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逆天福运之农女青青 > 第120章
    常笑从他师傅那里只学会了武术,并没有习到他师傅的医术,所以,在给他家小姐灭火之后,看着他家小姐想冒着烟的掏火棍,吓得不行,也不管去触碰,只得一边哭,一边扯着嗓门吼道:“师傅,你快点来看看啊!”

    常笑很是着急,一边喊一边跺脚,丝毫没有发现那坚硬无比的刑台都被他多出了裂缝,此时的他,很害怕他师傅要是动作慢点,他家小姐就从黑木棍直接变成了木炭。

    “乖徒儿,莫哭,师傅这不来了吗?”带着宠溺和包容,中间有混合这几分无奈的声音响起,然后,曾经见过常笑师傅的柳元吉几人,看着多年未变依旧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眼里蹦出惊喜,那么厉害的高人,肯定是有办法救青青的。

    若是常笑的速度普通人还能看出一道影子的话,那么,在他们眼里,常虚子就像是神仙一般,凭空般地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快看看小姐,”常笑抓着他师傅的袖子,急忙说道。

    常虚子倒是淡定地很,“放心,笑笑,有师傅在,你们家小姐不会有事的,快把眼泪抹干净了。”

    常笑从不会怀疑他师傅的话,原本还哭着的他又裂开了一口白牙,松开抓着师傅的两只大爪子,直接用袖子开始抹眼泪。

    没人能看出常虚子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刚刚还捆绑着的柳青青就被他横抱在怀里,“笑笑,走了。”

    “恩,”常笑点头。

    一边的侍卫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老头,就这么大摇大摆将死刑犯给带走了,纷纷看向他们的头领,等着他的命令,当然,他们是不希望对上这么厉害的老头,再说,天气这么冷,他们想回去套件厚衣服。

    侍卫头领看向端木凌的方向,接到不用管的暗示之后,也是松了一口气,木着一张脸,仿佛没有看见大摇大摆的师徒二人一般。

    “站住!”倒是柳梅婷颤抖的声音响起,自常虚子出现之后,她就知道,柳青青今日是死不了了。

    “坏人,”常笑回头,恶狠狠地瞪着柳梅婷,原本还想要动手的,不过,再看到她的脸之后,停了下来,师傅说过,不能不尊重老人。

    常虚子的动作停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从他出现就一直没有变过,即使是看见柳梅婷,依旧如此。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柳梅婷质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常虚子倒是有些奇怪,这位夫人看着他的目光似乎是认识她的,“夫人,你认识我?”

    “常虚子,”柳梅婷指着常虚子,整个人气得浑身发抖,“为什么每次都是你,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每次都要坏我的好事。”

    “我不认识夫人。”常虚子看着激动的柳梅婷,十分坦然地说道。

    “师傅,我们不要理这个疯婆子。”常笑自认为很小声地在他师傅耳边嘀咕。

    常虚子安抚地看了一眼常笑,然后才对着柳梅婷,“这位夫人,我是真不认识你,不过,既然在这里遇上,也是缘分,我就送夫人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你,”柳梅婷看着常虚子,气得说不出话来。

    常虚子没再多说,对着她摇了摇头,眼里的可惜十分明显,然后,转身离开,等到了柳家村那些人旁边时,询问道:“要将她安置在何处?”

    柳元吉反应过来,“高人,我来带路。”

    “元吉,你们腿脚快,先带着青青回去,我们随后就到。”虽然青青的模样挺吓人的,不过,他们刚刚已经看见了这么高人的本事,再想着他们青青那么大的福气,肯定是不会有事的。

    “哦,”柳元吉和柳青桦几人赶紧给常虚子带路。

    柳梅婷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柳青青被带走,她太清楚常虚子的本事了,只要柳青青还有口气,就不可能会有事。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她和爷最后的机会了,他明明知道他们有多么不容易,为什么还要跳出来捣乱?

    青青安全了,柳家村的人都长长地送了一口气,再看着面前的侍卫,见他们脸上多多少少都带着伤,刚刚还义愤填膺现在全都变成不好意思了。

    “爹,等一下。”要离开的时候,柳全贵看着站在刑台上的柳梅婷,即使现在青青无事,但他心里的火气还是不断地高涨,对柳大山留下这句话,就快速地走到柳梅婷面前。

    “啪!”一巴掌扇了过去,柳全贵是一点也没有省力,要知道,以前他动手打的都是他的儿女,对于孙子孙女辈的,心里即使再不满,也是交给他的儿子去教育的,“你这个畜生,我们家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才生出你这么一个黑心肝的玩意,你爹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青青有哪一点对不起你了,你要狠毒地想要烧死她。”

    柳梅婷被打得身子一偏,听着柳全贵的话,猛地抬起头,正要说话,就看见原本准备接着教训她的柳全贵一脸的惊愕。

    看到柳梅婷的脸,柳全贵确实是吓了一大跳,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心里的火气倒是全部消散了,“你,罢了,梅花,好自为之吧!”说完这话,就离开了。

    对于他突然转变的态度,柳梅婷莫名的同时心里有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看着柳全贵的背影,“等等,你把话说清楚。”

    柳全贵并没有停下脚步,倒是柳家村其他人看见柳梅婷的脸,反应和柳全贵一样,恨意和愤怒几乎都消失了,大多都是化成一声叹息。

    虽然柳家村的人能做到见怪不怪,毕竟他们这样的事情经历得已经不少了,能够忍住,但刑场中其他的人却怎么也忍不住,一个个看着柳梅婷的目光跟见到妖怪一般。

    “她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有人压低声音惊叫,实际上声音并不小。

    “小声点,不怕她报复你啊,我估计这女人是恶事做多了,遭报应了。”那叫别人小声点的人声音同样很大。

    “恩,”另一个人很赞同地点头,“这样的天气下雪,摆明刚才那姑娘就是有天大的冤情,老天爷才会为她平反,结果这女人非要跟老天爷作对,想要烧死那姑娘,可不就是报应。”

    “就是,你们没听到刚才那老头说吗?那女人的亲爹都被她害死了,这样大不孝的人,活该被天打雷劈,能留她一条性命就是老天爷格外开恩了。”另一个膀大腰圆的大婶一副我知道内幕的模样。

    “不过,她这样也不好受,一夕之间变成老太婆,换成你,你受得了。”

    看热闹的人闹哄哄的话语断断续续地进入柳梅婷的耳朵,老太婆?什么意思?柳梅婷突然想到之前柳青青也用那种惊讶的目光看过她,那是她点火之后,难道就是她也不能直接伤害柳青青吗?

    像是想到了什么,柳梅婷两手附在自己的脸上,一颗心不断地往下沉,那皱巴巴的纹路是什么?不死心地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将脸摸了一遍,却依旧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之前的光滑不在,不会的,不会是她想的那样的。

    柳梅婷将手放了下来,然后,瞪大了眼睛,因为她原本的芊芊玉手,此时就像是失去了水分一般,干枯发黄,就是那皱纹上面都布满了老年斑。

    “啊!”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的柳梅婷歇斯底里地想要发泄心里的恐慌,然而,几声之后,原本清脆年轻的声音也慢慢地变得苍老,她不敢再叫,不想听到那样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发出,只得整个人蹲在地上,抱着头,任由两行眼泪从眼里溢出。

    “走吧,”不同于柳家村人对柳梅婷惋惜的态度,端木凌兄弟两个看着那所在一起的人,眼里都是冰冷的淡漠。

    “恩,”端木瑞点头,他们现在自然是要去柳青青那里,对于太子和柳青云,他们很清楚,与其被柳梅婷这个疯女人拿捏,那位世外高人更靠得住一些。

    柳元吉一行人回到家里,看着他眼中的高人将他的宝贝女儿放在床上,然后悠闲地坐在一边把脉,父子几个都屏住呼吸,睁着大眼睛看着常虚子。

    终于,等到常虚子将手拿开,“笑笑师傅,青青她怎么样?”

    “放心,无事,”常虚子笑着说道。

    虽然青青被烧得面目全非实在是不像没事的样子,可常虚子的笑容却让他们的心安定了下来,看着常虚子拿起笔,写好药方子,柳青桦想要拿着去抓药,却被常虚子按住了。

    “不急,这上面的药,普通的药铺是抓不到的。”常虚子很是淡定,“等会,自有人去抓药的。”

    他的话让柳青桦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常虚子也没有多加解释,而是在一边慢慢地喝茶,等到一杯茶尽,放下茶杯,“来了。”

    很快,端木凌兄弟两个走了进来,柳青桦几个慌忙行礼。

    “青青如何?”

    “没事,”常虚子并没有行礼,端木凌也不觉得奇怪,叫了柳青桦他们起身后,问着常虚子。

    而常虚子是一点也不客气地将药方递给了端木凌,“这是她需要的药。”

    “朕让人去准备。”端木凌点头,自有人去做这些事情,“道长,想必太子和柳青云的事情你也听说了,不知道长可有法子解救。”

    常虚子却是笑着摇头,“我并不能救醒他们,”见屋内的人都很失望,接着补充道:“不过,柳夫人是有大运之人,只等她醒过来,就有法子让他们醒过来。”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端木凌想了想,便吩咐人去将太子和柳青云带到了柳家的院子,一个皇帝一个王爷,两人堂而皇之地占据了柳家的院子,至于晚回来的柳家村村民,除了几个族老,村长,其他的人都被他们赶到其他地方了。

    虽然说处斩青青的圣旨是皇上下的,可柳家村所有人,包括柳元吉他们,都没有半点怨恨之意,反而,他们一家子人看着皇上,那个尊敬崇拜,倒是让端木凌这个冷情的君王都生出几分不好意思来。

    因为留给柳青云他们的时间并不多,所以,柳青青就必须要快些醒来,所有人都焦急地等着,就常笑和他师傅很淡定。

    一碗药下去之后,常虚子拿起放在一边的银针,以别人看不见的速度施针,等到其他人回神过来时,柳青青全身都是银针。

    “需要多久?”端木凌开口问道。

    半个时辰之后,常虚子取针,离着柳青云他们昏迷的第三天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不过,柳青青也睁开了眼睛。

    疼,除此之外,她便再没有其他的感觉,忍不住的她痛呼出声。

    “青青,”柳全贵等人看着自家宝贝孙女疼得不行的样子,他们的心都跟着一起再疼,想想也是,被烧成这样,能不疼才怪?

    “疼就说明你还活着,”常虚子对着柳青青说道,“太子和柳青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也想就他们的不是吗?”

    柳青青忍着全身上下的火燎火烧的疼痛,点头,“想。”仅仅是说这一个字,嗓子眼就疼得像是要冒烟一般。

    “需要你的鲜血。”常虚子开口说道。

    “可以,”柳青青说了两个字,并没有再点头,因为刚刚那细微的动作,拉动着伤口,疼得她冷汗长流,如若不是知道现在晕过去可能就再也救不了柳青云,她恐怕都支撑不住。

    对于她的回答,常虚子并不觉得意外,接过常笑手里中号的饭碗,“需要两碗。”

    听到这话,柳全贵他们更是心痛不已,他们并没有阻止,是因为他们知道,青青肯定会答应的,果然,柳青青想也没想就嗯了一声,意思很明显。

    倒是端木凌兄弟两个觉得更加不好意思。

    两碗鲜血,若不是常虚子在一边看着,本来就只剩下半天命的柳青青恐怕都挺不过去了,“睡吧,”等到放血结束之后,常虚子笑着说道。

    柳青青疲惫地闭上眼睛。

    常虚子端着两碗血去了另一个房间,直接给两人喂了下去,“皇上,王爷,柳青青的血只可用在这样邪魅的事情上,还有一条,必须她自己同意,想必你们也知道她是大运之人,若她不同意,那这血可能就是穿肠毒药。”

    常虚子这话倒不是假的,而是一种提醒,柳家村的人他不担心,就是怕端木凌将柳青青的血当成万能药来使用,若是那样的话,他明明是来救人了结因果的,反而因他而种下恶果就不好了。

    端木凌也明白常虚子说这话的目的,“道长尽可放心,朕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常虚子点头,“他们一个时辰之后自会醒来。”

    说完这句话,常虚子走到柳全贵面前,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递了过去,“这里面有一粒药丸,你回家之后,喂给你儿子,他很快就会无事。”

    柳全贵看着面前的瓷瓶,欣喜地接过,小心地放好,想着这位高人救了青青,老二也会好起来,这么大的恩德,怎么能不报,正要下跪磕头,却被常虚子给阻止了。

    “道长大恩,我们无以为报,我们替爷爷磕头,若道长有什么需要,我们柳家子孙但所不辞。”柳青桦兄弟几个郑重地跪在常虚子面前,认真地说道。

    “不必如此,本是我来还恩的,”常虚子笑着伸出双手,并没有碰到柳青桦他们,但跪着的他们一个个都被强制地站了起来。

    “我的乖徒儿父子,以后就拜托你们照顾了。”

    柳青桦他们点头,对于常笑,他们早早地就当成了家人,就是道长不说,他们也会的,不过,“父子?”常笑什么时候有儿子的?

    “嘿嘿,”常笑一脸憨憨地笑了,“师傅给我带了个儿子回来,你们等着,我马上把他带过来。”

    几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常笑去得快,回来得更快。

    不仅仅是柳全贵一家人,就是端木凌兄弟两个也是看了看常笑,再看着他身边,直到他膝盖的孩子,简直就是常笑的翻版,这高人果然是高人,哪里给常笑找来这么个儿子来的。

    “道长放心,我们定会照顾好他们的。”柳全贵作为一家之主,笑着保证道。

    “如此就还,”常虚子站起身来,“柳夫人毕竟是烧伤,脸上和身上都会留疤,我写个方子,以柳夫人的气运,每日都用,总有一天,疤痕会消失的。”

    “多谢道长。”柳家人除了心痛之外,倒也很快就接受了,毕竟这次能有命在就很不容易了。

    就像他突然出现一般,常虚子的离开也很突然,几乎是眨眼的瞬间,屋内已经没有了他的踪迹。

    柳家村的人不觉得奇怪,常笑父子也不觉得伤心,端木凌兄弟两个只是感叹一句,果然是世外高人。

    端木昊和柳青云果然是在一个时辰之后睁开眼睛,看着一屋子的人,原本迷茫的他们再听了这几日的事情,倒是心惊肉跳。

    看着昏睡中柳青青的模样,因为被苏氏和柳叶氏用温水清洗过而更显醒目的伤疤,柳青云就有弄死柳梅婷的冲动。

    端木凌兄弟两个带着太子回宫,想到这次柳青青和柳梅婷的事情,“她们两个虽然是半斤八两,但到底是柳青青赢了。”

    “恩,”端木瑞点头,柳梅婷的苍老无法更改,可柳青青的毁容至少还有得治,“皇兄,按照之前答应柳梅婷的条件做吧。”

    “恩,”端木凌点头,有时候,死并不是最痛苦的,想着变回五岁,乖巧的老八,即使那是他的亲儿子,经历了这些,他都有和柳青青一样的感觉,那就是用老八来打击柳梅婷,实在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柳家村的人大部分都再第二天就回村了。

    “你决定了?柳青云,要知道,朕虽然没有看在太子的面子上刻意提拔你,但是以你的能力,时间一久,位居高位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端木凌看着跪在他前面的柳青云,笑着问道。

    “恩,请皇上成全。”柳青云点头,他本来就没有多大的抱负,如若不是为了配得上青青,他也不会那么努力,在他和青青一起读书的时候,从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卫县县令一职,是他想了一晚上的结果,一辈子待在那里又如何,只要青青开心,家人高兴,他也就满足了。

    “行,你若是什么时候反悔,可以给朕递折子。”端木凌点头。

    等到柳青云离开之后,端木凌想,他是不是也该休息了,老了,一熬夜就容易头昏脑涨,腰酸背痛,柳家村那皇庄他还没去住过呢,要不带着母后和皇弟一起去那里养老?

    御花园内,端木昊突然打了个喷嚏,笑看着陪着老八捉迷藏的老九和老十,“老十,他这样也不错?”

    “恩,”四皇子点头,至少,他很少看见老八笑得那么灿烂的。

    等到柳青云拿到圣旨之后,柳青槿瞪大眼睛不满地看着他,也不叫姐夫了,“柳青云,你太过分了,卫县县令一职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之前我还给你们说了的,你怎么能抢呢?”

    柳青云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柳青槿,他承认想到这个主意是受了柳青槿的提示。

    这样的大夏天,即使是房间里的冰块从未间断过,但是养烧伤对于柳青青来说,还是非常痛苦的,最开始是痛不欲生的疼痛,等到疼痛减轻后,又是让人发狂的痒痒,最难受的是还不能挠,等到伤养好可以下床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受了至少二十斤,本来就瘦的她看起来就跟纸片一般,轻飘飘的。

    然后,柳青青就被柳青云得意地带回了卫县,柳青桦他们因为有公职在身,只能留在京城,回去的路上,他得意的同时又在懊恼,怎么没早早地想到这个主意,那样,他和青青就能过二人世界了。

    只是,柳青云高兴得太早了,他的两个孩子很聪明,就算大人没有告诉他们,也猜到了一些,等看到柳青青之后,从出生就没有离开过爹娘这么久,害怕的他们更是时时刻刻地粘着,再加上京城有柳青桦几个,但在柳家村,柳青青的兄弟姐妹就跟多,这还不算其他的亲人。

    一年之后,柳青青脸上的伤疤还隐隐可见,“爷爷,你们有事?”看着欲言又止的柳元和,柳青青率先开口问道。

    “青青,梅花疯了。”柳元和看了看柳全贵,又看了看柳元宵,见他们谁也不开口,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怎么会?皇上不是答应了她之前的要求吗?”柳青青皱着眉头说道,在他们回卫县之前,皇上就下旨,封八皇子为轩王,柳梅婷自然是轩王妃。

    不过,她很快就想到了原因。

    “八皇子不知为何,脑子坏掉了,停留在五岁的时候,并不认识柳梅花。”柳全贵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听苗氏说,八皇子看见柳梅花就叫她妖怪,你还不知道吧,那次的事情之后,梅花的身体虽然没问题,可容貌却跟你奶奶差不多。”

    想到之前,柳梅花为了跟着八皇子所做的事情,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同时,又觉得一无所有变成老太婆的柳梅花不疯才怪。

    柳青青点头,“那二伯的意思是?”

    “青青,昨天苗氏拦着我说,梅花在县里还有产业,她想带着梅花在县里住着。”柳元和有些为难地说道。

    柳青青疑惑地看着柳元和,“那她就住啊。”

    “青云那孩子,还记恨一年前的事情,让人将他们赶了出去。”柳全贵开口说道,他也是见了梅花和苗氏的,看得他都觉得心酸不已。

    “二伯,你是想让我跟青云哥哥说一声。”柳青青点头,“这是小事,二伯放心,晚上我会跟他说的。”

    她的家人心底都是善良的,再有,柳梅婷已经得到了最好的惩罚,她现在也过得很幸福,心里早就放开了,再说,只是让她们在县里她们自己的房子里住着,本来就是跟无关的事情,她也不会在意的。

    柳青青也很清楚她的亲人,苗氏若是还有更过分的要求,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

    柳梅婷这一生,都一直疯疯癫癫的,嘴里叫嚷的话谁也听不懂,而照顾着她的苗氏,终究在老了之后,先她一步离开。

    没人照顾的她,一个人出了卫县,疯着的她竟然都走到了京城,虽然吃了很多苦,但凭着直觉,还找到了端木轩。

    “爷,”柳梅婷衣衫褴褛,脏乱如乞丐婆子一般地扑到了端木轩面前。

    “啊!”这个时候的端木轩,年龄依旧在五岁,人也是三四十岁了,但依旧年轻俊秀,看见柳梅婷,吓得尖叫一声,躲在了十皇子的背后。

    “哪来的疯婆子,还不赶紧将她拉走,没看见吓到你们主子了吗?”十皇子说完这话,转身安抚着他家八哥。

    好不容易看到端木轩的柳梅婷,就这么被视为拉走,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看见过柳梅婷。

    柳青青的一生过得幸福安逸,她也和村子里的人一样,在一百二十岁的时候,离开人世,那时,柳青云已经过时,长辈们也不在了,送她的是满堂的子孙,还有柳青槿这个小老头。

    “碰!”平板掉落在地,柳青青睁开眼睛,浴缸里的水已经冰冷,可她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傻傻地看着卫生间,她这是又回来了?还是说之前只是她太寂寞而做的一个梦而已?

    被冷到的柳青青站起身来,将自己收拾好,捡起平板走了出去,客厅里的电视依旧开着,然后,她手中的平板再次掉落在地,眼睛瞪得大大的。

    “巨星柳青杨回国,机场拥堵五个小时,而柳大巨星早就从专用通道离开,柳青杨,柳家二公子。”

    柳青青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电视里随着柳青杨而牵扯出来的家人照片,让她的心砰砰直跳。

    作者有话要说: 亲们 终于完结了 从怀宝宝开始 现在我家宝宝都五个月了 哎!

    书香门第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