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表哥待我多冷峻 > 第64章 若是能重来
    天青色烟雨朦胧, 自从落下那一番话后, 阮青令便再没来寻过若若。若若倚坐在小轩窗旁,容色却越来越苦涩。

    安国侯府……是真的离不开了。

    父亲不会放她走,阮青令派了人在暗中看守, 病来又如山倒, 凭她这孱弱之躯, 根本走不出府外半步。

    若若只是沉默, 沉默地越过小轩窗, 望着南边的天空。

    “咳……”

    凉风拂过, 吹得她一咳。

    安罗涟正好掀帘而入,心疼道:“病还未好,千万不能受冷风……”说罢, 伸手想去关上轩窗。

    若若却轻声道:“娘, 我想看一看,南边的天是什么样。”

    闻言,安罗涟眼眸一酸,哑声无言。叹息一声,为若若提了提锦被,她便苦涩地离开了房中。

    而近日来,宣铧帝似乎回过了神, 暗中查探起道远大师一事。他似乎察觉了什么,频频召阮青令入宫,一谈便是大半日。

    只是,谢淮依旧没有回来。

    而本是南国太子的祝渚, 也终于被宣铧帝送离晋安。毕竟祝渚身份贵重,若在晋安遭到什么不测,很容易给两国带来争纷。

    官渡旁,临薇撑了伞去送祝渚。烟波浩渺,萋草朦胧,雾雨打湿了锦带与衣摆。临御远远见得姐姐神色哀切,想起昔日紫宸殿中谢淮那一幕,不由得攥紧了伞柄。

    若是……

    若是他一开始便争的话,今日不会谁也护不下。

    言语万千,终有一别,官船即将远行,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载那个“小偷”回来。临薇望着他,眼眸蕴雾,却道:“……只要你过得好,不回来也没关系。”

    祝渚沉默良久,如玉的眸中泠泠,直到皇使来请,他才缓缓朝临薇行了一礼,俯身道:“还未看过晋安的桃花,祝渚一定会回来,求公主……等我。”

    临薇恍然,哑声道:“……一生都等你。”

    ……

    一场春雨一场暖,连绵的雨落尽之后,晋安的天回暖起来。离不开安国侯府,若若便时常去谢淮曾经住过的院子中,独自坐在廊下晒太阳,一晒便是一下午。

    阮青令好像来看过她一两回,好像说了些什么,又好像只是远远望着。

    若若记不太清了。

    自谢淮走后,思绪便越来越混沌,连阮青君唤她,她也要许久才回得过神。

    许知温前来安国侯府为若若诊脉时,便瞧见她正倚在廊下昏睡。容色渡光,宛若透明了一般。

    “青若姑娘。”

    许知温轻叹一声,唤醒若若道:“在这里睡觉会着凉的,还是回你的朔雪院去吧,我为你诊一诊脉。”

    “……”

    若若睡得不深,闻声揉了揉眼眸,缓笑道:“……不回去,这里暖和。”

    许知温无奈叹了叹,只能向前未她诊脉,片刻后,却皱了眉道:“……奇怪,明明脉象沉稳,为何面色如此虚浮,昏沉嗜睡。”

    “青若姑娘。”

    他眉间凝重道:“你最近都在思虑些什么?”

    若若侧首安静思量了一会儿,语气缥缈道:“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我坐在一个小房间里,想看一看北方的雪。后来我看到了,也死了。如果能重来一次,我……”

    话及此处,她便苦涩一笑,不再说话了。

    早知会入此书,给他人带来苦痛,她就不会去北方看雪,安静地去死就好。

    许知温神色凝重,只能先行退下,道:“我去回禀安国侯,你在这里歇一会儿,便回去吧。”

    说罢,转身离开。

    行到阮连臣的书阁中,见阮连臣亦是神色惆怅的模样,许知温无奈道:“安国侯。”

    阮连臣回过神,连忙道:“许小大夫,若若她……”

    许知温沉吟一声,叹道:“青若姑娘忧思过重,苦意沉积于心,若是长此以往,只怕……我有良药一味,不知您肯不肯听一听?”

    阮连臣闻声浮起几分欣喜,问:“哪味良药?愿闻其详。”

    许知温笑了笑,答:“良药二字,名为谢淮。”

    阮连臣陷入沉默:“……”

    在谢淮的院中呆到日暮西沉,直到晚风微凉,零星渐起时,若若才拢了拢云袖,准备起身回去。然一抬首,却见阮青瑜立在院门前,神色几分愧疚:“四妹妹。”

    若若一恍,才笑道:“姐姐,怎么了?”

    阮青瑜沉默一瞬,却朝前来,握住她清瘦的腕骨,定声道:“我们去雍州吧。”

    “……什么?”

    “兄长与五皇子对谢淮做下的事,我已经全部知道了。”阮青瑜垂眸,愧疚道:“是我不该将此事告诉五皇子,连累了谢淮。我送你去雍州。”

    “可是……”

    若若不禁恍了恍,低声道:“雍州山高水长,凭我……”

    “不必怕,瑾王殿下留过暗卫在晋安,我已调度了他们,只要你想走,便可护送你前去雍州。”

    院门前,慕远之忽然移步而来,轻声笑道。

    若若眨了眨眼:“……夫子?”

    慕远之笑了笑,解释道:“我乃瑾王幕僚,只是你不知罢了。青瑜她寻到了我,求我带你去雍州呢。”

    话是如此,那个“求”字却念得重重的。可知阮青瑜是如何查到他乃瑾王幕僚,又如何胁迫他调度暗卫了。

    此处省略几百字。

    “……”

    阮青瑜咳了咳,从袖中摸出一枚令牌来,道:“此乃三公主与四皇子送你的令牌,得此令,便能随意出入城门了。走吧……四妹妹,趁着今夜伯父与兄长不在府中。”

    今夜宫中有朝议,阮连臣与阮青令一时半会确实回不来。

    若若接过令牌,沉默许久,却道:“……我要等爹回来,亲口问过他,才能离开晋安。”

    阮青瑜恍然道:“为什么……”

    若若笑了笑,捧着令牌,双手置于衣襟前,轻声:“因为我不能如此自私,不顾爹与娘亲的感受……”

    “……傻姑娘。”

    阮青瑜丽眸微雾,长叹着抱住了她:“要是他也跟你一样想,该多好呢。”

    这个他,却不知在说谁了。

    慕远之瞧着这一幕,无奈道:“好了,哭什么,若是安国侯不同意,打晕他便是。”

    若若:“……”

    阮青瑜:“……夫子,你乃饱读诗书之人,怎能如此失礼?”

    “……哦?”

    慕远之恢复清远神色,淡笑道:“不知某人胁迫我时,有没有想起自己也是个饱读诗书之人呢?”

    若若沉默几许,悄悄问阮青瑜:“姐姐,你怎么要挟他的?”

    昔日温文尔雅的夫子,如今阴阳怪气,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

    “……咳。”

    阮青瑜容色一绯,却低声与若若道:“我偷了他的玉佩,告诉他,要是不调度瑾王的暗卫,就去鹿鸣书院中宣告,说……”

    “他暗恋我。”

    若若:“……”

    不愧是女主。

    夜中,宫中议事结束,阮青令又被宣铧帝留了下来,阮连臣则是披星戴月地回到了府中。

    一路心事重重,还想着许知温那良药二字,行到朔雪院前,却见若若与阮青瑜同立廊下,而不远处,鹿鸣书院的慕远之悠悠地望来。

    阮连臣:“……”

    若若踟蹰许久,低声道:“爹……”

    然才落一字,阮连臣便忽然无奈笑道:“……走吧。”

    若若恍然抬眸:“……”

    阮连臣长叹一声,轻轻抬袖,如同她儿时般抚了抚她的发,轻笑道:“路上记得穿好衣裳,好好照顾自己,莫要受了凉气。雍州偏远,听闻暑气甚重,带些温养之物走……”

    他一句接一句落下,语调温和,却藏了无数的关怀与无奈。若若心中一酸,隐约想哭:“……”

    “到了雍州,记得给府中写信。”

    阮连臣却忽然敛了敛眸,正色道:“若是谢淮死了,赶紧回来。”

    若若:“……”

    “记住了吗?”

    “……记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Sunshine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