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 第180章 圆满
    时间一晃, 邢靖期盼已久的暑假就来了。

    不过暑假最初,是他跟路安宁要分离几天的日子,这让邢靖莫名不爽。

    “好了,别闹了, 我陪阿杰去跑路演,跑完我们就可以去X国旅游了。”

    路安宁收拾行李的时候, 邢靖一直过来捣乱, 不是从后面抱她,挂在她背上当树袋熊, 拖慢她的动作,就是把她收拾好装行李箱的东西藏起来,然后跟她要抱抱, 要亲亲才又找出来还给她。

    这么比路安杰还幼稚的邢靖,路安宁面上是有些哭笑不得, 但内心说实话,是有些享受的,总觉得在外严肃稳重的邢靖,对于他露出这样爱粘着她的一面, 真是可爱到她时常……额……如邢靖所想会忘记路安杰的存在。

    “你十天后才有假休,这几天也要上班,我们也不能天天在一起对不对?快松开我, 我要整理东西,你这样,我笨手笨脚的。”

    路安宁偏头看着把头靠在她肩膀上, 把自己当树袋熊粘着她这颗树的邢靖,像哄孩子一样哄他。

    “我很快就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就能天天在一起去旅游了。”

    “天天在一起,还有阿杰这个大灯泡,想想也没什么好期待的。”

    邢靖说着狠亲了路安宁脸颊一口后,如路安宁所愿松开了她,然后在路安宁哭笑不得的眼神中,直后倒在她的床上,一副他很郁闷的样子成大字躺在她床上,让路安宁不得不放下手边的事,先过去安慰他。

    “你别这样,你这样我走的也不放心。”路安宁坐着床边,用手戳了戳邢靖后,有些害羞的承认。

    “我也很舍不得你……啊——”

    路安宁说着她也舍不得跟邢靖“长久”分开的时候,说到一半就被邢靖大手勾住腰往后带去。

    “再说一遍,你舍不得我。”

    邢靖把路安宁带床上躺着后,翻身压在了路安宁身上,然后诱哄着路安宁再跟他说他想听的话。

    “你起来啦,好重。”

    路安宁自己推了推半压在她身上的邢靖,没推开发出的声音,恐怕自己都不想承认,里面有多甜蜜。

    “快说,你舍不得我,不然……”邢靖故意挪了下身体,让路安宁承受“更重”后,威胁她快点说甜言蜜语给他听。

    “好啦,好啦,我说,我舍不得……唔。”

    路安宁被“威胁”成功的妥协,话才说完,邢靖的唇就亲上了她的。

    邢靖亲吻的很用力,还不满足引导着路安宁去回应他,邢靖引导的很有耐心,唇舌肆意的去纠缠路安宁,一直在慢慢等待路安宁的情动。

    然而等他真的等来路安宁笨拙的回应,邢靖在那一刻却有些失控,不再如一只温兽逗弄着他最珍贵的宝贝,而是化为猛兽,想一口把路安宁完全吞下去。

    路安宁被邢靖狂热的深吻,弄的大脑有些缺氧似的空白迷糊起来,本能的随着他的节奏回应他,惹来邢靖更加失控的动作……

    “姐姐,我的行李收好了,你来帮我看看好不好?”

    路安杰拖着他的小行李箱,风风火火的跑来找路安宁,他的声音惊醒了路安宁,让路安宁发现邢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扯开她的衣领,头埋于她的锁骨间碾转啃噬。

    “别,阿杰……”

    路安宁被身体酥麻的感觉,弄的有些迟顿,但还是听到了路安杰“哒哒哒”跑过来的声音,很怕他闯进来看到不该看的画面,所以有些羞恼的去阻止邢靖继续亲下去。

    “唔!”

    邢靖眼神也有些迷醉,在路安宁的锁骨上轻咬了一口,惹来她一声娇糯的闷哼声才有些清醒的把唇移回路安宁唇上,在其上轻研慢啄,给路安宁清醒的时间后,才在路安宁有些发急恼羞的瞪视下,轻笑着告诉她。

    “他进不来。”

    “门没关……咦怎么锁起来了。”

    路安宁怨怪邢靖的推了他一把,然后偏头去看卧室门,本记得卧室门没有关,只是虚掩着,路安杰只要轻推就能推开,这时候门却关上了不说,还上了锁。

    “我说他进不来的吧。”

    邢靖有些得意的又浅啄了路安宁已经似涂了胭脂一样的红唇几口,让路安宁不知道该说什么。

    “咚咚。”

    “姐姐,阿杰要你帮忙。”

    路安杰跑到路安宁卧室门外,发现门是关上的,并没有垫脚去试门把手自己开门,而是敲了敲门征求路安宁同意。

    “快起来了。”

    听到路安杰在门口的声音,路安宁再推了压她身上的邢靖一次,这次邢靖配合她的被她推一边,然后眼里带笑的看着她慌慌张张给自己整理好衣服,然后去给路安杰开门。

    “邢蜗牛,你干嘛睡我姐姐的床!”

    路安杰拖着他的小行李箱进了卧室,最先关注到的是邢靖大剌剌的躺在路安宁的床上,这让他顾不得其他的跑过去,要把他拉下来。

    “快起来了!”

    然而邢靖完全不配合他,让他憋红脸也没能拉动他半分。

    “邢靖,别逗他。”

    路安宁看路安杰拉的辛苦,瞪了邢靖一眼,让他别继续闹下去,邢靖才不甘愿的慢吞吞坐起来。

    “这是阿杰睡的位置,阿杰晚上要跟姐姐一起睡。”

    邢靖坐起来后,路安宁本以为他和路安杰的争执算完了,没想到路安杰却脱了他的家居拖鞋,直接爬上路安宁的床,学着邢靖成大字状,躺在邢靖刚刚起来的位置,气的邢靖挑了下眉。

    “起来。”

    邢靖命令路安杰,路安杰不为所动,这让邢靖神情严肃起来。

    “好了,好了,你快来帮我把行李箱提出去,我抱他起来。”

    路安宁看邢靖板起脸,知道他也要闹真的后,忙上前把他拉走,然后去抱路安杰,把他抱下床,带他去检查他的小行李箱。

    这一大一小,真闹起来,最头疼的就是她,所以路安宁基本不给他们机会真闹,平时互相憋屈对方,路安宁倒是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阿杰真棒,姐姐交代你整理的东西都带齐了。”

    路安宁打开路安杰的行李箱,发现他装的很好,就完全不吝啬的夸奖他,让小家伙洋洋得意的看了邢靖一眼,然后被邢靖无视掉,拎着路安宁的大行李箱出了卧室。

    邢靖按路安宁吩咐,提行李箱出去后,又马上折回来,不给路安杰跟路安宁告状独处的机会,他可不会忘记,路安杰虽然没有善财过往的记忆,但性格本能还是爱隔离他和路安宁。

    以前没有过往的记忆,邢靖还能大迁就路安杰,有了过往记忆,且以前因为刻板守礼,吃过善财这方面的闷亏,邢靖也不再愿意放弃自己的福利,去迁就他,现如今就是谁有本事,谁获取路安宁的关注。

    “阿杰,在外面要听你姐姐和舅妈的话,不准闹他们知道吗?”

    邢靖嘱咐路安杰出去路演要懂事,路安杰没反驳的点头表示他知道后,邢靖拍了拍他的头算作鼓励,看时间不早,当着路安杰的面,给了路安宁一个晚安吻。

    “我明早来接你们。”

    邢靖跟路安宁定好明日送他们去机场的时间,离开了路家,路安杰看着他亲吻路安宁,虽然还是有些不乐意,但也开始习惯的不再说什么。

    邢靖正在潜移默化中让路安杰接受,路安宁和他以后会成为最亲密无间的人。

    *******

    “阿杰,这些都是你的粉丝送你的玩偶,我帮你装起来。”

    徐薇抱着在路演中,粉丝送给路安杰的那些可爱玩偶,把他们一个个用心装好,准备抱回家给路安杰作纪念。

    “阿杰累不累?明天《小鬼当道》就首映式了,弄完它,你就不用在跟着陈导做宣传了。”

    路安宁抱着路安杰,带他回走出机场,在接机口看到邢靖,邢靖上前接过路安杰抱着,路安杰靠着他,还没等到家,就睡了过去。

    “明天终于首映式了。”邢靖有些期待的跟路安宁说话,“看完首映式,后天我们就直飞x国,那边一切我都安排好了,你想去看的歌剧、看的海滩……”

    “终于可以去了。”

    路安宁也很期待,这还是她第一次出国,去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国家旅游。

    等第二日,邢靖也已经休了假,陪着路安宁到了《小鬼当道》的首映式现场,看着路安杰这个小鬼头跟另一个大男孩沐轩在编剧和导演的带领下,做了电影首映宣传后,邢靖握着路安宁的手,坐在观众席上,观看了《小鬼当道》这部影片。

    《小鬼当道》是一部适合家长带着孩子观看的电影,虽然是鬼片,但素有恐怖片之父所称的陈谋安导演,这次拍摄的这一部电影,却并没有他一贯的恐怖惊悚风,而是轻喜剧温情路线,算是不恐怖的鬼片,还非常适合小孩子观看。

    因为里面的主角和重要配角,都是和他们一样大小的孩子,由这一群孩子,在几个大演员的协助下,演绎出的故事,带了很多对这个年龄段孩子成长的启发。

    男主角澳琪,天生拥有阴阳眼,他一出生就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就是死人鬼魂所处的世界。

    和众多恐怖片中,鬼都是害人吓人的存在不同,在澳琪眼中,这些鬼跟我们常人一样,他们分年龄,分男女,分老少,分爱笑的,分面凶的,也分善良,分邪恶的。

    这些鬼魂游走在人间,游走在澳琪身边,澳琪从不怕他们,还因为开朗善良的性格关系,会跟相熟的他们打招呼,会帮他们做一些事,了却他们的心愿,让他们去投胎。

    澳琪的生活简单快乐,直到他某一天夜里,在自己床下,看到了躲起来准备吓唬他,却被他阴差阳错弄了一身伤的小鬼文浩。

    文浩会出现在澳琪家,是听街角鬼魂的讨论,知道xx街区有一个能看到他们,且很讨鬼喜欢的男孩澳琪。

    文浩不知道抱了什么心,从他所在的街区,跑去找了文浩,想给他一个非常大的“惊吓”,他自己却在弄这个过程中,搞笑的被无察觉的澳琪反折腾了一番,让观看影片的人看的捧腹大笑。

    等文浩累的精疲力竭也没成功折腾到澳琪,倒霉兮兮已经放弃吓唬文浩,自己缩床底下休息的时候,文浩却毫无准备的被低头穿鞋的澳琪发现,然后被爱交朋友的澳琪,突然爬进来给反吓了一大跳,往上躲避的时候,却自己又倒霉的磕到澳琪床上放着的防身法器。

    这个法器是澳琪拥有阴阳眼,他爷给他准备的用来防想伤害他的恶鬼的。

    文浩撞上去,没有受大伤,但也承受不住的晕了过去,然后成功的吓到文浩,让文浩惊恐连连的对他进行了一系列孩子气的“救助”行动,反把文浩又折腾了一番,最后是打电话求助了他在乡下的爷爷,才正确的把文浩小鬼给救“活”。

    之后文浩奄奄一息的醒来,在澳琪愧疚的眼神中,傲娇的“哼”了一声消失在澳琪家,澳琪之后通过他认识的鬼魂,找到在另一个街区的小鬼文浩,开始表达他想跟文浩做朋友的想法,单方面的把文浩当朋友照顾。

    他给他带玩具,带好吃的,跟他聊天,文浩偶尔会理他,会跟他一起玩,一人一鬼相处还算不错,但澳琪慢慢发现了文浩爱恶作剧,且有些坏脾气的一些性子。

    文浩是怎么死的,澳琪问过文浩,而文浩的回答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有意识后就孤孤单单在街上游荡。

    澳琪因此很心疼文浩,更加照顾文浩,却发现文浩拥有比普通鬼强大的法力,能让他随心所欲的做一些事情来让自己开心。

    “文浩,你不能这么做,你会让人受伤的。”

    澳琪发现文浩的恶作剧,有时候会让无辜的人受到伤害,就以大哥哥的身份教育文浩。

    文浩不愿意听他的教育,且很反骨的扩大了他的恶作剧,伤害到了很多人,而让文浩对他失望,且非常生气他行为的不再理睬他。

    澳琪不理文浩,文浩一开始表现的不屑一顾,后面却忍不住偷偷去看他,有些想道歉,文浩却看到他身边围着新的小鬼。

    文浩看到澳琪有“新朋友”,有些失落的没有上前去找澳琪,一路憋不住气的用他的法力搞小破坏,最后听到别人的怨骂,想到澳琪又忍不住回去做修补,却在半途被早盯着他的邪巫师抓了起来。

    邪巫师就是注意到文浩轻而易举能弄出车祸的能力,而起了把文浩掌控在手中的歹意。

    文浩被邪巫师抓起来,正好被要去找他的澳琪看到。澳琪会来也是之前文浩看到的小鬼告诉他,文浩这几天情绪不好,让澳琪不放心,所以想去看看他,跟他和好,然后慢慢引导他成为一个好鬼。

    “你放开他。”

    澳琪发现文浩被邪巫师抓起来,就忍不住的跳出去相救,没想到文浩没有被救下来,他还暴露了自己和自己有阴阳眼的能力,跟文浩一起被邪巫师抓了起来。

    之后澳琪和文浩经过一番惊险也没能得救,是其他旁观的小鬼去通知了澳琪做法师的爷爷,澳琪爷爷赶来才解决掉邪巫师。

    只是这时候澳琪为保护文浩,却受了重伤昏迷不醒,文浩在奄奄一息中,选择了用尽法力,补救这一系列由他而起的事故,救了文浩,也补救下他之前恶作剧所造成的所有伤害。

    所有人,所有物都恢复了最初的样子,只有文浩在澳琪伤口自愈醒过来后,他跟他说了对不起,然后消散了……

    “文浩!”

    ……

    电影在文浩消散,澳琪悲痛的呐喊中结束,观众席一阵稀稀疏疏的抽泣声,其中包括了路安宁,就算知道结局如此,也看过路安杰这一场戏的表演,可是再看他悲壮的消散,路安宁还是难受的不得了。

    邢靖搂着路安宁安抚她,神色莫辨的看着荧幕,想着小鬼文浩最后所选择牺牲自己的补救,以及他那声“催泪”的对不起。

    之后还有彩蛋,而这个彩蛋则是给还陷入悲伤情绪的观众撒糖的。

    在彩蛋中,代表了大人“无所不能”的澳琪爷爷,在澳琪的请求下,用了法子把文浩魂魄重新聚起来,然后送去投了胎,成为了文浩亲戚家的孩子,将在全家人呵护中快乐成长……

    屏幕的最后,澳琪抱着小小的婴儿,笑的高兴的时候,被婴儿尿了一身惊叫起来。

    同一时刻,婴儿的嘴角,挂起了一抹和电影最初小鬼文浩恶作剧得逞才会露出的坏笑,这坏笑和文浩笑出来如出一辙……

    ********

    《小鬼当道》这部有笑点也有泪点的电影,一上映后,票房和口碑都成井喷式,一路高歌猛进,成绩非常不错。

    路安杰因为“文浩”一角,大火了一把,受到很多人都喜爱,很多节目台都想邀请他“做客”,路安杰却在电影上映后,打包跟着路安宁和邢靖去国外旅游了。

    “记得按这里,记得拍全我们,不准只拍你姐姐一个人,不然我一会也只拍你姐姐,不拍你!”

    在美丽的风景地,邢靖把路安杰提留站在一块大石头上,然后拿着摄影机选取好拍摄角度后,交给了路安杰,让他一会拍他和路安宁的合照。

    出来旅游后,邢靖爱上了用高科技记录他和路安宁快乐的时光,所以所到之处,比路安宁还积极的各种拍照留念。

    “知道了。”

    路安杰有气无力的应下邢靖的警告,拿着摄像机有模有样的按邢靖取好的角度,给他和路安宁拍摄。

    “好了没有?”

    路安杰又是摄影,又是拍照了五六分钟,邢靖还拉着路安宁卿卿我我,让路安杰有些不耐的抗议起来。

    “去换他过来,不然小嘴又要挂油瓶了。”

    路安宁推了推一直揽着她腰的邢靖,邢靖心不甘情不愿的去换了路安杰,换之前,邢靖重看了路安杰拍的成果,确认他没有捣乱不拍他,他才认真的给路家姐弟拍起来。

    “我给你们拍。”

    路安宁和路安杰拍了一会后,主动申请去拍路安杰和邢靖的合照,被一大一小异口同声的拒绝了,之后固定机器,三人拍了些合照,这次旅游到尾声。

    “我觉得X国的邻国Y国也不错,我们顺便去那边玩一圈再回国,反正开学还有半个月。你年假不是可以休到8月底吗?”

    路安宁不是很懂邢靖这次只定x国的旅游行程,之前没多想,等玩的快乐了,路安宁还想继续玩下去才发现。

    “队里有紧急任务,我下周要归队。”

    邢靖为了给路安宁惊喜,现如今不得不撒了一个小谎。

    “归队啊,那我们快点回去。”

    路安宁一听邢靖工作上有大案,也不敢耽误,比邢靖还积极的要回国。

    而等回国后,邢靖因为“工作”忙,消失了几天,等他再出现就是华国七夕这一天。

    七夕这一天,路安宁没有任何有男朋友需要过情人节的感觉,这天还被邢靖一大早拉着坐飞机去了她从没有去过的c区一个不知名的河滩处。

    河滩是由几个很深很大的坑洞聚水形成的。

    “来这做什么?”

    路安宁看着也不算很漂亮的河滩,不知道邢靖为什么要带她来此。

    邢靖没有说话,只是牵着她小心的踩着坑洞边缘,走入河滩最大的坑洞边,然后在路安宁的惊讶中,掐诀也不知道做了什么障眼法,就把河滩的水全清空,变成了一簇簇粉色的花瓣。

    花瓣不似路安宁见过的任何一种花,但路安宁看着就非常喜欢这样的花型,拉着邢靖问是什么花,邢靖告诉路安宁这是她最爱的花,没有说具体名字,路安宁正好追问的时候,邢靖拿出他早准备的戒指,跟路安宁求婚了。

    在这一刻,路安宁才知道邢靖坚持要回国,等的就是七夕情人节这一天,跟她求婚。

    邢靖因为时代的变迁,接受了西方的一些浪漫文化,但还是更爱国内的传统七夕,这个千古传下来的女儿节。

    在古时候,很多少女会七夕这一天,祈求自己嫁到如意郎君。

    “嫁给我,我们生生世世不分开,你所祈愿的,倾尽所有,我都会为你达成。”

    邢靖的求婚誓言,让路安宁恍惚了一下,耳边响起了另一个声音。

    那个声音说着类似的话,只要对方想要,她都愿意为他达成。

    “安宁,说你愿意。”

    邢靖看出路安宁眼中的恍惚,也听到了那折磨了他千年的话语,上前拥住路安宁,在她眉心亲吻了一下,诱哄着她说她愿意嫁给他。

    “我愿意。”

    路安宁傻乎乎的说了愿意,就被邢靖套上了现代的求婚戒,拥着在花瓣中亲吻了起来。

    等路安宁从亲吻的迷迷糊糊中清醒过来,他们已经在回程的路上。

    “等你11月份生日第二天,我们就去民政局领结婚证,等你寒假,我们回L市就举办婚礼。”

    邢靖把路安宁抱腿上,拥着他甜蜜的跟她说着他们结婚计划。

    路安宁回头看着邢靖那迫不及待的脸,笑弯了她那双漂亮的眼睛,笑出一对月牙,同意了邢靖结婚计划。

    她将要和他,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到此本文大结局,后面还有两个番外,小天使们猜疑猜一猜,第一个番外是关于谁的?

    ================================

    爱情小猪猪 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