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其他小说 > 奉崽成婚 > 第160章 完结对不起
    空间禁锢装置是对魂兽的武器, 它通过实现对魂兽的魂力压制和干扰, 来达到禁锢的目的。

    对魂兽而言,这当然是很不舒服的。

    所以当空间禁锢装置启动的瞬间,亚青, 或者该说是龙魂意识立刻就发了狂。

    透明的具现化魂力像是煮沸的米浆一样从亚青的身体里翻滚涌出,转瞬就把亚青整个包裹在了里面。

    汹涌而出的魂力迫使亚奇伯德跟蒙塔后退避开,失去了攻击的最佳时机。

    白色的魂力在禁锢装置限定的区域里不断膨胀、定型。

    很快, 一只龙形魂兽就出现在了空地中。

    像亚奇伯德发病时候一样, 亚青整个人被具现化的魂力包裹在了其中,乍一看去, 亚青就像是悬浮在空中一样;而涌出他身体的透明魂力却像是活了过来。

    不过有一点跟亚奇伯德发病的时候不同——亚青没有任何的挣扎。

    他就像真正成了魂兽的心脏,成了它的一部分,并且接受自己这样的身份,把自己完全交付出去。

    “砰!砰砰!”

    具化出的魂兽并没有攻击亚奇伯德跟蒙塔, 而是立刻转向了禁锢装置的白色光屏。

    蒙塔一愣,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反应,不由有些不确定:“它想逃?”

    亚奇伯德沉默了一瞬, 才说道:“现在叔父的意识应该被完全压制住了,恐怕来这里也不是龙魂意识的决定。”

    蒙塔明白了。

    然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也有些愠怒。

    这算什么意思?

    把至亲的人伤害了个透, 要不是意外结识了羊央, 亚奇伯德说不定就悄无声息地死了。

    现在还一边说着自己没有错,一边压过龙魂意识跑到他们跟前来求死?

    ——有这份求死的心,早干嘛去了!

    但这气话蒙塔没有说出口, 他只是快速调整了一下心情,然后看向亚奇伯德:“要继续吗?”

    亚奇伯德摆出攻击的姿势:“继续——。”

    话没说完,忽然前方一声轰隆巨响——那斜倒在空洞里的高楼,被禁锢装置只笼罩了一半,因为龙魂兽对禁锢装置的攻击,牵连到了那幢高楼。

    本就是侵蚀了百年的东西,就算材料很耐腐蚀,但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高楼断裂开了。

    并且还影响到了其他倒塌在空洞里的废墟。

    “轰——,砰!”

    废墟不断传来垮塌的声音,被禁锢装置隔离在外的部分无法穿透进来,里面的部分却都分崩离析。

    不到片刻,禁锢区域里面,原本堆积的废墟建筑到倒了下来,或碎成一地的渣,或裂成几块,让这原本就不算大的区域里,变得连下脚的地方都快没有了。

    但更糟糕的,是禁锢装置外面。

    这个空洞的位置在地下四层左右,因为其特殊性,有几十米的高度,里面堆积的废墟建筑的量也可想而知。

    如里面一样,外面的废墟也尽数倒塌,且全部压在了禁锢装置的能量光屏上。

    “这个撑不了太久。”

    蒙塔看了一眼周围,判断出了一个大概的时间,“最多再撑五分钟。”

    “够了。”

    亚奇伯德像是听到了什么,微微侧头,然后摆出了攻击的姿态,“后援来了,牵制住它。”

    禁锢装置是双向的,后援要进来,势必要关闭一瞬禁锢装置。

    蒙塔立刻明白过来,同时朝着龙魂兽的方向跑去。

    ……

    羊央一直安静地站在角落,他距离亚奇伯德他们有些远,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看到亚奇伯德跟蒙塔忽然再次攻击的时候,羊央也跟着紧张起来。

    不过下一瞬,羊央眼前一花,只看到原本白色的禁锢装置忽然消失,堆积在禁锢装置上的废墟如海啸倾覆而下,如同大厦将倾的压迫感,让羊央都屏住了呼吸。

    “小——!”

    羊央一声惊呼就在喉咙口,还没来得及完全喊出声,眼角忽然捕捉到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羊央一怔,再回神,禁锢装置再次启动,白色的光屏重新出现,且加强扩大了,把原本堆积倾泻而下的废墟都挤到了边角。

    阳光找到了空隙从中间落下,透过白色光屏,把这个空洞照亮了。

    羊央也看到了冲进来的是什么。

    一个比蒙塔的兽形大了足足一圈的兽形莱斯特。

    虽然羊央分辨不出莱斯特人的兽形,但他看到这个莱斯特的一瞬间,他就知道了他是谁——亚伯。

    那的确是亚伯。

    黑色的兽冲进来的瞬间,龙魂兽的头已经探出了禁锢装置的光屏,但在光屏合拢的瞬间,黑色的莱斯特如闪电般到了龙魂兽的跟前,一跃而上,一爪拍下,竟直接把龙魂兽整个拍飞了回来。

    龙魂兽像是被扔回来的玩偶,撞在了空洞里的废墟中。

    羊央目瞪口呆——刚才蒙塔不是没有冲击过龙魂兽,但能打偏它脑袋已经很不错了,亚伯却直接拍飞了它??

    “伯德,蒙塔,你们一边呆着。”

    兽形莱斯特落了地,发出的是亚伯的声音,冷厉非常。

    蒙塔跟亚奇伯德停下攻击,乖乖地退开了。

    亚奇伯德走到了羊央的身边,羊央撤下防护罩,问亚奇伯德:“爸一个人……”

    “没问题。”

    亚奇伯德的黑色头盔滑开,露出一张冷峻的面容,“龙魂兽的力量没有我们想象的厉害。”

    亚奇伯德都这么说了,羊央便也放下心来。

    接下来,正如亚奇伯德说的那样,亚伯对付这只龙魂兽绰绰有余。

    虽然体型上龙魂兽占了巨大优势,但是真的打起来,亚伯完全是碾压式的攻击。

    羊央看着亚伯把龙魂兽当沙包一样,一会一脚踹过来,一会一尾巴扫过去。

    龙魂兽毫无还手之力。

    羊央:“…………”

    这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羊央看向亚奇伯德:“龙魂兽这么弱的吗?”

    亚奇伯德:“我想,可能是龙魂兽和其他魂兽不同,龙魂兽是有意识的,它或许在魂兽的世界已经是另一个物种了,而这个物种里,并不都是百年前那只龙级魂兽那样强大。”

    同样的,可能还有比百年前的龙级魂兽更强大的存在。

    羊央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

    不过短短几句话的功夫,另一边,亚伯已经踩在了龙魂兽的肚子上,利爪一下一下挖着龙魂兽的身体。

    龙魂兽像是一条被摁在砧板上的活鱼,只是无论它再怎样挣扎,却也无法挣脱亚伯的束缚。

    亚伯就这样把龙魂兽“开膛破肚”了。

    而龙魂兽并没有撑到最后一刻,当具现出的魂兽身体被破坏到一定程度后,龙魂兽的身体一震,然后具现出的魂力全部消失。

    浮在空中的亚青重重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一下摔得太重,亚青不仅清醒过来,还咳出了一口血沫——那是因为龙魂兽跟他已经无法完全分隔开,龙魂兽受到的重创,对他来说也有一定影响。

    亚伯抬起的利爪放了下去,他看着亚青吐出的血沫,没有动,就那么看着。

    亚青缓过神来,然后看到了跟前的黑色的兽。

    亚青的表情一怔,脸上露出几分慌乱来,他的视线闪烁,然后做出一副畏缩的样子,在地上蜷缩了起来,嗫喏道:“哥哥,我错了。”

    亚伯听着亚青的认错,眼神里却没有丝毫的波动。

    过了两秒,他抬起爪子朝前走了一步,一脚踏出,已经恢复了人形。

    亚伯蹲下去,伸手扶起了亚青。

    亚青坐在地上,缩着肩膀,不敢看亚伯,只是重复着那句话:“哥哥,我错了。”

    亚伯依旧没有回答他。

    亚伯只是看着亚青,然后伸手为亚青摘去头上的碎石粒,掸去他身上的灰尘,并擦去他脸上的脏污和血迹。

    在亚伯的打理下,亚青勉强摆脱了狼狈,变得像是亚伯熟悉的那个亚青了。

    看着这张脸,亚伯的眼神仿佛穿透时间看到了过去。

    小时候的亚青,乖巧懂事,身体很弱,连给他吹点冷风都不敢。

    少年的亚青活泼好学,对他无法肆意感受的外界充满了好奇,总是在门口盼着他带回来的礼物。

    青年的亚青儒雅睿智,是整个帝国首屈一指的科研工作者,他为他骄傲。

    从什么时候变了的?

    他的弟弟,什么时候不见了的?

    亚伯的眼眶红了,他伸手轻轻摸了摸亚青的脸颊,用像是对小时候的亚青说话时的温柔语气说道:“对不起,亚青。是我没有在一开始发觉你的异样,是我对你疏于关心了。如果我能早点发现,现在一定不会是这个样子。”

    亚青表情一顿,像是很意外亚伯会跟他道歉。紧接着,亚青的眼中闪过一丝窃喜,他的视线晃了晃,然后对亚伯亚伯扯出一个笑来,生硬地说道:“没关系的,哥哥。”

    亚伯却像是没听到亚青的回答,他依旧看着亚青,哽咽道:“对不起,对不起。”

    亚青伸出手,环抱住亚伯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没事的,哥哥。我没有怪过你啊。”

    亚青靠在亚伯的肩上,在亚伯看不到的角度,嘴角勾起了一个冰凉阴狠的笑,他搭在亚伯后颈的手忽然勾出了爪,魂力猛地涌出具化,顺着他的手指延伸出了爪尖。

    只需要延伸五公分不到,他就能刺破亚伯的颈动脉!

    然而,他没有这个机会。

    当魂力凝聚的爪尖刚要触及亚伯的皮肤的时候,亚青的身体忽然一震,他的脸上出现不敢置信的表情,然后发出一声惨叫,猛地一把推开了亚伯。

    亚伯朝后跌坐在地上,他的双手染血,两眼通红,静静地看着跟前的亚青。

    亚青低着头,看着自己腹部上出现的血洞,鲜血染红了衣裳,但先淌出的却不是血,而是具现化的魂力。

    魂力涌出后又快速消失成灰,如同碾碎的枯叶一样分崩离析。

    ——他的魂宫被破坏了。

    魂宫于莱斯特人来说,就是心脏、就是大脑,一旦被破坏,必死无疑。

    亚青用双手试图去挡住流失的魂力,但是无济于事。

    亚青冲着亚伯嘶吼,声嘶力竭,像是恨不能把亚伯扒皮喝血。

    但这样的嘶吼也只有一瞬,魂力溃散,龙魂意识彻底消失。

    同时逝去的,还有亚青的生机。

    魂力流逝殆尽,亚青腹部的血洞涌出的就是骇人的红。

    他的眼神放空,身体晃了晃,朝前倒去。

    亚伯快速上前,接住了亚青的身体。

    亚青撞进亚伯的怀里,头无力地靠在亚伯的肩上。

    亚伯宽阔的怀抱温暖了亚青逐渐失温的身体,亚青凝望着虚空,脑海里不合时宜地记起很久前的事。

    他八岁的时候,偷偷拿了一个冰棍吃,结果半夜就发烧了。

    然后他十三岁的哥哥,就那么抱着他哄了一夜。

    第二天他好转后,亚伯生气他贪吃,跟他训话。结果他故意哼哼不舒服,亚伯又会立刻跑过来嘘寒问暖,再不提责怪他的话。还会在姐姐面前帮他遮掩。

    那些时光,真的是好久好久前的事了。

    亚青的嘴角勾了起来,脸上却滑落了两行泪水。

    “哥。”

    亚青气若游丝,泪水和鲜血打湿了亚伯肩上的皮肤,“对不起。”

    此后,亚青再没有发出声音。

    亚伯抱着亚青的身体,按在亚青背上的手掌已经感觉不到他的心跳,只摸得到瘦弱的凸起的脊骨。

    亚伯仰起头,张嘴深呼吸了一口气,眼泪顺着他咬紧的下颌落下来,无声无息地砸落在地上,混入地上的血泊之中。

    “嗡。”

    禁锢装置能量耗尽,白色的光屏碎裂消失,明亮的阳光笼罩下来,刚好把亚伯跟亚青笼罩其中。被挤到边角的废墟如瀑落下,砸起沸腾的尘埃,在明亮的阳光折射着金色的光。

    像是一幕散落的星尘,把一切的悲伤就此掩埋。

    ——完——

    作者有话要说: 啊,写的时候,把自己弄哭了。泪点太低了QVQ

    ……

    之后还有“续”,会交代一下之后的事。

    宝贝们买之前记得看看标题哦,正文已经完结了的哦~

    ※

    完结大喜事!当然有随机红包掉落!明晚开奖!(无与伦比的快乐.jpg)

    晚安=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