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没离,谢谢大家 > 第10章 秀色可餐
    沈暮然余光扫见了阮星辰,却故意没看她,换了个器械,继续练习。

    玻璃房外就是阳台,视野开阔。阮星辰走了出去,才发现这里地处半山,俯视下去能看到S市全貌。四周都是绿色,还飘着几丝从山里来的水雾,灵气宜人。狗男人的房子应该比自己的贵,呵!

    再一转身,健身房里已经没有了沈暮然的影子。阮星辰抬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还有十来分钟,司机就该来了。

    从楼上下来,阮星辰回到卧室,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男人在冲澡。

    她拿好自己的晚宴包,下来一楼,换上小高跟,走去了别墅大门外,等着司机来。夏天天气闷热,即便是清晨的太阳也有些晒,她不时拿着手包挡着太阳。等了十分钟,熟悉的黑色迈巴赫停在别墅门口,阮星辰打算先上车。本来十分自然要坐去后座,想了想,还是拉开了副驾的门。

    司机礼貌招牌微笑,“阮小姐,早上好!”

    阮星辰笑着招呼:“早。一会儿沈先生是去哪里?”

    沈先生三个字从阮星辰嘴里问出来,司机还有几分稀奇,不过在沈暮然身边当了这么久司机,也算是半个人精,见怪不怪仍然客气答了上来:“还是君怡酒店!”

    “从这里去君怡,会路过S电视台吧?”阮星辰客气笑着,暗示十分明显!

    司机也秒懂其中含义,“当然路过的!一会儿我先送阮小姐去S电视台!”

    “谢谢!”阮星辰微笑致谢。

    司机却远远看见沈暮然从屋子里出来,忙下车给他拉开了后座的门。

    沈暮然上了车,看到前座女人栗色发丝,无声叹了口气,等司机回来开口道,“去君怡大酒店。”

    司机向后座微微欠礼,转头回来的时候,又对阮星辰单眨了一下眼。八面玲珑谁也不得罪。

    车从半山开下。沈暮然在车后看起了工作平板。阮星辰拿起来手机,给陆悠发信息:【我在狗男人车上。】

    陆悠刚刚醒,看到阮星辰前面两条报平安信息安了心,又见她发了这么一句,顿时觉得有些不妙:【你昨晚…跟他过夜了?】

    阮阮:【不是过夜,就是睡了一觉!】

    想想好像不对,她忙补了一句:【我昨晚被人灌醉了被狗男人带回家!什么也没发生!就是睡觉!】

    悠悠:【…秀恩爱分得快,阮星辰我劝你善良!】

    阮阮:【…我哪里秀恩爱了?今天早上我还跟他提离婚了。不过他定了档期以后,一句话没说!】

    悠悠:【所以你心软了?觉得骗婚的狗男人可以原谅?】

    阮阮:【不可能!不能原谅!】

    悠悠:【姐妹,挺住!】

    发完,阮星辰弱弱用侧脸探了探后座,狗男人心灵感应似的抬了抬头,阮星辰忙扭头回来看着车前。

    沈暮然也没说话,低头下去继续看着平板。

    车停在S电视台大楼前,阮星辰下车,透过车窗回敬了司机大哥一个wink道谢。后座的沈暮然依然没有抬头,阮星辰也没理他。

    迈巴赫开走,阮星辰转身走进了电视台大楼。

    &&

    一大清早,十九楼的剪辑室里,气氛并不大愉快。

    S台的综艺总制靳风今天一早,心情就跌入谷底。女儿发烧刚刚送去医院,就被人叫回来台里。

    眼前的女人嚣张跋扈,指着一旁的监制白海敬就是一顿劈头盖脸:“当初你们请我们家韵茹的时候,说好了只有一个主持人的!现在呢?现在剪成什么样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阮星辰一个网黑才是正牌,你们就不怕这对节目有影响?”

    电视台昨天剪辑完综艺《秀色可餐》,白海敬才发现少收了几段音,马上通知了陈韵如和阮星辰回来帮忙补录。谁知陈韵如录完几句,就把经纪人林依喊了过来。看到剪完的成片,林依当场发火,还把白海敬的顶头上司靳风叫了回来,说要投诉。

    白海敬并没打算把谁剪多剪少,只是为了节目效果。在电视台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哪个合作艺人闹着镜头少的。“我怎么不觉得韵如的镜头少?上几期也是差不多是这样。我们是美食综艺,主镜头当然是给美食,主持人只是串场,不存在偏重于谁的问题!”

    “不存在?事实就摆在眼前,怎么会不存在,不信你让你们技术算算,我们韵如出镜多少秒,阮星辰出镜了多少秒?”

    靳风听得有些分神,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两个半紫不红的女艺人抢综艺曝光时长这件事情上。女儿一早起来不舒服,在他怀里哭的样子,他到现在还心疼。昨天高层开会,几个综艺的收视率也严重下滑,大有砍掉上新的意思。可手底下人策划节奏跟不上,暂且还找不到替代综艺。他端起手边的热茶,咕咚喝了一口。

    阮星辰进来的时候,便是这样一个场面。

    陈韵如还配合着林依,低怨了两声,“林姐,我们那时候接这个综艺,不就是看着正牌主持人的位置,曝光够,谁知道这期剪成了这个样子?”

    剪辑室的门是敞开的,阮星辰礼貌在门上敲了敲。刚刚还吵闹的剪辑室,顿时停了停。

    白海敬心里暗自忖度,这位网黑妹妹也不是什么好招惹的料,他隐隐觉得不大妙,这下两家人到齐了,该不得当场打起来。

    陈韵如看到阮星辰进来,却顿时怂了几分,上次秀场被江振庭那个渣男坑得她到现在还有些心怯。江振庭在她面前自称华侨投资人,这次回国做影视投资,她本来想捞点好处陪了他几天。什么跟他结婚的屁话,她压根一个字也不信,谁不是逢场作戏,只是,好处还没到手,就被拦了下来,赔了夫人又折兵。

    林依嘴角一歪冷冷笑道,“哟,看看正主来了,白敬海,你可不是收了人什么好处,一个网黑也好意思抢了那么多镜头?”

    “林依姐,都是星娱的人,真的要吵来电视台吗?我网黑我可没骄傲,你们家韵如都当小三拆散人家合法夫妻了,怎么就有理由抢镜了?”

    白敬海暗暗噗了一声,这是什么新鲜麻辣水果料?爆得真是时候!

    “阮星辰你嘴巴放干净点,我们家韵如走的是玉女路线,你这是诽谤!”江振庭的事情,陈韵如还没跟林依提过,好处没拿到就暂且只算是私事。林依想都没想,就怼着阮星辰说了回去。

    “林依姐还不知道?”阮星辰插着手,看了看一旁陈韵如的怂样,“那就要好好问问玉女韵如小姐,两天前她和谁一起去看的Louis Chen秀场,明明是成双成对进去的,怎么一个人出来了?出来前还被人打了两耳光?”

    “阮星辰你够了!”玉女也坐不住了,“当着电视台的面,你能闭嘴吗?”

    “我都网黑了,你叫我闭嘴我能答应吗?”阮星辰理直气壮,当着电视台的面更要拉拉同情心才对,“电视台欠你多少镜头了?够你欠陆悠的多吗?她结婚才六个月就被你插了一脚离婚了,你还能没事人一样回电视台要镜头?她昨天还在家里病着呢!给你这种人多曝光?让观众多看看你?真是有益身心!”

    林依转眼看了看自家艺人的怂样,顿时明白过来阮星辰说的不假,可外患当前,内忧可免,“阮星辰你说话要有证据!”

    阮星辰走去她面前,“林依姐要看什么证据?要看到我闺蜜的离婚证书吗?还是要那个渣男江振庭出来,跟玉女陈小姐一起交代交代?脸呢?不带敢来电视台吗?”

    “林姐,算了。我不想闹大,走吧!”陈韵如小声拉了拉不服气的林依。

    林依甩了甩手,狠狠扫了一眼自家艺人,才对白海敬说:“那这次就这样,下期肯定得给我们韵如剪多点镜头,别给那些网黑眼色!我们走了!”

    “等等!”两人刚要出去,一旁一直静坐着的靳风才缓缓开口,“既然话都说开了,我们也把后面的计划对齐一下。”

    林依回头,刚刚她和白海敬吵了十五分钟,靳风一句话都没发过,现在开口气势有些咄咄逼人。她在圈里混迹多年,对着什么人说什么话,靳风一开口,就变得毕恭毕敬:“靳总制,您请说。”

    靳风的手指在玻璃茶杯边缘轻敲,“昨天台里开会,好几档综艺的收视都不理想,‘秀色可餐’也在其中,电视台也很难抉择,可是不得不做出调整,这档综艺从下期开始就下架了。这段时间辛苦韵如了!”

    林依有些没反应过来,刚刚吵了那么多,不过是要两个镜头,现在下架了是什么意思?她和声和气,好歹得多问一句:“靳总制,怎么这么突然下架,也没有提前通知?”

    靳风:“收视率不好看,你我都不好过。就此好聚好散,电视台会安排别的综艺顶上!”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林依再忍不住了,“靳风,当时可是电视台求着我们韵如来主持的,现在你们说下架就下架,算什么事?”

    靳风看着林依,女人眼神凌厉,不大通晓人情,真巧,他现在的心情也不大想通晓人情:“如果我没记错,韵如和电视台的合约是‘秀色可餐’第一季结束。现在综艺结束了,合约提前解除,是很正常的事情。以前其他艺人也经历过,大家风风火火策划的综艺,达不到理想的预期,观众不喜欢,只能提前下架,希望你和韵如也能理解!”

    林依一口恶气梗在喉间,当场无话可说,“靳风你好个翻脸无情!”

    靳风抿了抿嘴,看着林依表情未变,却站起身来走出了剪辑室,“我10点还有会议,你们自便吧。”

    林依看他走了出去,又扫了一眼身后的阮星辰,冷哼了一声,只好拉着玉女小姐也走出了剪辑室。

    白海敬这才来对阮星辰招呼,“哎呀星辰啊,我们先把录音补上吧!”带着阮星辰往录音室走,白海敬靠到阮星辰旁边低声道谢,“这两个女人一大清早就闹事,靳老板脸色不好看,可多亏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