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一往情深深几许 > 第九十一章
    生活里难免会有意外。在某个静静而温馨的夜晚,温景时应酬去了,九点钟还没有回家,独自呆在家里的纪笙笙在做完设计图去给书房里挺大一吸水石假山盆栽浇水的时候,没想水浇的有点多了,溢了出来,溢到了地板上,纪笙笙没留神,一脚踩上去突然打了滑,让她吧唧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扭伤了脚了。

    不过,也算幸运的,摔倒没一会儿,她就听到了温景时回家的声音了。

    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样,纪笙笙坐在地面上喊他:“我在书房呢。”

    她喊完,没一会儿,温景时挺直着背脊迈着大长腿就进了书房了。

    看到她坐地上,皱了皱眉:“这是怎么了?”

    脚扭伤,挺疼的。纪笙笙唏嘘下,微微动动腿,委屈兮兮看他:“不小心踩水上了,滑到了,脚扭到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温景时担心的快走了几步到她身边,蹲下身抱起了她,“很严重吗?需要去医院看看吗?”

    “去医院倒不用。就去楼下小门诊看看就行了,好像就只是一点脱臼而已。”纪笙笙勾他的脖子,抿嘴对上他担心的帅气模样,不知怎么的很想笑,咧着嘴,用手捏了捏他的脸,“别这么严肃又紧张,没多少事儿。”

    温景时没好气:“扭伤脚还笑。”

    “又不严重,让医生捏一下,明后天差不多就好了。”

    “你还真乐观。”

    纪笙笙脚并没什么大碍。

    去了楼下的小门诊,医生帮她捏捏脚后,纪笙笙感觉舒服多了。

    休息一晚上后,第二天一早,纪笙笙醒来从床上爬起到地面上活动活动脚,可以走路了。虽然走路时难免还是有一点酸痛感存在的。

    “没事了。”忽略到酸痛感,纪笙笙看眼微微睁开眼看她的温景时。

    温景时嗯一声:“没事就好。不过,今天还是不要去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吧。”

    纪笙笙不同意:“可以去上班的。”

    “不能去。”说话间,温景时从床上坐起身,慢条斯理的一件一件穿着衣服,微抬眸看她,“听话,好好休息一天,别让我担心。”

    好吧,不让他担心,纪笙笙也就没去上班,请假在家休息了一天。

    其实,也没怎么休息,一整天,她坐在电脑旁是忙了大半天的工作,做了大半天的效果图。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盯电脑盯的眼睛有点累了。她伸个懒腰从电脑旁起身去了客厅喝着咖啡听着某个电台的电台音乐休息了。

    “临近年终,乐香蛋糕房感恩回馈顾客,礼物送不停……”暖暖的有阳光洒满的下午,电台里音乐响好一会儿后,开始播放了广告。

    对于厂商来说,做个广告有时候真的挺重要的。听完电台里播放的乐香蛋糕的广告,纪笙笙突然的想吃蛋糕了。

    她家小区不远处有个大商场。这家乐香蛋糕房就在那个商场的一层。

    脚没多大的事儿了,纪笙笙换了身衣服,步行着去了那家商场。

    这家名叫乐香蛋糕房的蛋糕店一直在东城挺有名气的,平常过去买点蛋糕,店里人就挺多的。现在临近年终,店里不仅送各种小礼物,还打折促销,人更多了。纪笙笙进去时,一眼望过去,五十多平的店里几乎全是人。

    结账买完想吃的抹茶红豆卷还有枣糕,大约是半小时之后。

    “您慢走,欢迎下次光临。”这家店服务也挺周到,门口有迎宾,漂亮的不得了。在她拎着打包好的纸袋出门时,迎宾小姐对她微微笑一下,鞠个躬。

    纪笙笙礼貌笑笑,眼神从迎宾小姐脸上转走,要看路时,却没想看到了沈隶。

    “过来买蛋糕吗?好巧。我也过来买蛋糕,今天凡凡生日,他一直挺喜欢这家店的蛋糕的。”偶尔碰到后,沈隶先开的口。

    沈凡凡的生日到了啊。她都忘了。哦一声,纪笙笙说:“祝他生日快乐。”

    沈隶嗯:“谢谢。”

    气氛突然开始停滞。

    停滞片刻,纪笙笙抬手看看腕表:“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纪笙笙手腕里戴着的腕表是男士的。而纪笙笙抬手时,手指上的订婚戒指闪闪亮的,精致又好看。沈隶眼神从男士腕表看到订婚戒指,心里微痛一下,说出的话却是平静又柔和:“听说你订婚了,恭喜了。”

    沈隶是背对着阳光站立在纪笙笙眼旁的。

    阳光点缀在他的身后,温暖而和煦。

    和煦阳光里,沈隶看看她,沉思会儿:“对于前段时间想让你回到我身边的话,我想我要收回了。因为我发觉我并没有喜欢你了,不过是你照顾我的家人太好了,他们都太依赖你喜欢你,让我也就有点错觉。这些天仔细想想,没发现你在我心上。”

    纪笙笙忘记了从哪本小说上看到过一句话了: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细小而琐碎,却在你不经意的地方,支撑你度过很多道坎。

    她真的一直忘不了高中时候那个在她觉得人生路上黯淡无光时出现在身边鼓励她的那个少年。忘不了,对于他前段时间说了喜欢她,她拒绝后心里也就一直都挺难受跟不忍的。

    现在,他突然说没喜欢她,纪笙笙真的挺开心的。

    没喜欢她,那她不跟他在一起的话,他就不会难受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纪笙笙就喜笑颜开了:“祝你能尽早的找到喜欢的。”

    沈隶微微浅笑一下:“会的。”深深的看纪笙笙一眼,沈隶再笑一下,“你不是还有点事吗,那就先走吧,我也得赶紧给凡凡买蛋糕了。”

    在他说了不喜欢她后,纪笙笙面对他时好像突然也轻松了不少。

    轻松的朝他挥挥手,纪笙笙说:“那我就走了。”

    “好。”

    目送纪笙笙挺着娇俏的背影走了大约三步。沈隶突然又叫住了她。

    纪笙笙回头。

    沈隶笑:“好好幸福。”话落,眼泪不知怎么的突然溢出一些。

    真他妈的窝囊。沈隶没等纪笙笙回答什么,快速背转过身,用手在眼睛上抹一把,进了蛋糕店。

    那个善良的,曾对他付出很多很多的女孩,再见。

    ===

    纪笙笙跟温景时家。

    晚上吃过饭,收拾整理好餐桌后,温景时就坐到沙发上看财经杂志去了。

    而纪笙笙则忙着去书房又做她今天在家里没做完的效果图了。

    大约十点钟,纪笙笙从书房走了出来,跑上了沙发,落入了温景时怀里。

    在他怀里陪他看一会儿财经杂志后,纪笙笙仰头看温景时,把自己的手腕抬高到了他眼前:“有没有发觉你的手表戴在我的手腕上还挺好看的。”

    下午她出门买蛋糕时,无意间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一块温景时的腕表,好玩的拿起来在自己手腕处比划了下,觉得还挺好看的,也就戴上出门了。

    买完蛋糕回家,还一直没摘呢。

    温景时抬眼看看:“是挺好看的。”圈住纪笙笙的肩膀往怀里再拉下,温景时问她,“今天是有发生什么好事吗?总觉得你格外开心。”

    “嗯……下午买蛋糕的时候,偶遇沈隶了。”

    温景时警惕的看她,拉下了脸。

    纪笙笙笑:“偶遇后,他跟我聊了几句,说,他不喜欢我,前段时间表白的话要收回。所以,以后如果你看到他,或者我又不小心碰到他,你不许心里有疙瘩吃醋什么的了。现在我不喜欢他了,他也不喜欢我,我们可真是一点关系都不会有的了。心情真的好轻松。”

    说话间,纪笙笙脑袋往温景时怀里蹭了蹭。

    温景时看看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亲一下额头一点都不满足。纪笙笙手摸他的胸肌:“我们去睡觉吧好吗?”

    温景时逗她:“想要我?”

    纪笙笙脸红,噘嘴,哼一声,从他怀里出来。

    不过,出来后没走几步,却被温景时追上拦腰抱起了:“我很想睡觉的。”

    ===

    “我这样穿好看吗?还是这一身比较好看啊?”前一段时间带着温景时去她家见爸妈的时候,温景时挺紧张的,大晚上不睡觉的起来搜关于见未来岳父岳母的资料。

    风水轮流转啊。在十二月二十三日,温景时的父母还有姐姐回国前夕,纪笙笙也是一整晚没怎么睡,怕他们不喜欢她,紧张兮兮的。

    衣服更是挑来挑去,不知道穿哪件更好。

    这次也就轮到温景时宽慰她:“不要紧张不要担心,前几天呢,我把你的照片发给了我爸妈还有我姐看过了,他们对你印象超好,都夸你漂亮可爱气质好呢。”

    “真的吗?”

    温景时掰住她巴掌大的小脸认真看她:“当然是真的。他们一定特喜欢你。”

    他们真的挺喜欢她的。去接机时,纪笙笙很周到的准备了一束鲜花,在把鲜花递给温妈妈,她未来的婆婆时,高贵典雅的温妈妈是一脸笑意的连忙说谢,说完,把花递给温景时姐姐拿着后,拉住了她的手,夸了她:“真的很漂亮可爱啊,给人的感觉也舒服,看你照片时,我可是就挺喜欢你的。”

    接机时,温小闻跟安寰也过来了。

    两个人是很给面子的帮腔:“我们也挺喜欢她。”

    温妈妈一直就很相信温景时的眼光的。而看温小闻跟安寰也说了喜欢纪笙笙,温妈妈对纪笙笙的好感度不自觉的也就又上升了一些。

    能被很多人喜欢信赖的人,那一定是很好的一个人。

    ===

    温景时在城南有套别墅。从机场离开后,他把父母接去了别墅那边。

    别墅在他们来之前,已经找人打扫过了。现在是干净的一尘不染。

    他们来之前,温景时也已经找好了两位阿姨过来照顾了。

    机场距离城南的别墅有点远。他们从机场回到家,已近中午。两位阿姨已经在准备午餐了。

    午餐很丰盛。一家人其乐融融坐下来吃饭的时候,纪笙笙听温妈妈说:“景时说已经向你求婚了,也见过你父母了。你父母对他也挺满意的。那改天,我跟你温叔叔想请你爸妈一起吃个饭,把你们两个的婚事定下来。”

    要订婚事了。

    纪笙笙看看温景时,笑:“好。”

    ===

    十二月二十六的时候,温景时的爸妈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宴请了纪笙笙的爸妈。

    天作之合的缘分吧。两家父母见面后是相谈甚欢。

    婚事商议的很顺利和谐,订在了三月一日。

    垂柳依依,大地开始复苏的阳春三月。

    时间在走到阳春三月前,是要经历一个春节的。

    这个春节,因为纪笙笙还没嫁到温家,自然就得在自己爸妈家过节了。

    纪笙笙人缘很好,朋友很多。春节的晚上,她的手机是一会儿响一下一会儿响一下,全是给她拜年的短信。一一回复完,纪笙笙给温景时发一条:“想你。新年快乐。”

    “我也想你,新年快乐。”

    ===

    一一回复完拜年短信,再给温景时道完新年快乐后,纪笙笙就跑去了厨房帮妈妈跟家里的阿姨一起包水饺准备年夜饭了。

    包水饺时,纪妈妈对她说:“纪小笙,这可是你在家里过的最后一个新年了,以后嫁出去就是人家家里的了,过年就不会在家了。”

    纪笙笙:“嗯。不过,妈,我真的要嫁了,你会不会舍不得我。”

    “才不会。”纪妈妈看她,“巴不得你赶紧嫁出去呢。”

    纪笙笙笑,口是心非。

    “笙笙啊,我看景时是挺宠你的。嫁过去后,你也得好好的疼着他,别恃宠而骄。还有,结婚过日子,再好的感情再多的爱也难免会有磕磕碰碰的争吵。争吵时,别只想自己是不是委屈,也得试着站在他的立场看问题……”

    纪妈妈跟她说了很多很多,纪笙笙认真听着:“会记住的。”

    外面,有人在放烟花了。格外绚丽美好。

    要喜庆洋洋过大年了。

    ===

    阳春三月一日,纪笙笙跟温景时的婚礼是在城郊一很美很美的度假村举行的。

    婚礼办得很盛大。

    一堆的朋友,一堆的合作伙伴前来祝贺。

    沈隶那天看朋友圈,有人直播了他们的婚礼,纪笙笙穿着高定的洁白婚纱,美极了。

    新郎温景时穿的也是白色礼服,高大挺拔,气质矜贵。

    很般配很般配的一对。

    看着他们的婚礼直播,沈隶面无表情的一根一根吸着烟,没多久,尼古丁的味道开始在整个屋子里弥漫开来……===

    “我们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上孝父母,下教子女,互敬互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让,相濡以沫,钟爱一生!今后,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青春还是年老,我们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同甘共苦,成为终生的伴侣!我们要坚守今天的誓言,我们一定能够坚守今天的誓言。”

    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的季节里,说着结婚誓词,纪笙笙心里一片柔软。

    望着温景时,她笑,能在最美好的年纪里遇到一个美好的男人,她真的感恩又幸福。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会好好地跟他相伴一生,天长地久。

    结局。

    2016年11月14日。

    本书由(胭脂有毒)为您整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