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其他小说 > 本尊不开心 > 第39章 弟子想做师尊的男人
    系统鼓掌:“主人干得好!你是要教训他是吗?不过你现在打不过他啊怎么办?”只可惜他只有指引辅助之能,完全不能为主人出战!

    洛星磊挑眉:“不然呢?”

    他的目光落在裴诺执剑的右手之上,他自然看得出来师尊根本毫无向他挥剑之意,即使有……

    坦白说以如今师尊的修为,要伤到他简直是天方夜谭。

    他又道:“师尊是想试一试弟子的修为?师尊不在的这几日,弟子的修为又静进了些许。”失去师尊的他日日在痛苦中沉沦,修为自然突飞猛进,这些师尊自然不会知道。

    裴诺气结,简直是越来越过分!现在居然还炫耀起自己的修为了,他勃然大怒:“是你逼我的!”

    他立刻大叫:“来人啊!救命啊!有人闯宗啊!”

    “来人啊!救命啊!有人闯宗啊!”

    ……

    洛星磊:“……”

    随着裴诺的大喊,离他住处最近的,藏书楼内立刻有了动静。

    洛星磊哭笑不得,叫道:“师尊!”

    裴诺完全不理他,一边叫道:“救命啊救命啊!”一边往外跑去。

    洛星磊不得已,只能飞身也出去了。

    就听见蓦地一声大喝:“何方匪类,胆敢擅闯我九数宗!”

    听声音竟然是玄冰真人。

    玄冰真人一见洛星磊,大惊失色。因为近日医阁被破,宗内上上下下都提起了十二分心思,他适才一听有人闯宗,就以为是紫檀宗的人。

    想不到真的是!

    而且不是别人,居然是紫檀宗宗主无极仙尊!

    无极仙尊来他们天权城做什么?难道也是觊觎他们藏书楼的经书吗?他自认为完全不是无极仙尊的对手,但是大敌当前,为了师门荣誉,他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护住藏书楼安危。

    玄冰真人一出动,藏书楼内高手齐出,迅速结阵。

    此乃先祖为了护住宗门经书特设的阵法,威力无穷。

    不仅如此,玄冰真人已发出信号,包括九数宗宗主九枫仙尊在内的九数宗高手们,齐齐赶来!

    九数宗之威,不能堕!

    对于这九数宗的看家阵法,洛星磊丝毫未曾放在眼里,对于即将到来的九数宗高手们的围攻,他也怡然不惧。

    他能够迅速坐稳紫檀宗宗主之位,剿灭魔道,剑指仙道,可不仅仅是因为师尊不在。

    只是……

    他往人群中看了一眼,师尊早就躲入其中,不见踪迹了。他只能感觉到若有若无的香气,在四周弥漫。

    但是当下已经容不得他想这许多了。

    因为九枫仙尊已至,带着无数的九数宗高手。

    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至于洛星磊挚爱的师尊此时正在何方呢?

    系统好奇道:“主人你不去外面看他们替你教训洛星磊,偷偷摸摸蹲在这里干啥?”请原谅他用偷偷摸摸这个词,然而主人如今所做的事,怎么看也不觉得是光明磊落的。

    裴诺不耐烦道:“就凭他们这些人,是教训不了洛星磊的。顶多让他无功而返!”他自己的徒儿自己知道。看那小子那得意劲,想必实力也与他当年相差无几了。

    “啊?”系统很失望“那岂不是教训不了洛星磊了!”

    裴诺冷声道:“我自己的徒儿,还轮不到他们教训。如今还是办正事要紧。”这就是他为何放声大叫引出众人的原因,没有洛星磊在前面挡着,他如何入藏书楼如入无人之境呢?

    系统收声了,然而他还是自己在心里嘀咕:什么时候洛星磊又变成你徒弟了。以前口口声声说没有这种徒弟从未当过他是徒弟的人又是谁呢?

    当然,他还是要小命的,没有傻到把这句话也说出口。

    裴诺在空无一人的藏书楼内依然小心翼翼,因为他知道整个藏书楼禁制的设置者九数仙尊是个多烦人的老东西,他现今实力不足,不能直接以力破之。

    所幸他也不求能够完全解去这些禁制,只要能留出一个容他进入的小口就可。

    他只能用他新发的弟子剑,一点一点的寻找间隙,整个过程艰难至极,然而到底是弄开了。

    一层,两层,三层……直到最顶层。

    裴诺终于来到了藏书楼最顶部,最顶部十分空旷,书架之上只摆着寥寥几本经书。

    经书虽少,然这里面的每一本拿出去都可掀起轩然大波,无数明争暗斗。

    帝尊绕了一圈,首先将魔爪伸入他垂涎已久的剑经上,不料剑经上金光一闪,立刻将裴诺弹开。

    裴诺跌倒在地,只觉五脏六腑剧疼无比,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而藏书楼外,正在跟洛星磊斗得热火朝天的九枫仙尊心神俱变,叫了声:“不好!”就要抽离战场,往藏书楼赶。

    洛星磊见状,心念一动,苍穹剑至,死死的缠住他。

    那是一场滔天大战,洛星磊以一当十,彻底的让九数宗见识了一番他的实力。

    战至最后,他朗声一笑,留下话来:“九数宗不过如此,本尊且让你们苟活几日,待收拾了天妖宗,再用你等祭剑!”

    然后袍袖一振,走了。

    简直比他师尊还要嚣张!

    玄冰真人将剑捏得死紧,面上一派愤怒之意:“洛星磊简直嚣张至极!尊座,我们该如何应对?”

    虽说自医阁破后,洛星磊剑指仙道的野心早已昭然若揭,然而单枪匹马夜闯他们九数宗,还敢如此狂言,简直可憎!

    九枫仙尊面色苍白如雪,突然喷出一口血来,在众人惊骇担心的目光下,他摇了摇手,示意自己无事,然后振衣而至藏书楼。

    最顶层的书架上。

    出乎他的意料,书架子上一本经法都没少,而整层楼干干净净,半点没有遭人闯入的痕迹。

    九枫仙尊眉心微皱,难道是他弄错了?

    然而洛星磊大半夜闯入他九数宗,怎可能只是为了来试一试他们九数宗的深浅并耀武扬威一番这么简单?

    洛星磊一路疾行,无人能阻他去路。

    他虽然看似霸道嚣张,然而同时以一敌十同样也不好受,但他却并未迅速离开九数宗返回紫檀宗修养,反而是沿着天权河道一路向下,灵蝶飞舞,循着味道追踪。

    最终他在一棵银杏树处停了下来,树边坐着一个比他伤得还要重之人。

    裴诺面如金纸,他此时的模样有七分像他前世,在朦胧的月光之下,洛星磊忍不住止住步伐,双目微潮,轻声唤道:“师尊?”

    裴诺抬眸看了他一眼,极不耐烦道:“你有何事?”

    洛星磊看着他,突然出声道:“师尊,我错了。”

    系统惊讶:“主人他居然跟你道歉了哎!主人他说他知道错了。”

    裴诺不屑道:“只是知道而已。”

    系统:“欸?这是什么意思?”

    他听裴诺问道:“若是再重来一次,你还是会这么做的对吧?”

    洛星磊哑声道:“我不后悔。”

    知错,但是不后悔。裴诺简直想要放声冷笑了,他确实也冷笑出声:“那你如今还黏着本尊做什么?还想再杀本尊一次?”

    月光之下,洛星磊的眸光清澈得几乎能透出水来:“师尊,知我之心。”

    裴诺突然问了一句:“你修的是苦难道吧?你之所以要杀本尊,是因为本尊挡了你的道?只有杀了本尊,你才能道心安稳?”

    一提及此事,他就止不住的满心怒火,结果洛星磊听后居然一乐,然后笑了出来:“师尊您怎么这般较真呢?那日我与你说的话只是为了……好听罢了,因为觉得只有那样说,师尊你才会越发恨我。徒儿怎敢以师尊炼道?”师尊与大道,孰轻孰重不辨则明。

    裴诺:“……他说什么?”

    系统翻译:“洛星磊说他杀你的时候说那句阻我道者皆可杀之是为了对仗工整!哎!也是一道奇葩啊!”

    裴诺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冷笑一声,问道:“那如今呢?”

    洛星磊再次上前一步,冰绿色的眸子中野心无可藏匿:“弟子想,做师尊的男人!”

    系统再次翻译:“主人他说他想上你。”

    裴诺:“这本尊听得懂!”

    他狠狠的瞪着洛星磊:“敢情你是觉得如今本尊手无缚鸡之力,完全可以任凭你为所欲为了?”

    洛星磊眨巴了一下眼睛,神情居然有一种异常的天真,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裴诺:“……”

    他这具身体实在弱得很,情绪激荡牵扯到受了伤的肺腑,忍不住吐出一口血,在洛星磊担忧的目光之下咳嗽两声:“你不要太过分!”

    然后他扶着树干缓缓站起身,一把拉过洛星磊,吻住他!

    他实在觉得这个徒弟讨厌极了,吻的时候用了十成十的力,几近撕扯,几乎要将他的嘴唇咬破。

    洛星磊坦然受了,并且还一副十分兴奋甘之如饴的神情。

    裴诺把气出了,放开他的唇,让他喘息一会儿,傲然道:“你确定要做本尊的男人?”

    洛星磊微微一笑:“师尊怎样对我,都无妨的。”

    系统感慨:“就是这种可攻可受的气质,本系统太他妈的欣赏了!”

    裴诺道:“你闭嘴!”

    因为太气愤,他这句话是直接说出口的,因此本作者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让谁闭嘴。

    这句话说出的效果就是系统和洛星磊齐齐住嘴。

    于是裴诺再度吻了上去。

    因为被禁言,系统不能说话,但是他越看越开心。差点没有手舞足蹈起来。好好好!就这样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野合野合,把洛洛就这么给上了!咦!本系统不是最坚定的bg党吗?这是肿么了?

    还没等系统反思清楚他的爱好,裴诺吻着吻着,伤势发作吐出一口血,居然晕了过去。

    洛星磊愣了一下,从唇边逸出一丝无奈的笑意,方才弯下腰抱起了裴诺。

    因为裴诺已经晕倒了,系统自说自话道:“哎呀主人这个辣鸡身体简直碍事,真是好想帮他换掉啊!”

    裴诺再次醒来之时,他已经在床榻之上了。

    还是九数宗,他的房间。

    胸口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而洛星磊却完全不知所踪。

    纠结了一个晚上决定还是做一个优秀的bg党的系统连忙告状:“主人你不要看洛星磊那家伙把一切都弄好之后再默默消失很贴心的样子。他其实根本就不是善良的田螺姑娘,昨晚上你晕倒之后他抱你回房,亲亲这里亲亲那里简直是吃尽了豆腐!你一定要小心他!不要被他虚情假意的温柔给骗了。”

    裴诺道:“本尊从未觉得他很贴心行吗?”

    系统又叹了口气:“但是他好像给你下了药,能够准确的定位你。主人,我怎么看你这辈子要摆脱他的希望真的很缥缈呢?不过主人,昨夜失败了。接下来他们的守卫必定更加森严了,剑经该怎么取啊!”主人昨夜因为那个修为太过废柴,被九枫仙尊设在剑经之上的禁制所伤,不得已退却。

    但是既然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那接下来再偷就不好偷了。

    裴诺却道:“莫急。你可知,洛星磊下一个目标就是九数宗。”

    系统不解:“为什么会是九数宗?剧情上写的是天妖宗啊……”

    裴诺不耐烦的道:“当然是因为……本尊在这里啊。”

    系统:“……”毫无防备就被秀了一脸。

    裴诺微微一笑,继续道“洛星磊想要仙道天下,现今无论是天妖宗还是九数宗都是他的劲敌,不日之内他必定会攻打九数宗。届时便是取经之机。昨夜本尊已经查看过了,除了剑经之外,九数宗那份天叶遗迹的残卷也在藏书楼内。”

    系统:“哦!原来是这样,如果能够偷到经书那就可以一举两得了!很好很好!”虽然他什么都没听懂,但是拍主人马屁总是对的。

    这个解释太复杂,他不明啊。他只知道,主人越发黑得超出了他的想象。

    但是他的任务还是辅佐主人成为人生赢家,主人这么不用他操心,应该是好事吧。

    不过主人在这些方面不用他操心,但是在洛星磊的问题上,简直是让他操大心了。

    于是他道:“我知道主人你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你的雄图霸业,为了你能飞升成仙。那洛星磊呢?你准备把他怎么样?”

    其实系统问的是:你如今到底对洛星磊是个什么想法,是喜欢吗?还是喜欢啊?还是喜欢啊?

    但是帝尊明显理解错了,他居然一脸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是找个地方关起来,养着啊。”若是心情好,可以去逗逗。

    系统:“……”这是什么鬼?他可以把这个理解为主人不想被小洛洛囚禁,反而想囚禁小洛洛吗?

    然而需要这么麻烦吗?

    他怎么觉得只要主人一句话,洛星磊绝对是愿意躺平被欺负的!

    不过也不一定,他愿意躺平被欺负,不代表着他愿意丧失主动权。洛星磊和主人一样,骨子里都是霸道至极的男人,凡事都想要占据主动,这也就代表着他与主人之争,不可避免了。

    他沧桑的叹了口气:“好,主人我知道了!那我能帮你做什么吗?”除了重生和剧透之外,他应该还有别的能力吧!

    没想到裴诺果断的摇摇头:“不能。”

    系统:“……”

    系统不相信这个事实:“怎么可能?别看我这样,我还是有点能力的!主人你再仔细想想啊!我相信如果不是我还有用,以你的性格怎么可能放任我在你身边呆这么久。”

    裴诺:“……你不说本尊都忘了这事,多亏你提醒,本尊知道了。”

    系统:“……!”主人你知道了什么?你不能这样过河拆桥啊!没有我你怎么跟洛星磊斗啊主人!

    帝尊就这样在九数宗长期驻扎下了。

    他每日都没有闲着,要不是练功练剑,就是四处转悠。

    他具体想干什么以系统的智商是看不懂的,系统如今生活得十分安逸。那日裴诺阴森森的一句话害得他提心吊胆了好久,然而之后也不见主人有所动作,他这就放下心来。

    主人只是吓唬他而已,主人还是好的。

    至于洛星磊,他把主人丢在这边之后,居然老长时间没来了。

    这很不正常对不对?

    以那个妖精黏人的劲,不应该时时刻刻巴着主人不放才对吗?现在三天两头都不见踪影实在太不对劲了,是不是在酝酿什么阴谋啊?

    当系统期期艾艾的将这点疑问问出口,裴诺才为他解惑。

    原来自从那夜洛星磊闯了藏书楼之后,以九枫仙尊为首的九数宗众人疑心他还会再来谋夺藏书楼的经书,于是加强了看管,并且设了一个触发阵法,一旦洛星磊靠近,就会全宗都收到信号。

    而那个阵法的范围,刚好覆盖了裴诺所居的小院。

    所以尽管洛星磊知晓他在这里,也依然进不来,除非他打下九数宗。

    知道真相后系统恍然大悟:“所以主人你近期是安全的了对吧!”

    裴诺:“……!”

    好吧,系统默。

    他不会说话主人不要见怪。

    裴诺在九数宗无声无息的呆了一个月,成功突破了炼气期。

    他是在一个晚上打坐之时毫无痕迹的突破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他突破之后也没有其他的反应,依旧老神在在的继续打坐。

    炼气期对于常人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得了的鸿沟,因为洗髓期的修者严格来说根本不算修者,只不过是身体康健有力些的凡人罢了。只有度过了炼气期,才算是正式踏入修真界的门槛。

    当然,对于帝尊而言。

    无论是炼气期还是灵寂期,甚至是突破尊者境,对他而言无甚分别。

    都是一样的。

    当然,还是有一点不同之处。

    那就是他那些惊才绝艳的剑术,有一部分终于可以动用了。

    裴诺修炼至后半夜,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然后披上衣物走了出去。

    九数宗的开山祖师极会选位置,是以九数宗的夜景极美,淡淡的月华给一切都镀上了一层淡紫色,圆圆的月亮仿佛近在眼前,只手可触。

    当然,裴诺并无赏月之心,他轻手轻脚的走入一条小道,很快就绕到了藏书楼后门,在那里静静等待。

    他等了许久,藏书楼内突然传来了一阵呼喝之声。

    一道黑影跌跌撞撞的从中跑了出来。

    裴诺从暗影处现出身形,一把抓住那人,沉声道:“你同我走。”

    那人一身黑衣,赫然是和裴诺同进九数宗的夜无心。

    系统告诉过裴诺,此人是魔域之主夜雨的徒弟。当然这个魔域之主是之后的魔域之主,如今的夜雨还只是一个潜藏的魔道高手而已,因魔道被洛星磊所灭,所以他和一干魔道弟子只能潜行于暗处休养生息暗自等待时机。

    这种情况之下,身为夜雨徒弟的夜无心来到九数宗,目的绝对不单纯,事实上他的目的和裴诺是一样一样的,都是来偷东西的。

    虽然目标不是同一本秘籍,然而都是要入藏书楼的。

    问题是藏书楼才刚刚被裴诺和洛星磊联手弄了个天翻地覆,九数宗方面早就加强了巡视看管。夜无心连个边都没摸到,就惊动了诸方高手,被联手围捕。

    据细桶所言,原著中确实也有这样一段,不过夜无心好歹是偷到了东西,如今他却连藏书楼都进不去,这归根究底全都是因裴诺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