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其他小说 > 这个炮灰我罩了 > 第152章 番外·现实世界
    顾渊得到新的人类身体, 被送到戴纳将军那里特训的第三天, 陆灯就有些坐不住。

    当将军的大都有些通病, 训练起来永远不会哪怕稍许放松,高强度的训练之余, 吃不好睡不好也是必然的。

    更不要说偶尔还会有突袭和紧急集合,随时随地都要防备着宿舍里突然出现埋伏,任谁被训练上一个月, 都能轻松脱掉层皮。

    陆灯从末世中被带出来,早习惯了随时搏命,接受训练时也适应得极快。可顾渊毕竟不是那样的绝境中出身,未必就能一下子适应这样严酷的环境。

    难得放假的系统优秀员工在家里整天吃不好睡不好,抱着爱人送的萤火草玩偶,翻来覆去地想着顾渊在军营里会不会挨饿受伤。

    没有系统世界里对人设的自动修复校准, 不过几天时间, 陆灯就熬出了两个显眼的黑眼圈。

    “是还没倒过来时差吗?”

    看着在桌前打着瞌睡的清秀身影,当父亲的陆濯把煎蛋火腿放在一大一小面前,摸了摸陆灯的额头,轻轻拍他肩膀:“已经不用考试了, 这些天就多放松些, 有什么想去玩的地方就出去绕绕, 等歇够了再接任务也没关系。”

    陆灯向来敬畏有些严肃的父亲, 连忙坐直身体认真应了,食不知味地一口一口将早餐吃净,脑海里依然转着爱人的身家性命。

    苏时眼里蕴过些笑意, 咬了口煎蛋,将一枚智脑递给他。

    “你的系统已经安装进智脑里了,是最新出的变形款——在外面世界的功能少些,有时候也是能帮上不少忙的,记得戴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用了。”

    虽然有两位父亲,陆灯大多时候却依然还是由苏时亲自带着长大,两人的关系也远要亲近得多。

    迎上那双眼睛里意味深长的淡淡笑意,陆灯怔忡片刻,目光倏地亮起,连忙接过智脑:“爸爸,我——”

    “可以,出去玩吧。”

    苏时含笑截断,朝他眨了眨眼睛。看着瞬间有了精神的少年活泼地起身跑回房中,才又低头不紧不慢吃起了早餐。

    看着父子俩打的哑谜,陆濯微微挑眉,正要开口,苏时已经夹起了一片火候刚好的培根,眼疾手快地塞进对方嘴里。

    “下次回去,记得替执光请三个月的假——估计他最近不会再接什么任务了……”

    陆灯一路跑回了房间。

    智脑是吊坠式的,做成了护身符的形状,用细细的红线坠在颈间,看起来和当初的那个几乎一模一样。

    陆灯扑在萤火草抱枕上,抱在怀里深吸了口气,稳下心神打开智脑。开机提示结束,熟悉的机械音就在脑海里欢天喜地响了起来:“宿主宿主,我追踪到目标人物的坐标了!我们现在去救他吗!”

    营救炮灰的任务早就完成了,系统倒还是没能改掉叫目标人物的习惯。

    陆灯正要纠正他,却又觉得两人现在做的事似乎也差不太多,稍一犹豫还是点了点头,将虚拟屏幕打开:“那里怎么样,防备的严吗?我想这就去看看……”

    系统被一块儿带到了现实世界,又放开挥霍着挑了个酷炫的机器身体,正是工作激情高昂的时候。闻言三下五除二将训练基地的布防绘成图纸,详尽地列了出来,启动变形功能变成了只机械蝈蝈,蹦蹦跳跳落在他肩上:“不严,宿主一定能进得去!”

    ……

    系统圈的审美真独特。

    陆灯不忍心打击它,摸了摸在脸旁晃悠的两根机器触须,认认真真夸了句好看。利落收拾好了行礼,给两位父亲留下字条,就背上书包从窗户纵跃下去,稳稳落在了窗后花园的繁茂丛植里。

    顾渊回到宿舍时,天色已经黑得不见日光。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身上没有一个地方不酸疼得厉害,只想尽快一头扎倒下去好好休息。顾渊随手开了灯,正要脱下作训服,脚步却忽然微顿,目光落在稍许变化的屋内布置上。

    这些天的偷袭将受训者们都练得疑神疑鬼,对这些变化也尤为敏感。顾渊迟疑着上前走了几步,心头尚且悬着,一道人影忽然从被子下面掠过,径直朝他扑了过来。

    顾渊目色一凝,本能就要还手,却在两人气息相触的下一刻便堪堪收了力道,将人接了满怀,牢牢箍在了胸口。

    陆灯双手环抱着他,黑亮眸底盛满了星子的碎芒,小啄木鸟似的哒哒哒哒哒亲上去。

    顾渊想要同他说话,想要问问他怎么一个人跑了过来,有没有人照顾,又是怎么潜到的宿舍里。话到嘴边却一句也说不出,只有笑意止都止不住地从胸口泛上,跳跃在唇畔眉梢,混着温存柔光倾落而下,将怀中的人稳稳裹住。

    没办法不觉得高兴。

    两人都整整三天没见面了,明明好不容易通过了百炼空间的考核,却偏偏分隔在两地不能见面,夜里谁都睡不踏实。

    哪怕明知道舅舅的军规严厉从不徇私,能在高强度的训练之余见到爱人,也依然实在是件值得人情难自禁的事。

    陆灯扑在宽阔结实的怀抱里,被熟悉的温暖气息满满裹着,心口都漾开无边甜意,说什么都不舍得放开。用力收紧手臂,在爱人颊侧轻轻蹭着,唇角已轻快地翘起来。

    出来锻造身体时特意领了素质出众的一款,加上这几天的训练,顾渊的体力已经远比在系统世界里强出不少,这时候竟然也一点儿不觉得疲倦。轻松打横了将人抄起来,含笑在额间亲了亲,大步走到行军床边,将人轻轻放了下去。

    陆灯乖乖被他放下来,躺在床上仰头望他,目光晶晶亮亮地盛满了碎光,眉眼都弯得细细软软。

    顾渊一手拢住他的身体,顺势侧身在床沿坐下,含笑低头望着他,俯身在淡色的唇上轻轻碰了碰:“怎么自己就跑过来了?”

    陆灯脸上发烫,微微抿起唇角,摸索着牵了他的手,挪开目光声音细微:“我——我忽然听说可以请假……”

    所以就迫不及待地请了假,收拾了行李悄悄离家出走,潜入军营来找人了。

    爱人向来恪尽职守,拿了几年的系统优秀员工,这一次大概已经算是做出最大胆的事了。

    顾渊轻笑出声,也不再多问,只是把人抱在怀里低头亲了亲,声音柔和轻缓:“我在这里没什么事,舅舅训练的很认真,也没有额外欺负我……”

    低沉柔和的嗓音在耳畔柔和落下,陆灯眯了眯眼睛,倦意居然平白涌上来,却还记着自己的来意,轻轻打着哈欠听他说的话,一边摸索着去掀他衣服。

    “等一下,执光——”

    顾渊身上毕竟有磕碰伤痕,又担心他一路赶过来太累,将人揽住正要开口,陆执光却已认认真真撩了他的衣摆,按着他趴在床上:“我带了跌打损伤的药膏,外面不如系统世界用药方便,以后我每天都给你抹……”

    那就是每天都能待在一块儿了。

    顾渊心头蓦地腾起欣喜,为了不惊动外面巡逻的士兵,依然尽力敛着心神,却还是忍不住悄悄扬起了唇角。

    沁凉的药膏被细致地抹在背上腰间,又被搓热的手掌平平碾开,温热透过凉润落在肌肤上,一种奇异的感受已通过经脉肤骨,横冲直撞地扑进胸口。

    顾渊轻吸口气,声音不由微哑:“执光……”

    难以自制的情绪混着三日不见的思念,在胸口骤然升腾起来,难以言说的隐秘刺激像是一**巨浪,随着背后的温存按揉,轰然冲击着摇摇欲坠的胸口。

    顾渊闭起眼睛,身体却已突破意志藩篱,生出难耐的分明燥热。

    “等一下,就快好了。”

    陆灯认认真真应声,依然一丝不苟地替他涂抹着千金难求的药膏,等到所有伤处都泛起清新凉意,才终于满意舒了口气,直起身弯了眉眼:“好了,先不要躺下睡觉,晾一下,等药干一干……”

    话音未落,他的身形已经不自觉地换了个位置,躺在了强健有力的手臂间。

    千里投军总算圆满了替爱人上个伤药的念头,心愿满足了的陆灯眨眨眼睛,抬头望他,眼里透出疑惑的柔和茫然。

    一点儿都没有在系统世界里心心念念惦记着要买隔音好的楼房的架势。

    爱人回到现实世界就容易乖的过头,顾渊轻吸口气,抱着他放在枕头上,轻轻拨开额畔的碎发:“放心,我不躺下。”

    机器蝈蝈蹦跶几下,帮忙到门口落了锁。

    顾渊朝他礼貌性地稍一颔首,征询目光落进柔润眸底,正迎上温柔浪涌里灿亮的一点星光。

    ……

    深夜来查房的戴纳将军在门外站了良久,第一次没有破门而入,只是放轻脚步,沉默着转身离开。

    第二天,商城的快递机器人敲开严密的军营,给戴纳将军送了一瓶最高等级的伤药。

    作者有话要说: 戴·正襟危坐·纳·沉思·将军:('-i_-`)

    #然后#

    #怎么#

    #脱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