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男友又又又死了 > 第82章 逃跑
    忽冷忽热的确会对恋爱中的一方造成极大的心理伤害, 可禾嘉泽觉得自己的行为应该与忽冷忽热搭不上关系,他只是不去和看起来像个人的聂寻见面,可每天的交流没有落下,在家的时候他们仍旧是呆在一起。

    禾嘉泽:“我是在确保他的生命安全。”

    李东硕道:“认清现实, 在你把他称作男友时, 我就觉得他的生命没有安全可言。”

    白羽:“你可别把人给气死了。”

    距离热搜事件已过去半年之久,风波早已平息,最初这件事虽在人与人之间传的沸沸扬扬, 校内八卦这点事说起来也不过就是为了在聊天时能想起的共同话题。

    因为那时禾嘉泽本人与他历任男友的照片都被摆到了公众眼前,他的长相也不是说会让人看一眼就忘记的, 但也不至于会被那么多人铭记在心。

    顶多是最开始时,走在路上会被人认出, 成为他人今日与朋友闲聊时随口提起的一个话题点, 渐渐的被新鲜事所取代。

    杠精在网上到处都是,用着最阴暗的思维揣测他人, 但在现实生活中, 所有人都会藏起一口獠牙,如果不是有仇或者可以针对,没有人会闲着无聊跑到禾嘉泽面前去张扬自己的个性。

    毕竟有先例, 先前这么做的两人, 一个被驱逐出了生者的世界,一个被驱逐出了学者的世界。

    围观群众淡忘了这件事, 不代表在这件事中心的相关人员会轻易摆脱阴霾。

    任允明被判决至今, 任家始终没能从中走出, 他们还深陷其中。

    当初任允明的父亲任昭为他请来了一位在业界内名声颇为狼藉的律师做辩护,不管是什么案子,只要给他足够的钱,他都能轻易摆平,也不得不说此人是个鬼才。

    但俆玟芷却劝任昭别再以这种形式去帮助任允明,并把任昭为任允明请了那名辩护律师的事告诉了任老爷子。

    任老爷子出面压下这件事,让任昭请来的律师在法庭上放弃为任允明辩护脱罪,并让任昭把任家拒绝给任允明提供任何援助的消息放出去。

    “眼下的情况,现在断了任允明的活路,就是给任氏谋生路,不仅要断,还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任老爷子一言的意思,是要切断任允明所有的后路,就算等风波平息,也不能动用任何关系去为任允明翻案,“亦萱可是我看着长大的,任允明这孩子你们从小也没带在身边过几天,他能有今天也是你们的失败,现在还想把这个失败品捞出来,你们是想把整个任氏都折进去吗?”

    生意场如战场,稍有不慎便会全军覆没。

    ·

    徐玟芷拿着几份传输文件打开书房的门,她不过四十来岁,头发却已花白,脸上也多了不少皱纹。

    她放轻了脚步,走到书桌旁,将那几张带有照片的文件放到桌面上:“前几天我去了趟孤儿院,这几个孩子都不错,我想着……”

    任昭打断了她的话,带着固有的偏见道:“孤儿院里能有什么正常的小孩?”他原本也正在浏览一份文件,是托任调查出来的一些事,“你看看禾家这个老二,要不是他,允明能走上这条路?”

    俆玟芷扫了一眼那几页纸,厚厚的一沓,都是禾嘉泽这两年里交往过的恋人。

    任昭:“禾家教出来的好孩子,不学无术,勾引男人倒是有一套!”

    俆玟芷沉默半晌:“早年为了让你在公司站稳,我们两人腾不出空来照看孩子,都是托了禾家照看允明,他们也没亏待过允明,只能说我们当初不该那么冲动在把允明刚接到身边后不久,就把他送出国外。”

    任昭面色阴沉,大声道:“俆玟芷!那可是你亲儿子,禾家给了你什么好处要你这么帮他们说话,当初为什么把他送到国外?还不是因为禾嘉泽!”

    俆玟芷动怒,嘴唇抿成一条线,双眼也微微眯起,脸上的皱纹变得更深,她把桌子上那几张原本想拿给任昭看的孤儿资料收起来,用着因愤怒而微颤的声音说:“允明长这么大,你陪过他几天?要不是为了帮你在那把椅子上坐稳,要不是你没本事,我也不至于忙得焦头烂额,一年里连自己的孩子都见不到两面!到了现在你还在怨天尤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才会看上你这么个烂货。”

    任昭拍案起身:“你这是什么意思!?”

    俆玟芷:“离婚吧。”她丢下一句话,转身走出了书房,回到卧室中拿走了属于自己的一些证件,连件衣服也没收拾,便从任家离开了。

    她坐在车上,展平了被捏皱的纸张,食指指腹落在其中一张资料上的清瘦男孩的肖像上,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发出一声叹息。

    俆玟芷走后,任昭更是怒不可歇,他拨通了一则电话,用着激烈的声音交代对方立即去完成自己的要求。

    ·

    禾嘉泽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悠闲的撸蛇看剧,食指与拇指捏住了那条小蛇背后的其中一片肉芽,轻轻的摩挲。

    电视画面中的女人身着华服,泪眼婆娑。

    禾嘉泽看的津津有味,这是昨天李东硕来到他家里时看的一部宫斗剧,禾嘉泽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捡起这部剧开始偷偷摸摸的追起来。

    剧情发展到正精彩的情节时,禾致修打来了一通电话。

    禾嘉泽接通了电话,眼睛和注意力还放在电视上,心不在焉的对着手机道:“哥?你找我有事?”

    禾致修:“你小心一点。”

    禾嘉泽皱起眉头,困惑道:“我最近没逃课,我也没和爸吵架,你干嘛啊,是因为我刷你的卡买东西吗?”

    禾致修道:“徐姨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任叔受了不小的刺激,怕他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让我提醒你。还有……你为什么要买一个岛?”

    “……”禾嘉泽沉默半晌,声音含糊道:“妈不是说要买别人买不起的东西嘛……国内都买不到呢,以后我们禾家一个总裁一个岛主,说出去……就很好听。哥,你看看日历,劳动节快到了,你有什么要给我的吗?”

    禾致修气不打一处来:“给你一个建议,滚去你买的岛上别回来了。”

    禾嘉泽:“……”这就有点儿过分了。

    旁听了整场通话内容的聂寻,准备让他的老父亲从下面给他烧点儿钱,好给禾嘉泽补贴家用。

    疯狗跳墙咬人,小心也没用,禾嘉泽接了这通电话后对任昭要做什么没太上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买岛的事情禾致修也没太过生气,禾嘉泽在电话里提到拿他的卡买东西时,他才想起来,顺嘴骂了他两句,毕竟对比其他同龄的富家子弟,他的弟弟可以说是挺让人省心的了,平时也没什么不良爱好,乱花钱的次数也是极少,就当一次性把禾嘉泽以前没要的那些零花钱一次性支出了。

    ·

    大概聂寻是真的忍不下去了,在家里时,他和禾嘉泽的相处就像一场哑剧,提出见面总是以失败告终。

    这天禾嘉泽从学校往家里走,路过宠物店时,转头朝店里看了一眼,只见聂寻走出了柜台,推门而出,似乎是要朝他走来。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约莫是条件反射,禾嘉泽拔腿就跑。

    聂寻脚步一滞,险些被气到窒息,他追赶上去,喊着禾嘉泽的名字让他停下来。

    两人在大街上玩你追我赶的游戏,引来路人侧目。

    平日里,禾嘉泽缺少锻炼,连李东硕与白羽都跑不过,狂奔出一段距离就开始气喘吁吁,轻易而居的就被聂寻逮住了。

    聂寻:“看到我出来你跑什么啊?”

    禾嘉泽回头看来他一眼:“我不知道,还没开始想为什么就已经跑出去了,可能是觉得你在生气?”

    闻言,聂寻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你生气的时候我一定会想办法逗你开心,你觉得我在生气,就想跑?”

    禾嘉泽:“我没有啊。”

    聂寻憋了一肚子的话,说话时的语速都像是被人按下了二倍速:“看到我走出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跑,你就打算以后都这么下去了?我是鬼吗?需要你这么躲着我?”

    禾嘉泽心说,不是鬼,可你也不是人啊。

    聂寻一张嘴叭叭的停不下来:“你见到鬼的时候都没有跑出这么快的速度。”这句话是实话,禾嘉泽见到鬼的时候大多跑不出几步就腿软。

    禾嘉泽:“我哪有怕你,我好喜欢你的。”

    聂寻道:“为什么不愿意见我?和我好好说清楚。”

    禾嘉泽沉默半晌:“学业繁忙,我得回家……看书了。”

    他说罢想走,聂寻不乐意放人,见他又要逃避,气得语速又加快了。

    禾嘉泽已经快要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就看见他的嘴一张一合,跟念经似的。

    接着,禾嘉泽看见一条分叉的小蛇信子从露了出来,随后聂寻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喷出来一小撮幽蓝色的火焰。

    哦豁,坏菜。

    禾嘉泽怎么也没想到,这条蛇精还能死于语速过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