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惑国妖后 > 第4章 将军你好帅(4)
    偏院里的这两位,一直都是逆来顺受的,以往从来不知反抗,便是今天……

    今天这个二小姐,不也是在水里泡了许久,才敢上岸的?

    虽然辛凰跟平阳郡主说了辛心力气似乎很大的事情,但平阳郡主没当一回事,只以为是自己女儿身边的丫鬟婆子太没用。

    没有亲眼所见,只听辛凰的诉说,平阳郡主和她身边的人都觉得祝锦靠的,也不过就是被逼到绝境之后的一股狠劲。

    至于丫鬟被竹竿打下水……要是有竹竿朝着她们打过来,哪怕这竹竿是握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鬟手里的,她们受惊之下,指不定也会失足落水。

    因着这个,平阳郡主并不把祝锦当回事,直接就让李嬷嬷过来了。

    今儿个祝锦要是乖乖把汤药喝了,那最好。祝锦不喝,或者闹点什么出来,那她正好有理由罚祝锦。

    总之最后倒霉的只能是祝锦,不会是她这个嫡母。

    平阳郡主的心思,李嬷嬷清楚的很,所以她面对祝锦的时候有恃无恐,甚至都没掩饰自己对祝锦的恶意,只是……祝锦的做法,实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李嬷嬷现在已经后悔万分。

    她被祝锦捏住下巴强迫着张开嘴巴喝药,这会儿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呜呜”叫着,然后尽力不去吞咽那碗驱寒汤。

    但就算这样,总还是有汤汤水水进了她的嘴巴,又进了她的喉咙的。

    这驱寒汤里的药,是她亲自下的,并不是什么要人命的毒药,却会让人浑身发痒,长满红疹子……喝了这药之后,受一回罪是怎么都免不了的。

    李嬷嬷的眼里满是愤怒,想要踢打祝锦,然而祝锦的手一用力,她便不敢动了。

    这人的力气太大了,这……这……她要是反抗,会被掐死的吧?

    李嬷嬷惊恐万分,不敢挣扎,李嬷嬷带来的人,这时候却总算回过神来,连忙朝着祝锦围过去,想要制止祝锦。

    “心儿!”林氏见状,被吓得脸色煞白,祝锦却是冷笑一声,抬脚就踹。

    要是没人来惹她,她是不会去惹别人的,偏偏就有人要来惹她……

    没办法,她只能打人了。

    祝锦叹了口气。

    被祝锦踹了的丫鬟倒飞出去。

    祝锦收回脚,又把手上的汤碗砸向另一个丫鬟,直接砸在对方脑门上把人砸晕过去,接着又一拳打翻了一个婆子。

    最后,祝锦把李嬷嬷给拎了起来,扔了出去。

    解决掉三个人之后,今天折腾了大半天的祝锦也有些累了,而这个时候,已经没人敢对她动手。

    祝锦双手插腰,冷冷地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

    那些丫鬟婆子对上祝锦的目光,全都一个哆嗦,然后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偏院,都没顾上那些倒在地上的人。

    祝锦没办法,只好像扔李嬷嬷一样,把几个倒在偏院里的人扔了出去,顺便把她们身上看的过眼的首饰也捋了下来。

    等等……她怎么做得这么顺手?

    莫非……

    她是那种打家劫舍……不不,劫富济贫的武林高手?

    祝锦把金镯子塞进自己怀里,站在了偏院门口处。

    这时候,林氏拖着一个小条凳,都已经傻眼了。

    她的女儿,她的女儿……

    “神仙保佑……佛祖保佑……”林氏的眼里闪着泪光,念起佛来,而这个时候,这边的动静,已经引来了府里其他人的关注。

    辛远送走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的赵小侯爷之后,就怒气冲冲地回了后院,想要训斥一下祝锦,结果……他看到了什么?

    林氏住的偏院外面,他妻子身边的下人摔了一地,而他的次女,正掐着腰站在偏院门口。

    她的身形很瘦小,衣服很旧,头发乱糟糟都没理顺,偏偏就有一股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辛远呆了一呆,然后就愤怒地问道。

    “老爷,老爷救命啊!”李嬷嬷哭喊起来:“二小姐落了水,郡主就让我来给二小姐送驱寒汤,二小姐不喝就算了,竟然还把我们打了!”

    满脸药汁的李嬷嬷一边哭,一边往辛远身后爬,又偷偷看了一眼祝锦。

    祝锦顺势瞪了她一眼。

    那眼神冷厉的很,李嬷嬷想到之前的种种,心里升起一股恐惧来,这时候一不做二不休,又道:“老爷,二小姐突然变得力气惊人,说不定是招惹了什么妖物,老爷……”

    李嬷嬷的话没说完,祝锦就捡起地上这李嬷嬷刚才用来端药的托盘,然后朝着李嬷嬷砸了过去。

    敢说她是妖物……不想活了啊?!

    李嬷嬷已经爬到了辛远身边,祝锦这一砸,险些把辛远给砸了。

    辛远往旁边躲了躲,随即勃然大怒:“混账东西!”

    祝锦看到了辛远,却没行礼也不说话。

    她正在思考现在应该怎么办。她以前的记忆全没了,辛心的记忆,又没办法告诉她现在该做什么……

    幸好她还有一把子力气。

    “不孝女!”辛远怒道,“你娘好心给你准备驱寒汤,你竟然出手打人!”其实李嬷嬷说辛心招惹了妖物的话,辛远也听进去了,但这,他是不会拿来说的。

    辛家出现了妖物,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在辛凰就要嫁入皇家的档口,他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

    “你去给你娘请罪,今日之事,我就既往不咎,如若不然……”辛远面带威胁地看了一眼林氏,他不知道这辛心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很清楚今天这事不能闹大,最好快点把事情解决了。

    辛远用林氏来威胁祝锦,这事做的很聪明,祝锦确实是不能让林氏出事的。

    不说原主的愿望里,就有一条是带着林氏离开辛家,便是之前的相处……哪怕林氏是面团儿一样的性子,她有点看不上,但这人总归是对她好的,更不是什么坏人,她当然不能让林氏被自己连累受伤。

    不过想让林氏不被自己连累,也不一定就要像辛远说的那样去给平阳郡主请罪。

    她真要去请罪了,肯定也讨不到好。

    “不然怎么样?”祝锦反问,突然一脚踹在偏院的门上。

    这门已经很旧了,但到底是厚木板制成的,牢固的很。

    可这会儿,这扇牢固的门祝锦踹了一脚之后,就碎裂出道道裂缝,不仅如此,它晃了晃,还跟门框分开了,“砰”地一下摔在地上。

    辛远的那张脸伴随着这声音,一下子黑了。

    祝锦的心情也不太好……她的脚好痛……

    她似乎只有力大无穷,没有钢筋铁骨。

    把脚收回来,又把全身的重量压在另外一只脚上,祝锦道:“我和我娘只想安安静静地过我们的日子,但你们要是咄咄逼人,那我们也不会客气!”

    辛远目光阴冷地看向祝锦。

    祝锦一点都不在意:“你们要是不来惹我们,我们也不会去惹你们,要不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力气大得很,要收拾几个人不在话下,要翻墙跑到外面去也不是什么难事……你们觉得,我这个辛家二小姐要是跑到外面去说说什么平阳郡主养面首毒害庶女,辛家大小姐与人私会谋害妹妹的事情,别人会不会相信?”

    “你疯了!”辛远震惊地看着祝锦,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把辛家毁了,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我要是过得好好地,当然不会疯,我还想找个老实人嫁了呢!可要是有人想要我的命……我都活不下去了,还怕什么?”祝锦冷笑道。

    辛远心里一跳,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如果他快要没命了,也一定会拼一把。

    “你到底想怎么样?”辛远问。

    “不怎么样,我就想跟我娘一起,安安稳稳地过日子!”祝锦道。

    辛远看了祝锦一眼,深吸一口气,随即对着身边的人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把人抬走!”

    辛远带着那几个被祝锦打趴下的人,很快就离开了。

    他不是没法子对付祝锦,祝锦虽然瞧着厉害,但力气大的人在大齐并不少见,辛远相信自己要是找些军中的壮汉来,肯定能对付得了祝锦。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让祝锦跑了呢?

    她要是真去胡乱嚷嚷呢?

    辛远最终什么都没做。

    虽然忍了,但辛远心里还是气得不行,平阳郡主就更生气了。

    那贱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她的脸!

    平阳郡主面如锅底,看到李嬷嬷那张长满了红疹子的脸之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挥挥手就让人把李嬷嬷带下去了。

    屋里只剩下平阳郡主与辛凰。

    辛凰原本等着看好戏,没想到最后好戏没看到,反而被这么威胁……

    周围没了外人之后,她打理得格外精致的脸上,不免露出狰狞来。

    辛凰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要不然,她也不会当着三皇子的面不收拾辛心,等三皇子走了,方才折腾辛心,只是她被人追捧惯了,实在受不得辛心挑衅自己!

    “娘,现在我们要怎么办?”辛凰问,让她咽下这口气,是绝对不行的,现在的问题,就是他们要怎么对付那对母女了。

    “她倒是有点本事……”平阳郡主冷笑了一声:“不过女人总归是要嫁人的,她自己不也说要嫁个老实人吗?我就给她找个老实人,订一门好亲事!”

    平阳郡主有的是法子对付那对母女,不说别的,她让人把林家人抓了,就相当于将那林氏捏在手里了。

    但这会儿正是辛凰要嫁入皇家的关键时刻,她不希望里面出现任何纰漏。

    平阳郡主安抚了女儿一番,又交代了下面的人,让他们从今日起,不要再去管偏院那对母女的死活。

    祝锦爆发过之后,偏院就安静下来了,再没人过来,也没人……来给她们送饭。

    祝锦的肚子都咕咕叫了。

    “心儿,我们要怎么办?”林氏忧心不已,眼巴巴地看着祝锦。

    “我们自己去厨房吃。”祝锦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毫不犹豫地表示。

    穿越过来之后,她就做了很多剧烈运动,这会儿着实有些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