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垂耳兔与窝边草 > 第120章 番外
    (一)

    如今的仙灵大陆已经稳定了下来,不过那几年的动荡终究还是让仙灵大陆伤了元气, 想要恢复还需要时间, 好在现在的他们, 并不缺时间。

    黄泉的入口已经成了兔良家人来看望兔良最便捷的通道。阴间界的秩序已经稳定, 除了阿丑一行成为了第一任鬼仙, 隗家一脉也成为阴间界新一任管理者, 直接接受冷卿调遣。

    悠闲的兔良平日里就带带孩子,嗑嗑瓜子, 晒晒太阳……

    轻风拂过, 软软青草微微弯下腰,露出了一个摊在山坡上晒太阳的白色团子。

    这里是地狱十九层, 但是在很久以前,这里其实叫仙果岭, 晒太阳的团子有些不明白,好好的仙果岭怎么到后来就传成了地狱十九层?

    白团子的旁边,还整齐排列着三个更小的白团子, 一只一只学着自家娘亲的神态,惬意的趴在草地上, 背上晒着暖暖的阳光,毛茸茸的小尾巴翘在身后,两只长耳朵整齐的搭在身体两侧。三只小团子的旁边, 还有一个趴在地上的青草, 若不注意去看,很容易忽略, 青草学着哥哥姐姐的样子,将自己摊在草地上,如同晾晒青草干一样。

    微风吹过,带来清新的花香,大兔子翻了个身,晒够了背面然后晒自己的小肚子。三只小兔子有样学样,也整齐的翻了个身,露出自己毛茸茸软软的小肚子。旁边的青草见状,也扭着自己的叶子翻了个身。

    “阿兔!阿兔!”一声声召唤响起,大兔子还没动作,三只小兔子耳朵一动,瞬间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蹦蹦哒哒的奔向走向仙果岭的男人,同时嘴里讨喜的叫着。“舅舅!舅舅!”

    欢快的小奶音带着十足的活力和思念,三只小兔子扑到了男人身上,自发找好位置,肩膀一面一只,怀里抱着一只。

    兔免,也就是兔良的哥哥满脸慈爱的带着自己的小侄子小侄女走向兔良。结果还没走到兔良旁边,就听委屈的哭声,低头看去,只见一颗嫩绿的小青草磕磕绊绊的跑向兔免,结果不幸摔倒,完全追不上哥哥姐姐,也跳不到舅舅身上,小家伙正伤心的哭着。

    兔免弯下腰,捧起地上的小青草。“小四长高了。”

    听到有人夸自己,小四顿时停止了哭泣,挺着青草叶,让自己看起来更强壮,一边点点草叶尖。“嗯嗯!”

    兔免嗅了嗅空气。“小四也长得更香了!”

    不等小青草有什么反应,身上的三只小兔子齐齐点头。“嗯嗯!”

    小四“……”

    (二)

    兔免在仙果岭停留了数日就再次离开了,三只小兔子加一颗小青草排排站在仙果岭上,冲着离开的俊逸男子挥着小胖手告别,小四一摇一摆,看起来告别的相当费力,直到兔免的身影消失不见,四个小家伙才怅然若失。

    摇摆了半天的小四突然问道。“娘亲,舅舅为什么叫兔免呢?”

    兔良回忆了一下,感慨说道。“小的时候你们舅舅学写字,学的第一个字就是兔,学了半个月少写了一点,就写成了免,于是你们姥姥一怒之下,就给你们舅舅起了个名字,兔免,都好久之前的事了,没想到小四今天提起,啊,对了,如此的话,小四就叫早早吧。”

    小四???

    于是,哪怕小四生来就有传承,知道草字怎么写,小四还是有了一个毫无仙草气势的名字:早早。

    多年以后,某日兔免和小四聊天,聊到名字的问题,兔免感叹。“你说我叫兔免也就算了,最多写起来容易颠倒,你呢,冷早早,别说仙草的气势了,连男子汉的气概都没了,你娘到底怎么想的?”

    冷早早幽幽的看了自己舅舅一眼。“呵~”能怪谁呢?

    (三)

    金秋时节,仙果岭换了底色,从翠绿到深绿,再到如今的金黄,山坡青草枯黄,准备霜降就蛰伏地下,各类花香也被或浓郁或清淡的果香替代。

    清晨,秋露还带着夜晚的凉意,山岭小窝里就钻出了三只小团子,雪白的团子一只接着一只,拖着长耳朵兴奋的钻出了洞口,紧随其后的,还有一颗看起来瘦瘦小小的青草,小青草一跳一跳跟在后面,三只小兔子时不时回头看一眼,生怕小青草被一阵风吹跑,最后等不及小青草慢吞吞的动作,其中一只兔子回头,一下叼住青草,奔了出去。

    三只团子你追我赶,时不时扑到另一只身上,小青草也从嘴里转移到了其中一只的脖子上,如同项链一样把自己牢牢挂在上面。

    “七里外的葡萄熟了,三里外的棕棕果熟了,东边的棉草可以收了……”其中一只兔子耐心的细数出门之前娘亲所说的话。

    另一只兔子接着说道。“如果快一点,我们后天下午就能回来。不过娘亲为什么不出来采收呢?”

    挂在脖子上的小四软绵绵的开口。“因为家门口的瓜子要熟了。”

    三只小兔子齐齐点头。“嗯嗯,有道理!”

    看着因为说到瓜子,三只眼睛齐齐放光的哥哥姐姐,小四默默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脑海中不由得想起过年的时候,家里四只兔子咔咔咔嗑瓜子的情景。

    而此时仙果岭的小窝中,兔良正在照镜子,伸手摸了摸自己额头越发明显的莲花印记,兔良不禁好奇不已,为什么爹爹会留下莲花印记呢?而且随着印记越来越清晰,看起来也越发眼熟。

    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没想到什么结果,兔良索性出了小窝,到小窝外面种着葵花的地方守瓜子去了。

    晚上冷卿归来,兔良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冷卿笑了笑,讲了一个自己在万佛寺藏经阁中看到的趣闻,这段趣闻记载在一本寺中杂记中。其中记载,万佛寺中曾有一只灵兔,居住在湖水之边。

    那时的万佛寺还没有明确建立,更没有什么名气,香火自然也寥寥无几。

    灵兔每日饮寺中露水,吃寺中青草,偶尔还会坐在寺中听禅,寺中没有多少香客,佛主和其他佛修也对来听禅的灵兔多有包容,甚至特意给它留了一个团蒲。

    灵兔开了灵智,依旧留在万佛寺中,后来某一日,湖中开了两朵双生莲,晶莹剔透,不畏严寒,春夏秋冬都会盛开。灵兔很是喜欢,将窝都挪到宽大的荷叶上了,寺中佛修路过之时,经常能看到荷叶上蹲坐的灵兔。

    也不知是机缘到了,还是其他原因,自湖心双生莲开之后,万佛寺仿佛也终于得到了世人眷顾,渐渐在中洲大陆闻名,并且迅速崛起。

    如此过了很多年,直到灵兔化了形,收拾小包裹准备入世历练。

    灵兔背着小包裹,如每日一般坐在了特定的团蒲上,认认真真的听禅,打算听完就离开,灵兔走了,走之前还收获了诸多佛修和佛主赠送的各种礼物,不过它那个听禅的团蒲却一直留在那里。

    过了不久,万佛寺的佛修发现,湖心的双生莲少了一朵,不翼而飞。

    而迈着小步子,背着小包裹,穷纠纠气昂昂离开万佛寺的灵兔还不知道,自己临走之前,一时没忍住啃了一口的那朵荷花已经跟了出来,自觉一辈子就做过这么一件亏心事的兔子在某日看到追过来的那朵莲花时,吓得直接倒地装死,莲花上前,毫不费力的拎起兔子,娶回了家。

    这段故事作为趣闻被记载下来,不过年代久远,后来渐渐被人遗忘,逐渐的,万佛寺的佛修就只知道湖心莲为一朵,常开不败,不畏严寒,那个特意给小兔子留的团蒲也被不知情的人收了起来,没了踪影。

    冷卿的故事讲完了,兔良沉思许久才恍然道。“难怪娘亲说窝边草不能吃!”

    冷卿一噎,没想到兔良听完之后,竟然是这个感叹。其实在看到兔良额头的莲花时,冷卿就觉得眼熟,随后想起了万佛寺的那朵湖心莲,加上之前在藏经阁中看到的记载,这才猜到兔良爹爹的身份。

    兔良的爹爹应该是双生莲中的一朵,兔良的娘亲恰好将窝建在了上面,并且离开之前咬了莲花一口,莲花心仪兔子已久,这才在灵兔离开之后追随而去,从此万佛寺只余一朵湖心莲。

    “不过若是这样的话,之前我们在万佛寺中见到的湖心莲,不就是我的叔叔,伯伯或者姑姑?难怪一进门就能吃到雪芝,原来是缘分到了。”兔良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某些看似机缘的幸运,其实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冷卿抱着自家娇娇的小娘子,赞同的点头,若不是虞七的那一尾巴,自己也不会来到仙灵大陆,若不是兔良失足落入逆水河,他们也不会相遇在仙果岭。若不是有了兔良这个牵挂,他也不会留下来成为仙灵大陆的天道,缘分,当真妙不可言。

    两天后,二人世界还没过够的两人就迎来了采收回家的三只兔宝宝和一颗小青草,隔着老远,就能听到奶声奶气喊爹爹和娘亲的声音,在夕阳的映照下,一家人陆续回了小窝。只余金黄色的仙果岭在临天山脉下安静如初。

    后记:

    完美时空:

    完美时空经过诞生,发展,昌盛,衰落,分裂,融合等诸多宇宙自然规律,在不断的兴衰交替中顽强前行。

    主世界的兴衰影响着其他小世界,曾经创世的那一批人,包括冷北紫麟,包括烈阳和紫阳,也包括死神和灰色,都分散到了不同的子世界,去发展新的时空,不断拓展完美时空,寻找在衰亡期的应对策略。

    仙灵大陆,只是千千万万小世界中的一个,然而哪怕是创世的他们,也不曾预料,这个小小的世界,影响了周围其他衰亡的世界,仙灵大陆逆转了崩塌的结局,旺盛的生机影响了周围的世界,从而将一片死气沉沉的棋局,点落一点生机,一子落,满盘皆活。

    而在这意外的阴差阳错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人,如冷卿,兔良,如虞七,都将获得被拯救世界的强大气运和功德,成为新的天道,绰绰有余。

    宇宙就像一条鱼,而海洋则是比宇宙更大的虚无,在这虚无之中,不止有完美时空这一个宇宙,每一个宇宙都是一条鱼,能在虚无的海洋中游多远,不可丈量,不可估算,不可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