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快穿之美人书 > 第104章 坑你千百遍(七)
    徐绍安只觉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他想要睁开眼睛, 但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也没办法将眼皮撑开哪怕一条缝。

    似乎有人在他旁边说话,声音听起来都很些熟悉, 但是说话的内容, 却是让他有些理不清头绪。

    “阿淮,你这是想干嘛?!”

    “王皓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顾承淮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 她的死不关绍安的事, 是她自己身体出了问题, 只是当时绍安刚好在那里!”

    谁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徐绍安他刚好在那里?陈薇薇, 你怎么说得出这句话?你跟她一起去洗手间, 最后她是怎么跑到那边跟徐绍安说话的?你又怎么会在旁边?”

    谁跟我说话?在哪里?

    “所以, 顾承淮, 你是要为一个认识没多久的女人,跟绍安这个二十几年朋友反目成仇吗?”

    “陈薇薇, ……她死了啊!就死在我怀中!”

    “……对于……的死,我也很遗憾,但这真的不能怪绍安。”

    谁?他们到底在说谁?为什么我一点也想不起?

    徐绍安试图去回想, 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脑子突然疼得像是要炸开一样,他抑制不住喊了起来,“啊……痛……好痛……”

    此前的说话声, 有片刻的停顿, 而后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正向着他靠拢过来。

    “绍安,你怎么样了?”

    “绍安,还好吗?”

    不好,我现在一点都不好!

    徐绍安脑子里唯有这样一个想法,伴随着他,再次失去了意识。

    ……

    仿佛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片刻而已。

    徐绍安一点点恢复,下意识尝试睁开眼。这一次,他终于成功了,眼皮撑开一条缝,瞬间被纯白之色充斥。

    久居黑暗,忽逢光明,哪怕普通的光线也会显得有些刺眼。

    徐绍安下意识又重新闭上眼,过了好一会儿,才又重新睁开。

    “绍安,你终于醒了!”一个女声从旁边传来,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我……”徐绍安想问‘我怎么了’,但是开口只说了一个字,就觉得嗓子干哑得厉害。

    “你先躺着,我叫医生过来看看。”

    徐绍安视线余光瞥到一个曼妙的身影,这是露露,他新看上的尤物,娇艳妩媚的长相,34D和不盈一握的纤腰。

    只一眼,徐绍安就有了性趣。而这个尤物,也对他的人和车感兴趣。于是,他顺理成章的开车带着她去附近的餐厅,他在那里订了烛光晚餐,之后当然就是位于市区的一套公寓过夜。他在市区有好几套这样的公寓,用途都是一样,方便就近带猎物回去过夜。

    但是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徐绍安忍不住皱起眉头,试图回想之后的事,但是怎么都记不起来,反而是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

    很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过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人,王皓、陈薇薇、姜晨……都是他的朋友。

    一番折腾下来,医生表示他已经脱离了危险,接下来只要好好修养就行了。

    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徐绍安视线从他们脸上扫过,而后尝试着开口,“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在医院里?为什么怎么也想不起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

    陈薇薇眉头皱得死死的,问他,“绍安,你真的不记得了?你之前出了车祸……”

    “车祸?”徐绍安重复一遍,“是在梦之诗(餐厅名)的时候碰上的吗?”

    陈薇薇:“什么梦之诗?”

    徐绍安亦是皱起了眉头,“我记得,我带着露露去了梦之诗。”

    陈薇薇:“……”她深吸一口气,扭头对旁边的人说,“去吧医生叫来,重新给他检查一遍,重点检查一下脑子。”

    ……

    医生检查的结果很快就出来。

    车祸给徐绍安留下了后遗症,具体表现为,部分记忆的缺失。他只记得车祸发生前一天的事,并且还不完整,截止于带着新欢露露去餐厅途中。

    并且最让人惊讶的是,他忘记了一个人,本来那天他是带着新欢露露去餐厅见那个人,跟对方说分手的,但是现在,他把关于那个人的记忆,完完全全的忘记了。仿佛那个人,根本没有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一样。

    当然,最后这一点,陈薇薇等人没有告诉他。

    ……

    “真好啊,害死人了,转头就把这件事忘了,根本不必担心有任何心理负担。”顾承淮冷笑道。

    陈薇薇坐在他床边,闻言忍不住皱眉,“阿淮,你理智一点行不行,夕瑶的死,跟绍安没关系。”

    “没关系?”顾承淮嘴角勾勒出讽刺的弧度,“医生说过,如果早一点送来,她或许还有救。如果不是你帮徐绍安传话,让她过去跟他把话说清楚,她不会去那边,就算病发,我也能更早一些把她送往医院,不会遇上那场车祸,也就不会耽误抢救的时机!”

    “这里面,也有你一份功劳!陈薇薇,你一点都不会愧疚吗?”

    陈薇薇被他问得哑口无言,神色有些不自然,过了片刻才回复道,“她的病已经是晚期了,无药可医,就算这次抢救过……”

    “陈薇薇!按照你的意思,人总有一死,那我是不是可以现在杀了你?反正你最后也是要死的!”

    “顾承淮,你是不是疯了?!”陈薇薇被他的话吓了一跳,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远离病床边。

    顾承淮冷笑,“我疯了?我觉得你才是疯了,不愿意承认自己间接害死了人,所以拼命的找理由推卸责任!”

    “你从头到尾只关心徐绍安,没有去看夕瑶哪怕一眼,别人的命,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钱?”

    “等你冷静下来,我再跟你说话。但是不管怎么样,绍安既然不记得夕瑶了,我希望你别在他面前提起这个名字,看在我们二十几年交情的份上。”陈薇薇说完,匆匆离开了病房。

    ……

    徐绍安的伤势有些严重,需要在医院里住一段时间,才能出院。

    期间‘露露’一直在医院里照顾他,一日三餐,都是她亲手做的,并且手艺还很好,这股子贤惠劲儿,跟她的外表简直不符。

    并且她还很清楚徐绍安的口味,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对什么东西过敏。甚至他的一些小习惯,她都一清二楚,就仿佛曾经跟他一起生活过很长时间一样。

    “有备而来啊小露露。”徐绍安调侃道。他并不反感这种处心积虑接近他的人,反正又不追求真爱,真是身体上的欢愉,正好他也看得上她。

    ‘露露’看着他,笑了笑,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徐绍安看见她的笑容,有一瞬的恍惚。

    她是那种娇艳妩媚的长相,笑起来应该是那种让人酥到骨子里的感觉,但是他莫名觉得,她的笑容里带着一丝柔弱,就像是……一株只能依附其他植物而生的菟丝花,柔弱而美丽,让人忍不住心疼怜惜。

    且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莫名的熟悉,仿佛曾经在哪里见过一样。

    徐绍安忍不住皱起眉头,陷入沉思。

    “绍安,你怎么了?”‘露露’关切道,伸出手,轻轻抚摸他的眉心,像是要揉散他眉间的愁绪一般。

    徐绍安听到她的话,回过神来,但又因为她这个动作,有些失神。

    这个动作,同样给他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他下意识一把抓住‘露露’的手,她的手指纤细而修长,一看就是精心保养过。

    他轻轻摩挲着她的掌心,那里的肌肤柔软而细滑。但是他不知怎么的,就觉得,曾经牵过这样一双手,小小的,纤细而柔软,指腹及掌心,却有着一层薄茧。

    这是一种很亲密行为,说明这个人应该是他的女朋友,但是无论徐绍安怎么回想,都想不起是什么时候交过这样一个女朋友。偶尔觉得马上就要想起什么了,脑子不受控住的就疼了起来,仿佛要炸开一样。

    他就只能放弃。

    “绍安?”‘露露’声音有些不解,微微歪着头看他。

    徐绍安回过神来,见到她这个姿势,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再次袭来。

    他皱着眉,死死盯着‘露露’,把她看得有些不自在了,才开口道,“露露,你对我的习惯这么了解,应该在我身上下过很多功夫吧?那你知不知道,我之前的女朋友,都是些什么样的?”

    ‘露露’闻言,有些不解的问,“绍安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徐绍安略微有些不耐烦,“你别管,就跟我说,我以前的女朋友,有没有那种……就是那种……看起来很可怜,让人忍不住心疼的那种?”

    ‘露露’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笑着说,“绍安你自己交的女朋友,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怎么反倒是问起我来了?”

    徐绍安眉头皱得更紧,心里也更加烦躁,“我总觉得我似乎忘记了一个人,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来,所以才会问你,你直接跟我说有还是没有就行了,问这么多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