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反派养妻日常 > 第93章 番外
    夜凉如水, 十里长街人声鼎沸华灯璀璨,蒙着面纱的少女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如银铃般的笑声清脆悦耳, 自持文采的翩翩少年妙语连珠, 好不风流。

    江南的夜一如既往的繁华热闹, 男人双手负后目光幽深的望着不远处的花灯,身后跟着的一个个谄媚殷勤的中年男人也跟着顺势望去,却并未看到什么。

    “听说江南的水很养人。”

    须臾,淡淡的话语让后面一众官员面面相觑, 还是那个身形臃肿的知府上前一步, 热切的笑道:“主子若喜欢, 小的立马回去安排一众世家千金觐见。”

    要知道如今后宫还未有一个龙裔呢,她家女儿正好可以借此面见圣上。

    男人没有说话,倒是后面一个刚上任的刺史突然道:“这江南女子虽然婉约, 可论绝色, 还是流月茶馆的老板娘第一,只可惜已经是个妇人了。”

    自古以来强抢民妇的帝王众多,刺史以为自家皇上也不顾这些繁文缛节,实在是那流月茶馆的老板娘着实生的貌美, 他看了都心痒痒。

    倒是其他官员脸色非常不好, 就跟看傻子一样看着那个刺史, 萧璟眸光一闪,声音清淡,“他如何。”

    说到这, 知府立马心领神会的上前一步,恭声道:“回主子,那个人每日就带着一对孩儿四处走走,并未发现异样。”

    人流涌动,萧璟好似发现了什么,顿了顿,忽然加快脚步往那个方向前去。

    长街上四处都是人流,还有一些小孩子嬉戏打闹,一个四岁左右的圆脸男孩正一口咬着一个糖葫芦,迈着小短腿上前几步,朝一旁高大的男人伸出小短手,“爹爹,我要骑马。”

    小男孩粉嘟嘟的脸上满是期待,清澈见底的大眼睛里一双圆溜溜的眼珠子一动不动,让人看了不忍拒绝,倒是一旁的男人瞥了他眼,声音清淡,“多大人了,一点事也不懂。”

    话落,后面一个穿着粉裙子的小女孩突然跑了上来,手上还拿着一朵小花,嘴里还奶声奶气的叫唤着,“爹爹我要抱抱。”

    不等小姑娘跑近,男人面上顿时闪过一丝柔和,笑着上前几步单手将小姑娘抱起,捏了捏那张稚嫩的小脸,“好,爹爹抱。”

    一旁的小男孩撇撇嘴,都快哭了,只能往后看了看,等着那个穿着碧色长裙的女子上来后,才委屈巴巴的拉了拉她衣袖,“娘亲。”

    女子心领神会的牵住他的小胖手,清丽可人的面容上带着抹无奈,忍不住不满的瞪了眼前面那个高大的男子,有这种爹真是可怜了她的儿子。

    “娘亲我今天能不能和你睡?”小男孩咬了口糖葫芦,口齿不清的看着她道。

    前面男人眼神微动,忽然回过头,不悦的扫了眼那个男孩,“师傅没告诉你男女授受不亲吗?”

    被他这么一凶,小男孩立马红了眼,“可我还是个孩子。”

    “昊儿乖,别理你爹,他现在怎么对你,等以后他老了你就怎么对他,一定不能给他养老。”夏桐摸摸他脑袋。

    闻言,小男孩似乎觉得很有道理,可忍不住又偷偷冲着他娘亲低声道:“可是爹爹那么有钱,我上次还在书房里看到好多银票呢。”

    听着两人在前面嘀嘀咕咕,被男人抱着的小女孩一脸天真的玩着她的小花,其实她也想和娘亲睡,可是爹爹那么疼她,唯独就是不准自己和娘亲睡在一起,她又不是男孩,为什么不能和娘亲睡?

    夏桐还想说什么,可见前面的男人忽然停住脚步时,才发现不知何时不远处多了个熟悉的身影,几年未见,他每次总是会出现在自己和顾秦的吵架内容里,亘古不变。

    “好久不见。”萧璟淡淡一笑。

    男人虽然身着常服气势内敛,可眉眼间的冷漠却一如既往的让人望而却步,只是此时整个人却要柔和不少,大概是因为他怀里那个孩子吧。

    不是所有人都见过那个传说中的摄政王,萧璟后面那个刺史就一眼注意到了夏桐,立马上前一步悄声道:“皇上,那个就是流月茶馆的老板娘。”

    江南水乡出美人,可刺史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有韵味的美人,比少女多了抹成熟,比妇人多了抹清丽,简直是极品。

    萧璟微微蹙眉,不等他开口,后面那个刺史不知为何突然“啊”的一声倒在了地上,脖间一条血痕触目惊心,吓得周围的百姓纷纷逃窜,唯独萧璟皱着眉看向对面的顾秦,他这性子还真是一如既往。

    周围的官员都是一脸铁青,吓得纷纷退后一步,这刺史刚上任不懂事,对面那个男人是他们惹得起的吗?

    “这两个孩子真可爱。”萧璟好似并不介意对方的行为,反而笑着扫了眼这两个小孩子,最后目光才若有若无的停留在那个女子身上。

    她身着一袭碧色束腰长裙,身形纤细有致,清丽脱俗的面容上多了抹婉约柔和,纵然寻了无数与她相像的女子,却没有一个如她这般让他念念不忘。

    “这是自然。”顾秦忽然伸手拉住一旁女子的手,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人,“差点忘了,皇上还没有一个子嗣,自然体会不到这种儿女双全之乐。”

    说完,便牵着女子径直离去,语调幽幽,“明年我们再生一个。”

    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如此讽刺皇上,可那几个官员却一声也不敢吭,倒是萧璟目光幽幽的看了眼漆黑的夜空,面上出现一抹自嘲,有得亦有失,他不后悔。

    等走远后,夏桐才不满的瞪了眼旁边趁一时之快的男人,生两个他都照顾不了,要是还有第三个府邸都会被掀翻。

    “娘,那个叔叔是谁呀?”顾昊之晃了晃她的手,一脸好奇。

    不等夏桐开口,一旁的男人却突然冷声道:“一个不怀好意之人,你只要好好念书,日后爹便让你替了他的位置可好?”

    夏桐一脸懵逼,她听到了什么?

    “听不懂。”顾昊之含着糖葫芦低着头嘟囔一声。

    后面一直默不作声的西风忽然笑着道:“就是让你以后有很多好吃的,还有很多漂亮姐姐陪你睡觉,好不好?”

    闻言,小孩子立马点点头,眼睛明亮。

    夏桐瞪了眼西风,“说什么呢,教坏孩子。”

    说完又不敢置信的看着一旁的男人,敢情他这几年总是神神秘秘不知道在做什么,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自己不想做皇帝,就让儿子去左拥右抱,想过人家长大后的感受吗?

    四目相对,顾秦紧紧牵着她手,目光幽深一片,“我的儿子自然得要最好的。”

    夏桐扭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萧璟怕怎么也没想到顾秦还打着这个主意,这个男人心果然海底针。

    经过一座拱桥,看到底下有飘着的莲花灯,两个小家伙又闹着想下去玩,夏桐只能让芳瑜和西风看好她们两个,免得掉进水里。

    不远处的夜空有烟火闪耀,桥底下两个孩子跑来跑去格外欢乐,夏桐不禁微微勾唇,心里有过片刻的宁静,直到腰间一紧,她才被迫看向一旁的男人。

    低头亲了亲她额心,顾秦眸光一暗,“你若烦闷,过两日便将他们留在府中,我们去西域游玩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