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科幻灵异 > 诡案一科 > 第五章 活埋
    爬到枫树下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他肚子很饿,想着尽快收集点虫卵就下山吃东西。结果,他爬上树的时候,忽然发现在不远处的山坡下有一丛杂草呼呼啦啦地摇摆着。而紧靠在一边的其他杂草纹丝不动。难道说,那一丛杂草后面有洞穴?

    把收集好的虫卵小心地包裹起来,放进口袋里,纵身跳到地面上,走过去。

    杂草丛足有半人多高,拨开后看到后面是山石的峭壁,并没有什么洞穴。他纳闷地看了看周围,也无异常,低下头看脚下,发现土质有些松软,上面都是已经腐烂的杂草。他用脚把杂草踢开一些,微微用力跺了跺脚,忽然脚下一空,整个人都掉了下去。

    他连一声惊呼都没来得及叫出口,就跌进了山坑下面。这坑足有三四米深,摔的他龇牙咧嘴。还算冷静的洛毅森,打开手机,朝上面照着。看到枯枝烂叶错根盘结的整个坑壁上,几乎没有可以出去的余地。他暗自咒骂一声:“该死的!”就开始活动了手脚,还好,没有扭伤,但是屁股下面一股一股的是什么玩意儿?

    他起了身子,用手机一照,险些没吐出来。一堆一堆的虫卵相互叠摞着,不少飞蛾已经孵化出来,奔着他的手机亮光扑了上去!他赶紧把手机关了没头没脑地往里跑。

    没跑三四步呢,就觉出诧异。他在地上捡了些枯枝把那一堆堆的虫卵盖住,又打开手机照射洞壁。

    难以置信这居然是一个见不着尽头的山洞,在地面上还有脚印,看脚印只有一个人的,应该是个身高在一百七十五公分到一百八十公分之间的男人。他用一百元的钞票作对比,拍了几张照片。随后,又开始注意周围的环境。

    山洞里很潮湿,也很阴暗。他借着手机的亮儿去摸洞壁,整齐的凹陷一个连着一个,很明显是人工开凿出来的。谁会在这里凿个洞?

    这个山洞到底有多长他不知道,仅凭手机的光亮是看不到尽头的。他只能小心地往里探路,一股子腐烂的味道越来越重,他估摸着,不是有死在里面的动物,就是有腐烂在里面的尸体。真希望是前者。

    刚想到这里,脚下忽然一软,他后撤一步低头一看,下一秒差点没吐出来。脚下是一只腐烂了一半的超大号老鼠,光是剩下的半个身子就足有一只小猫那个大。这他妈的肯定是老鼠精!洛毅森在地上狠碾了两下鞋底,正要继续前行,忽又停了脚步。他忍着严重的恶心感,蹲下身观察老鼠的尸体。

    老鼠有一半已经露出了白骨,在白骨上长满了黑黄色的小包,就像枫树树干上的那些虫卵包一样。在还没有腐烂的骨肉下面,一个包连着一个包,有的还在向外鼓动着。洛毅森干呕了一声,没敢去碰满是虫卵的老鼠尸体,准备继续往里探路。

    这时候,忽听从他掉下来的洞口上面,传来了叫喊声:“公安大哥,公安大哥?你在里面不?”

    听声音,好像是早上帮忙看守案发现场的小伙子,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洛毅森回了一声:“在,你怎么来了?”

    “还说呢,我刚过来就看你掉下去了。咋样,摔坏了没有?自己能上来不?用不用我找根绳子啥的?”

    自己上去倒是没问题的,但洛毅森不想放弃这个山洞,就大声吆喝着:“你怎么回来了?”

    “那个戴眼镜的公安大哥让我来找你,我说,你到底能不能上来?我去找人来帮忙,哎呀!”

    不等那人说完,随着他一声尖叫也掉了下来。洛毅森扶着额头气的已经没话说了。只好走过去,把人拉起来,尽快避开脚下的虫卵。并数落他:“你怎么这么笨?”

    小伙子揉着屁股都快哭了,他跳着脚指着头顶上的洞口大骂:“你奶奶的,谁推我!?”

    “有人推你?”洛毅森惊讶地问。

    卡在这个透着诡异的山洞里,小伙子刚要说没人推他,他是傻了才会自己跳下来的时候,忽听洞口上面传来古怪的声音,洛毅森说了句:“不好!”急忙抓住他,朝里面跑去。

    不等他们跑进去,从上面掉下来很多泥土、石块,眨眼间把出口封死了。然后,就听闷呼呼的噗通一声,已经堵死在洞口那些土石下沉了很多,明显是有人在上面又压了一块大石头。

    这回好,彻底被活埋了。

    目前的情况很糟,手机没信号无法联络到公孙锦;山洞里的空气很稀少,用不了多一会他们就会窒息。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头上有些碎土碎石稀稀拉拉的掉下来,洛毅森警惕地抬起头看了看,掉落的情形忽然又停止了,好像知道他在看什么。他蹙起眉头的时候,身边的小伙子直喊:“咋办?咋办啊?咱俩咋出去?公安大哥,你赶紧想办法啊,我不想死在这里啊。我的妈啊,咋这么多蛾子?”

    “你闭嘴!”洛毅森仰着头,被他吵得心烦气躁。这一嗓子镇住了小伙子,他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头顶。一直过了有七八分钟,忽然一把扯起小伙子,开始扒拉堵死出口的那些东西。

    “快挖,要不然就真被活埋了。”

    小伙子傻愣愣地看着他,说:“挖,挖出去?”

    “快点!这个山洞要塌了,不被砸死也会被闷死。快动手。”

    下一秒,小伙子比他还卖力,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开始挖掘起来。这时候,从山洞深处已经传来大块土石掉落的声音,连着整个山洞都开始发出极为古怪的,沉闷的喀拉声。就像是上面有一个巨大的东西来回地走动。

    小伙子的脸色惨白,一边挖一边哭,他的恐惧感传给了洛毅森,他也觉得濒临死亡一线。但,不管他们俩怎么挖,堵在洞口的东西始终不见少一点,这不科学。洛毅森在心中咒骂着。

    塌陷的情况已经蔓延到他们的头顶,几块石头掉下来,砸的两个人头破血流。小伙子疯了似的叫喊着救命,双手已经满是鲜血,他好像不知道疼,疯狂地挖着。

    妈的,来不及了!洛毅森看着头顶上的情况,狠狠心,一把揪住哭喊着的小伙子。可任他怎么叫喊,这人都像是中了邪似的挖着。洛毅森气的抬手就给了他一拳,趁着对方呆愣的时候,喊着:“靠墙站,等会塌下来你马上爬我身上,说不定还能扒出去。我操,你他妈的别挖了,来不及了!”

    还没等洛毅森的话音落地,整个山洞剧烈地震颤了一下,完全塌陷下来!两个人被埋在里面,生死不明。

    身体阵阵剧痛,胸口被压的几乎没有了知觉。他想呼吸,张开嘴就是涌进口腔里带着腐臭的泥巴。他还能感觉到身上的人在拼命地向上拱着,压下来的力道几乎让他痛不欲生。他的神志还算清楚,也想到八成要交代这个古怪的山洞里了。不知道,公孙锦发现自己的尸体后,会有什么感想。

    下一秒,洛毅森狠狠咒骂了自己一句,他在心里想着,绝对不能放弃!爷爷说了,过了二十五岁的大坎儿,以后的日子就没危险,他已经过了二十六岁的生日,这里绝对不是自己的埋骨地。求生的渴望,让他振作起来,拼力地向上用力,托举着小伙子!

    在难以呼吸的情况下,他们都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两三分钟后,胸口还是闷痛起来,身上的小伙子已经没了动静。他知道,若不是自己修习过呼吸法,也会跟这个小伙子一样,昏了过去。既然没昏,就不能放弃!

    “再快点,毅森还在下面。”拼命挖着的蓝景阳已经慌了,对一样急切的赵航说,“我能听见声音,毅森还没死。”

    “呸呸呸,那小子命大,你别咒他。”赵航搬开一块石头,跪在地上用力挖着。他坚信,洛毅森绝对死不了。

    所以,当他们把小伙子拉出来,再去找洛毅森的时候,都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还有气,水,拿水。”赵航把洛毅森口中的泥土扒了出口,开始对他急救。几次人工呼吸后,终于听见他咳嗽了一声。赵航一屁股坐在地上,狠狠地骂了一句:“你他妈的,真是吓死我了。”

    洛毅森醒过来,先是吐出了不少虫卵,把他恶心得也顾不上问赵蓝二人怎么会在这里,他跑去一边抠着嗓子,大吐不止。蓝景阳见他已无大碍,就忙着把小伙子也弄醒了。转回身来,看到洛毅森用了整整一瓶水漱口,末了,才说:“你们俩,来得,太,太及时了!”

    其实呢,赵航他们俩去朱小妹打工的地方调查情况,听闻村里有死了人,就赶回来帮忙。进了村,找到公孙锦之后,这位老大就说他心跳发慌,让他们别的都不要管,赶紧上山去看看洛毅森的情况。两个人一路摸到枫树边上,就见一块大石被拖动过的痕迹,蓝景阳摘掉耳机听了听,听到洛毅森大喊着“不是被砸死,就说被闷死”的话,他们俩才知道,这小子被人活埋了,不由分说开始搬动大石,把人挖出来。

    听了经过之后,洛毅森纳闷:“我没告诉谁要上山,公孙是怎么知道的?”

    赵航嘿嘿一笑,说:“我觉得老大就是个妖人,什么事都瞒不过他。”言罢,面色一正,说,“但是,听你刚才说的经过,活埋你的人应该跟我们脚前脚后走的,可是我跟景阳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人。”

    洛毅森苦笑着摆摆手,说:“等会下山问问。公孙把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谁不在,谁就有可疑。真他妈的,我活了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活埋。”

    难得看到温和的洛毅森发这么大火,蓝景阳提醒他:“别打草惊蛇。还有,去跟公孙道谢,不是他,我们也不会上来。”

    洛毅森知道道谢是必须的,但还有事让他放心不下。他的脑袋上有不少伤口,伤口的情况不是疼,而是痒。他看了眼身边被吓得呆傻的小伙子,见他头上也有不少伤口,就问:“脑袋疼不疼?”

    小伙子愣愣地摇摇头:“有点刺挠。不疼。”说完,慢慢地转头看了眼枫树,“会不会是它。”

    三个人都觉得诧异,问小伙子为什么这么说。他反而嘿嘿地笑着说:“我就是随口说说,你们可别当真。这都啥年代了,谁信枫鬼那一说啊。”

    赵航对枫鬼一说也是颇为不屑,他冷哼一声,道:“要知道这个还不容易,把树上那‘人’抠下来不就得了。”

    洛毅森哭笑不得,说现在很不舒服,先下山处理一下伤口比较好。赵航也知道轻重缓急,只好和蓝景阳一人扶着一个,下了山区。

    打谷场那边还没有结束。公孙锦一眼看到由蓝景阳扶着的洛毅森一身的伤,急忙跑了过去,身后,也跟上那些看热闹的村民们。

    不等洛毅森说明当时的情况,定了些神的小伙子哭喊着开始骂人。说是有人推他掉下山洞,还把洞口都堵死了,想要活埋他和公安大哥。赵航早就冷了脸,对梁村长说:“麻烦您清点下在场的人数,看看少了谁。”

    梁村长立刻表示:“都在呢,都在呢。我们村里年轻的不年轻的男人都在这。我绝对可以保证。剩下没来的,都是些妇女和孩子,也没那么大劲搬石头堵洞口。”

    晕头晕脑的洛毅森发现,围观的人中不少人都在偷偷的看着朱凯。朱凯站在最后面,面色阴冷,而那些偷着看他的人,好像是畏惧似地慢慢移动位置,离他稍远了一些。

    公孙锦表示,究竟是谁想要杀人,会进一步调查。当务之急,是先去卫生站处理两个人的伤势。

    一路上,公孙锦询问了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越听他的神色越是凝重。

    这一番折腾下来,天也黑了。蓝景阳已经出去监视朱凯的行动,赵航跟一科的蒋兵和苏洁联系。公孙锦不知道何时偷了那个老大夫的一个针头,刺破了手指,把流着血的手指按在洛毅森的伤口上。

    “你!?”洛毅森惊讶不已,但公孙对他一笑,那根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洛毅森顿时满头黑线,同意赵航对他的评价,公孙锦就是个妖人!

    “你对朱凯怎么看?”公孙锦问道。

    “很可疑。但是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说明他跟朱小妹、老瞎婆的死有关。而且,我不知道你发觉没有,村里人好像知道朱凯有问题。”

    “我赞成。”已经挂断电话的赵航走了过来,跟着说,“我看那些村民都有点害怕朱凯,特别是在打谷场那时候,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

    洛毅森点点头,又对公孙锦说:“我怀疑,村民八成知道朱凯有一种特殊能力,可以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公孙锦沉默了片刻,问赵航,蒋兵那边查到什么没有。

    远在本部的技术哥当然是给力的,他查到两年前同时死亡的四个人的家庭,是第一批在搬迁时候离开村子的。他们四家在新村址上盖起了两层小楼,还都买了私家车。奇怪的是,蒋兵查不到他们大笔资金的收入来源。也就是说呢,这四个人家突然暴富,却没有人知道原因,所以,蒋兵还在继续调查。

    说完了这些事,蒋兵有些兴奋地说起了关于苗安拍回来的那些照片,也就是在山顶拍摄的枫树和周围类似台阶的那些东西的照片。

    他专门找到考古学者询问过,最后专家们一致认为这是祭坛的遗迹。按照时间和形状的推测,这应该是五百多年前的祭坛,用来祭祀阴灵。通常,有这种祭祀阴灵的祭坛下面,都会有规模比较大的古墓,墓主人身份显赫,死后也会受到族内或者是下属的追随和祭奠。

    听过这些,洛毅森好像想到了什么,却又抓不住头绪。门外传来梁村长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梁村长是来请他们去家里吃晚饭的,他老伴还杀了一只鸡,算是给洛毅森补补身子。

    洛毅森本来是很饿的,但是吃了几口就没了食欲。公孙锦看了看他,抬手摸摸他的额头:“你发烧了,让小航送你回去休息,我提包里还有点消炎药和退烧药。”

    赵航带着洛毅森往临时住所走。到了晚上的村庄更加冷寂,家家户户早就关门上锁,平日里本来就已经死气沉沉的村子更显压抑。赵航一路都在啰嗦着出门玩一圈也能遇到这么倒霉的事,亏着洛毅森命大,否则,明年的今日就是他的忌日了。

    说着说着,赵航忽然停下了脚步,扶着洛毅森的手紧了紧,昏昏沉沉的人问他:“怎么了?”

    “前面有人。”赵航的话音有些紧绷,明显是提高了警惕的状态。

    洛毅森抬起头,他的视线有些模糊,只能看清前面站着一个人。看身高,他说:“是朱凯,村里人就他这么高。”

    赵航从来都不是等待事态发展的主儿,他更喜欢主动出击,当下大喊了一声:“朱凯,过来帮忙,我哥们发烧了。”

    这人真的是朱凯,他慢慢走过来,站在两人面前看了看洛毅森,问道:“我家有草药,你上点不?”

    洛毅森无力说话,赵航说:“在你们卫生站处理过伤口了,我们自己有药,谢了。帮个忙,我快扶不动他了。”

    朱凯扶过摇摇晃晃的洛毅森,就像扶着一个小孩似的轻松。路上,他始终沉默着,快到临时住所的时候,才说:“你为啥说我杀了老瞎婆,我没杀她。”

    洛毅森心想,是你不知道自己杀了她了吧。但这话没法说,也不能说,他想起了王家那两个孩子,但很明显,朱凯的情况跟那两个孩子不同。

    走到临时住所的门口,朱凯就不再走了。他把洛毅森推给赵航后,又说:“你们走吧,再不走,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

    赵航冷笑一声,问:“怎么着,你这是威胁我们?”

    朱凯就像没听见赵航的话,低下头自语着:“有些事我也不知道咋地了,你们真多余来。”说完,他已经转了身,离开。

    回到屋里后,赵航找到药让他吃了,洛毅森心里事太多,睡不着,就问赵航在朱小妹打工的地方查出什么没有?

    赵航说这一趟跑的半点收获没有,要不然也会这么快就回来。随后,他们俩聊到了朱凯的事。对此,洛毅森说:“我看,朱凯并不清楚自己异常情况,但案子肯定跟他脱不了关系。而且,这里面不止他一个人有问题,比方说,是谁把老瞎婆的尸体运到了山上?这个人不会是朱凯。”

    一番推论下来,赵航也消化了这些情况,跟着分析:“我怀疑是村长干的。听公孙锦说,是梁村长第一个发现了老瞎婆的尸体,他一大早天不亮去老瞎婆家干什么?而且,他安排看守现场的那小伙子也跟你一起倒了霉,你们都险些被活埋在山上。”

    梁村长,会是他吗?洛毅森在思索间,又想起那个倒霉孩子说的话,总觉得那小子有什么话没说。而且,那个小伙子被梁村长打发去山上找自己,结果被推下山洞,这是不是……

    越想脑子越混乱,赵航也觉得他实在不适合这时候琢磨案情,就催他赶紧休息,别再消耗精力了。他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不好,乖乖地躺下。

    赵航见他已经睡熟,就拿出笔记本电脑连上电源,准备整理一下所有的线索资料,昏黄的室灯有些伤眼,没弄多一会,赵航的眼睛开始发酸,想在公孙锦的包里翻翻,看有没有眼药水,起了身的时候,不经意地看到院子外面闪过一个人影。看那个动作和体型,他微蹙着眉头,并没立刻跑出去,而是联系了蓝景阳。

    此时,蓝景阳还在朱凯家的外围监视着,接到赵航的电话就问他什么事。赵航说:“朱凯离开家了吗?”

    “没有,我看见他还在屋子里,院子里也有几个留下帮忙的人。”言罢,他问,“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毅森好了点没有?”

    “见鬼了。”赵航抹了把脸,说,“我刚才好像在院子外面看见朱凯了,你却告诉我他还在家,你说这是不是见鬼了?”

    蓝景阳也是心里打怵,忙问:“你看清楚了?”

    “没。不过,毅森告诉我,这村子里就朱凯有那么高的个子,身高方面我是不会看错的。你继续监视吧,我去外面看看。”

    蓝景阳叮嘱他多加小心,挂了电话后,继续监视朱凯并联系了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公孙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