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其他小说 > 超级男神系统 > 第四十六章 结局
    这时候门被打开了,逆着光苏哲看见了袁宿的身影,接着他将门踢上,走到沈谦言的面前道:“你看出了这个药有问题?”

    “袁宿,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无缺的。”苏哲用尽气力逼出一句话,这会儿他连喘气的力量都没有了,说话声音如同蚊子一般,“你不会成功的。”

    快点看过来,快点!

    就在这时,沈谦言一个猛虎下山,出其不意的将袁宿的脑袋拧到了苏哲眼前,双目相对之时瞳术立刻被启动,苏哲黑色的眼瞳中有紫纹印上,瞬间袁宿的眼神变得呆滞无神,整个人都木讷了。

    “埋在旁边别墅里面的炸弹,除了你还有谁能拆除?”他果然还是不甘心,也许还有别人可以拆除,这样是不是就可以两件事一起行动了呢?

    袁宿机械的摇摇头:“没有。”

    苏哲低叹一声,天注定,算了,一条命换几条,他赚了。

    “十分钟内将旁边别墅的炸弹拆除,打电话通知赵漠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和情况,最后干掉叶沉。”

    其实最后一个任务压根不需要布置,因为根本来不及,只是人的求生本能让苏哲不愿意放弃这样的机会。

    “是。”袁宿点头就走。

    袁宿一离开,苏哲两眼一翻晕了过去,气息越来越弱,面上的血色退得干干净净,身体开始慢慢失去温度变得冰凉。一个瞳术带走了苏哲百分之五十的生命值,再加上注射到体内药品造成的伤害,苏哲现在只剩下了百分之五的生命值,若不是强撑着将话说完,苏哲早该晕死过去了。

    沈谦言上前一把扶住苏哲,心越来越往下沉,苏哲这情况实在是太糟糕了,难道那种药真的有这种能力?倒是关于苏哲怎么让袁宿乖乖听话这种更为诡异的事情他直接视而不见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没有八卦的爱好。

    两天之前苏哲就失去了联系,定位系统受到点子干扰器的阻拦也彻底无法像外界传递信号,一向冷静到如同机器一般精密的赵漠第一次失去了原有的镇定,他心慌了,他所做的一切布置都只能按照本能来行事。他只要一想到苏哲被抓走出了事,就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明明上次苏哲被绑架的时候他还是只是心慌,不过短短四个月的时间,那个人却扎扎实实的完全占据了自己的心,为他欣喜若狂,也为他崩溃如癫。

    再后来接收到赵玫、江莞甚至是叶无致和秦沫失踪之后他没有任何感觉,他所有的感情在苏哲失踪的那一刻用尽了。

    不出所料的是,叶沉果然在两个小时之前打电话过来,要求很简单,让他带着所有苏家和叶家的资产让渡书六点整去见他,他要的不过是苏家和叶家财产,或者也许还想要他的命。他唯一没想到的是,袁宿居然投靠了叶沉,养不熟的白眼狼!

    “老板,我们已经快到了,现在是五点五十分。所有的人手都布置好了,只等叶沉一出现就拿下他,放心,苏哲不会有事的。”

    坐在车子里面,林泉看着眼中暗藏血色的苏哲,心脏疯跳。老板这回是真疯了,连底牌都溜出来了,如果苏哲真有个三长两短,恐怕那时候的局面谁都无法掌控。

    突然林泉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林泉就直皱眉,袁宿?他还有脸打电话过来?

    接通开免提,里面传来袁宿有些不对劲的声音,就只用听的都觉着精神恍惚:“炸弹拆除了,人关在两栋别墅里面,苏哲被注射江家药品关在第二栋别墅。”

    “彭!”赵漠一拳砸在车子上,冲着开车的阿甲吼道,“快,快!开过去!”

    他们竟然敢······竟然敢给阿哲注射那种东西!!!

    赵漠爆发出来的暴戾气势让林泉和阿甲浑身一冷,血凉了一半。糟了,老大彻底疯了!林泉无意识的往外靠了靠,比起去见叶沉,他现在宁可跳车找死,老板要真爆发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叶沉他们还真不是人,居然安排了炸弹,这是打算炸死我们全部人吗?虽然他们做了万全的准备,也考虑到了这种情况,但要是突然袭击还真可能损失巨大,难怪敢这么张狂直接见老板了。只是,为什么袁宿会突然提醒他们?难道他只是混进叶沉那群人中当间谍?

    充当司机的阿甲在赵漠发怒的瞬间身子就止不住的发软,即便如此他开车的手也不见半点失稳,大概他就算是死了也会牢牢抓住方向盘。这会儿他将自己的飙车技术发挥到了极致,硬生生将本来需要的时间缩短到了一半。

    一下车,果然远远就看到了一栋独门独户的别墅,再靠近就可以越过它看到后面相隔几十米远地方的另外一栋别墅。

    车子一停下,不等赵漠吩咐,后面一队训练有素的明显也是雇佣兵的人如同豹子一样利用反侦察能力向别墅摸过去,一进去就发现守着的敌对雇佣兵和刚刚拆卸好的炸弹。即便是雇佣兵那也是分等级的,显而易见赵漠身边的都是神级的身手,仅仅靠不到十个人就拿下了对方双倍人数。

    赵漠这边直接将车子开到了后面的别墅才停下,一马当先对着别墅扑过去,才进门就看到坐在客厅里的叶沉。也许是没想到赵漠居然会活着来到这里一时间他有些回不过神儿,可惜等他准备拔抢反击的时候赵漠身后的人手已经将他彻底制服了,高手过招,也就是那么几个呼吸的时间,哪里有空等你慢慢回神。

    从另外几个被制服的人嘴里知道苏哲被困在四楼,赵漠几步并一步的就往楼上跑,一眼看到守在门口的两个看守人员,一脚横扫两人,破门而入,可门后的情景却让赵漠彻底失了理智。

    苏哲毫无人气的靠在沈谦言身上,就像一具尸体失去了所有活力。

    赵漠飞扑过去,推开沈谦言搂过苏哲,失声叫道:“阿哲,阿哲!醒醒!”

    拼命摇晃着希望对方能看自己一眼,可惜这样渺小的愿望却注定落空,这时候苏哲的呼吸已经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了。

    抱起苏哲,赵漠急匆匆地冲下楼,即便如此他依旧步伐稳健没有半点失魂落魄,因为他怀里抱着他的阿哲,他不容许有半点闪失。

    后面的事情会如何他没有丝毫的力气去管了,对他而言唯一要做的就是治好苏哲。林泉看到赵漠抱着苏哲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也被苏哲现在糟糕的状态吓傻了,等他再看的时候赵漠早已带着苏哲离开了。

    阿甲从屋外冲了进来,冲着旁边被绑的叶沉的脑袋就是一脚:“你他妈怎么不去死啊?把阿哲少爷折腾的不成人样,你咋不去死?老子我今天就把你剁碎了喂狗!”

    林泉赶忙上去拉住阿甲,叶沉死不足惜,但这是要交给老板泄愤的,还轮不到他们手下人来处决。

    叶家事件过去两个月了,所有事情都回到了原来的轨道,所有人都恢复了正常生活,除了两个人——苏哲和赵漠。

    “苏哲他怎么样了?”赵玫站在病房外久久才问出这样一句话,是他们叶家带累了他,是他们叶家欠苏哲的。

    瘫坐在病房外椅子上的江莞什么话都没有说,形容枯槁,唯有眼睛一直盯着病房门。

    两个月了,苏哲已经昏迷了两个月了,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包括请来的世界顶级专家在内的所有医生都判了他死刑,能拖一天是一天,苏哲现在完全就是靠意志力在支撑。而赵漠呢,从抱着苏哲来医院的那天开始就对苏哲寸步不离,除了必要时候,他不准任何人靠近苏哲,仿佛所有人都会成为伤害苏哲的凶手。

    病房里苏哲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躺在病床上,一张脸惨白如纸甚至隐隐泛着青黑,周围全是医疗仪器,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赵漠坐在床边就那样呆呆看着他,怎么都看不够,眼睛再容不下其他。

    “阿哲······阿哲······”

    轻声的低喃在屋子里回旋着······

    “小少爷,您休息一会儿吧。”沈家的老管家快疯了,自从拿到了那份医学资料后他就和一群医学家一起天天不吃不喝的忙着研究,眼看着才几天就又瘦了一大圈。

    沈谦言双眼盯着电脑不知道第几次阅读这段分子式,该死,解不开!

    “小少爷!”老管家声音提高了几个段数,抢过电脑开吼,“我知道你很愧疚很难过,觉着是自己的冲动带累了苏哲少爷,所以拼命想要研制出解开他身体里毒药的相应药品,但是你再这么折腾下去先死的没准是你自己!”

    沈谦言呐呐不言。

    秦沫在事后没多久就回到了美国继续管理蓝蝴蝶,她要做的能做的也只是帮头儿将公司管理好,等他醒了之后告诉他蓝蝴蝶已经是全球最棒的奢侈品公司了。所以头儿,赶紧醒过来吧,不要让我等太久······

    苏哲整个人的意识都是混沌的,周围漆黑一片,他感觉自己在飘,却不知道目的地或者终点在哪里。自己死了,老妈会不会很伤心,秦沫又是否会大骂自己没良心?赵漠你一定不会难过的对吧,毕竟你的神经有我的腰粗,应该吧······

    “阿哲,阿哲!喂别装死啊!”跳脱的声音不能再熟悉,是小昭!

    苏哲觉着自己心情好了不少,死了之后还能遇见老朋友其实感觉还不赖,只是就算上黄泉路小昭一个系统也没道理会陪着他啊。

    “小昭?你怎么在这里?”

    “劳纸就知道你这次必挂无疑,所以早早做了准备。你叫唤不到我的那段时间我就是忙着给你这时候做准备去了。”小昭一脸的嫌弃。

    “你是说我还没死?”苏哲难以置信的睁大眼,几步跑到小昭的面前摇着他的肩膀问,“真的?”

    什么叫柳暗花明又一村,什么叫绝处逢生,苏哲现在就是这种酸爽的感觉,狂喜席卷全身。

    “是啊是啊!你别摇晃了,临别时刻都特么不让老子安生,还有没有人性啊?”话是这么说,小昭却笑了出来,耀眼非常的笑容。

    苏哲听出了他话里面的不同,猛然停住不动,盯着小昭的笑脸问道:“什么叫临别时刻?你到底做了什么?”

    小昭却没有回答他的话,自顾自的笑得没心没肺:“没想到我也失败了呢,还以同样的方式,苏哲,以后你的路要自己走了,我不能陪你了。不对,你身边已经有太多陪伴的人了,再也不会孤身一人了吧。”

    这时候系统许久不曾出现的机械音再次响起:“系统自我销毁成功,能量值转化生命值成功,宿主生命值开始填充,百分之五十······八十······九十五······一百!生命值填充完毕!系统销毁完成!”

    苏哲眼睁睁看着小昭的身体在自己面前一点一点粉碎,先是脚,而后是腿,再到胸口,他握紧了双手想要留住小昭,可是却无能为力。

    “嘿嘿,阿哲其实有件事我一直骗了你。我压根不是什么银河三千顶级科学家设计出来的高端产品,我不过也只是一个三流科学家的成果。到最后还是我赢了,你一直被我骗了。我就是一个骗子,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我真的很高兴能······”接下来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就已经没有了机会,小昭彻底消失了。

    苏哲看着落空空的双手,他想假装自己还握着小昭的肩膀,很想,真的很想,但也只能是想而已。

    慢慢蹲□,将头埋进膝盖里:“是啊,你就是个骗子,骗子······”

    一滴眼泪划过病床上苏哲的眼角。

    一直盯着苏哲看的赵漠一下子站了起来,冲到门口失控大喊:“医生!医生!”

    银河中央科学控制室:

    年轻的科学家看到头发花白的老科学皱眉了,赶忙问道:“段老怎么了?三号试验品出问题了?”

    老科学家轻叹了一口气:“和前两个一样,自我销毁,将系统剩下的能量值转化成生命值填充给了宿主。唉,我们给了系统人类的意识到底是对是错?或者应该说人类的感情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能够让人为它牺牲一切。算了,对系统进行彻底修改,删除感情和拟人化。”

    “是。”

    连绵阴雨了几天之后太阳终于冲破了云层,苏哲睁开眼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温暖的晨光,而后就是一个男人安心的笑容,不自主的伸出手摸上他消瘦的脸颊,露出一个浅淡的笑。

    “阿哲,我知道你一定会醒。”

    赵漠弯下腰亲上了苏哲的没有血色的唇,脖间的双鱼玉坠正好与苏哲的玉坠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啊,我回来了。”

    可惜有些人一辈子都不能再回来了,苏哲笑得很好看,眼泪却不住的落下来。

    至于叶沉他们的下场苏哲直到出院之后才渐渐了解,所有人都被秘密处理掉了,至于怎么处理的,那就要问那些发飙的叶家人和赵老爷子了。得知袁宿这件事和赵老爷子完全没有关系之后苏哲不禁有些为自己当时的阴暗想法感到汗颜,好在没说出来也就没人知道了嘛~

    不过有件事一直让苏哲有些膈应,那就是袁宿投敌的主要原因居然是因为对赵漠的爱慕。他想要让赵漠一无所有然后成为他的附属品,而苏哲作为被赵漠特别重视的人自然会得到特别照顾。为此苏哲真不知道是该骂他蠢还是骂他蠢,赵漠会是那种求人的家伙吗?太天真了!

    当然,对于赵漠这种招蜂引蝶的行为苏哲进行了人道毁灭般的惩罚,从家务事到公司事情一股脑儿丢给了赵漠,自己则是和沈谦言、林霂来了一趟宿舍三人行,为时一个暑假。

    两年后的巴黎:

    时尚圈顶级杂志《SHOW》的主编办公室里,魅力十足的法国女郎对着一个俊美温雅的东方男子笑得魅惑十足,可惜的是对方就跟瞎了一样当没看见。

    “哦,说实在的苏,你们蓝蝴蝶这一季的设计实在是太棒了,我的天!你到底是从哪儿挖来的那些宝贝设计师?他们看上去如此的年轻,恐怕也只有你敢这么放心的让他们放手去干,当然,事实证明你是对的。你知道吗?现在整个时尚界都在说你有一双神眼,专门鉴别天才和寻找时尚元素,你是他们的男神,对,就是你们华国的这种说法。”

    栗色头发的女主编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得到了苏哲一个温和的笑容。

    “我不过是一个普通至极的家伙,男神这种词儿我可是从来不敢往自己身上贴。”苏哲露出一抹苦笑,其中酸涩只有他自己能明白。

    考验失败,靠着小昭的自我销毁活下来,他又算什么男神?若他真是男神,又怎么会在系统布置的任务中失败?还真是讽刺。

    两年的时间能够改变的事情太多了,比如蓝蝴蝶彻底成为了奢侈品界的领头羊,日进斗金;比如西里斯把《除魔师》出到了第二季,反响更加火爆,他甚至以苏哲的性格样貌为蓝本,在一众西方魔术师剑士里面加入了一位轻裘缓带的华国琴师,一曲天音可倾国;再比如现在的他被称为股市的金童,阴影界新贵,还有太多太多的比如,但是有些人都再也看不见了。

    没有了生命值魅力点的约束本该是件快意的事情,但现在想想却徒留黯然神伤。

    “我还有一场约会,先走了,拜~”苏哲站起身,想到外面那个在等着他的男人会心一笑,再有五分钟就该黑脸了,毕竟眼前这位一个个大美女。

    这位美女主编一直将苏哲送到大门口才飞吻一个离开,苏哲回头一瞧,果然某人脸黑了。

    赵漠拽着苏哲进了车子就是一阵猛亲乱摸,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了才停止:“收了我的定情信物还敢跟别人靠的这么近,阿哲我看你是明天不想起床了吧?”

    苏哲笑着一拳揍了过去,现在他的武力值可不比赵漠低多少:“你要是再敢说这种话,吃这种莫名其妙的醋,我就让你一辈子上不了床!”

    赵漠头一偏躲了过去,顺势搂上苏哲的腰继续啃,笑得不怀好意。

    苏哲无语失笑,这家伙自从两年前那件事过后脸皮是越来越厚,下限是越来越没有,好像前几天才被赵老爷子给嫌弃了。

    赵漠和苏哲的感情在叶家那件事之后倒是走的极顺畅,江莞在差点失去儿子之后哪里会管什么情感问题,只要苏哲活的开心就行了,赵家那边倒是有些不赞同的声音,但主要没人管得住赵漠,再加上赵老爷子中立的态度和赵漠强硬的手段,最终都被压了下去。

    两人在车里腻歪,苏哲下巴一不小心被赵漠挂在脖子上的双鱼玉坠膈到了,下巴立刻红了一块,又想到赵漠和他说过的有关这一对玉坠的事情,气不打一处来:“你真行,一块儿玉坠就把我买了?”

    原来这对玉坠每个赵家人都会有一双,自己留一个,另一个送给未来伴侣,当初苏哲还小的时候就一眼看中了赵漠的玉坠不撒手,而从来不看重这些东西的赵漠就直接给了苏哲当玩具,没想到多年后他们真的成了一对儿,只能说一切都是天意。

    “玉坠只是赠品,我才是正品,而且是一经售出绝不退换的正品!”赵漠腻在苏哲身上,捏着他的鼻子笑道,也只有在苏哲身边时他才能笑得这么无所顾忌,“你什么时候才答应我的求婚?我可是已经失败了第三十一次了,老爷子每天一说这事儿就笑得双眼眯缝。”

    “我心情好的时候。”苏哲笑眯眯的回了他一句,顺便拍掉在自己身上作怪的手。

    赵漠挑眉,放开苏哲后立刻踩油门开车回家:“那我们现在就回家,做点让你心情好的事。”

    苏哲不可置否,专注的看着车上那张放在相框里面的黑白肖像画——肌肉大汉,朋克装,一排金耳环。

    呵,不管前世还是今生我都不是当男神的那块料,是你眼光太差还是你眼光太差呢?算了,是我不争气罢了。我成不了男神,走不起那条道,唯愿做一普通人,要是你还在这里会不会骂我呢?一定会的吧。

    小昭,看到了吧。

    我走了自己的路,尽管不是男神路却也倾注了最大的努力,你有没有失望?前路漫漫,我不曾孤身一人,你可否放心?

    相框中的小昭笑得肆无忌惮,似乎回答了一句:“当然放心。”

    作者有话要说:唉,本来死亡这个惩罚想写成治愈啊,没想到最后变成了致郁~~

    本文正文就到这里完结啦,感谢所有支持某D的大大们,感谢你们忍受了某D青春的文字和毫无逻辑的逻辑,尼们都是某D的小天使,么么哒~

    番外会有一篇,近两天也会放出来!某D曾经有过雄心壮志将其写成一篇30W字的长篇,奈何长篇废,泪流满面~

    本书由(熊猫没眼圈)为您整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