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其他小说 > 本尊不开心 > 第99章 假怀孕
    葫芦世界之内。

    这葫芦乃是一仙品法宝,无法击碎,并且葫芦内火焰滔天,最是能折磨人。

    经理全身被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每一寸皮肉在烈火之中被炙烤着,他甚至都能闻到肉香。

    实在太苦逼了。

    裴诺这个杀千刀的!不要让他出去,不然他绝对让他不得好死!

    这已经是经理第一千次谩骂裴诺了,然并卵,他还是苦逼苦逼的待在这儿被烈火折磨,没有任何的改变。

    但是就在他骂出第一千零一次的时候。

    异变突生。

    一道黑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黑影右手一挥,原本一直缠在他身上的火焰就被尽数熄灭。

    经理绝处逢生,大喜过望,在看清楚那人模样之时,更是激动得全身颤抖起来。

    哆哆嗦嗦的道:“老、老老老板!”

    这人竟然就是系统公司的老板。

    老板看着经理,目光嫌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居然被一个小说人物坑害至此,你说我养你何用?”

    经理对于老板那是发自内心的惧怕啊,嘴上还为自己争辩几句:“属下知错,但那裴诺实在太过阴险,他封了血契之钟,属下太过着急,才会出此下策,没想到居然又落入了他的陷阱之中。还请老板救命。”

    老板冷哼一声:“看在你多年为公司做牛做马的份上,我且救你一次,只是你要想清楚,之后要如何继续谋夺裴诺神魂。”

    “啊?还来!”经理刚刚听闻老板同意救他,微微舒了一口气,就听见了老板的下一句话,不由面露苦色。

    支支吾吾道:“老板,这个裴诺实在太难折腾了。天下灵魂千千万万,我们何必只他一棵树上吊死呢?有对付他的功夫,我们早就做出了无数生意了!”

    他是真的怕了裴诺了,他虽然在葫芦里无数次咒骂裴诺,无数次发誓若是自己出去要如何如何修理裴诺,但真让他继续去对付裴诺,他不由胆怯了。

    “绝对不行!”老板神色一厉:“其他的灵魂不要也罢,这裴诺的灵魂,你非得给我弄到手不可!”

    “为什么啊?”经理想不通,这裴诺虽然很优秀,但也不过是可普通人,老板手中握有那么多的灵魂资源,怎么偏偏对裴诺的灵魂有这么深的执念呢?

    老板微微一滞:“他将我血契之钟都封了,也不知损失了多少笔生意。此仇不报,我公司还如何运营下去!非要让他尝尝厉害不可!”

    经理不解:“可是如今血契之钟都解封了,生意场上利益为重,还是不要……”

    老板看着他,翻了个白眼:“谁告诉你血契之钟当真解封了?”

    经理:“……他之前说的交易!”

    老板冷哼一声:“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如此天真!他说的话也能相信?”

    经理:“……”

    这么说那个该死的裴诺,不仅骗他放走了小可爱,还不肯解封血契!

    简直是欺人太甚!

    经理空前的愤怒起来,立刻下了军令状:“老板放心,我一定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若是做不到,我提头来见!”

    经理稍觉满意,右手一挥,就将经理带离了这片葫芦世界。

    裴诺还不知道系统公司已经将他列为了头号剿灭对象,发现经理逃走了之后,他虽然有些错愕,但也并不在意。

    经此一役,经理应该是不会再来了,就算他再来,大不了再好好收拾掉他就是。

    帝尊想着,也就放宽了心,转身搂住了贱人徒弟,鼻尖萦绕着他身上的莲花冷香,自觉十分满足。

    如今万事俱备,紫檀宗已经一统仙魔两道,成为当世唯一势力,而他也有了洛星磊,对他而言,人生大圆满,只除了修为。

    只要认真修炼,将修为提上去,便能早日与洛星磊飞升了。

    裴诺微微一笑,抱紧了洛星磊。

    仿佛抱紧了他的全部。

    帝尊觉得人生十分圆满别无所求,这边却有人觉得……生无可恋。

    安天然这几日神色郁郁,连宗内事务都不想处理了,每日的待在他的清然峰之上,一句话都不说,目光呆滞,看模样是受刺激得狠了。

    而江澜也一反之前的冷若冰霜,对安天然关怀备至,不仅日日炖灵汤给他享用,还对他无比照顾保护,竭尽全力的讨他欢心,生怕他一个想不开,做出伤害自己又伤害孩子的事。

    她这番做派被安天然看在眼中,觉得更加悲伤了。

    他摸了摸还十分平滑的小腹,有气无力的问道:“你如今又开始对我这般好了。过去我是求之不得,如今……”

    他苦笑一声:“你所关心爱护的,到底是我,还是这里面的孩子。”

    他脸色苍白如鬼,一双眼睛黑漆漆的一片光亮也无,江澜知他心情不好,在他的唇角轻吻了一下。

    然后回答道:“我知你心中怀疑。事实上我同你一样,之前我也不确定,你到底是真的因为喜欢我才想同我在一起。还是因为我日日照顾你你错将感激之情当作爱慕之意。但如今我已明白过来……”

    她又在安天然的唇上吻了一下:“不管有没有孩子,我喜欢的都是你。相信你喜欢我,也并非因为感激之情,而是沉迷于我这个人本身。”

    安天然愣住了,江澜说予他听的,不是任何动听的情话,而是她心中的所思所想。

    就是这样的大白话,却让他觉得心潮迭起,胸膛之内暖意一片。

    胜过了世上最动听的情话。

    他终于一笑,一扫之前阴霾,他真的好开心啊。

    他现在甚至觉得,怀孕生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喜欢江澜。

    江澜喜欢他。

    他们可以在一起。

    两人破天荒甜蜜了一阵,江澜就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发梢,然后道:“一会儿医师会来给你把脉,我先去给你煮灵汤。”

    安天然哪里舍得她走,痴缠道:“灵汤不喝也罢,你胜过世上所有的灵汤。”

    江澜被他肉麻出来了一身疙瘩,十分别扭道:“乖,我要去煮灵汤了。”

    依依不舍的送走心上人,安天然迎来了医师,这位医师正是给他把脉断言他身怀有孕的那位。

    他看着医师似模似样的为他把脉,十分不确定的道:“医师,本使君当真……怀有身孕。”

    虽然他刚才觉得怀孕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但最好还是别了……

    他问出这句话只是确定一下,其实他心里已经知道答案。

    不料,医师大人重重的翻了个白眼:“怀孕个鬼啊!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怀孕?”

    安天然:“……可你之前不是说。”

    医师哼了一声:“我活了几百岁还没听过男子能受孕的!编出这种瞎话我也是很伤神的好吗?要不是奉命不得不做,我才不干这种事!”

    “编的?”安天然不可置信。

    “砰!”安天然突然全身一抖,因为他似乎听到了什么碎裂的声音。

    他无比震惊的抬头,正好看见江澜发青的脸,江澜看他一眼,眼神冷漠,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安天然这下子完全顾不上医师了,连忙冲过去拉住心上人。

    “澜儿,你要去哪儿?”

    江澜冷冷的回望他:“与你何干,你这个骗子!”

    安天然苦笑着解释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你之前不是说,你并不是因为孩子才喜欢我,你喜欢的只是我这个人吗?”

    江澜哼了一声,终于回过头来:“确实如此。但这不是你欺骗我的借口!你撒这种弥天大谎,戏弄于我很好玩吗?我不愿见你,给我松手!”

    江澜发起脾气来,十分可怕。但安天然可不会蠢的真的松手,他若是一松手,再想牵上就难了。

    他不但不松手,还握得更紧了,还将她的手往自己的胸口里送。

    “你摸摸看!我并未骗你,就算真的骗你,也是因为舍不得失去你。你难道不能懂吗?”

    “懂个鬼!”被强行拉着按在他胸口处,江澜脸上先是一红,然后勃然大怒:“欺骗我你还有理了!”

    “就是有理!”安天然不依不饶。

    江澜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推倒他,将他按在墙壁之上,狠狠的吻了下去。

    之后的事情。

    被当做透明人的医师大人表示他还是走吧,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还是功成身退吧。

    安天然被大怒的江澜上了一顿之后,两个人终于消停了,开始进入了甜蜜热恋阶段。

    只是……

    那假冒怀孕的锅。

    是谁扣在他身上的!

    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安天然抱得了美人归,但对于假怀孕之事,安天然还是去找了洛星磊。

    “拜见尊座!”

    “看你脸色大好,想来忧心之事解决了?”上座的洛星磊调笑了一句。

    “果然是尊座!”安天然挑了挑眉。

    能让天医峰的医师撒下弥天大谎,不惜假称他有孕,也只有可能是出自尊座的指派了。

    只是,尊座为什么要这么做?

    安天然将疑问问出口。

    洛星磊看着他傻愣愣的属下,轻轻一笑:“本尊是心疼你,垂涎美人却无计可施,这才出力助你。结果如何?你还不是抱得美人归了?”

    安天然:“……”虽然他是与江澜心心相许了,但是这过程也太苦逼了吧,江澜丢下他甩手就走的时候,他还真以为自己被抛弃了。

    但是尊座……居然已经预测到江澜压根就无法扔下他,所以才命人设下这样的局,让他们能够坦诚相见?

    安天然心情一时也是有够复杂的,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洛星磊轻笑一声:“你之前不是问本尊是靠什么骗得师尊欢心,让师尊居然心甘情愿的留在本尊身边吗?现在本尊可以告诉你,靠的是脑子!”

    安天然:“……”

    “若本尊不助你,以你的愚蠢,要到何时才能抱得美人?”

    安天然一听,说得还真是。

    于是跪地磕头,感激涕零:“多谢尊座!”

    见他如此乖觉,洛星磊也十分满意。

    心道你再这样被情所困消沉下去无力处理宗内那堆积如山的事务,到头来倒霉的还不是本尊。

    事情那么多,你若是撂挑子,那不得要本尊来做。

    这岂不是大大的耽搁了本尊陪伴师尊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