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父母资格证[星际] > 第19章 潜意识
    “你觉得自己一辈子也不会把套膜取下来,是因为你的病情吗?”乔忘川语气柔和地问苏郁檀。

    苏郁檀点点头:“基本上……是的。”

    “我对这个病不太了解。但网上的资料说,它对人的影响很大,常常会让人在关键时刻,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选择。这是为什么?”

    “因为‘潜意识是老板’啊!”

    “什么意思?”

    “这是一句心理学谚语。意思是说:人在面临选择的时候,真正做决定的不是你的意识,而是你的潜意识。”

    乔忘川看着她,等着她说下去。

    苏郁檀就给他解释:“在面临选择时,我们的意识,只根据记忆、经验、知识和采集到的信息等,分析不同选择可能会导致的结果。这就像是一个公司里的员工,在对一个项目做可行性报告。”

    乔忘川轻轻一点头,明白了:“然后潜意识再根据这份‘可行性报告’做出选择,就像是一个公司里的老板?”

    “没错。潜意识会根据自身倾向和意识的分析结果,做出选择。”

    “潜意识的‘自身倾向’又是什么?”乔忘川很有求知欲地继续问,语气却很平淡。

    “简单地说,就是它在‘追求所渴望的’与‘逃避所排斥的’这两种选择之间,更倾向于哪一种。”

    “就像是一个公司里,老板是倾向于追求利润,还是倾向于规避风险?”

    “没错。人的潜意识中,会有很多精神源动力。但总体来说,都可以归入这两个大类:追求所渴望的、逃避所排斥的。”

    “能不能举个例子?”乔忘川说,“这有点抽象。”

    苏郁檀就开始举例:“比如说:一件对自己没用的商品,买不买?买,是为了追求购物的快感;不买,是为了逃避对金钱的浪费。实际上做出哪一种选择,只看你的潜意识,是更渴望购物快感,还是更排斥浪费金钱。

    “再比如说:你之前拒绝让我探望小鸽子,就是为了逃避麻烦,逃避我对小鸽子可能造成的伤害,渴望给小鸽子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

    乔忘川笑起来:“那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又是在渴望什么?逃避什么?”

    苏郁檀说:“你所渴望和逃避的,并没有改变。改变了的,是你的意识所提交的‘可行性报告’。

    “现在这份‘新报告’,降低了我伤害小鸽子的风险指数,提升了同意让我探望小鸽子的收益指数。当然了,这个‘收益’,不是指金钱,而是指对于小鸽子成长的益处。

    “总体来说,不管你之前拒绝我,还是现在改变主意,都是出于对小鸽子的关心和爱。除非这中间还有什么隐匿的原因。”

    乔忘川想了想,总结说:“没有什么隐匿的原因。你分析得很准确。”

    然后,他举一反三地:“潜意识创伤综合症对人的影响之所以大,是不是因为,它会让潜意识这个‘老板’,变得不正常?”

    “是的。这种病,会扭曲、异化、颠倒潜意识里的精神源动力,让人渴望不该渴望的,排斥不该排斥的,让渴望和排斥的方向和力量都异于常人。”

    见乔忘川有点疑惑的样子,苏郁檀决定再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听说过‘香蕉恐惧症’吗?”

    乔忘川摇头。他对心理和精神领域,了解得很少。

    “会有人怕香蕉?”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苏郁檀说:“这是心理学史上的一个经典病例。

    “一千多年前,一位弗兰女士在七岁时,被哥哥恶作剧。他哥哥将香蕉藏在她被窝里,把她吓坏了。从此,弗兰女士看到香蕉和类似香蕉外形的物体,都会产生强烈的恐惧感。”

    乔忘川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呆愕神情。

    苏郁檀接着说:“那一次惊吓,在弗兰的潜意识里刻下了一道伤痕,这就是潜意识创伤。这道镌刻在潜意识里的伤痕,异化了她的一部分精神源动力,让她的潜意识对香蕉产生了错误的排斥。

    “当排斥强大到一定程度时,就是恐惧。

    “只要这种异化不消失,她的潜意识就会一直强烈排斥香蕉,她对香蕉的恐惧就不会消失。哪怕她的意识一千遍、一万遍地说:‘香蕉不危险’‘香蕉无害’,也完全不起作用。”

    “想不到一根香蕉、一次恶作剧,就能导致这样严重的后果。潜意识比我想象的更容易受伤。”

    苏郁檀轻叹一声:“所以很多人都有潜意识创伤综合症。”

    “很多吗?”

    “很多。但其中大约67%是一级的,对人的影响不大;23%是二级的;6%是三级的……总之,病情越严重,病例就越少,而且减少的幅度非常明显。”

    “受创伤越重,病得越重?”乔忘川看着苏郁檀,略微小心地问。

    “是。不过同样的伤害,对不同的人造成的实际创伤,是截然不同的。这跟受害者年龄有关,也跟潜意识里的很多因素有关,说起来话就长了。”

    “那我们说点别的。”乔忘川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微笑着问她,“你知道我为什么去捐生殖细胞吗?”

    “为什么?”

    “我也是十八岁那年捐的。那时候,我打算去做一件十分危险也无法预料结果的事。我怕自己回不来,就去捐了一次。”

    苏郁檀点点头:“这是很正常的心态。”

    她没有问他去做了什么事。

    他没有直接说“我要去做XX事”,本就是不想说的意思。

    果然,乔忘川直接把话题转到了另一个方向:“其实,我捐的细胞能匹配成功,我挺惊讶的。”

    苏郁檀微微一愣,忍不住笑起来:“因为你提的配对条件非常苛刻?”

    生殖细胞的捐赠和配对,是一个双向或三向选择的过程。

    捐献者可以提“配对条件”和“收养人条件”,以保证自己捐献的生殖细胞,不会与质量低下的异性生殖细胞配对;保证自己的血脉后裔,不会落在不够格的收养人手中。

    乔忘川放下咖啡杯,屈起手指开始数:“第一,配对的卵子提供者,精神域度至少要达到25%。”

    正在喝咖啡的苏郁檀,险些将嘴里的咖啡喷出来:“真巧!我提出的配对条件,也是精神域度达到25%。”

    精神域度超过20%的人,就已是凤毛麟角。

    精神域度25%这个条件,是非常非常苛刻的,他们竟然配上了!

    “那我们还真是有默契。”乔忘川脸上漾起了一抹纯粹的笑意,又屈起了第二根手指,“第二个配对条件:卵子提供者的主天赋评价必须达到A+级。当然,天赋类型不限。”

    苏郁檀忍不住挑了挑眉,心里觉得有些好笑:“我们的确很有默契。我也提了相同的条件。”

    “你的主天赋是什么?”他问她。

    “绘画。你呢?”

    “科学研究。”乔忘川面色有些古怪地说,“讲究天马行空的艺术天赋,与讲究严谨细致的科研天赋搭配起来,会生出一个什么样的孩子?”

    苏郁檀笑:“以后就慢慢知道了。你的第三个配对条件是什么?”

    乔忘川屈起了第三根手指:“第三个配对条件:基因健康度100%。”

    苏郁檀揉了揉额头:“又是相同的条件。如果这是考试,老师大约会怀疑我们作弊吧?”

    基因健康度100%也是不太容易达成的指标。

    因为很多人的基因里,都会携带一些隐性遗传的致病基因,尤其是在基因变异症高发的31世纪。

    乔忘川放下了手,有些感兴趣地看着她:“那你对收养者有什么要求?”

    苏郁檀轻咳一声,也放下咖啡杯,开始掰手指:“第一,有稳定的工作和收入,且最近五年的年收入不低于50万;第二,没有任何精神疾病病史;第三,人际关系依恋类型必须是安全型,且回避亲密和忧虑被弃的指数不能超过1%。”

    人际关系依恋类型是安全型的人,是心态最健康、最容易获得幸福的一群人。

    当然了,回避亲密和忧虑被弃的指数低于50%,就可以归类到安全型;这两项指数低于1%,就比较少见了。

    乔忘川笑着说:“我对收养者最近五年的年收入要求是:不低于100万。第二点是:本人及直系血亲、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没有犯罪记录。我没有精神健康方面的要求,主要是没想到那里去。”

    苏郁檀也觉得好笑:“幸好我们填写的配对条件和收养条件,只有生殖服务中心的人工智能知道,配对过程也只有人工智能参与。

    “否则的话,那些工作人员一定会认为:我们不是去捐献的,而是去捣乱的。”

    ————————

    与乔忘川道别后,苏郁檀坐飞碟回家。

    路上,她联系了艾薇儿。

    艾薇儿已经完成了工作交接,去看过了阿诺。

    现在,阿诺正由爸爸抱着,爷爷奶奶和曾爷爷曾奶奶陪着,一起逛商场买鞋子。艾薇儿需要时间冷静,就自己回家了。

    挂断电话之后,苏郁檀看到工作群有信息提示,就点开看了看。

    顶头上司唐恩在工作群里,通报了她今天发现并救了一个被藏匿五年之久的失踪儿童之事,公开表扬了她的工作能力和工作业绩。

    同组的其他社工,一条条信息跟着发出来,都是对她表示恭喜和欢迎的。

    苏郁檀在群里回复了信息,谦虚地表示自己只是碰巧遇到了。如果前辈们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也一样会救了那个孩子。

    正跟同事们聊天,陈若水又打视频电话给她:“阿檀,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苏郁檀冷静地问:“什么事?”

    陈若水心虚又傻气地说:“我把你的联系方式,给那个丹凤眼帅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