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直到你降临 > 第51章
    随冉嫁给傅城后,也是有过一段甜蜜的婚后生活的。

    只不过这段蜜里调油的夫妻生活,止于随冉的初恋回国,出现在他们的生活后。

    那是个和傅城完全不同的存在。

    沈续清风霁月,博学多才,举止间温雅富有魅力,进退得宜,若非要说两个人全身上下唯一相象的地方,大抵就是眉眼间的神情。

    傅城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随冉和沈续在国外一同留学的点点滴滴。

    比如沈续这样的人,居然也会为了追求随冉大展浪漫地在云空上写上随冉的名字,造成了他们学校的短暂轰动,又比如随冉这样的娇小姐,为了沈续的一句话,当真为他买了一捆毛球亲自织起了一套的围巾和毛衣。

    而在亲眼撞见沈续和随冉在咖啡馆里相谈甚欢后,傅城一直积压着的情绪便开始爆发了。

    那天晚上,他没有任何理由的,也没知会随冉一声,第一次在婚后不着家。

    傅城狐朋狗友众多,见昔日流连花丛的傅少时隔两年重归温柔乡,忍不住纷纷打趣他,甚至当着他的面聊起了两年前的赌约。

    傅城对此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整晚,他只是坐在角落里喝着闷酒,一根烟接着一根地抽着。

    早在结婚不久,傅城就开始备孕,一律戒了烟酒,这会儿见他放肆生猛,在场的都是人精,哪里看不出来他心里头有事,对随冉佩服不已的同时,苦恼自己兄弟为情买醉,张罗着给他准备女人疏解。

    彼时,周妗作为刚上大学不久的“干净”女孩,和一批小姐一起被送进了他们所在的包厢。

    “冉冉是吧,那你陪我吧。”

    从事特殊服务的小姐也是要脸的,都有个叠字艺名,不巧,周妗艺名冉冉。

    喝得已是半醉的傅城,闻言喝着酒的动作一顿,抬眼便看了过来,吐着酒气,漫不经心地问,“哪个冉啊?”

    包厢里几乎都是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皮相都长得不错,但还是数傅城最好看。

    周妗和他一对视,心跳不由得加快了些,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冉,冉,冉缠缠的冉冉。”

    傅城不由得一怔。

    随冉归国欢迎宴的那天,她也是这样紧张,仰着和他对视,头结结巴巴地开口,“冉,冉冉缠缠的冉冉。”

    包含着冉字的成语数不胜数,偏偏,周妗和随冉用了一模一样的解释。

    两人甚至留着一样的发型,星眼熠熠地看着他。

    原先让周妗陪他的人见傅城盯着周妗不知道在想什么,一下子就把周妗推了过去,不忘嘱咐她好好陪着傅城。

    那天晚上,随冉给傅城打了不下几百个电话和视频,而那个时候,傅城在和别人翻云覆雨。

    “冉冉,”他胡乱地亲着身.下的人,嗓音脆弱,一遍遍地求证,“你是我的对不对?你爱我的对不对?”

    周妗心里只觉得甜蜜不已,抱着傅城的脖颈不断回应他,“我是你的,我爱你……”

    她甚至在傅城的引导下说了一些助兴的话,更让傅城烧红了眼。

    第二天,在随冉担忧地想询问傅城昨晚的去向,闻到他身上别人的味道以及看到脖颈上的指甲挠痕,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随冉只觉得傅城不守诺言,明明婚礼誓言还犹如在耳,他却是用事实一耳光扇在了她脸上,更何况,她在医院工作的朋友撞见傅城带着一女人去产检,贴身陪同。

    周妗宫外孕,被迫引产。

    自此,随冉单方面和傅城分床而眠,两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竟也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事情的转机是在半年后的随家出事。

    谁都看出来了这场婚姻的名存实亡岌岌可危,随冉虽是不识人间疾苦的象牙塔公主,但那样的家庭那样的出身,并非是什么都不懂的傻瓜。

    她知道自己需要一个孩子。

    傅城半年不碰她,她想到傅城在婚后和别人被翻红浪也觉得恶心,当即一不做二不休,在傅城回家给他下药的时候,自己也饮下了助兴的药物。

    温情只有短暂的一晚,清醒过来后又是无休止的吵架。

    在傅城质问她为什么要下药的时候,随冉没忍住,对他说了一句——“傅城,你让我恶心。”

    随冉不是任人拿捏的泥人,她性格虽软,却也有脾气。

    她可以忍受傅城婚前怎么闹怎么玩,却无法忍受他婚后一时的意乱情迷。

    如果不是两家各方利益的捆绑,随家这个关头出事,早在傅城出轨的一瞬间,随冉就能立马和他离婚。

    听到随冉说自己恶心,傅城没忍住,反问她和沈续就干净吗。

    随冉这才知道,傅城这段时间怪异的原因。

    随冉不觉得这是傅城能心安理得出轨的理由。

    她没解释她出国留学前对傅城的惊鸿一瞥,也没解释在她对沈续找不到心动的感觉,抱歉地和沈续分手,为他留下他要求的纪念礼物,在冷.战的期间第一次笑着对傅城温言软语,说的话却是如冷箭一般直直插在他心上。

    “是啊傅城,如果不是沈续当初不肯回国,你以为我会嫁给你这种人?”

    那天过后不久,随冉便怀孕了。

    傅城知道后,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反应,始终不着家,只把外面的当成自己的家。

    十月怀胎后,随冉生下了孩子,取名傅随。

    怕她对和傅城的孩子也带上了厌恶的情绪,傅随从小,便养在了傅老的膝下。

    那个时候,夫妻不睦和产后抑郁下,随冉的整个性格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从一个单纯爱笑的女孩慢慢地变得沉默寡言,经常一个人坐在摇椅上,看着天色发着呆,一坐就是一下午。

    只是那时候,傅城不着家,随家父母为了企业焦头烂额,傅随不在身边,谁都不知道,随冉身上发生的变化。

    半年后,随家父母在过来看望随冉的路途中出了车祸,面对戴着氧气罩因放不下随冉不断喃喃着傅城名字的父母,随冉第一次慌了神,主动给傅城打去了电话。

    “傅城睡着了。”

    电话那头的女人这样说道。

    周妗没说谎。

    傅城半夜经常睡不着,只有白天才能眯上一会,在沙发上。

    傅城手机上的备注早就提醒了她对方是什么人,周妗忍不住咬着唇,羡慕又嫉妒。

    哪怕连她都想不到,傅城的手机里的联系人,备注姓名的显而易见都是男性,女性只此一个宝贝。

    除却第一次的酒醉,哪怕傅城住在为她购置的公寓,却一次都没碰过她,好几次她出来为他添衣加被,听见他喊的“冉冉”,只觉得苦涩。

    早在之前,她就知道,傅城嘴里喊着的人,从来就不是她。

    随冉只说了一句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在随家父母苦苦等不到傅城不甘心咽气后的同一分钟,随冉从医院的天台上跳了下去。

    从傅城得知随冉死讯鬓角斑白醒来的第二天,周妗迎来了她的幸福生活。

    在一个女人死去的基础上。

    傅城有极强的心理倾向,加上一夜患上的精神病,让他彻底地把周妗当成了随冉。

    傅老年事已高,傅家需要一个掌权者,傅城只是记忆和心理出了问题,商业上的手段和能力还在,傅城患病的消息自然被死死地压住。

    除了傅家二老和周妗,没人知道傅城的情况,也没人,敢提出让傅城去看心理医生。

    傅城已经承受了一次失去随冉的痛苦,心里面下意识不敢触及这块记忆,只知道将人奉为心尖至宝,事事以周妗为先。

    旁人本以为傅城对随冉已经足够好,谁知道对这名不见经传的周妗更甚,说要为她摘星星摘月亮都不为过。

    为随冉惋惜的同时,不禁感叹周妗的好命。

    哪怕她得不到一个名不副实的傅太太身份,可她得到的傅城的珍视和宠爱。

    待傅老死后,偌大的万康,怕给的也是那私生子。

    傅舟出生的那天,傅城喜悦之情,几乎是全城感受,一同狂欢。

    “傅随这个名字怎么样,冉冉。”傅城抱着刚出生的婴儿,问周妗。

    “我们刚结婚的时候不是说了,生男孩就叫傅随,女孩就叫傅冉。”

    周妗脸色一变,半晌不自然地说不喜欢了。

    她不喜欢,傅城哪怕再中意傅随这个名字,也随了她的意思。

    人到底是贪心的。

    在傅城有随冉时,周妗只希望他能看自己一眼,在随冉死去,她甘愿做傅城眼底的随冉时,她却也是心满意足的。

    但是,这样的生活下去,也忍不住动了心思,特别是傅城宠她宠得没边的时候。

    周妗带着傅舟离开了傅城,却也不敢离开江城,意外地和乐向晚的爷爷奶奶做起了邻居。

    她知道傅城不敢再经历一次失去“随冉”的经历,傅老也不会为了让儿子清醒做出什么举动。

    她要借此入住傅家,为自己的儿子打算。

    傅城找到母子两的时候,傅随跟在他身后,远远地看着父慈子孝夫妻恩爱的一幕。

    那时候,他已经不再会向从来不看自己一眼的父亲奢求父爱,却也不免羡慕起傅舟。

    傅舟已经十一二岁了,傅城却还是把他抱起来,满眼慈爱,而他,记忆里不仅没被傅城抱过,连两人的相处都少的可怜。

    也是,在傅城的认识里,这个占据着他喜爱的名字的男孩,是他一次酒醉犯下的错误。

    他的存在,提醒着自己曾经背叛过要好好爱护妻子的誓言,心里自然不喜。

    那时候,也才十几岁的他身形单薄地站在树下,隔着远远地看着傅舟。

    看着他被父亲抱在怀里,看着他玩闹流汗有母亲温柔疼惜擦汗,再然后,他看到傅舟身边,玩在一起的小女孩。

    察觉到自己的裤脚被咬住,傅随低头,就看到一只洗的白白的小奶猫用小牙齿攀着自己的裤脚。

    “喵喵。”小女孩穿着粉红色的公主裙,白色卷袜盖过脚踝,踩着黑色小皮鞋小碎步地跑了过来,俯身抱起了小奶猫。

    乐向晚一手摸着小奶猫,边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大哥哥,忍不住就有些脸红。

    傅随几乎是集合了傅城和随冉的所有优点,颜值远甩同龄人好几条街,乐向晚小女孩心性,看到好看的哥哥也不免控制不住多看几眼。

    小奶猫在乐向晚的怀里哼哼唧唧的,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却和她的主人一样,直直地盯着眼前的大高个。

    “渺渺,”和傅随一对视,意识到差点把自己名字叫出来的乐向晚一顿,改口道,“大哥哥,喵喵很喜欢你。”

    其实她更想说的是,她也很喜欢的,大哥哥长得好看,谁不喜欢呢,就是他看上去,似乎有点儿难过。

    “是吗”傅随也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是怎样的心理,俯身和小女孩对视,淡淡问道。

    “嗯,”小女孩脸上红得更彻底了,甚至都不搭理身后叫他的傅舟,呆呆地和傅随对视。

    “那你呢。”傅随听到自己开口,抬眼看了一眼远处等着女孩过去的傅舟,恶劣开口,“你喜欢你的小伙伴还是喜欢哥哥?”

    “喜欢哥哥呀。”乐向晚毫不犹豫地开口回答。

    闻言,傅随弯唇笑了一下。

    反应过来后,他又忍不住呵了一声。

    在一个小孩面前,和傅舟争什么呢。

    可笑他傅随,生来天骄,众星捧月,却只得一个少不知事的小女孩喜欢。

    那时候,傅随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竟然会是他在国外那几年,唯一的慰藉。

    作者有话要说: hhhhh不虐叭(控制自己想虐的手)

    这章继续发红包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