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历史穿越 > 穿书八零女配娇宠记 > 第64章
    张海超那张脸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沈红妮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带着恶心的意味吐在她耳旁。她的腿被压住, 动弹不得。

    这么多年,好好的日子竟然让她过成这样。沈红妮已经无力挣扎, 身下的触感让她知道,只要张海超再进一步,她这辈子就彻底毁了。

    耳边是其他人的起哄声, 沈红妮恨不得学戏文里咬舌自尽,可是张海超的唇堵上来,她现在竟然连死都不能。

    “放心,我会让你舒服的。”张海超说着,就要进|入。

    话音未落, 房门突然被大力拉开, 张海超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 “去,把那丫头给我拎来。”他奸笑着指挥旁人。

    沈红妮猛地睁开双眼, 大喊着, “别进来!”

    结果, 张海超的人走到门口完全没了动静,张海超只能暂时停下动作,提上裤子走过去, “怎么回事儿,你……”

    沈红妮挣脱了束缚,将衣服胡乱地盖在自己身上,心里砰砰直跳, 她害怕,害怕沈念真的被他们抓住。只是再一抬头,进来的全都是警察,而张海超几个人也全都被抓了起来,沈红妮提着的气终于放下,整个人竟然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之前,沈红妮想着,她得救了,她没事儿,来的幸好不是沈念。

    当沈红妮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旁边是皱着眉头的沈念。

    沈念和陆柯从家里出来之前,总觉着事情不对劲儿,先报了警,然后才出发的。毕竟沈红妮住的地方附近的派出所可比他们近多了。

    幸好,警察去的及时,要不沈红妮怕是真的要自杀了。

    沈念看沈红妮转醒,“哪儿不舒服吗?”

    沈红妮摇摇头,有些不敢直视沈念,“对不起。”她声音很低,沈念都觉着自己幻听了,沈红妮会道歉?

    沈念知道沈红妮这次真是吓够呛,也懒得责备她,“你没事儿就万幸了,我去叫大夫,要是没事儿了,咱们就回去。”

    沈念刚一站起来,沈红妮赶紧拉着沈念的手,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念念,真的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你能原谅我吗?”

    沈念被她哭的有些心惊,这是受了大刺激,真心悔过了?不过也是,任谁遭遇这种事儿,还能和以前一样?沈念叹了一口气,“知道错了就好,改了就还是好姑娘,别哭了。只要你以后不犯傻,好好过日子,我不怪你。”

    沈红妮除了脸上的伤上些外用的药膏,其他地方并没有怎么样,就是受到了惊吓。回去的路上,沈红妮抓着沈念的胳膊,一个劲儿保证自己以后一定积极向上,绝对不闯祸。

    回到家里,到处纤尘不染,陆柯早就早就找人将这里打扫干净,沈红妮心里还是恐惧,一看到那个沙发,就能想起不堪的那一幕。

    晚上说什么都不让沈念走,非要跟她一起睡。

    “念念,能帮我买票吗?我想回家了。”晚上吃完发,沈红妮提出来想回去。

    沈念也觉着沈红妮暂时还是不在京都比较好,张海超他哥那边虽然被公安局查封,但是万一谁找沈红妮麻烦就不好了。

    可沈红妮自己回去,她也不放心,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万一路上出点儿什么事儿呢。

    “你先待两天,我给你留个保镖,等我安排一下,跟你一起回去。”沈念想来想去,她下个月要去海城出差,学校这边她论文差不多了,从海城出差回来以后也来得及。

    这段时间没什么事儿,安排好了,她可以回家待几天。

    第二天沈念和陆柯商量了一下,陆柯本想陪她回去,可工作上排不开,只能给她订了飞机票,又安排两个人陪她一起,这样他放心。

    飞机降落在夏城机场,沈恒接到电话特意开车去接的。

    之前沈念已经给家里去过电话,说送沈红妮回家,自己顺便回去待几天。家里人还问沈红妮在京都怎么样。

    这个事儿除了沈红妮自己就只有沈念和陆柯知道。

    沈念并没有提,但也跟沈红妮讲清楚,这个事儿的严重性。不过沈念也发现,沈红妮经历了这个事儿以后,整个人脑子好像清楚了很多,说话也不像以前一样,随和多了。

    家里人只知道沈红妮在京都玩够了,这才回了家,并没有人察觉有什么异样。

    反倒是沈德鸿看到沈红妮的转变很是欣慰,觉着自家姑娘出去一趟也好,长大了懂事多了。

    沈红妮回到家以后也不到处乱跑了,帮着家里做饭,收拾家务,又去厂子里找了份工,开始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沈德鸿看到沈红妮的转变,身体恢复的也是越来越好。连带着大伯母被自家闺女教育的,都不像以前一样斤斤计较了。

    沈念家里一起如常,她待了一个礼拜,就赶去了海城。

    到了海城,住宿全都是顾熙平安排的,因为这,沈念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了一直追求顾熙平的那个姑娘,她把自己当情敌了。

    原本沈念要晚来两天的,陆柯说他这两天来海城,沈念就跑来了。

    结果沈念到了,陆柯厂子里有客户考察,放了她鸽子,现在就剩她自己了。

    这姑娘将沈念堵在酒店大厅里,沈念才知道她叫许云初,这姑娘刚报上名字,沈念一句话就给她弄没电了,转头就跑。

    沈念看着这漂亮姑娘,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几岁,“许姑娘是吧,你来找我差了辈儿了,我预祝你能成功,没准儿我能喊你一声小妈。”

    沈念以为这姑娘害羞,之后不会来找她,没想到自己低估了人家心里承受能力,第二天这姑娘继续等在酒店大厅,“昨天是我不对,太心急了,念念你今天有事儿吗?没事儿陪我去趟医院吧。”

    “我为什么要陪你去医院?”沈念觉着,我跟你并不熟。

    “咱们以后都是一家人啦,熙平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也找不着他。说不定去医院能堵着他。”

    沈念表示,这姑娘真的是真性情。“谁在医院?”

    “当然是亲人啦,走吧,陪我去趟医院,我请你喝咖啡。”沈念没来得及拒绝,就被许云初塞进了一辆车里,等她站在病房里,这才惊觉,是陆柯的祖母病了,除了护工,只有他祖父在。

    沈念没想到会看到顾母,顾母也没想到会再次见到沈念。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许云初也觉着自己是不是干了点儿什么不应该干的事儿,看着气氛不太对,不会打起来吧。

    “你怎么来了?”顾母很是傲娇。

    沈念也不甘示弱,“没看黄历,走错地方了。”说完转身就要走。

    “等等!”顾母喊了一声。

    沈念停下脚步并没有回头。

    “小柯……他还好吗?”老两口很是惦念孙子,这三年多,想的不行。

    沈念冷笑一声,“没有你们去控制他的生活,他很好。没什么事儿我就走了。”

    顾父率先一步走过去拦住沈念,看得出来,他比之前苍老了许多,眼神也没有了之前的凌厉,这时候看起来倒像个慈爱的老人,“我们能谈谈吗?”

    许云初看着状况缩缩脖子,打了退堂鼓,“那什么,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念念啊,改天请你喝咖啡。”

    看着许云初落荒而逃,沈念翻了个白眼,谁知道她说的亲人竟然是顾熙平的父母?“我们好像没什么可聊的,这次想给我多少钱让我离开陆柯?”沈念略带嘲讽。

    顾父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我们只是想见见小柯,你能不能告诉小柯,他祖母得了重症,真的就想见见他。”

    沈念转过头看向顾母,身体瘦削,脸色发白,看起来确实像大病一场,不过刚才那傲娇模样,怎么看都不像得了重病的。

    顾母偏过头,看向窗外。她没办法承认,再次见到沈念的不安。当初她说的那些话,全都反了过来,现在他们两口子一无所有,原来的那些朋友,看他们破产了也都避之不及。

    他们现在能依附的就只有自己儿子,可自从陆青晗的事儿以后,顾熙平跟他们并不亲,知道有了孙子,他们想掌控孙子继承他们的遗产,可孙子根本不认他们。

    当初他们嘲笑沈念家里什么都没有,可是现在呢?听顾熙平讲,沈念自己成绩出众,分配单位已经定在了发改委,以后好好努力前途无量。

    沈念家里,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让他们瞧不起的家庭了,她哥哥沈恒,生意兴隆,厂子做的很大。而沈念自己,因为顾熙平的货站还有罐头厂,每年的分红也很多。

    她曾经说,那十万块,他们二十年都赚不来。老话说得好,山不转水转,谁知道以后谁什么样儿。

    “我看顾夫人也没什么跟我聊的,传话的事儿我也不擅长,我很忙,再见。”沈念说完抬腿就走。

    这是陆柯的家事,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参与。

    第二天开始,沈念就跟着京都来的团队去交流学习,再没去医院。谁知道快要返回京都的时候,许云初突然跑来找她,说顾母下下午晕倒了,顾熙平出差了,根本不在海城,问她怎么办?

    沈念哪里知道怎么办,只能跟着许云初去医院。

    顾母躺在床上,看样子病得很重。顾父年纪大了,坐在床边守着,好像几天没见,头发都白了一大半儿,整个人憔悴不堪。

    沈念站在门口问许云初,“平时都是怎么办的?”

    “平时?熙平有时间就自己照顾,有时候我会来,可是我们单位这几天有事儿,我没办法时刻盯着,所以只能想起来你。”许云初越说声音越低,沈念真是拿她没办法,没好气地说道,“你想当个未来好儿媳妇儿,我可不想当好孙媳妇儿!”

    “拜托了念念,最起码看在熙平的份儿上,算我求你。”许云初做哀求状,弄得可怜巴巴。

    沈念顺着门玻璃往里面看,心里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陆柯心底怎么想他的祖父母,可是人这一辈子无论什么样儿,老了,躺在床上的时候,看着都是那么可怜。

    沈念不可否认的,她心软了。不过她还是甩开袖子离开了。

    许云初站在走廊里抿着唇,又看看病房里,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沈念回到酒店,收拾了东西,带上洗漱用品,换了身衣服,重新去了医院,到医院的时候,许云初已经走了,顾母还没有醒来。

    沈念问过大夫,她大概明天早上会醒,顾母年纪大了,又三高,这次破产对她打击很大,精神严重受创,再加上惦记顾熙平不结婚,陆柯又不认她,整个人有些崩溃。

    沈念推开房门,将自己东西放在病房内靠窗户的椅子上,看着顾母苍老的脸庞,突然觉着,人这一生,恐怕真的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这一切也是他们年轻时候造成的,能怨得了谁去?

    顾父没想到沈念会来,很是惊讶。他想说什么,却被沈念制止了,她压低声音,“你可以休息了,我替你守着,谁让我这个人贱呢。”

    顾父愣了好半天,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姑娘,还能这么编排自己。不过他确实累了,可又有些不放心沈念单独在这儿。

    “不放心我?”沈念挑眉问道,“我这么年轻,漂亮青春有活力,还有好男人照顾我,我对她做点儿什么不值得,她这条老命换我这么鲜活的生命,你当我是傻子?”

    顾父噎得够呛,不过沈念说的很对,他走去另外一张空床上躺下,没多久,均匀的呼吸传了出来,显然是累极了。

    沈念盯着顾母的输液管看,无聊就拿出书看看,一直守到后半夜两点,所有药点完,她才去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顾母醒来没见到顾父,反而看到了沈念,以为自己眼花了,“你怎么在这儿?”

    “你当我乐意来?”沈念没好气,“反正你也醒了,我也该走了,大夫说了,以后想开点儿,还能多活几年,没事儿别钻牛角尖,其他人的人生跟你个老太太没啥关系,自己过得开心就行了呗,谁都得围着你转,你当你是太阳啊?”

    沈念说完拎着自己东西离开,门口碰上顾父洗漱回来,“她醒了,我走了。”

    顾母指着沈念背影,“她……”

    顾父放下她的手,“她昨儿晚上守了你一宿,今天早上大夫说你脱离危险,她才走的。是个好姑娘啊。”

    没几天,顾熙平母亲出院,说回家调养。

    结果沈念上飞机当天,竟然在机场见到了顾熙平父母,座位竟然都是挨着的,这算不算冤家路窄?

    一路上,顾母很想跟沈念说几句话,但是沈念一直闭眼睛睡了一路,顾母是一肚子话没地方说,直到下飞机,陆柯来机场接沈念,顾熙平父母也是三年多来第一次见到陆柯,很是激动。

    陆柯没想到接沈念还能接来了老两口,看到沈念的新鲜劲儿一下子就没了。

    沈念看出来了,这老两口一肚子话想跟陆柯说,“先送我回家,你们再找地方聊吧。”

    陆柯点头表示同意,这老两口,希望他们不是来找麻烦的。

    沈念再见到陆柯是第三天了,陆柯将沈念抱进怀里,第一句话就是,“我还是不够坚持,他们认错了,还说要祭拜我母亲。看着他们忏悔,一个劲儿道歉,我还是没坚持住,终究还是想认了他们。沈念,我母亲会怪我吧。”

    沈念没想到是这样,那样骄傲的老两口竟然会道歉,她拍拍陆柯的后背,“不会,她只会希望你幸福。”毕竟血浓于水,谁的内心能不渴望亲情?

    沈念没跟陆柯待两天,陆柯带着顾熙平父母去了夏城,顾熙平在外地出差,也去了夏城。

    一行人去祭拜了陆青晗,这个当初顾熙平深爱的女子。顾熙平父母极尽可能地表达自己的懊悔之情,可以说,他们也是间接害了陆青晗的人。

    时过境迁,陆柯站在陆青晗的墓碑前,看着顾熙平眼中闪过的泪水,他突然想,他母亲短短的生命中,有个真正爱他的男人,或许也值了吧。

    沈念在京都等着陆柯,可一直没接到他电话,也不知道他哪天回来。问陆明远还有翟绍辉他们,就没人知道。

    而且沈忆也说,她们就快杀青了,这两天回来,可是左等右等地,都没见到人。

    沈念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星期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沈念看着外面的好天气,特别想去郊外游玩,可是唐微微她们都在忙论文,没人搭理她,陆柯又不回来,沈忆也没影。

    她只能自己坐在家里,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

    临近傍晚,翟绍辉突然给她打电话,说要接她出去,陆柯晚上的飞机。沈念都快无聊死了,蹭地站起来,换了衣服冲出去。没多久,翟绍辉的车停在楼下,沈念美滋滋地上了车。

    “他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害我惦记好几天。”

    翟绍辉欲言又止,笑了笑,“陆总太忙,我也是中午才接到的消息。”

    车开了一段路以后,沈念总觉着方向不对,“这不是去机场的路,我们要去哪儿?”这要不是翟绍辉,沈念就得觉着是骗子。

    “陆总说让我先去帮他拿一样儿东西。”

    “哦。”沈念点点头,拿东西就拿东西吧,“可别迟到了。”

    “放心,不会。”

    汽车一路驰骋,很快出了京都,看着夕阳渐渐落山,沈念四下看看,“还没到?”

    “就快了。”

    汽车继续开了一个小时,天都黑了,终于停在了一处去年京郊刚刚开的一处山庄外。“可以下车了。”

    沈念下了车,看着山庄门前的大石头,很是气派,“来这儿取东西?”沈念总觉着翟绍辉在骗她。

    翟绍辉找地方将车停好,“走吧,这处山庄沈姑娘是不是还没来过?装修的不错,玩的东西也多。”

    “这跟我有说什么关系?”

    翟绍辉笑笑没说话,还是继续往山庄里面走。

    沈念看着路过的碧湖、假山,还有各种花草,压下心底的狐疑,跟着翟绍辉进了最后面一排高级客房。

    “沈姑娘,东西就在最里面那间,我就不进去了,您帮我拿一下。”翟绍辉说道。

    沈念轻哼一声,“不知道你们搞什么鬼!”说着朝着最里间进发,反正翟绍辉不会害她就对了。

    沈念走到最里面房间门口,闻着若有似无的花香,深吸一口气,猛地推开房门,顿时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粉色的帐幔,珠帘,气球,桌布……这中间点缀着红色的心,还有鲜花穿插在其中。窗下的地毯上,铺满了玫瑰,摆成了心形,中间用花色花瓣点缀成I LOVE YOU的字样,搭配着旁边的粉色珠帘,唯美异常。

    沈念仿佛真的置身在粉色的王国中,她有些不可置信,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直到房间另一侧的门打开,陆柯一身笔挺的西装,手捧玫瑰花束朝她走来。

    沈念瞪大了眼睛盯着陆柯,发现眼前的男人更帅气了,尤其是他今天的装扮,到处都凸显着贵气,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

    陆柯捧着花束在沈念跟前站定,“不认识我了?”

    沈念回过神来,伸手去摸陆柯的脸,“认识,真帅。”

    陆柯笑了,这笑容比灯光还要耀眼璀璨,“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我拿不过来,所以我为你摆在了灯光下,这个送给你,这是我能给你的天长地久。”他说完,旁边突然蹿出来一个人,沈念定睛一看,竟然是宋飞寒。

    他手里捧着个精美的首饰盒,打开以后,里面真的是一枚超大的钻戒,少说也得一克拉。

    沈念的心砰砰直跳。

    陆柯拿起那枚钻戒,单膝跪地,声音清润无比,扣人心弦,“沈念,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找,也没找到鹅蛋那么大的钻石,这是我能找到的最大的钻石,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喜欢,只要我能找到,无论未来什么时候,我都会给你。我只希望能跟你天长地久,这一生,我会护你在羽翼之下,宠你,疼你,爱你一辈子。沈念,嫁给我好吗?”

    沈念没想到,陆柯一直不给她消息,竟然给她准备了这样的惊喜。这戒指的样式,明显是她曾经自己画过的,没想到陆柯这么细心,竟然订做了钻戒。

    一时间,她鼻子有些发酸,这是她爱上的男人,即将厮守终生的男人,她突然有些害怕,怕这一切都是幻觉……

    “快答应啊。”宋飞寒急得不行,“你不是最不喜欢婆婆妈妈了么?”

    “是啊,快答应吧念念。”眼前突然出现好多人,沈忆和方诚钺,王雨婷,唐微微,林静,她的室友们基本都来了。最后面站着的,竟然是陆明远,顾熙平还有他的父母。更让她没想到的,沈恒竟然也在,他们竟然都来了。

    沈念扬起头,不让眼泪流下来,笑看着陆柯,伸出手指,“那你给我戴上吧。”

    陆柯终于露出会心的笑,没人知道他刚刚有多紧张。钻戒稳稳当当地戴在沈念手指上,在灯光的映衬下,闪闪发亮。

    沈念接过玫瑰花束,将陆柯拉起来,众目睽睽之下,不用别人起哄,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大家似乎从来没见过这么开放的女生,一下子愣在那里,房间里安静片刻,进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还有起哄声。

    紧接着,沈忆和林静推上来一个好大的蛋糕,陆柯在沈念耳边解释着,“这是我暂时能弄来的最大的蛋糕,以后给你买更好的。”

    沈念眉眼弯弯,她知道,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我可记住了啊,不准反悔。”

    晚餐除了蛋糕还有很多菜品,相当丰盛。

    吃完饭,宋飞寒招呼大家一起去园子里,陆柯将外衣脱下披在沈念肩膀上,单手揽着她,没多一会儿,耳边传来鞭炮的响动声,进而,天空炸开五颜六色的烟花,美不胜收。

    沈念看着天空,笑意蔓延到心底,这是她的男人,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陆柯,这是属于我们的烟花盛宴吗?”

    陆柯笑看着她,“不,这是属于你的烟花盛宴。”

    这场烟花足足放了一个小时,宋飞寒一个劲儿跳脚,说陆柯败家子儿,陆柯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大家都是陆柯邀请来的,房间也是提前订好的,玩够了,全都回去休息了。

    陆柯本来给沈念单独订了房间,可沈念看了其他人都没出来,自己洗完澡偷摸跑来了陆柯房间里。

    陆柯洗完澡也是睡不着,如果今天晚上长辈不在山庄,他绝对不订两间房,简直是煎熬。

    沈念突然跑来,陆柯是相当惊喜,可是高兴过后,俩人坐在大床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说话。

    沈念走到窗前,将窗帘拉好,又跑去将门锁好,神经兮兮地看着陆柯,“这山庄的房间隔音吗?”

    陆柯点点头,“还不错。”

    沈念搓搓手,直接走到床边,顺势将陆柯扑倒,“小帅哥,今天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啦!”

    陆柯感受着身上姑娘的娇软与馨香,心里百转千回,耳畔似乎还回荡着当初第一次与她近距离接触时候的话,“能背我这样的大美女,说不定就是你人生的巅峰……”

    那时候的她,也是这般娇软馨香,只是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个女子,将会与他相伴一生,爱进骨子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此结束,之后还有几章番外

    点开作者专栏,可以收藏作者一枚

    新文《重生七零俏军嫂》火热预收中,预计10月1日开文,求收藏~

    推荐我家CP新文《被暴躁月老压迫的日子》by霸道小妖精

    ~~~~~~~~~~~~~~~~~~~~~~~~~~~~~~~~~~~~~~~~~~~~~~~~~~~

    以下字数免费赠送,内容接正文,抓紧时间看哪~

    沈念一下子扑在陆柯身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顺势将人压倒,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不一会儿,低头咬住陆柯的耳垂,似乎与想象的味道不一样,没有那么软。

    沈念不满地舔了舔,重新将嘴唇移到陆柯的唇瓣上,轻舔两下,觉着还是这里的味道比较好。

    陆柯笑看这她,身上的女人很是大胆,竟然敢调|戏他?陆柯顺势将沈念搭在他肩头的胳膊拉下来,按住她的脑袋瓜儿,想来,就不要跑了。

    吮吸着男子清冽的味道,沈念有些不满,开始向下游走。双手摸着陆柯身上的衣服,很是不满,伸手挑开脖子下方的衣扣,大片肌肤暴露在空气下,沈念顺着衣领将手伸进去,触感坚实紧致,这不是她第一次摸,可是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触。

    沈念咯咯地笑着,睡衣有些松垮,一个口子被拨开,整个睡衣松散开来,露出陆柯紧实的腰肢,沈念心下满意,想要更进一步,可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时间有些惆怅。只能按照以前看的,在她胸前画了两圈,另一只手去扯陆柯的睡裤。

    谁知手不小心触碰到身下的硬物,那东西,经过沈念的撩拨,已经胀了起来,沈念吓了一跳,赶紧收回手,一张俏脸通红,有些不知所措。

    陆柯笑看着她,眼前的娇媚姑娘犹如一只小白兔,撩拨了又不无从下手,很是可爱。

    陆柯趁机将人翻了个身,将人压在身下,笑看着她,“这是你自找的,一会儿不要求饶才好。”陆柯顺势咬住了她的人耳垂,沈念浑身过电一般,浑身战栗。

    陆柯低头吻住她的唇,进而向下游离。沈念穿的也是山庄备的睡衣,中间一根带子,很容易拉开。

    陆柯轻轻一带,睡衣敞开,娇美的身体显露无疑。陆柯吻着她的锁骨,伸手捏上了她身前的饱满,轻轻揉捏着。触手光滑,让人爱不释手。

    沈念不自觉地发出呻|吟声,浑身不安地扭动着。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人碰过她这里,她从来不知道胸前的触感是这样,让人忍不住想贴近身上的人。

    感受着沈念的躁动不安,陆柯抬起头看着她迷离的双眼还有爬满红晕的脸颊,“你真美。”

    沈念羞得满脸通红,可是这是她主动的,既然都决定嫁给他,早早晚晚都会发生这种事儿。

    陆柯低头吻上了她胸前的高挺,两朵红梅很快坚|挺着,沈念浑身战栗,不停地扭动着腰肢。陆柯一路向下,很快触碰到她平坦的小腹,再往下就成为了禁区。

    陆柯伸手在她小腹上画了两圈,“可以吗?”他的声音极度沙哑。

    沈念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听起来娇媚异常。

    陆柯顺势拽下了沈念的睡裤,修长白皙的双腿展露眼前,陆柯拉起沈念的手,“帮我一把。”

    沈念摸着他的裤子,用力往下拉扯,却再一次碰到他身下的□□,似乎比刚刚还要大上许多。沈念有些担心,她这小身板,不会撑破了吧?

    很快,两个人坦诚相见,沈念感受着双腿间的温热,可陆柯并没有再进一步。而是在她敏感地带反复摩擦。

    这种感觉太过陌生,沈念觉着浑身发热,下面的触感袭遍全身,她扭动着腰肢,嘴里的□□声刺激着陆柯的感观。

    敏感刺激着她的神经,沈念觉着自己云里雾里,好像漂浮在半空中,那是从未有过的快感。

    小腹热流划过,下面肿胀不堪,陆柯分开沈念的双腿,趴在她的身上,“听说很疼,如果不舒服就喊我。”

    沈念点点头,抿着唇等待着异样的来临。紧接着,陆柯一个挺|进,沈念刚刚的快感全无,撕裂的疼痛遍布全身,她闷哼一声,“疼。”

    陆柯满头大汗,很快不敢动了,直到沈念慢慢适应了这种感觉,他才敢慢慢移动。

    疼痛减退,沈念慢慢配合着陆柯,慢慢感受着不一样的欢愉,不断地冲击下,沈念觉着自己快过去了,“我、我不行了,陆柯,我要死了。”

    陆柯低头吻着她的唇,“是你点的火,还要求饶吗?”

    沈念感觉自己真的快晕死的时候,陆柯终于喷洒在沈念最深处,她也体会了一把无以言说的快感。

    陆柯将人抱进怀里,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是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沈念在陆柯怀里蹭了蹭,眼波流转,带着无尽的魅惑,声音娇柔,“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