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僵尸玄学精通 > 第18章 不知道疼
    电话中,殷云扶的声音飘出来,“送他下山和救治他有什么冲突吗?”

    她的声音并不重,但是她一开口,傅一晗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巴。

    这句话出来,所有人都是一愣。

    也对啊。

    下山和救治病人又没有冲突。

    上山的山路就那么一条,下山等救护车,还更快一些。

    喵喵迷路抿紧了唇瓣,一时说不出话来。

    沉默了几秒,她才低声道,“很多病人都是不适合挪动的……不科学的救治反而会出问题。”她说着,脸上露出一丝难过,“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这么急功近利,利用病人。”

    电话那头,殷云扶轻轻一笑,“小姑娘,你说得确实很有道理,你倒下的时候,我们一定不会动你。”

    喵喵迷路眉头一皱,脸色苍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你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

    殷云扶声音中依旧带着笑意,“我有什么不敢说的?”

    即便她如今灵力尽失,也轮不到一个凡人站到她头上说三道四。

    这个小姑娘还真的有胆子管她说什么。

    殷云扶语调一直都很平静,只是这说出来的话实在不是一般的嚣张。

    喵喵迷路闻言,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直播间里,虽然又一些粉丝此刻有些动摇了,但是还是有更多的粉丝看不下去了。

    【事情到底怎么样还不知道呢……】

    【就冲她刚刚说话的态度,我就不信是什么大师,大师基本的涵养呢?】

    【女神摸摸,别难受,也就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我们都还是支持你的#玫瑰##玫瑰#】

    说话的大多都是男粉丝,或者正义感爆棚的女粉丝。

    很多人总是会下意识地站到弱者的一方。

    更不要说这个弱者还是喵喵迷路这么一个长相可爱清纯的妹子了。

    傅一晗拿着自己原本用来直播的那个手机,看着喵喵迷路的直播间,看得眉头紧紧皱起来。

    这明明就是事实,这些人就是看不到吗?

    他看向那些工友,“先把人送下去吧?”

    这种时候,也不是和喵喵迷路计较的时候,人命关天。

    新工程队的几个工友们点了点头。

    这些主播们的是是非非他们也不想管,现在把人救回来是最要紧的。

    有人去开车。

    钱广源皱了一记眉头,“等一下。”

    那人脚步一顿,看了一眼钱广源,又看向自家的队长。

    新工程队队长皱起眉头,“钱老板,救人要紧……”

    “我也认为是救人要紧,你没听到喵喵小姐说的话吗?随意搬动,很容易出现新问题。”

    这个话一出来,新工程队队长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为难。

    这里也没医生,没法判断这话对不对。

    如果真出了问题,谁负责?

    而一条性命的责任,谁都担不起。

    队长也担不起。

    傅一晗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心底一阵阵地发寒,让他更冷的,是喵喵迷路直播间里,这个时候还在刷礼物的那些观众们……

    【幸好有女神,要不然搬动了对方,就真的出事了。】

    【这也就算了,破元观估计要拿着这个案例到处宣传去了,然后把锅甩到我们女神头上。】

    【就晕倒了而已,看看破元观的作风,还拉入黑名单,我把真实姓名报给你,池松源,首都人,现居首都,今天22岁,华国传媒大学导演系学生,真名真姓,所有信息都给你了,你拉啊。】

    池松源坐在自己的书桌前,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直播,不屑地打下了这行字。

    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神棍了,现在都8012年了,竟然还有人受骗上当的。

    他随手又给喵喵迷路打赏了一个超级火箭。

    累积到现在,他已经蹿上了喵喵迷路粉丝榜第二名了,给喵喵迷路的礼物差不多刷了1万了。

    直播间粉丝排行榜第一名还是万有引力。

    直播间观众很多人都发现了。

    说起来,在整个粉丝圈子,池松源的账号‘少爷今天不高兴’要比万有引力出名的多,在多个主播的排行榜上都能看到这位的身影。

    网传他是个超级富二代。

    没想到还是一个学霸?

    他这一送礼,喵喵迷路的直播间又是一阵热闹。

    喵喵迷路也在直播间里表示了感谢。

    池松源看到喵喵迷路红着眼眶,羞涩微笑的样子,内心的怜爱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正准备打字回复,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收到一条新信息。

    他一看,是池烨霖发过来的。

    池烨霖是当红小生,也是他的堂哥。

    不过兄弟两个聚首的时间不多,平时这位堂哥都是和张秉均混在一起,偶尔带他一起玩。

    整个暑假都快过完了,池烨霖好像还是第一次给他发消息?

    池松源皱起眉头,点开消息。

    池烨霖:【别冒头了,真被拉黑就完了。】

    池松源皱了一记眉头,【拉黑就拉黑,我还怕她?】

    不等池烨霖回复他。

    “已拉黑。”殷云扶声音淡淡,从手机中传出,通过直播间,落入池松源的耳朵。

    他“嘿”了一声,摇了摇头,“还真挺有种的。”

    而他的手机,电话已经响了起来。

    他接起电话,“哥?”

    “你赶紧给破元观的那位大师道个歉吧。”

    “什么玩意儿?”

    “我说,赶紧给破元观道个歉!别掺和这直播了。”

    “我说哥……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吃错你个头!你知道前几天,你老哥我差点就死在马路上了,是因为这位大师一句话,才侥幸逃过一命的!”池烨霖快速地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池松源眉头依旧皱着,“这就是凑巧吧?这些算命的,经常就用这种法子……”

    “凑什么巧,有这么巧吗?”池烨霖快被自己弟弟气死了。

    池松源冷哼了一声,“这本来就是一个概率学的问题,放到单个人身上看起来很准,你又不知道她那天直播间的粉丝们,发了多少条出去,只要有那么一两个人蒙对了,肯定就会一些脑子不清楚的各种崇拜相信她,她也就有的钱拿了。”

    池烨霖一时语塞,气得脸微微涨红。

    说谁脑子不清楚?

    偏偏自家亲爱的堂弟并不愿意那么轻易地放过他,“你说张影帝那天和你在一起,他现在是什么态度?”

    池烨霖皱起眉头,“那天以后,我和老张都忙得很,也没提这个事情,可是他那天回去就给破元观代言人打赏了五艘宇宙飞船!”

    池松源“啧”了一声,“然后呢?今天也没给那位破元观代言人发声吧?人家张影帝这么做,叫有恩报恩,该清醒的时候还是清醒的嘛。”

    他说着,小声嘀咕了一句:“谁跟你似的,天天搞这些封建迷信,有空多磨练磨练演技也不至于被人张影帝甩得那么远。”

    池烨霖闻言,气到原地爆炸:“行行行,这些都是封建迷信,都是封建糟粕,我不管你了!”

    池松源微微一笑,“好好拍戏了,乖。”

    话音未落,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手机被挂断了。

    池松源耸了耸肩,“这点事情就闹脾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哎……愁死人,什么时候那高冷贵公子的人设崩了,又得哭鼻子。”

    他放下了手机,看了直播间不远处的傅一晗一眼,翻了一个白眼,鼠标一点,又给喵喵迷路打上了一个超级火箭。

    【支持女神,无辜人命不该用来当成一个道观宣传封建迷信的手段!】

    这条消息刚发出去。

    “砰”的一声,直播间里传来一声闷响。

    其实声音不大,所有人包括直播间的所有观众都呆了一下。

    怎么回事?

    现场众人朝着声音来源看去。

    “嘶……”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是一个穿着工程队服装的工人。

    也是迄今为止第二个人。

    他倒下了……

    池松源还在打字的手,微微顿住,眼瞳也跟着一缩。

    而新工程队的人早就一拥而上。

    倒下的那个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在一旁指挥推土机的人。

    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症状。

    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呢,又是一声“砰”的闷响。

    又有一个人倒下。

    接二连三,这是第三个了。

    几乎是一瞬间,所有人的后背都起了一层冷汗……

    这尼玛?……

    众人视线齐齐看向傅一晗。

    傅一晗脸上也抽搐了一下,他有心想问问殷云扶,然而众目睽睽之下,又不敢说话。

    却听殷云扶的声音从手机中飘出来,“不想生病的就下山,言尽于此。”

    傅一晗下意识地问,“那这些人?……”

    “你是大夫吗?”殷云扶声音淡淡,“马上给我回来。”

    傅一晗心视线的余光瞥过那辆推土车,他曾经坐过的那个驾驶舱,里一个机灵,“我马上回来。”

    他之前虽然是天不怕地不怕,事情真的发生了,也怂……

    不等他再说什么,电话那头已经挂掉了。

    他收起手机,一抬头,还是众人愣愣看他的样子。

    他小小退了一步,“抱歉大家,掌门叫我,我要先走一步。”

    一个转身,傅一晗就要跑。

    喵喵迷路忽然出声叫住了他,“你就丢下这些人不管了?你们还是不是人了?炒作完成了,他们没有利用价值了是不是?”

    傅一晗脚步一顿,那张脸彻底阴沉了下来,扭头看她,“这位小姐,我就问你一句,到底谁在炒作?”

    喵喵迷路立刻道,“当然是你们!……”

    话还没说完,她视线的余光瞥到自己的直播间。

    一个叫‘少爷他爹’的粉丝忽然出现:【没晕到你头上,是不知道疼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