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男友又又又死了 > 第103章 留守
    冥界不是禾嘉泽想象中的那个冥界, 长情的爹也不是禾嘉泽想象里的那个爹, 长情好歹算是个龙太子, 龙太子的爹就是龙王, 说到龙王……禾嘉泽脑海中先入为主的形象是顶着龙脑袋且身材魁梧的中老年人。

    禾嘉泽刚扭过头想问长情一句:这是你哥哥还是你爸爸?

    谁知转眼站在身旁的人就不见了,就在眨眼之间, 长情闪现到了长冥的面前, 毫不客气的揪住他的衣领:“为什么要背地里对小泽下手?”

    长冥笑意盈盈,道:“因为找不出能当着你的面动手的人选,你就当着小泽的面这么对你爹吗?”

    禾嘉泽走上前劝解:“别抓着他的领子对他这么说话, 他是你爹。”下一秒,语气突变, 冷笑一声:“把他摁地上,我特意带了十把推子,就不信剃不秃他的头。”

    长情:“这下知道谁对你好了吧?”说着, 反手把长冥撂倒在地。

    这下子长冥笑不出来了,试图挣扎起身, 一边说:“别啊, 我明天还得去仙界开会呢。”

    禾嘉泽将背包放在地上, 把带来的推子全部掏出来,各种尺寸的都有。

    做儿子的下手不知道轻重,,打起爸爸来极其顺手, 长冥一时半会儿还真没办法从长情手下脱身,真要管得住当初也不会让他成功开溜。

    长情到目前为止还是不能熟练的控制自己的力量, 不放技能就一个也不放,一放就是会让双方两败俱伤的大招,长冥也不敢和他动法,半张脸都被他摁在地上摩擦。

    眼见着禾嘉泽拿着推子就走过来了,长冥叫停:“等等,明天的大会上有十个散仙名额,我可以帮你争取到一个。”

    散仙好歹带了个仙字,唬住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凡人是够了。

    可他儿子不满意:“你先违反了规则,想用一个散仙的位置来打发小泽?最次也必须是体制内的,一个仙职换你一半头发。”

    禾嘉泽道:“体制内仙职?是还得上班吗?我不,谁给我找工作我就给谁剃莫西干头。”

    长冥:“要不先放开我,你们打一架决定谁说的算吧。”

    禾嘉泽与长情相视一眼,举起手里的推子:“先剃了再说。”

    嗡鸣中的推子伸向了长冥的头顶,禾嘉泽完全没有在开玩笑的意思。

    长冥活这么久还没剃过头,他们这些龙,身上的每一根毛发都是宝贝,也是极其爱惜自己的身躯,任何仙家灵药用在他们身上,都不能使他们身体上的缺失瞬间恢复,只能等自己慢慢痊愈。

    像长情这种拔起自己的鳞片毫不心疼的是龙族里前所未见的。

    推子触及到毛发的一刹那,声音骤然变得低闷,前头也停止不动了,禾嘉泽还想着是不是长冥用了什么小法术搞坏了他的推子,想要将推子放下去拿备用的时,却发现那推子挂在了他的一撮发丝上。

    原来是被卡住了,给龙剃头果然不是什么容易活。

    禾嘉泽睨了长情一眼:“我就说要带电锯来,你非不让我带。”

    长情:“……”手一抖,把长冥给松开了,他怕再不松手,接下来掉的恐怕不是长冥的头发,而是头了。

    长冥站起身,身姿挺拔,表情看上去却有些委屈。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间换了个自称:“本座在冥府无聊的狠,又不可随意擅离职守去阳间寻你二人,就想让你们下来谈恋爱。”想服软又拉不下脸,语气越是叫人觉得于心不忍,就见他背挺的越直,“冥府的发展和规划很好,很宜居,医疗发展也特别发达,有神医未转世,阳间哪里比得上,这不是听孟婆说小泽得了怪症,就派人去带他下来看看。”

    说话间,他抬手把被推子卡住的那一缕发丝拽了下来,他心疼的看着自己手掌里的头发,被扯下来后,那撮发丝没过多久就变为了发着黯淡光芒的短须。

    禾嘉泽:“你知道人死了就没什么好治了吧?”

    长冥不知从哪摸出一只小荷包,打开荷包,将细细的龙须塞进里面。

    荷包被长冥放在手掌上颠了颠,看得出里面装的东西有些份量,接着便听长冥道:“这荷包里是历代烛龙蜕换下来的龙鳞,在三千世界炽手可热,受万仙追捧,外加本尊的几根龙须。”

    禾嘉泽盯着长冥手上的玄色荷包看了会儿,摇头道:“不买,长情经常拔自己的鳞片玩,我还在垃圾桶里翻出来过几片。”

    闻言,长冥眯起眼睛朝长情看去:“你怎么和小泽一样败家,龙鳞是我们一代的第二传宗宝。”第一传宗宝已经变成办公大楼了。

    长情则是看着禾嘉泽,问道:“你翻垃圾桶做什么?”

    禾嘉泽道:“现在不是在说你们的龙鳞吗?不要管我,回答你爹的问题,告诉他,你的龙鳞你做主。”

    长情:“我不要其他龙的鳞片做传宗宝,我传我自己,关于从我身上蜕下来的东西下落何处,你也无权过问。”

    长冥将荷包收起来:“你知道用这些龙鳞能换来什么样的仙职吗?你叫得出名字的职位随便你挑,如果能再多点儿,现有的不满意让他们再想办法给造一个也是可以的。”

    长情:“还差多少?我现在拔给你。”

    禾嘉泽拦住长情:“我是为了拔你爹的头发才下来的,不是扒你的皮。”他把长情赶到自己身后,双手环抱在胸前,颔首看着长冥道:“违规的是你,叫鬼来害我的是你,不是应该你多出点儿力才对吗?”

    他此时与禾致修在生意桌上与人谈判时的样子有些相似,禾家做生意从来都是让对方让利,自己做稳吃不赔那一方,不论放在面前的诱饵是多想多大的蛋糕。

    长冥:“也不是不行,但本座不想做留守老人,你们到冥府来陪我,我可以再割点儿龙须。”

    禾嘉泽道:“不行,我家人还在上面。。”

    长冥:“那我把你的亲朋好友都安排一下,提前接他们下来。”

    禾嘉泽:“想得美,最多三天。”他稍稍抬起头:“我们每年至少来冥府住上三天,外加让我来给你割头发,这三天里我请你吃长情亲手做的饭。”

    长冥爽快道:“成交。”

    长情略微惊讶,压低声音对禾嘉泽道:“这么简单就让他同意了?”

    禾嘉泽挑眉:“没什么,只不过是看透你爹的本质了,瓮中捉儿控。”他与长情咬完了耳朵,结束悄悄话,又对长冥道:“那我们再来谈谈那些年你给长情灌输的错误思想吧,为什么要对他说‘人类都是心口不一的骗子’这类话?”

    长情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长达近二十年的洗脑,让他对人的错误认知根深蒂固,过于的小心翼翼,才会头昏脑涨的在长冥提出那些要求时,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

    他听到禾嘉泽提出这个疑问,摆出了和禾嘉泽相同的姿势,双手抱臂站在禾嘉泽身后,附和问道:“是啊,为什么?”

    长冥:“还不是因为从把你带回来开始,你就一直闹着要去阳间找他,你才刚破壳,我作为你爹,必须要阻止你的早恋行为……还是异地恋。”

    禾嘉泽听着长冥的话,点点头,表示理解:“这个年龄早恋,担心是应该的。”

    长冥见他在这个话题上似乎有松动,又道:“其实,作为一条龙来说,他现在也是在早恋,你俩在一起只能说是娃娃亲。”

    禾嘉泽的语气再次变得狠厉起来:“我男朋友什么时候想谈恋爱就什么时候谈,还是说你有什么关于恋爱的特殊见解要给我们两个灌输一下?”

    长冥摇摇头:“我能和我儿子单独谈谈吗?”

    禾嘉泽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而是转头看向长情,见他好似也想和长冥单独聊聊的样子,便点头答应了。

    离开前,禾嘉泽又特地对长冥道:“你应该知道没有了那个破规矩,我想知道什么长情都会告诉我吧?”对于这个问题,长冥给予点头作为回答,禾嘉泽见状接着道:“所以你说话前要特别注意一下,时刻记得这件事:等你们谈完了我还要回来帮你剪头。”

    待禾嘉泽走入休息室,房门关上后,长冥作出了松了口气的模样,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抬手朝长情摆了摆,招呼他坐到自己旁边。

    长情坐下后,长冥向他凑近,用手挡在嘴边,像是怕被休息室里的人听到一样,将声音压的极低,道:“我原以为你给我找了个听话的小少爷做儿媳妇,他那么小一点儿,没想到还挺吓人的,和我想的不一样。”在长冥看来,人类都没多大一点儿,他拍了拍长情的手,叹声道:“委屈你了,我不该给你添堵的。”

    长情:“不管你信不信,他一开始真不这样。”

    ·

    既然答应了长冥每年都会在冥府呆上三天,禾嘉泽打算这次就把今年的三天结清了,就从禾嘉泽他们来到冥府的这一天算起,至于长冥中间有一天不在冥府,那就不是他们要考虑的事情了。

    这笔买卖,长冥怎么算都觉得自己亏了。

    第一天是在儿媳妇与儿子联手恐吓、威胁与训斥之中度过的,还被迫剪了个头。

    第二天在天界大会上把祖传龙鳞和自己的一把龙须拱手让人,回到家时儿子和儿媳已经睡下了。

    到了第三天,他和长情、禾嘉泽和乐融融的坐在饭桌上吃着儿子亲手做的饭,天界派的来使上门,派来的人竟然是哪吒。

    禾嘉泽看着不请自入的来客,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年纪不大,也就十岁左右的模样,雌雄莫辩的面容上透着几丝戾气。

    这小孩身着绣着莲花的T恤,头上用红色的头绳绑着俩小鬏鬏,背后飘着大红色的缎带,好像下一秒就会扭起大秧歌,脚上还踩着一双轮滑鞋,禾嘉泽心想他的秧歌配乐说不定是《我的滑板鞋》。

    他直径走到了禾嘉泽面前,审视一番后道:“你长得太高了,做我徒弟,以后得改改。”

    禾嘉泽摸不着头脑,老半天憋出来一个字:“啥?”

    长冥拍案起身,怒道:“你做梦!我们龙族的人绝对不会和你扯上半点儿关系!”

    唇红齿白的小孩毫无面部表情变化,甚至看不出情绪波动,语气也十分公式化:“这是天界筛选后的结果,他想要找一个地位高、待遇好还清闲的仙职,唯一符合这个要求的职位就是做我的徒弟,我很喜欢他这种不求上进的精神。”他凭空在半空中一抓,手中就多出了一只牛皮纸袋:“我是哪吒,跟着我,我教你怎么虐龙。这是你的入职文件,签了它,以后我就是你师父了。顺便说一下,我很喜欢你剪头的手艺,长冥的新发型很不错。”

    禾嘉泽听到哪吒两字,便毫不犹豫的接了那纸袋,里面似乎没装什么东西,但也不妨碍禾嘉泽此刻激动且雀跃的心情,大概这就是亲眼到爱豆的兴奋。

    他一把握住哪吒还没收回去的手,热情殷切的说道:“谢谢,我也喜欢你。”

    长情眉间凝起,握住了禾嘉泽的另一只手,吃味的将人往自己怀里拽。

    哪吒又掏出一包衣物,里面分别装着印着莲花LOGO的T恤、带有莲花LOGO的帽子、以及背后有一大朵莲花的牛仔外套。

    “这是我连夜设计的师门服,你看,我今天特地穿上来见你的。”哪吒说着,还捏起自己身着的T恤,“你赶紧签吧,今天签完还有返现活动,天界会把昨天收到的百分之三十的供奉分给我,我要龙鳞可以自己去剥,所以到时那些还是你的,你想要什么法器我都能帮你做。”他朝禾嘉泽递出一支笔。

    禾嘉泽拆开了牛皮纸袋,里面就只有一张纸,内容也极其简短。

    入职人:禾嘉泽

    职位:一品仙职——哪吒三太子亲传弟子。

    福利:入门获赠哪吒亲手设计校服一套、转增龙鳞若干、年薪永远高于其他仙家子弟、有机会介绍给你孙悟空、二郎神等全明星认识,还有蟠桃和人参果吃。

    工作时间:看心情。

    工作内容:最好没有。

    ——请在此处签字:

    快速扫视完纸张上的几行字,禾嘉泽毫不犹豫的落笔,书写上自己的名字。

    在最后一步完成时,手中的笔与桌上的纸乍现白光,接着不翼而飞。

    哪吒:“有什么感觉?”

    禾嘉泽摇摇头:“没什么感觉啊。”

    哪吒:“没有就对了。”他掏出手机,把二维码亮出来:“加下我,以后常联系。”

    工作收尾,哪吒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人。

    长冥黑着脸道:“你怎么能拜入哪吒门下!?”

    禾嘉泽:“这是你下了血本帮我争取来的,我不能让你亏了。”他拿起筷子,顿了顿道:“他还要把孙悟空和二郎神介绍给我认识,想想就爽,完全无法拒绝而。”

    长冥道:“那个臭猴子还偷过我们一户远亲家里的针,你最好把龙族的仇人名单背一背。”

    禾嘉泽伸手掐住长情的脸,将他拽过来:“需要我提醒你这是今年的第三天吗?好好把握和你儿子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陪你爹唠唠嗑,让他不要来烦我。”

    长情:“有件事我得提醒你,我这张脸是假的,你这么扯,会把我的脸给扯掉。”

    如果说留守孤寡老人长冥对幼子的离开恋恋不舍,那么冥界上下其他人就是喜大普奔了,为感谢把杀气从冥界成功拐走的禾嘉泽,黑白无常还前来践行,送了些冥界土特产。

    作者有话要说:

    搞定完长情的爹,再搞定禾嘉泽的爸,基本就没了,两三章内结束。

    全明星只能串门不能详写,就像小倩、宁采臣、哪吒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