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男友又又又死了 > 第98章 惊魂
    禾嘉泽原本以为纪川辽等到第二天才会走, 没想到一大早起来时,他就已经不在家里了。

    来喊他起床的人是白羽, 禾嘉泽面露茫然之色, 一边坐起身一边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白羽看了眼时间, 现在是八点, 他道:“五个小时之前,要我伺候你穿衣洗漱吗?”

    禾嘉泽皱起眉头:“我们家也付给你工钱了?”

    白羽:“那倒没有,你的纪医生说不要让你一个人呆着, 所以我现在站在这里,从看着你穿衣服和帮你穿衣服里做选择。”

    禾嘉泽扬手制止他:“你先出去。”

    白羽道:“不行, 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我答应了海狗帮他把□□画藏在我家里, 到现在为止那本书已经藏在我衣柜里有十二年了, 除了我之外没人知道他小学看过黄书这件事。”

    禾嘉泽生无可恋的在白羽诡异的注视下快速把衣服穿好,他从床上下来走进浴室, 白羽就寸步不离的跟在他后头。

    他将马桶圈放下来, 回头朝白羽看了一眼, 道:“我要行个方便。”

    白羽:“李东硕说当你想要上厕所的时候, 他会把你架到马桶前,帮你扶着鸡,要我喊他过来吗?”

    禾嘉泽面色复杂外加嫌弃, 拢紧了自己的外套:“你们两个有什么毛病, 这么恶心的话也说的出来。”

    白羽道:“话又不是我说的, 就怕海狗不紧说得出来, 还做得出来。”

    禾嘉泽暂时放弃了使用马桶,又走到洗手台前,拿起牙刷,通过光洁明亮的镜子与站在后方的白羽对视,他一边挤牙膏一边道:“海狗也来了?”

    白羽:“是啊,现在正在你的游戏室里忙活呢,不知道为什么,我刚进去喊他吃饭的时候,看见他正戴着头盔,但是把裤子给脱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帮你扶,不过现在他手里就正抓着自己的小弟弟。”

    “噗——”禾嘉泽没绷住,嘴里的牙膏泡沫都喷到了镜子上,他将嘴边一圈的牙膏擦干净,含糊不清的说道:“游戏库里有个成人教程类游戏,应该是他找到那个了,本来是打算让纪川辽玩的。”

    白羽靠墙站着,和禾嘉泽聊了起来:“他没玩吗?”

    禾嘉泽把清水扑到脸上,一边道:“他和海狗不一样,他下面对游戏里面的人没什么反应,也禁止我以后打开那个游戏,我还以为他把那游戏给删了呢。”

    白羽不禁疑惑:“你说海狗怎么就找不到女朋友呢?他也不是不想找,自身条件也不错。”

    禾嘉泽想了想,道:“也许是因为你们两个天天走在一起,除了和你一起打篮球、上下学之外,他也鲜少一个人外出或者参加社交活动,说不定学校里的人都觉得你俩是一对,所以对他望而止步。”

    白羽:“我交过很多女朋友,我不是gay。”

    禾嘉泽挑眉道:“这就说得通为什么我听到有人在背后叫你渣男了。”

    洗漱过后,禾嘉泽与白羽前往一楼。

    路过游戏室时,白羽抬手敲了敲门,朝室内的人喊到一句:“忙完了没有?吃饭,赶紧的。”

    两人还觉得要稍微再等一等,面前的纸拉门却很快被人从里打开。

    禾嘉泽上下打量着李东硕:“挺快的啊。”说罢,又不着痕迹的朝游戏室内望,一边问道:“你有用卫生纸吧?”

    李东硕道:“你也看到了?我的战绩太漂亮了,这么短的时间里我来了十把,狍子你没机会超越了。我没看到卫生纸,你要我擦什么吗?”

    质疑的视线停留在了李东硕裆下,白羽道:“擦擦你的眼泪?”

    李东硕随他们一起朝主室走,闻言笑了声道:“不过是个游戏,我也没有激动到要哭的程度。”

    白羽:“我中途进去了一次,看见你没穿裤子,坐在地上。”

    当时只瞧见了李东硕背对着他坐在地上,垂着头,双手是放在前方在捣鼓什么的,白羽怕被辣到眼睛,扫了一眼就出去了。

    李东硕恍然道:“原来是你啊,我就说怎么听到门响,回头一看也没个人。我系扣子呢,最近好像发胖了,玩游戏的时候一个深蹲把裤子前门给崩开了。”说着,还将衣摆撩开,指着裤子上的那颗扣子道:“系的不是太牢,吃完饭记得帮我重新缝一下。”

    纪川辽走前将冰箱填的满当当的,白羽与李东硕只煮锅米饭,再从冰箱里随便拿两个盘子出来,塞到烤箱里加热一下,一顿饭就准备好了。

    已经许久没有吃过回热的饭菜了,禾嘉泽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李东硕:“你别是得厌食症了吧?”

    禾嘉泽道:“就你有嘴,一天到晚叭叭,扣子都崩掉了还吃。”

    李东硕拍着自己的肚子道:“我不胖,我还有腹肌。”

    虽然没有再吃东西的欲望,禾嘉泽还是在餐桌边坐着等他们两个人都吃饱了,才一起从桌前离开。

    禾嘉泽截胡了李东硕伸向桌面的手,道:“餐具我来收拾,缝你的裤子去吧。”

    白羽:“不是说你眼睛还没恢复吗?你行吗?眼睛好的时候也没见你做过家务啊。”

    禾嘉泽道:“我还不确定他的手到底摸过什么,我不能冒险把餐具交给他,这些都是我吃饭的家伙。你们不用管我,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主室和厨房的门一般来说不会管,禾嘉泽在厨房里活动,他们坐在主室也看得到,也就随他去了。

    将餐具洗干净,然后摆放归位,对普通人来说不是很难,但禾嘉泽有做瞎子的自觉,刻意放慢了速度,洗一个盘子发几分钟的呆,最后再把桌子擦一遍。

    这是他看着纪川辽每天都要做的事情,连他在擦盘子时的姿势与小动作都已经铭记于心,并下意识的去模仿。

    抹布搭放在窗沿上,禾嘉泽转身走出厨房,入眼是不堪入目的画面。

    李东硕坐在软榻上看电视,白羽蹲在双腿之间埋头忙活,因为被李东硕挡着,禾嘉泽只能看个大概,走上前几步才看清白羽是在李东硕的裤子上穿针引线。

    禾嘉泽道:“你知道你们被误认为是一对儿,一点也不亏吗?”这么一对比,他反倒像是直的那个。

    李东硕疑惑的朝禾嘉泽看去:“谁?”

    白羽烦躁的‘啧’了声道:“你就不能把裤子脱下来给我吗?这么不好缝。”

    李东硕:“那多不好意思,泽泽快来看,这个小仙女儿美不美。”他持着遥控器,指着电视屏幕。

    白羽站起身剐了他一眼:“说话前先过过脑子,他看不见。”收了线,

    他把剪刀与针线都扔到了矮桌上,坐到软榻的另一端,也开始看起电视。

    禾嘉泽轻车熟路的绕过前方障碍物,顺利的落座到了座垫上,一条手臂杵在矮桌上,手掌撑着下巴,看着电视画面,打了个哈欠。

    李东硕道:“他的动作那么栩栩如生,我下意识的就觉得他是平时的泽泽了,你看,就现在这样,看电视的泽泽。”

    禾嘉泽说谎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我没有,我在发呆。”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没一刻是安静下来无人发言的,气氛称得算是欢乐。

    电视里正在播放着玄幻修仙大作,情景唯美生动,引人入胜。

    而忽然之间,画面在一瞬间闪现了雪花,接着一抹身着血色衣裙的身影突兀的横插在了电视屏幕之中,呆立在女主身后的房梁旁,猩红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屏幕外的人。

    说话说了一半的李东硕闭了嘴,房间内突然陷入安静,李东硕和白羽搞不清状况的以为这是剧中的人物,可还是被吓到了,半天没有人再讲话。

    屏幕中,女主走出了场景外,留下的是定格的画面,以及房梁边上笑容逐渐加深的红裙女人。

    李东硕哆哆嗦嗦的拿起遥控器:“谁换台了吗?还是电视卡了?怎么不动也没声了,没人看我就转台了啊。”说罢,也不等其他人回答,就摁下了遥控器上的其中一个按钮。

    接着,频道变了,画面也变了,唯一不变的是画面里的女人,也不能说是完全不变,虽姿势与表情都与方才近似,可好像离他们更近了。

    主持人正念着播报稿,字正腔圆且中气十足,哪怕他身后正站着一个诡异可怕的人,也完全不能影响他。

    白羽打了个哆嗦:“她瞪了我一眼!”

    安静如鸡到现在的禾嘉泽,陡然间冒出一句:“我们最好快点逃跑。”

    李东硕还扬着遥控器:“再、再换个台试试,中二台在播枪战片,说不定有用呢,说不定就是你电视屏幕上的污渍呢。”

    他又按了一下遥控器,又让那个女人距离屏幕更近了一截距离,这个距离让人足以看清那红衣上的纹路与装饰。

    并不像刚才一样显示全身,她占据了大半个画面,像是被框在相框中的半身照,身后是烽火连绵,炮鸣声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