地睁大。

    他的分神又少了一个,怎么会这样?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的视线犀利地扫向龙睚,只见男人狼狈地躺在地上,双眼瞪大,嘴角却挂着一抹奇异的笑容。

    是这个王八蛋做了手脚!

    在幻境的时候,他曾把一道分神覆在龙睚的身上,后面沾染上魔气分神出现了裂纹受了伤,他便把它放在七彩魂花上养着。

    前些日子他把这人弄到了住处,因为分神在他身上附着过便不会排斥他,他定然是趁机偷走了那片七彩魂花的花瓣。

    真是可恨!

    奎罡再次补了一团金光,直接把已经挂掉的龙睚灭得渣渣都不剩。

    “睚儿……”

    手中拖着受伤族人的龙腾,痛苦地咆哮了一声。

    他仇恨地瞪着神王,身体化成金龙转瞬向他撞去:“狗贼,还我儿命来……”

    奎罡冷笑一声,金龙族人才是最可恨,明明说好效忠于他,到头来他们竟然骗了他。

    他一挥手,龙腾的身体变断成了两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报仇有时候只是一个笑话。

    林沐风却趁此机会,把集聚好的魔气团丢了过去。

    奎罡退到一边,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尔等竟敢不敬吾,那便把命留下吧。”

    河流里的水瞬间涌了过来,就像水漫金山寺一样,整个住地都被淹没。

    一些不会水的妖,掉下去没有急时被救起,很快就死了。

    玄武族驮着防御罩想要离开这里,却碰到了无法逾越的壁垒,他们彻底被困在了这里。

    ‘刺啦!’水面迅速冰封出了一块地面,敖清的手放在了水面上,他头顶上浮现出冰蓝色的龙角,泛着漂亮梦幻的光亮。

    防御罩被搬到了冰面上,受伤的妖也都挪了过去。

    水流突然汹涌起来,就像是海啸一样不停地撞击冰面。

    冰面很快碎裂,无数玄武族龟见状潜入水底,把身体变大,在水中的双足狠狠地踩进了地面,龟壳撑起了防御罩,一边笑着说道:“敖家小子,动手吧。”

    敖清闭了闭眼,终究是狠下心把这些玄武龟连带着上面的冰层,全都冻在了一起,这便形成了一道从水面到水底的有力支柱。

    在这道壁垒前,还有许多会控水的白龙,他们尽力把海浪引到别的地方。

    防御罩里,不停有修为高一些的妖飞出来,有的去救同伴,还有的便是明知道会死,也会勇猛地冲上前去拼搏一把。

    “敖哥……快闪开!”夏云烟看着那飞过来的金光,一边往他身边飞去,一边用尽全身力气嘶吼了一声。

    她看到的只是男人回眸的温和一笑,他并没有逃,用尽最后一点灵力把冰柱间的裂隙凝实,然后侧身到一边被金光瞬间穿透。

    “敖哥!”夏云烟接住他染血的身体,放声痛哭起来。

    不熟的人,死的再多那也只是一个数字,与自己生命相关的人,哪怕死一个也是切肤之痛。

    “你可以不这样做的,为什么要那么傻……”

    他们又不是神,没必要那么伟大为了救别人牺牲自己,更何况真正的神更自私恶毒。

    她家的人都比较自私冷血,顺手的能帮一把,但绝不会搭上自己的生命,他们大抵是理解不了这些热血的牺牲。

    “我很好……”感受到女孩落到他脸上滚烫的泪,敖清笑了笑,把一直好好护在胸口的东西拿了出来,塞进了她手中,“小花妖……好好活着!”

    夏云烟怔怔地看着那苍白修长的指尖上夹杂的那张紫色瞬移符,眼泪流得更凶。泪眼朦胧间看到封在冰层里的玄武龟,她呢喃而出:“傻子……”

    全都是一帮傻子!

    如玉的手从她的手中滑落,怀里的男人已经安静地闭上了眼。夏云烟把他抱起放在冰层上,视线扫过他的脸,风中有她的轻喃:“敖哥,我不会让你白死的。”

    全世界最好的敖哥,他几乎从未跟别人红过脸,凭什么就这样枉死?

    夏云烟飞过去的时候,发现所有人几乎都已伤痕累累。一些拿到紫符的兽把符贴到了同伴的身后,而他们自己却扑向神王在他的神力下,化成漫天残肢。

    她把紫符贴到少了一条胳膊的黑潜身上,把他推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快走。”林泽天看到她来时,顿时飞到她的身边,急声催促。

    夏云烟看到他嘴角的血迹,眸色一痛,声音嘶哑地问:“伤哪了?”

    “没事。”林泽天轻声道:“你知道我体质特殊,一点小伤过几天就好了。”

    但是他们或许,根本就没有明天。

    “你小心点。”夏云烟咬了咬唇。

    她把目光落到一脸凝重,青色衣衫已经染成了潮湿暗色的林沐风身上,简明扼要地问:“爹,怎么杀?”

    “用魔气。”林沐风咬了咬牙,“我准备把所有的魔气都吸进体内,到时候你们离远点。”

    爹爹这是要自爆,跟神王同归于尽吗?

    夏云烟咬紧了唇,声音里染着哭意地问:“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她不想失去父亲呀!

    “这是最好的办法。”林沐风叹息一声:“你是个懂事的孩子,我一直很放心,等会看好你娘……”

    再拖下去,他们所有人都会死。他不想当救世主,但却是要救妻女的。

    “好,我帮爹一起收集魔气。”夏云烟转身就走。

    现如今最麻烦的是神王有护体神光,魔气无法靠近他。只要破开他身体外面的护体神光,光是空气里浓郁的魔气就够他喝一壶。

    把天地间的魔气引过来凝结在一起,像是想起了什么,夏云烟从衣服的口袋里扒出了一个琉璃球。

    这是她在龙睚身上拿到的,既然这个球里面的魔气能够跑出来,又没有设置单向阀门,按理说也应该能把魔气压缩进去才对。

    如果这颗琉璃球里面的魔气达到极限扔到奎罡身上,是不是就不用牺牲爹爹?

    她顿时兴奋起来,跑到了林沐风身边,献宝似地把琉璃球递了过去:“爹,你看看这东西。”

    林沐风摸了一把圆球,双眼中也闪过一抹惊喜来:“烟烟,你真棒!”

    他快速地掐了几个决,划破指尖滴了几滴血在琉璃球上,周围的魔气就像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一样,疯狂地往血液的位置汇聚过来。

    玄湛突然抽掉了头顶的防御罩,把它缩小到一件衣服大小,转而飞过来递到了林沐风手上,千言万语只化成了两个字,“小心。”

    林沐风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视线扫过夏云烟,叮嘱道:“烟烟你记住,如果我失败了,你便努力划破空间之门去外界……”

    夏云烟点了点头,远处已传来了老祖地急吼:“林小子,快点!”

    巨大的金凤与庞大的黑龙,拖着残破的身体,甚至用上了神识一起,连同一旁林泽天的龙身,再加上一帮小罗罗齐齐围住了奎罡。

    林沐风穿上防御罩,把压缩到极限的琉璃球塞进戒指空间,转瞬往天空中飞去。

    夏云烟闭了闭眼,冲天小声道:“天道,冒个音。”

    等了好一会她都没有听到那道雌雄莫辨的声音,她顿时有些恼,声音里也染上了嘲讽:“别装死,这个世界没有崩塌便会有天道存在,不论你现在有多弱,你都应该听到我的声音才对。看到自己掌管下的天地变成了这般模样,你就真的甘心?”

    这一次,她总算听到了回复。

    “不甘心又如何?”天道的声音里竟也带上了一抹苍凉:“众生已不再认可吾,吾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那可未必!我问你,我爹身上有功德金光,可否用功德金光伤奎罡?”

    说实话,夏云烟一点也不同情天道。

    它代表着众生的意志,就应该维护众生才对,但它却站到神王那边去。

    就算它只是一方小世界的天道,很弱小,无法跟神王抗衡,但是只要众生认可它,它便不会消散。这个世界发展好了,它的本源之力也越强,总有一天神王再无法压制它。

    它选择了一条最简单,也是最蠢的路。

    “不能。”天道低声道:“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是龙睚,神王早抽了他身上的气运之光。你爹身上的功德来自外界,不能用外界的信仰之力伤害这方天地的气运,只能增加他本身的气运罢了。”

    “那我呢?”夏云烟轻声问:“我身上有累世功德,这些功德来自这方天地,总能伤他吧……”

    良久,她听到了天道极轻的肯定音。

    “天道,请你抽出我身上的功德,帮我凝一把功德之剑。”夏云烟强忍声音里的颤抖,低声道:“就当是众生求您吧,庇佑他们一次……”

    身上有什么东西被抽出,她能感受到有什么在离她而去,而她的面前缓缓浮现出一把金色的,一米来长二指左右宽的薄剑。

    夏云烟拿着剑,轻声道:“天道,还是要跟你说声谢谢的。”

    空中响起了一道叹息,声音里夹杂着浓郁的懊悔。它早已失格,要不然这方天地也不会变成这般模样。

    天空上的战场,应尊与凤鸢对视一眼,同时把林泽天踹出去,而他们的身体顷刻间自爆。

    奎罡身上的金光剧烈震荡起来,赶到的林沐风抓紧机会冲过去,瞬间引爆了琉璃球。

    神王身上浓郁的金光炸得四处散开,穿着防御罩的林沐风也被这巨大的冲击震晕了过去,从天空中落下,被下面的玄湛接住。

    凤璃快速地奔了过来,手忙脚乱地翻出药往丈夫的嘴里塞。

    “你们该死。”奎罡擦掉嘴角的血迹。

    他把金光招回来,但只有薄薄的一层,他顿时气得不行。

    林泽天的幽冥火喷了过去,加上一串的火焰弹。

    奎罡猝不及防被伤了好几下,反应过来后林泽天身上也添了不少伤口,许多地方龙鳞已不在,看得见森森白骨。

    夏云烟腾飞过去,双手握剑狠狠地劈下。

    奎罡并没有在意,抬手轻轻一挥,却不想剑直接切下了他的小臂。

    他痛叫了一声,捂着胳膊后退了好几步,快速地止血,视线惊疑不定地瞪着夏云烟手中的剑。

    这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能破开他的金光伤他?

    夏云烟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再次扑了上去。林泽天面色一变,紧紧地护在她身边。

    有了伤口,魔气像是尝到了美味的水蛭,快速地附着了过来。

    感受到神力受阻滞,奎罡脸色一变,他向西南方向飞去,想要离开这里。

    但是他却发现,西南天边的两界之‘门’已经关上了。而夏云烟以及再次醒来的林沐风他们,已经把它团团围住。

    逃不掉了!

    奎罡的面色瞬间扭曲,他的视线落到夏云烟身上,步子瞬移,不顾周围人的攻击快速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放开她!”众人急得大吼。

    奎罡却笑了起来:“你们敢动手,我便拉她垫背。”

    众人一时间又气又怒,夏云烟像是被定住了般,浑身动弹不得,好在她见事情不对在被抓住之前就扔掉了手中的功德剑。

    她给她爹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不用管她,捡剑杀了神王。

    林沐风没有动,其他人也没动。夏云烟身上涌起了无数的凤凰火,可是奎罡却毫发无伤。

    “你这点火也想伤我……”

    男人的声音里充满了鄙视,下一秒他便脸色一变,怔怔地看着自己的胸口。

    只见那里正插着那把功德剑,与此同时有微弱的红光一闪,连带着剑一起在神王身体里炸开。

    奎罡的身体化成了满天的碎片,夏云烟也被力道冲击得飞了出去,林泽天赶忙飞过去接住了她。

    “烟烟!”林家夫妇赶了过来,拿出药塞进了她口中。

    他们有点懵地四处看了看:“刚才是怎么回事?”

    明明他们都没有动,到底是谁用剑杀了神王?

    “是天道……”夏云烟捂着胸口的伤,虚弱地吐出一句。

    众人顿时沉默了,他们脑中已感受不到任何的法则约束,看来天道也消失了。

    随着神王一死,地面的洪水也开始退却,裸露出了土地。

    “我们活下来了……”

    人群里,不知是谁呢喃了一声。

    打赢了这一仗的众妖却高兴不起来,看着满目疮痍的家园,地面躺着的亲人好友的尸体,苍凉的哭泣响彻了这片天空。

    他们的家没了,爱的人也不在了,往后余生都将与悲伤和回忆为伴。

    众妖在这惨烈战场上痛哭了三天,三天后,他们麻木地站起身,机械的开始收拾亲人好友的尸体。

    而这时,天空出现了一道七彩的祥云,梵音里有个孩子的奶音。

    “顺应众生之意志而生,吾将尽力守护这片天地。”

    这个声音,像极了加入某个团体热血宣誓的话语,传到了这片大陆上每个智慧生物的耳朵里。

    那是新生的天道,它诞生了。

    众妖一愣,随即又低下了头,默默地收拾满地的残肢。

    新生的天道虽然还很弱小,但它也最公平,最无私。感受了一下众生的夙愿,它低声道:“吾收集了飘散在空中的众多神力,魔力,可以馈赠众生。尔等是想先恢复家园,还是修复轮回道,收集起他们的灵魂碎片,让这些死去的生灵入轮回重新降生。”

    “吾可以允许他们带着记忆降生。”

    有着记忆归来,那便是重生。

    原本还一脸死灰的众人,脸上顿时露出狂喜,他们异口同声地吼道:“我们要救回亲人同伴。”

    家园没了他们可以慢慢重建,只要有人在,他们就能让这片大地恢复从前的繁荣。

    珍惜生命,敬畏生命,世间最珍贵的不是财富不是珠宝,而是——活着。

    良久,天道奶声奶气的声音响彻这片天地:“那便如众生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