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他来时有曙光 > 第4章
    蒋川皱眉,沉声问:“人呢?”

    吕安说:“刚在街上偶然看见的,身边跟着个女人,他也看见我们了,不过没跟上来,估计早就摸清我们的地儿了。”

    走在前面的秦棠忽然停下脚步,指着一家店:“我们在这里吃吧。”

    贾三灌汤包子馆。

    蒋川插着兜,睨了她一眼:“早上也吃的包子,你确定?”

    秦棠说:“我就爱吃包子。”

    蒋川没话说了,手插进兜里走在前面,“行,吃包子。”

    她点了凉皮和八宝粥,没有点包子,把菜单堆过去给吕安,“你们点吧。”

    刚才在店门口看见服务员端着凉皮给客人上菜了,她就爱吃陕西的凉皮。

    蒋川看了她一眼,扯了下嘴角,没戳穿。

    几个男人食量都很大,尤其是蒋川,东西摆了满桌,吃得也快,偶尔交流几句,小城说话口音比较重,有时候干脆说方言,倒是蒋川和吕安普通话说得很好。

    不过,陕西话不难懂,秦棠基本能听明白。

    小城说:“哥,晚上我能不能不回去?”

    蒋川问:“干嘛去?”

    小城嘿嘿笑:“我出去玩玩……明天一早就回去!”

    吕安啧了声,笑着没说话。

    蒋川也没说话,小城以为他答应了,高兴地闷头吃东西。

    蒋川很快吃完,叫人来结账。

    出了店门,小城摆摆手就要走,被蒋川从后面拎住衣领往回拽,“回去。”

    小城想反抗,蒋川冷眼一瞥,后者就焉了。

    吕安拍拍小城的肩,看着秦棠说:“秦小姐还需要买什么别的,或者想吃什么吗?时间还早,我们可以逛逛。”

    秦棠看向四周的小店,说:“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买点东西。”

    她走进一家小店,买了点干果和蜜饯。

    她买东西一向快,从店里出来,在门口跟个男人撞到一块儿,胸前的相机被挤压,撞得她胸口一疼,秦棠狠狠皱眉,低头检查相机,那男人很快道歉:“抱歉啊,撞到你了。”

    他语气散漫,甚至带点儿戏谑,毫不真诚。

    秦棠抬头,那男人眉骨处有条疤,看着凶相,他身边还站着个满身香水味的女人。

    秦棠冷冷看了他几秒,侧身离开。

    蒋川从旁边冲上来,单手把人拽到身后,按住,高大的身体挡在前面。

    秦棠愣了下,开始挣扎:“哎——你干嘛!”

    “行了,别乱跑。”他没看她,盯着店里。

    几秒后,松了手。

    他说:“你要想逛改天我陪你逛个够,今天先回去。”

    秦棠低头看了眼自己被攥红的手腕,冷着脸瞪他,走在前面。

    吕安也朝店里看了眼,蒋川没再理会,往前走。

    吕安低声说:“你也太粗暴了,对姑娘家少用两分劲儿。”

    蒋川说:“我也就用了两分劲儿。”

    谁知道她那么娇。

    车停在院子里,秦棠拉开车门下车,阿绮一听见声音就跑了出来,欢喜地喊:“蒋哥你们回来啦!吃饭没?”

    吕安说:“吃过了。”

    阿绮哦了声,站在跟前笑。

    秦棠看见桂嫂在客厅里看电视,她走进去,把蜜饯和干果递给她:“桂嫂,这个给你,喝完中药可以吃两颗解苦。”

    桂嫂愣住,大概是太意外了,说话都结巴了:“谢、谢谢你啊……”

    秦棠抿嘴笑笑,“不客气,你做的饭菜和包子很好吃。”

    门外的一群人,除蒋川外,齐刷刷看向彼此:“……”

    大概都没想到秦棠这么体贴有礼。

    吕安和小城更没想到那蜜饯和干果是买给桂嫂的。

    蒋川盯着她纤细的背影看了阵,转身上楼。

    秦棠在楼下坐了一会儿也上楼了。

    蒋川正靠在走廊上,手里夹着根烟,他撇头,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她。

    秦棠目不斜视,侧身开门。

    “抓疼你了?”

    “……”

    蒋川眉梢微挑,转身背靠着护栏,说:“还挺记仇。”

    秦棠没觉得自己记仇,莫名其妙被他用力拽了一把,很奇怪。

    她也不觉得蒋川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这边是郊区,高楼少,月亮高高挂着,晒下一层柔光。

    安静得像个小镇。

    楼下是阿绮跟小城拌嘴的声音。

    秦棠转头看他,直接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把东西送出去?”

    蒋川把烟从嘴里拿下来,说:“要等两天。”

    秦棠说:“好,我跟你们跑一站。”

    蒋川看着她:“随你。”

    她正要进去,又听见他说了句,“这两天别乱跑。”

    ……

    第二天早上,秦棠下楼只看见阿绮一个人,就问了句:“就你一个人?”

    阿绮笑了笑:“是啊,蒋哥他们办事去了,中午就回来。”

    秦棠忽然想起什么,又问:“他们平时不工作?”

    阿绮瞪大眼睛,头摇得很快,急急地辩解:“怎么可能不工作,我们很缺钱的,蒋哥和吕哥有个运输公司的,就是这几天有事他们没去工作,不过有人管着,不太耽误。”

    秦棠想了想,大概耽误他们工作的,是她。

    阿绮又说:“我们都工作的,桂嫂卖早餐,我就管义站,我还会记账。”

    昨晚秦棠给桂嫂买干果蜜饯,阿绮对她的好感上升了许多。

    秦棠看着她,嘴角弯起:“嗯,你挺能干的。”

    阿绮低下头,“就是没有念过大学,要是念了大学我肯定更能干。”

    秦棠问:“为什么没上大学?”

    阿绮还低着头,声音有些难过,“家里没那么多钱,要供两个弟弟上学,我妈说姑娘家不用上那么多学,把钱省下来给弟弟们。”

    秦棠抿了下唇,问:“你今年几岁?”

    阿绮:“二十一了。”

    秦棠看她一眼,问:“还想念大学吗?”

    阿绮愣了下,慢慢摇头:“前两年还想,现在没那么想了,就是平时看见有大学生来这里做义工很羡慕他们。”

    秦棠又问:“那你在这里有工资吗?”

    阿绮一脸灿笑:“有啊,蒋哥每个月都给我钱的。”

    秦棠笑笑。

    过了一会儿,瞥见桌上又把车钥匙,院子里那辆红色吉普停在大树下。

    秦棠问:“这个车能借给我开吗?我出去一会儿。”

    阿绮想了想,“你开吧,回头我给蒋哥说。”

    ……

    傍晚,蒋川跟吕安回来了,在楼下没见着秦棠,朝楼上看了眼,房门紧闭。

    那辆红色吉普不在了。

    蒋川问:“她人呢?”

    阿绮说:“秦棠姐说她开车出去逛逛,晚饭会回来吃。”

    蒋川抬手看了眼腕表,七点。

    吕安看这情况,摸出手机,说:“我给她打个电话。”

    半响,他放下手机,面色微变:“关机。”

    蒋川皱眉,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我去找找。”

    发动引擎,油门一轰,很快就开出院子。

    阿绮追在后面,“要吃饭了呐!”

    吕安一脚踹在树干上:“操!还吃个屁饭!要是她真出了什么问题,咱们吃不了兜着走。”

    阿绮也有些慌了:“为什么啊?”

    小城说:“她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要是出事了,她家里人不得找我们要人吗?”

    阿绮低下头,懊恼极了:“早知道我就不把车钥匙给她了。”

    一路上蒋川试着拨打秦棠的电话,还是关机。

    一拳捶在方向盘上,脸色阴沉。

    赵乾和刚出狱,肯定会找他麻烦,要是找上秦棠……

    目光正视前方,忽然瞥见路边停着辆红色吉普,那女人站在路边,盯着那辆车看。

    蒋川迅速打转方向盘,把车停在红色吉普屁股后面。

    拉开车门,用力甩上。

    昏暗中,挺拔健硕的身形快步走到她面前。

    秦棠也看见他了,转头盯着他,语气有几分埋怨:“你的车,抛锚了。”

    这破车,今天熄火好几次,刚刚她怎么都启动不了。

    蒋川气笑了:“合着我的车还欺负你了?”

    秦棠:“……”

    蒋川拉开车门坐进去,钥匙还没拔,他试着启动了一下,确实不行了。

    又绕到车头掀开车盖,用手机电筒照着,不知道动了什么东西。

    几分钟后,又绕回车旁,站在车门外伸手转动车钥匙,启动了。

    秦棠:“……”

    蒋川散漫地盯着她勾起嘴角,在黑夜中有几分邪气,“行了,屁大点儿事。”

    他搓搓手,转身向后,“回去吧。”

    秦棠看着他上了车,低声说了句:“会修车了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