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穿成龙傲天的炮灰妈 > 第37章
    这男人撒起娇来, 实在令人无法抗拒。

    洛妍吸了下鼻子, 蜻蜓点水似的,轻轻一吻,落在他脸颊上。

    秦斐生眼底不禁流露出失望, 洛妍却已微红着脸移开目光,支吾道: “我去叫老魏。”

    说完跑开了, 活像只受惊的小兔子。

    身后响起男人愉悦的轻笑。

    ...…

    半个月后, 一行人秘密回国。

    尽管有意瞒着,秦斐生还是知道了网上的事, 洛妍感到心惊肉跳,生怕他会做出不理智的举动, 可出乎她意料,秦斐生表现得很平静。

    似乎自从受伤后, 他收敛了身上所有戾气, 并将锐利的刀锋隐藏在了毛孔之下,只要她在他视线内, 他的眸光始终是恬然温和的。

    她从没见过他这么安静平和的样子。

    昏暗的机舱内,洛妍不动声色打量的他,浅淡的月光从窗口透进来, 落在他苍白脸颊和黑色头发上, 给他蒙了层玉质的朦胧暖光。

    看着看着, 洛妍心口柔软得一塌糊涂, 她抓起他胸前滑落的毛毯, 轻轻盖在了他肩膀上。

    抽手时, 一直紧闭着眼的男人,突然准确无误地握住了她的手。

    英气的眸子缓缓睁开,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她。

    四目相对,洛妍心口扑通扑通直跳,任由他紧扣着她手指,轻轻靠在他的肩头上。

    黎明的第一缕阳光,缓缓照了进来,机舱内登时大亮。

    老魏过来提醒道: “还过一小时到北京。”

    秦斐生点点头,眸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他突然起身,在洛妍身前立定了。

    屈膝,跪地,掏出钻戒,一气呵成。

    像是练习过无数次的那般熟稔,完全看不出他此刻重伤未愈。

    他定定地看她,漆黑的眸子里燃着焰火,温度灼热无比。

    “上次求婚没成功,今天我想再试一次。妍妍,嫁给我吧!”

    秦斐生握住她纤细的手指,将那枚熠熠生辉的钻戒,缓缓推入了她指间。

    洛妍眼眶微微湿润了,她莞尔一笑,郑重应他:“好。”

    他起身,低头吻住她的唇,轻声呢喃道:“你好,秦太太。”

    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机舱内掌声响起,随行人员全都围拢了上来,老魏将一大束红玫瑰递到洛妍怀里,笑着打趣道:“秦老师追老婆可真不容易,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洛天扑到洛妍怀里,一只小胖手勾着洛妍的脖子,另一只搭在秦斐生肩膀上,圆溜溜的眼睛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两只眼珠子亮晶晶的,嘴里发出银铃儿似的咯咯笑声。

    “好开心呀!妈妈终于答应嫁给爸爸了。”小家伙扭过头,胖嘟嘟的小脸上一本正经,“爸爸可要对妈妈好哟,要是爸爸对妈妈坏,那我也不理爸爸你了!”

    童言无忌,机舱里又是一阵大笑。

    秦斐生亲昵地抵着洛天,一字一顿异样温柔:“以后你们娘儿俩就是我的命。”

    他转头看了眼洛妍,眸中蕴了柔情笑意,“妍妍,我们一家三口拍个照。”

    他勾紧洛妍的肩膀,洛天晃着腿坐在两人中间,亲密又自然的姿势,脸上绽着灿烂的笑容,咔嚓声过后,温馨一幕被定格下来。

    画面里他与她十指紧扣,她指间露出的钻戒异常显眼。

    一分钟后,秦斐生发了条微博。

    “她说:好。”

    配图是方才三人的合照,而他的微博简介,已经改成1 1=3。

    微博立刻就炸了,评论在以每秒上千的速度激增,【秦斐生求婚成功】的话题飞速窜上热搜头条,三分钟后微博瘫痪了。

    这是时隔半个月的沉寂后,他头一次发微博,内容如此劲爆,老魏盯着他手机屏幕,瞪直了眼珠子,脸色唰的惨白。

    “我现在辞职来得及么?”老魏擦了把冷汗,虚弱地问。

    再不辞职,秦斐生那群粉丝该把他给生生吞了。

    秦斐生轻飘飘扫他一眼,淡声道:“这次公关,我亲自来做。”顿了下,缱绻眼眸划过洛妍脸庞,语声醇厚如酒。

    “准备好了么?”

    “我和你一起。”洛妍外头轻笑。

    一字一字,掷地有声。

    窗外,飞机划破了重重云层,匍匐的大地隐隐显出了轮廓。

    天空湛碧,日光正好。

    当天下午,秦斐生紧急召开了记者发布会。过去半个月舆论发酵得太厉害,在秦斐生部分粉丝的刻意引导下,洛妍的形象被彻底魔·化了,在场的娱记纷纷目露鄙视,毫不遮掩地释放着恶意,抛出的问题也一个比一个刁钻。

    “洛小姐,请问你以前和秦先生是什么关系?”

    “秦先生的经纪人是我的老师,之前我是他的助理。”洛妍落落大方地道。

    “据我们了解,你以前是他的粉丝,后来才进他工作室,所以你是有预谋的刻意接近吗?”

    洛妍淡淡一笑,“秦先生这么优秀,被他吸引成为粉丝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相信进入偶像工作室是很多粉丝渴望的梦想,这么纯粹美好的欣赏,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你口中所谓预谋刻意接近,难道是心中藏了龌龊,所以看到的才全是龌龊?”

    记者脸色涨红,语气越发咄咄逼人,“所以你承认进入工作室是你早有预谋了?那么从被包养到成为未婚妻,你又是凭什么上位的?”

    秦斐生眉头一拧,接过话筒冷声道:“出道十来年,像你这么嘴脏没品的记者,我还是头一回见。你的问题由我来回答,答完请你立刻出去,不要污染了现场的空气。”

    “我从没包养过任何女人,包括洛妍。她在我身边工作,凭的是她的专业能力和热忱态度,这也是她身上最吸引我的一点。”秦斐生冷峻的目光朝四下里掠去,淡道:“至于上位,我心里从来只有她一个,这个说法未免太可笑了些。”

    他当着前方所有记者的面,示威似的握紧了洛妍的手。

    “你是渤海娱乐的?”秦斐生微眯着眼,声线冷冰:“我会向你们领导投诉你,对于当众侮辱我未婚妻的言行,我要求你们公开道歉。”

    话落,保安立刻将那脸色发白的记者请了出去。

    这招杀鸡儆猴,果然让其他记者都安分不少,目光里多了几分惧怕,唯恐一个不甚惹得这个阎王不快。

    被赶出去事小,被投诉丢工作可就麻烦了。

    “听说洛小姐的儿子快五岁了,婚后会跟秦先生一起生活吗?”

    “亲儿子谢谢。”秦斐生懒懒一挑眉,似笑非笑说道。

    “预计什么时候举办婚礼?两位会签署婚前协议吗?”

    “下个月。婚前协议,不存在的。”

    “不会担心以后吗?毕竟两人收入相差悬殊。”记者笑问。

    “我老婆,”秦斐生指了下洛妍,俏皮地拖长了调子,“她超有钱的,将来我要是糊了,没准儿是她来养我。”

    “突然公布求婚成功,会担心粉丝不满人气流失吗?”

    “我这么有实力的人,会怕吗?”秦斐生展眉轻笑,语气陡然一肃,“如果真是我粉丝,真的喜欢支持我,就不会去做伤害洛妍的事,她是我妻子,是我相伴余生的爱人。”

    低缓而诚挚的声音,带了股令人信服的力量,洛妍只觉心里暖暖的,这半个月在网上被暴力受的那些委屈,顷刻间一扫而空。

    现场记者们受秦斐生感染,一个个眼神也渐渐变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发布会终于临近尾声。

    最后一个问题:“婚后两位还会共事吗?还是洛小姐回归家庭?”

    秦斐生转头看着洛妍,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她有自己的梦想,不应该是围着我打转,我会全力支持她,去实现她的梦想。”

    刹那的安静过后,现场自发的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这次发布会非常成功,迫在眉睫的危机迎刃而解,原本有些不看好秦斐生将来发展的言论,可在他拿下金莲奖最佳男主、成为八五后影帝大满贯第一人后,那些负面预测全都消失了。

    他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一骑绝尘,同期再无男演员能与他比肩。

    新片《进击吧爸爸》的拍摄期又延迟一个月,这次却没有人敢叽叽歪歪了,因为秦斐生摇身一变,成为这部电影的投资人,身兼监制和主演,在剧组有了绝对的话语权,而原投资方塞进来的某些无演技的角色,全都被踢出了局,展开新一轮的大换血。

    一时间皆大欢喜,导演特高兴,粉丝也高兴,原本挺小众的片子,忽然就成为所有电影人眼里的香饽饽,争先恐后来试镜,选角工作进行的如火如荼。

    事业爱情两得意,五月里,在所有人的期待中,秦斐生和洛妍举办了盛大的海岛婚礼,洛妍正式成为了秦太太。

    雪白的幔帐落下,灯影摇曳出一片橘黄的暖光。

    秦斐生脸色醺红,眼底蕴了一片暗沉的酒色,他抱着怀里的软玉,亲了亲洛妍甜软的脸蛋。

    脑子里全是她的倩影,心底欲·望的野兽在叫嚣着,他咬着她的耳垂,慢慢除掉两人间的障碍,将她剥成一颗白嫩可口的莲子。

    “老婆。”他沙哑着唤她,声腔里柔情缱绻,“我今天特高兴,这辈子都没这么高兴过,让我好好看看你。”

    洛妍抬眸,一双妙目泛着潋滟的光泽,樱唇半张半闭,诱人采撷。

    秦斐生意乱情迷,俯身攫住她柔软唇瓣,身体倾了下来。

    夜色阗黑,热意宛如春潮,欲望如野草般恣意疯长。

    两人抵死缠·绵,云散·雨歇后,秦斐生俯在她耳畔,声线喑哑而动情:“明明在一起没多久,总感觉已陪了我好久。你给我挡那个疯粉丝时,我就一直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女人呢?”

    他兀自笑了起来,“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你了。”顿了下,“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嗯?”

    洛妍紧闭双眸,潮红的脸颊往他怀里缩了下,没有吭声。

    她怕一开口,就暴露了心底最深的秘密。

    她永远记得,那个漆黑的夜晚,看到他的第一眼...

    一年后。

    洛妍望着镜子里明眸皓齿的女人,拉了下秦斐生的袖子,语气不自觉流露出些许紧张。

    “我这样打扮没问题吧?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秦斐生自上而下扫她一眼,揽住她纤细腰肢,得意地扬了扬眉,“很美啊。”

    洛妍眉尖微蹙,突然说道:“耳坠太奢华了,和这身裙装不搭。”

    她正要取下那对蓝宝石的耳坠,秦斐生却飞快止住她,低声道:“不许。就这样挺好。”

    洛妍嗔他一眼,顿时领悟了这男人的心思。

    这对蓝宝石的耳坠极其珍贵,全世界仅此一对,秦斐生上个月花了三亿拍下来送给她,她一直没在公开场合戴过。

    而现在,他这颗秀恩爱的心蠢蠢欲动,已然控制不住了。

    洛妍十分配合,主动换了一身和耳坠搭配的裙子,然后和他一起去了采访现场。

    并不是以他妻子的身份,而是作为国内最热的新锐摄影师。

    在这短短一年内,她先是受聘于国内最知名的女刊,每一次拍摄都堪称惊艳,结合了传统拍摄的优势,又凸显了自己的创新风格,成为国内时尚摄影界的一匹黑马。

    三个月前她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频频为各大知名男女刊物拍摄封面。在刚刚过去的年度十佳封面评选当中,十封佳作中有六封出自她手,而她为秦斐生拍摄的《摩登先生》封面,更是以压倒性的优势,稳居十佳封面之首,受到业内人士和时尚博主的一致追捧。

    采访直播很快开始。

    记者:“夫妻二人首次合作拍封面,感觉怎么样?”

    秦斐生看了眼洛妍,笑道:“是挺不一样的,我和我太太比较有默契,是吧?”

    他亲昵地揉了下她的小脑袋,英气眼眸中笑意愈深。

    洛妍接过话筒,冷不丁来了段:“其实我和秦老师合作时,不吵架就不错了,他经纪人还劝我们,说以后别一起拍封面了,免得影响夫妻感情。”

    秦斐生捏了捏她的鼻子,低声道:“不用这么直白的。”

    大家都笑,记者又问:“你们吵架的时候,一般谁主动认错?”

    秦斐生指尖轻叩着她手心,理直气壮的语气,“当然是我。”

    洛妍托腮,目光一寸寸掠过秦斐生,笑:“我也挺多的吧。”

    记者:“秦老师平时都怎么哄太太呢?”

    秦斐生眉梢微微下垂,唇角却上扬了起来,“亲吧,没有狠狠亲一回解决不了的麻烦,实在不行把卡都给她,随便买买买,消气了为止。”他语气微顿,宠溺地笑了笑,“现在我钱都在太太那里,赚钱就是给她花的。”

    洛妍也笑:“他平时身上就带五百块。”

    话落,弹幕里立刻铺天盖地刷过一片“妍姐威武”,以及嘤嘤嘤控诉俩口子又虐狗的。

    记者看了眼提纲,问道:“两位结婚也一年了,有二胎的打算吗?”

    秦斐生眼波微动,“得问我太太的意思。”

    洛妍微微一笑,“如果有好消息了,会和大家分享。”

    ...

    采访结束,洛妍已经累屁了,上了车,秦斐生将她拢入怀里,揉了揉她发酸的脚踝,捏着捏着,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手也不老实了,一点点朝大腿深处滑去。

    洛妍嘤咛一声,轻轻按住他的手,语气娇娇的,“不行。”

    秦斐生喘着气,捉着她的手往下探去,亲了亲耳垂哄她:“乖宝,小生生它都想你了,再说又不是没在车里做过。”

    洛妍被他撩拨得面颊绯红,气息都有些不稳了,态度却很坚决,“今天不行。”

    她抬起头,勾住他的脖子,柔声道:“我怀孕了。”

    一道白光在秦斐生头顶轰然炸裂,他突然清醒过来,颤声道:“你说什么?”

    “我有了,早上刚检查出来,宝宝还很小,才一个月出头。”洛妍面上透出几分慈爱的柔光,在他耳边呢喃道。

    “我又要当爸爸了!”秦斐生回过魂,放声笑了起来,掌心摩挲过她平坦的腹部,一下一下,仿佛捧着件最珍贵的瓷器。

    到了晚上,秦斐生正在给洛妍洗脚,洛天蹦蹦跳跳过来,正要往洛妍怀里扑过去,被秦斐生眼疾手快给抱住了。

    “乖儿子,爸爸抱你。”秦斐生擦了下手上的水,语气突然严肃起来,“以后不许这样扑妈妈了,知道不?”

    洛天眨了眨眼,懂事地握起小手,“因为我快要上小学,不是小朋友了,所以不能抱妈妈吗?”

    洛妍噗嗤一笑,朝洛天招了下手,“天天,到妈妈这里来。”

    洛天乖乖坐到她边上,到底是记者秦斐生的嘱咐,没再往她怀里扑。

    洛妍目光温柔,斟酌着道:“妈妈肚子里有小宝宝了,过段时间你会添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天天高不高兴呀?”

    她问得小心翼翼,唯恐小家伙会突然变脸,大哭大闹起来。

    洛天巴巴地看了会儿她的肚子,小奶音放得很轻:“妈妈,我想要妹妹,可以吗?”

    洛妍松了口气,笑眯眯地摸摸他的头,“当然呀,可妈妈也不知道肚子里宝宝的性别,但不管是妹妹还是弟弟,你都是爸爸妈妈最爱的宝贝,爸爸妈妈永远把你放在第一位。以后你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爱护弟弟或妹妹吗?”

    洛天拍了拍胸,一蹦三尺高,毫不犹豫说道:“当然,我超勇敢的。”

    说完像一阵风似的冲进了自己房间,留下秦斐生和洛妍面面相觑。

    “看会儿电视吧。”秦斐生打开电视,继续给洛妍洗脚。

    “你粉丝要知道你在家里这样儿,估摸着把我撕碎的心都有了。”洛妍望着电视屏幕,嘴里却在打趣他。

    “我乐意不行?”秦斐生应得颇有底气。

    洛妍笑了笑,那笑却很快僵住了。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则财经新闻。

    傅氏游戏第三轮融资失败后,已然是穷途末路,CEO傅西屿因涉嫌内幕交易遭到检方调查,今日下午六点,他从公司楼顶天台跳下,当场死亡。

    血腥画面一闪而过,洛妍眼睛还黏在屏幕上,秦斐生却已关了电视。

    “怀了孕,别看这些。”他淡声道。

    “他上个月来找过我。”洛妍突然开了口,“我没有见他。”

    “我知道。”秦斐生亲了下她的眼睛,“债务太多,滚雪球一样的,他早就撑不下去了,听说本来是打算逃去加拿大的,可不知道为何最后没走...”顿了下,“可能是放不下洛蓁蓁,前几天我撞见过她一次,她和以前不大一样,和圈子里一帮不三不四的人搅在一起,那些人长年滥·交,一个个都带了脏病…”

    两人正说着话,洛天忽然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他最喜欢的小本子。

    本子封面写着:给妹妹(弟弟)的li物。

    “妈妈,我要把妹妹的每天记下来,等她认得字了,我就送给她。”洛天仰起小脸,奶声奶气地道。

    “今天是第一天。”他凑到洛妍肚皮上听了下,立刻写道:“妹妹她好安静。”

    小家伙嘴里振振有词,洛妍和秦斐生对视一眼,同时扬起了笑容。

    又一年初春。

    产房里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终于静了下来,护士急匆匆走出,朝着脸色煞白的男人说道:“秦先生,您太太生了个女儿。”

    秦斐生立刻冲了进去,看了眼襁褓里的婴儿后,握紧洛妍发白的手指,亲了亲她的指尖,哑声道:“老婆,你辛苦了。”

    洛妍虚弱地眨了下眼,却是笑都笑不出来了。

    “不生了,以后都不生了。”秦斐生一阵后怕,眼圈发红地抱住了她...

    秦斐生给女儿取名念姝,原以为是个安静的女孩,不曾想自从蹦出洛妍的肚子,就一日没消停过,活脱脱是个调皮捣蛋鬼。

    念姝一岁时,已经能流利地叫人了,她嘴角留着晶晶的口水,扒拉着婴儿床的栏杆,朝洛天嘻嘻笑道:“哥哥,抱抱。”

    “姝姝别动,哥哥来抱你。”

    洛天快步朝她跑去,她小身子忽然往前一栽,整个人头朝地跌了下去,洛天一个飞扑,堪堪接住了她,头却狠狠撞在了坚硬的床角。

    短暂的晕厥过后,洛天猛的睁开了眼。

    他的视线掠过怀里的小团子,眼底倏然涌出了一丝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