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重生之弃子归来 > 第49章
    一家人放完烟花就回到客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吃水果一边看春晚。吃完年夜饭一家人坐在一起看春晚,看中央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已经是z国人的习惯了。

    魏明虽然对春联没有兴趣,但是偶尔陪父母陪家人看春联也不错。

    穆老爷子在世的时候,穆泽很孝顺地每年陪他老人家看春晚。穆老爷子过世后,穆泽就再也没有看过春晚。今年有魏曦陪在身边,穆泽觉得春晚也挺好看的,看的津津有味。

    见穆泽看春晚看的津津有味,魏曦也觉得春联挺好看的,看到好笑的小品也会露出一点笑意。

    魏夫人和魏杨是春联的忠实粉丝,每年除夕夜准时准点守在电视机前看春晚。对他们老一辈的人来说,看春晚就跟过年一样,也变成了“习俗”。

    一家人坐在一起一边看春晚一边守夜,气氛非常热闹和温馨。

    魏曦拿起一个橘子剥开,撕下一瓣橘肉递给穆泽。穆泽低下头直接张嘴咬住魏曦手里的橘肉,顺便使坏地伸舌舔了下魏曦的指尖。

    指尖被温软的舌头舔了下,魏曦的心头微微颤抖了下,眸光微微变暗。

    穆泽朝魏曦暧昧地眨了眨眼,手指了指魏曦手中的橘子,示意他继续喂他吃。

    魏曦的脸一红,连忙看了看魏夫人他们,见魏夫人他们没有注意到他和穆泽之间的小动作,在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

    穆泽朝魏曦挑了挑眉,示意他快点喂他吃橘子。

    魏曦无奈地瞪了一眼穆泽,又撕下一瓣橘肉喂进穆泽的嘴里。

    穆泽一边看春晚一边享受着魏曦的喂食,好不惬意!

    魏明早就注意到魏曦和穆泽之间的小动作,心里对两人之间亲密的动作有些羡慕。他在脑子里不由得幻想下傅新喂他吃橘子的画面。想到傅新,魏明的眼底一片温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发短信骚|扰远在港城的傅新。

    正在陪家里长辈看春晚的傅新收到魏明的骚|扰短信很是头疼,他今天一天大概收到魏明几十条,甚至一百多条的短信了。魏明都是发一些无聊话,他完全琢磨不透魏明想做什么。

    喂完橘子,魏曦又开始剥瓜子喂穆泽吃。

    魏夫人当然也注意到魏曦和穆泽之间的小动作,看到小儿子这么贤惠地喂穆泽吃瓜子,她抿着嘴偷笑笑的非常暧昧。然后伸手捣了捣坐在她身边的魏杨,示意魏杨向小儿子学习。

    魏杨无奈失笑,很听话地为老婆剥桔子和瓜子。

    看到十点多,魏夫人就把穆泽他们赶到楼上休息。

    “我和你爸守夜就好,你们年轻人去做你们年轻人该做的事情。”

    听到魏夫人饱含暗示的话,魏曦的脸微微泛红,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好意思,“妈,我们不困。”

    “伯父伯母,我们还是和你们一起守夜吧。”好久没有和家人一起守夜,他不想错过。

    魏明站起身,很没有形象地伸了个懒腰,“妈是嫌我们三个电灯泡太亮了,所以赶我们去楼上休息。好了,我们三个上楼把空间留给他们吧。”

    被大儿子这么说,魏夫人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斜瞪了一眼大儿子,“瞎说什么。”

    魏明睁着一双无辜的眼,“我瞎说什么了。”

    魏夫人连忙赶人,“去去去去,都给我滚!”

    魏明双手插|在口袋里,嘴角挑起一个戏谑的弧度,“妈,你不用这么猴急,我们马上就滚。”

    “阿明!!!”魏夫人恼羞成怒了。

    魏明耸耸肩,转身上楼。

    见魏明上楼了,穆泽和魏曦也走了。

    回到房间,穆泽就把魏曦按在墙上狂吻了起来。

    如此良辰美景,不做点什么实在是说不过去。

    魏曦一丝|不挂地反趴在房间的落地窗上,撅着屁|股承受着穆泽一次比一次更加凶猛的撞击。

    透明的落地窗外传来远处夜空中绽放的烟火和灯光,让魏曦有一种会被看到的错觉,这样的错觉让他觉得很羞耻很刺激,身体变得越发的敏|感。

    穆泽从身后抱住魏曦,伸出手扣住魏曦放在透明落地窗上的手,低下头轻咬着他的耳朵,“魏曦,你看落地窗变成了镜子,可以清晰地看到我干|你的画面。”说着,他故意抽出小穆泽,然后动作很慢地插|进魏曦的后|穴里。

    魏曦趴在透明的落地窗上,清晰地看到穆泽那根粗||大||的||肉||棒在他的小||穴||里进进出出,一张脸羞得通红,想要闭上眼不看,可是又舍不得不看。羞耻感与刺激感交缠着,魏曦嘴里不断发出暧昧的呻|吟声。

    穆泽压着魏曦在透明的落地窗上做,一边做一边在魏曦耳边说着淫||秽的话语,刺激的魏曦身体更加敏|感,小||穴更加紧|致|火|热。

    除夕夜,魏曦被穆泽压在落地窗上折腾一次又一次,直到远处传来新年的钟声,穆泽同时在他体内射|了出来,这场运动才结束。

    穆泽温柔地亲了亲魏曦的脸庞,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老婆,新年快乐!”

    魏曦转过身面对穆泽,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唇上亲了亲,有些害羞地说:“老公,新年快乐!”

    穆泽伸手托着魏曦的后脑勺,深深地吻住魏曦的唇。

    魏曦紧紧地抱着穆泽的脖子,非常热情地回应着穆泽的吻。

    一吻结束后,魏曦靠在穆泽的肩膀上,微微喘着气说:“穆泽,我爱你!”

    穆泽温柔地魏曦耳边说:“魏曦,我爱你!”

    听到穆泽说“我爱你”,魏曦猛地抬起头,一脸激动地看着他,“再说一遍!”

    穆泽伸手轻抚着魏曦俊美的脸,一脸温柔地说:“我爱你!”

    “我爱你”三个字就像远处传来的钟声狠狠地撞击着魏曦的心脏,久久在身体里回荡。

    在新年这一夜,穆泽和魏曦疯狂地索取着彼此,直到凌晨两人才睡下。

    不节制的下场就是魏曦大年初一早上醒来全身酸痛,尤其是腰和双腿。

    穆泽神清气爽地坐在床边,目光温柔又戏谑地看着躺在床上起不来的魏曦,“需要我抱你起来吗?”

    见穆泽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魏曦气的直瞪他,“你……”

    穆泽眨眨眼,表情特别无辜,“这不能怪我,最后几次是你主动的。”身为一个好老公,老婆的需求自然要满足。

    想到昨晚后半夜他的主动,魏曦的一张脸瞬间烧着了,脸上的神情又害羞又窘迫。

    穆泽把手伸进被子里来到魏曦酸软的腰上轻轻揉捏,“难得你这么主动热情,我自然不会拒绝。”

    见穆泽得了便宜卖乖,魏曦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订婚前,不许你乱来!”

    听到魏曦的话,穆泽微微怔了下,随即点头答应:“好,订婚前我不对你乱来。”

    穆泽忽然这么好说话,魏曦觉得有些奇怪,一双眼狐疑地盯着他,“真的?”

    穆泽表情认真地说:“真的。”

    魏曦满意地点了下头:“那就好。”

    穆泽嘴角扬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隐藏在被子下的手弹了下小魏曦,“我不碰你,你能忍得住吗?”

    小魏曦突然被弹了下,魏曦的身体敏|感地震了下,一双眼顿时变得媚|眼如丝。

    穆泽好笑地看着魏曦,“你这么饥|渴,真的能忍住吗?”

    魏曦双眼不满地瞪着穆泽,咬牙切齿地说:“能!”

    穆泽深深地看了一眼满脸春|意的魏曦,意味深长地一笑:“好,订婚前我保证不碰你。”

    魏曦轻哼一声:“希望你说到做到。”

    “对你的承诺,我还是会遵守。”

    魏曦:“……”他心里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穆泽忽然站起身,挑起嘴角露出一个坏笑,“既然你不要我碰你,那你就自己起来吧,我在楼下等你。”说完转身离开了房间。

    见穆泽就这么抛下他下楼,魏曦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眸,脸上露出一个愤怒的表情。魏曦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当他看到他身体上点点的红印,一张脸又一次地烧红了。

    双脚着地,他刚站起来,双腿一阵酸软,砰地一声他倒在了床上。

    魏曦在心里庆幸,幸好今天不用出门拜年,不然以他这幅模样怎么可能出得了门。

    咬着牙,手扶着酸疼的腰,魏曦一步步走到卫生间。

    楼下,穆泽在餐厅帮忙摆好碗筷。

    魏夫人笑着对穆泽说:“阿泽,初一我们不用出门拜年,初二你跟我们一起出去拜年,去阿曦几个叔叔那边拜年。”

    “好。”

    “明天要出门拜年,你和阿曦要节制点。”魏夫人提醒道。

    听到魏夫人的话,穆泽微微愣了下,随即笑着说:“我明白。”如果换做魏曦,听到魏夫人这么说,估计会羞得一脸通红。但是是穆泽,他的脸皮一直比魏曦的脸皮厚,听到魏夫人这么说也不觉得不好意思,神色非常自然。

    没过一会,魏曦和魏明一起下楼。虽然魏曦极力掩饰,但是他行走间不协调的步伐出卖了他。

    见魏曦走路姿势古怪,魏明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嗖嗖嗖地向穆泽甩眼刀子。

    对大舅子的眼刀子,穆泽选择视而不见,一脸淡定地吃早饭。

    吃完早饭,一家人没有出门,留在家里等人过来拜年。

    魏夫人和魏杨在魏家是大长辈,魏家的小辈们今天都会过来拜年。

    魏家其他人知道穆泽的存在,过来拜年的时候看到穆泽也不觉得奇怪,都很客气地向他打招呼。

    魏曦和魏明是魏家所有孩子的偶像和学习对象。由于魏明脾气古怪,魏家其他孩子虽然敬佩他,但是却不敢靠近他。相反魏曦虽然经常冷着一张脸,但是魏家其他孩子很喜欢和他亲近。

    十几个堂兄弟和堂兄妹一来就围着魏曦转,魏明和穆泽自然被他们无情的忽略了。

    虽然这些人对穆泽很客气,但是并不代表他们接受穆泽。在他们眼里,穆泽完全配不上魏曦。

    魏明端起茶杯优雅地喝了几口红茶,目光幸灾乐祸地看着穆泽,“看来不止我一个不认同你。”魏明嘴上这么说,其实他早就认同了穆泽。只是每次看到魏曦和穆泽亲密无间的互动,他心里就非常嫉妒,所以坚决不承认自己认同了穆泽。

    穆泽丝毫不在意地说:“我不需要你们的认同。”

    魏明就是看不惯穆泽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气的冷哼一声:“哼!”

    魏曦目光揶揄地看着坐在对面的魏明,“看来不止我不受欢迎,魏总你也不受欢迎啊。”

    魏明的表情僵了下,随即一脸无所谓地说:“我没兴趣和那些小鬼头打交道。”

    穆泽身体往后一靠,舒服地靠在椅背上,一双眼玩味地看着魏明,“高处不成寒么?”

    魏明微微挑眉,目光高傲地看着穆泽,“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你不会明白。”

    不和魏明说这些有的没的,穆泽把话题转移到工作上,“你和傅新合作的事情谈的怎么样?”

    提到傅新,魏明的眼神稍微变得些柔和,“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

    “傅新是我的朋友,你是我未来的大舅子,你们合作的事情,我自然要关心下。”

    大舅子这个称呼刺激到魏明了,他冷冷地说:“等你和阿曦结婚了,我会勉强允许你叫我一声‘大哥’,而不是什么大舅子。”虽然知道弟弟是被压得那一个,但是魏明还是不想承认。

    穆泽无所谓地耸耸肩,“没有什么差别。”

    魏明诡异一笑:“当然有差别,你是嫁进我们魏家,自然要随阿曦叫我一声‘大哥’。”

    穆泽笑着纠正:“我不是入赘魏家。”

    “我不介意你入赘魏家。”魏明一脸真诚地说。

    穆泽:“比起入赘,我更喜欢光明正大的迎娶魏曦。”

    魏明的眼眸泛冷,“哼,凭你现在的身家,你有什么资格说迎娶阿曦。”

    “魏总放心,迎娶魏曦那天,我一定会送上丰厚的聘礼。”穆泽一脸自信地说。

    魏明觉得穆泽脸上自信的笑容非常欠扁,“好,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

    “很快魏总就会知道。”

    对于穆泽的能力,魏明还是很欣赏的,也知道穆泽不会屈就如此,日后必有一番大作为。

    “傅新喜欢什么?”

    魏明忽然转移话题,穆泽一时间没有跟上,脸上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什么?”

    “把傅新喜欢的东西全部告诉我。”

    听到这话,穆泽微微眯起眼,若有所思地看着魏明,“魏总问这些做什么?”

    “想要深入了解傅新。”

    “为什么想要深入了解傅新?”

    魏明似笑非笑地说:“我对他很感兴趣。”

    “魏总对傅新哪方面感兴趣?”

    “全部。”

    穆泽微微睁大眼眸,似乎对魏明的话很是吃惊。

    “把你知道关于傅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魏明说的这么清楚,穆泽心里自然明白魏明对傅新抱有什么样的心思。

    “魏总,你知道傅新的家世吗?”

    “知道一些。”

    “港城傅家也是百年世家,很看重规矩。以前听傅新说过,傅家因为宗教信仰关系,家族里禁止同性恋。”

    魏明微微挑了下眉头,这点他不曾听说。不过禁止同性恋又如何,他要定傅新。

    “你觉得我会把这些看在眼里么?我看上的人,必须是我的。”

    “魏总,你做好与傅家为敌的准备了吗?”

    魏明一脸不在乎地说:“傅家如果不放人,那我只好去抢。”就算与傅家为敌,他也要得到傅新。

    穆泽朝魏明露出一个赞赏的眼神,“既然这样,那我就把我知道的告诉你。”如果换做是他,他看中的人,他也会不折一切手段得到,这点他和魏明一样。

    这边,穆泽和魏明在聊傅新的事情。那边,那群堂兄弟们正在和魏曦聊穆泽的事情。

    魏晋看向坐在院子里和魏明聊天的穆泽,疑惑地问魏曦,“二哥,你真的要和那个穆泽订婚?”他特意找人调查过穆泽,实在是看不出来这个穆泽哪里好。不管是家世,还是他这个人,没有一点能配得上二哥。

    魏曦看了眼窗外的穆泽,脸上顿时露出一个暖意的表情,“恩。”

    魏林一脸不解地问:“二哥,他哪里好?”

    魏越点头赞同,“他一点都配不上你。”

    魏曦目光温柔地看向窗外的穆泽,“他很好。”

    听魏曦这么说,魏晋他们几个心里在不认同,也无法说什么。

    “二哥,我们怕你吃亏。”这桩婚事,二哥太吃亏了。大伯母怎么想的,怎么会让二哥和这么差的人订婚。

    听到几个堂弟的话,魏曦不禁失笑:“我没有吃亏。”他不仅没有吃亏,还觉得自己赚了。从第一见到穆泽起,他就一直想和穆泽在一起。可惜,他一直不敢冒然靠近穆泽,白白浪费了这么多时光。如今,他很庆幸老天爷再次把穆泽送到他身边,让他可以和穆泽相守一生。

    魏晋几个人交换了下眼神,决定私下试探穆泽,他们要看看穆泽到底哪里让他们二哥这么喜欢。

    中午吃饭的时候,魏晋他们几个人一直不停地问穆泽一些刁钻的问题,穆泽很有耐心地一一回答他们。

    一番交锋下来,魏晋他们几个觉得穆泽还是有点本事的,他们几个故意为难他问他一些刁钻的问题,他都轻轻松松回答了。

    吃完午饭,魏晋他们几个拿了压岁钱就离开了,他们还要去其他伯父和叔叔家拜年。临走的时候,他们几个还邀请穆泽下次一起出去吃饭。

    待魏晋他们离开后,魏夫人给穆泽他们三个也发了压岁钱。

    收到压岁钱,穆泽一脸惊讶,“我们这么大的人也有压岁钱么?”

    魏夫人笑的一脸和蔼,“你们再大,在我们心里永远都是孩子。”

    魏杨笑着说:“这是我们家的规矩,给你你就收着。”

    穆泽笑了笑:“谢谢伯父伯母。”

    魏明打开红包看到里面和以往一样只有五千块,有些嫌弃地说:“妈,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公司员工的工资每年都在涨,我们的压岁钱你是不是也该涨一点?”

    魏夫人没好气瞪了一眼大儿子,“你想要多少?”

    “比起现金,我更喜欢支票,明年过年你就给我开一张五千万的支票吧。”

    魏夫人被大儿子的话气笑了,“给你多少你就收着,哪来那么多废话。”

    “我也是随口说说,这点压岁钱我还不看在眼里。”他一个小时赚的钱差不多也就五千万,不差这点压岁钱。

    魏夫人像赶苍蝇一样赶大儿子,“你明年过年要是带儿媳妇回来给我拜年,别说五千万,五亿我都给你。”

    “我的媳妇可不止五亿。”傅新的身家可不止五亿。

    一旁的穆泽一脸深意地笑了下,“的确是不止五亿。”傅家的财产可不止五亿。

    魏夫人听到这话,眼前顿时一亮,目光灼灼地看着穆泽,“阿泽,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是不是阿明在外面有女朋友?”

    魏曦同样好奇地看着穆泽和魏明,“我怎么不知道。”

    魏明警告地瞪了一眼穆泽,示意他不要乱说。

    穆泽装傻,“我什么都不知道。”

    魏夫人看向大儿子,一脸八卦地问:“阿明,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没有,不过我会在半年内带一个回来给你认识。”

    见大儿子不愿意说,魏夫人也不勉强,“行,妈等你的好消息。”

    穆泽:“伯父伯母,我想和魏曦去灵山给我妈和外公拜年。”

    魏夫人:“我们一起去。”

    魏杨:“这段时间忙,也没有去祭拜老爷子。趁今天,我们大家一起去给他老人家拜年。”

    穆泽连忙摆手:“不用这么麻烦,我和魏曦去祭拜就好。”

    魏夫人以为穆泽不想有他们几个电灯泡,于是很善解人意地说:“那好,你们先去祭拜,过两天我和你伯父再去祭拜。”

    “那我们先走了。”

    “别忘了多带东西过去。”

    “知道了。”

    穆泽和魏曦准备好祭拜的东西,就开车去灵山祭拜穆玲和穆老爷子。

    大年初一来祭拜先人的人很多,灵山山脚下停了很多车。

    穆泽和魏曦各自手里拿着花和祭拜的物品走到灵山墓场,来到穆玲和穆老爷子坟前。

    两人先向穆老爷子敬酒,然后送上花和祭品。

    两人手牵手跪在墓碑前,告诉穆玲和穆老爷子他们即将订婚的事情。

    没过一会,钱赫和陈律过来祭拜穆玲和穆老爷子。

    祭拜完穆玲和穆老爷子,四人一起下山。

    钱赫和陈律问了一些关于穆泽和魏曦订婚的事情,问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魏曦:“家里都安排好了,暂时不需要帮忙。”

    钱赫问:“订婚需要伴郎吗?”

    穆泽抬手拍了下钱赫的脑袋瓜子,“订婚不需要伴郎。”

    “哦,那等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再做伴郎。”

    “这个可以有。”

    “对了,订婚前你们有什么安排?”

    “出去拜年。”

    “对了,你们找个时间去我家,我家老妈子天天念叨你和魏曦,说让你们有时间去我家吃个饭。”钱赫的父母对穆泽的也很关心,经常让钱赫多多帮助穆泽。

    陈律插嘴说:“我爸妈也是,有时间你们也去一趟我家。”

    穆泽想了想说:“订婚后,我们抽个时间去你们家。”

    “行,回头我跟我家老妈子说。”

    四人说了一会就分开了,各自回各自的家。

    在回家的路上,穆泽接到傅新的电话,傅新邀请他们正月间去一趟港城,他想在港城招待他们。

    “傅新,初八别忘了过来参加我和魏曦的订婚典礼。”

    傅新在电话无声的苦笑:“放心,我一定会去参加的。”即使他心里再不甘,这一世他还是错过了阿泽。如果他重生早点,或许不会错过阿泽,但是命运就是这么弄人,让他又一次地错过了阿泽。

    “行,到了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好,我还有事先挂了。”

    “好。”

    挂上电话,傅新的脸上露出一个悲凉的神情。年前阿泽出事,他看到魏曦对阿泽的深情,也发现魏曦并没有和他一样重生。上一世错过阿泽,让他悔恨终身。这一世再次错过阿泽,他心里虽然不甘,但是并不悔恨。因为这一世阿泽活的好好的,还有魏曦守护在他身边。他相信魏曦会给阿泽幸福,只要阿泽幸福,那他就满足了。

    叮铃叮铃叮铃……手中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是魏明,傅新顿时头疼地皱起眉头,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还是接了魏明的电话。

    魏明每天都会打一个电话给傅新,和他说一些无关精要的事情刷刷存在感。

    大年初二,穆泽和魏曦一家人出去拜年。魏老爷子和魏老夫人几年前过世了,魏家本家就只有几个堂亲老人。

    魏家其他人都知道穆泽和魏曦的关系,穆泽过来拜年也不觉得有什么,很客气的招待他。

    魏家老一辈的人不多,年轻一辈的人很多。初二这一天都回来拜年,人数非常多,穆泽一直被魏曦拉着去认人。一天下来,穆泽虽然被拉着认了很多人,但是没有记住几个,就记住一些和魏曦他们比较亲近和重要的人。

    和魏家庞大的家族相比,穆家就显得太过冷清。穆老爷子是独子,没有兄弟姐妹,堂亲和表亲也不是很多,而且大多数都和穆老爷子不亲,几乎不怎么走动。穆老夫人是个孤儿,没有一个亲人,更不需要去拜年。

    初八前几天,穆泽就跟着魏曦他们四处拜年,收货不少见面礼。魏家财大气粗,各个出手不凡。

    订婚前两天,魏夫人就不让穆泽和魏曦出去拜年,让他们留在家里好好准备订婚的事情。

    穆泽说到做到,订婚前他一直没有碰魏曦,连一根手指都没有碰,非常的信守承诺。

    晚上睡觉的时候,穆泽和魏曦分开睡,各自睡各自的被子。

    晚上睡觉,身边没有穆泽,魏曦很不习惯,但是他开不了口让穆泽和他睡在一起,因为是他要求穆泽不许碰他。

    洗完澡,穆泽钻进自己的被窝,笑着对魏曦说:“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

    “你……”是他不让他在订婚前碰他,可是没有要求他做到这种地步。

    穆泽手撑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魏曦,“我怎么了?”

    知道穆泽是故意,魏曦气愤地瞪了他一眼,“没什么。”

    穆泽忍着笑说:“既然没事,那我先睡了,晚安。”

    魏曦:“……”魏曦忽然有一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像是没有感受到魏曦不满的眼神,穆泽装作若无其事地睡觉。

    过了一会儿,见穆泽睡着了,魏曦在心里犹豫挣扎了下,悄悄地移到穆泽的身旁,偷偷地溜进穆泽的被子里,轻手轻脚地靠在穆泽的怀里。

    穆泽并没有睡着,他在赌魏曦能忍耐几天,结果忍了三天就忍不住了。

    魏曦抬头看了眼穆泽,见穆泽没有惊醒,在心里悄悄地松了口气。这三天,穆泽与他保持距离,一点都不碰他,让他很不习惯,总觉得心里空落落。明明就在眼前,却不能触碰的感觉真的很糟糕。他想念他的体温,想念他的气息,想念他的吻……他想和他亲密。

    穆泽戏谑的声音在魏曦的头顶响起,“魏曦,你犯规了。”

    听到穆泽的话,魏曦心里咯噔了下,心里涌起一股做贼被抓的心虚感。

    “你这是做什么?”

    魏曦抬起头,目光凶狠地瞪着穆泽,“我没有犯规。”

    穆泽饶有兴趣地看着魏曦,“偷偷跑进我的被窝里,还说没有犯规?”

    魏曦微微红了脸,眼神有些闪躲,心虚地为自己辩解:“我不让你碰我,并没有说我不能碰你。”

    “我记得你好像说你会忍住不碰我,难道是我记错了?”

    “你记错了。”魏曦十分肯定地说。

    穆泽伸手捏起魏曦的下巴,戏谑地笑道:“我遵守了诺言,你却没有。魏医生,做人不能食言。”

    魏曦自暴自弃地把脸深埋在穆泽的怀里,有些委屈地抱怨道:“你太过分了。”

    “我怎么过分了,是你不让我碰你的,我做到了?”穆泽的语气十分无辜。

    魏曦忽然坐起身把穆泽压在身下,目光凶狠地看着穆泽,“现在我碰你了,你有意见?”

    穆泽嘴角扬起一抹坏笑,伸手在魏曦身上敏|感的部位捏了下,感受到魏曦的身体颤抖了下,他笑的十分兴味,“魏医生,我没有任何意见。”

    明知道穆泽故意逗他,他还是傻傻地跳进穆泽设计好的陷阱,每次都被他耍的团团转。魏曦很是气愤,低下身张嘴狠狠地咬住穆泽的唇。

    穆泽抬手拍了拍魏曦的后背,用哄三岁小孩的语气说:“乖,后天我们就要订婚了不能乱来,乖乖去睡觉。”

    魏曦气的瞪圆了双眼,“你……”

    穆泽故意无视魏曦欲|求|不|满的神色,继续哄他:“乖乖听话。”

    魏曦气的直接扒了穆泽的衣服,直接用行动表示他的愤怒。

    “魏医生,你这是做什么?”

    魏曦非常有气势地说:“干|你!”

    穆泽微微眯起眼,双眼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你确定?”

    魏曦沉着脸说:“确定。”

    穆泽一个翻身把魏曦压在身下,“魏医生,看来必须给你一个惩罚。”语气里充满危险。

    【因为河蟹,此处省略几千字,惩罚的内容请自行想象……】

    一晚上,魏曦被甜蜜的惩罚弄得几乎崩溃,无论他怎么哭着求饶,穆泽就是不做到最后一步让他得到满足。后来,他不停地哭着求穆泽干|他,穆泽才让他得到满足。

    两人折腾到凌晨三四点才睡觉,第二天早上自然起不来,直到中午才醒。

    见两人又乱来,魏夫人强制地让两人分开睡。对魏夫人的安排,穆泽没有任何意见,乖乖和魏曦分房睡,直到订婚那天。

    正月初八这一天是穆泽和魏曦订婚的日子,一大早魏家就开始忙碌了起来。穆泽和魏曦的订婚典礼没有在酒店举行,就在魏家的别墅举行。两人的订婚典礼,魏夫人他们没有邀请太多人,只是邀请了一些比较亲近的亲朋好友参加。

    一大早,穆泽和魏曦就起来了。穆泽张开手,任由魏曦帮他换上黑色的西装。

    魏曦站在穆泽身前,低着头认真地扣上穆泽西服上的纽扣。

    今天是他们的订婚典礼,魏曦想亲自给穆泽换上订婚的礼服。

    扣完所有纽扣,魏曦帮穆泽系领带。

    领带是红色条纹的领带,红色代表着喜事。今天是他们的订婚典礼,是他们的喜事。

    见魏曦表情专注地为他系领带,穆泽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低下头在魏曦的额头吻了下。

    魏曦抬起头看向穆泽,看着眼前英俊逼人的脸庞,他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他们真的要订婚了吗?

    见魏曦表情有些恍惚,穆泽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穆泽,我们真的要订婚了吗?”他莫名地有一种在做梦的错觉。

    穆泽屈指弹了下魏曦的额头,“睡糊涂了?”

    感觉到一阵疼痛,魏曦知道他不是在做梦,脸上不觉地露出一个傻笑,“没有,只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穆泽挑起一边眉头,“不真实?”

    魏曦摇摇头把脑子里莫名其妙地想法甩出去,笑着对穆泽说:“穆泽,你今天很帅!”

    看到魏曦眼底的痴迷,穆泽饱含深意地一笑:“再帅也是你的人。”

    听穆泽这么说,魏曦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甜蜜的笑:“对,你是我的人,生生世世都是我的人。”

    穆泽张嘴轻咬了下魏曦的鼻尖,“老婆,你今天也很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