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陆先生的闪婚甜妻 > 第423章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温莳的车停在医院楼下的时候,宁烟玉靠在椅背上,整个身子紧绷的有些发麻。

    “下车。”温莳看着她,说了一句。

    宁烟玉猛的转过头来,深吸了一口气,“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你自己过去?”温莳挑着眉,“如果程曼炀真的死了的话,你确定你还有力气好好的从里边走出来?”

    “还有,我那个舅妈,程曼炀之前是一直在你那里治疗的,如果程曼炀真的出事了,你觉得她会轻易的放过你?她虽然不知道这里边有你做的手脚,可是,就她那脾气,若是她非要找个人为她儿子的死负责的话,你绝对首当其冲,你想过吗?”

    宁烟玉两只手的手指紧紧的绞在一起。

    “想过,这些我都想过,所以,你最好不要跟我一起上去,而且,我既然做了,我就不会怕,温莳,我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遇到个什么事都只会哭的小女孩儿了,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一个敢设计去杀人,敢动手去报仇的人了,不是吗?”

    宁烟玉说完,推开车门就要往下走。

    温莳也没有拦着她,只在她下车以后跟了过来。

    宁烟玉脚步一顿,回头看向温莳。

    而温莳却只挑了一下眉。

    唇角的笑,一点点转成悲凉。

    “宁烟玉,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到什么时候才能不把我划到外人的那个行列里去,你永远都是这样,出了什么事以后,你第一个想到永远都不是要来找我,要来依靠我,而是要跟我划清界限。”

    “你说你是为了我好,但是请问,你觉得我稀罕你这个所谓的好吗?我宁可你不管什么事都能来找我,不管遇到什么麻烦都可以来依靠我,宁烟玉,咱们俩是什么关系?你就这样一直把我当成一个外人?”

    “呵,一个人苦苦等了十年,等来的却还是出了事,你就一把把我推开,这就是你所谓的为我好。”

    “我温莳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个担不起事的人,我温莳就是那么一个不能跟一起承担的人是吗?宁烟玉,你到底有没有那么一刻,是把我当成一个可以一起风雨同担共度一生的人的?”

    宁烟玉被温莳问的哑口无言。

    她不敢说,因为她真的没有想过。

    以前,是因为两人的身份差距,不敢想。

    现在,是因为她尴尬的处境,不能想。

    宁烟玉双手紧紧的攥成拳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心里酸涩,却是半天,什么都说不出口。

    温莳猛的笑了下,这一笑中到底带着多少情绪,也只有他自己说的清楚。

    他微微吐了一口气,看着宁烟玉。

    “我不逼你,但是宁烟玉,我也不想再这么无限期的等下去了,一个月以后,我会有一份调令。去外地,可能一走就是又一个十年,如果你想通了,这一个月的时间内,我这里随时都可以成为你的避风港,就像今天一样,但是,如果一个月后,你依然没有给我答复,那么对不起,我绝不会再等下去了。”

    温莳说完,转身往医院里走去。

    宁烟玉僵立在原地半晌,才浑身脱力一般,靠在了墙上。

    她目光有些茫然的看着远处的温莳身影消失的地方。

    他们两人真的还回得到过去吗?

    她做了那样的事情,如果以后真的跟他在一起了,要怎么面对他的家人,他的母亲?

    宁烟玉抬手揉了下微酸的鼻子,才深吸一口气,往外走去。

    她最终还是没有去看程曼炀怎么样了。

    她的仇已经报了,这一次他如果能死里逃生,那就只能说是他命大了。

    然而,她这边才刚刚从停车场出来,肖姐那边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烟玉,程曼炀刚刚出了车祸死了,是你做的吗?”

    宁烟玉攥着手机的手猛的紧了一下,半晌她才应了一声,“嗯。”

    “你嗯什么嗯!”那边肖姐忽然间就急了,“以后这种话不管谁问你,你都不要说嗯,你一定要记住,这件事是跟你没有关系的知道吗?不管谁问,都是跟你没有关系的,而且,他程曼炀之所以会成了这样,也不过是老天在报应,烟玉,记住我的话了吗?”

    宁烟玉心里暖了一下,“我知道,肖姐,这话我也就跟你说说,跟别人我是绝对不会说的。”

    “以后跟我也不要说!”

    宁烟玉笑笑,“嗯。我知道了,肖姐,谢谢你,还有......”

    “这段时间你也小心点,说不定她也会迁怒到你的,而且,前段时间她都已经有点怀疑到你了,你......”

    “你就别管我了。”那边人无奈的笑了下,“她就算真的怀疑我还能把我怎么样?她这辈子也就是仗势欺人,我的身份地位并不比她低,而且,她就算是想闹,也拿不到证据的,所以你不用担心,反倒是你,这段时间一定要小心点,说话做事都小心点,知道吗?”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肖姐。”

    挂了电话,宁烟玉从里边打了个车,往老家走去。

    焦如月到了楼下,远远的就看到宁烟玉站在夕阳下仰头看天空的样子。

    虽然依然是那么一副纯净的样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让人觉得,似乎是多了一份沉重。

    宁烟玉就在此时转过头来,往这边走了过来。

    “一起去给孙老师扫扫墓吧,我已经十年没有去了。”

    焦如月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事情你办完了吗?”

    宁烟玉看着远处来往的人群,目光有些茫然。

    半晌后,她才忽然说了句,“走吧。”而后抬脚往路边走去,到了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上去后,她才转头看了眼焦如月,“姐,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去看孙老师了?”

    焦如月瞳孔猛的一缩,片刻后说了句,“你自己去吧,我上边还有事。”

    说完她就转身进了公司。

    进去以后,焦如月眼中的泪水就忽然流了下来。

    终于报仇了吗?

    她费劲了心思,甚至牺牲了自己,这十年来,没日没夜的想着的事情,竟然就这么完成了?

    可是,为什么她一点都不觉得痛快?

    反而是,心里觉得空荡荡的?

    半晌后,焦如月忽然蹲在地上,抱着双膝哭了起来。

    其实不光是宁烟玉,就连她,也有十年没有去给她母亲扫过墓了。

    这一刻,焦如月忽然间有些茫然,这么多年的坚持,她究竟是为了什么?

    焦如月回去以后心里是怎么想的宁烟玉不知道,见她不肯跟自己一起去,宁烟玉便独自一人去了孙老师的墓地。

    她一直在那边呆到天色都暗了下来,才有些疲累的往回走去。

    等她回到住处的时候,就发现,那里已经有警察在等着她了。

    宁烟玉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上前跟警察打了声招呼。

    “你们好。”

    “您好,请问是宁烟玉小姐吗?”

    宁烟玉点点头,“是,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今天市区了发生了一起车祸,出事的司机已经抢救无效去世,但是有人怀疑他是被谋杀的,所以,我们需要进行一些调查,据说是您的一位病人,我们就过来找您了解一下情况。”

    宁烟玉猛的皱了一下眉,“谋杀?我的病人?谁啊?”

    “叫程曼炀。”

    “什么?程曼炀?不可能吧?今天上午我在朋友的婚礼上见到他了呀!”

    警察点点头,“他就是从婚礼上离开的时候发生的车祸,我们现在怀疑他是因为服用了您给他开的一种药后又喝酒才导致的开车的时候出现了神志不清的状况才出的车祸,所以,需要您配合我们进行一些调查。”

    宁烟玉眉头皱的死紧,她微微有些恼怒的看着那两位警察,片刻后笑了下,“程曼炀喝酒,你们找我调查?我给他开这个药的时候,还有我今天遇到他的时候,全都提醒过他,千万不能喝酒,这些在我的诊所还有帝煌酒店的监控中应该都有,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去调一下监控看看。”

    “医生能做的,就是提醒病人,如果病人死活不去遵守,这个也要怪医生的话,那这医生就太难当下去了。”

    两名警察听了宁烟玉的话相互对视了一眼态度微微和善了点,“宁医生请您先不要生气,我们只是想要找你了解一下程曼炀的病情,没有其他的意思,至于监控,我们会去调的,只要您是无辜的,我们就肯定不会冤枉您的。”

    宁烟玉笑了下,“好啊。”

    宁烟玉被带到警局的时候,周红慧正在警局里竭嘶底里的哭喊着。

    看到宁烟玉被带来,她不管不顾的冲着宁烟玉就扑了过来。

    “你这个贱人,都是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死了曼炀,要不是你给他开的那些药,他只喝那么点酒绝对不会有事的,都怪你,都是你害死了曼炀!”

    周红慧双目通红的瞪着宁烟玉。

    而宁烟玉那边想对比之下,却显得无比的淡定。

    “程太太,请您注意您的用词,我给程曼炀开药,只是为了给他治病,我开出来的药,不管你拿到哪个地方去检测去,也绝对都检测不出一点问题来,而吃药期间不要喝酒的事,我也提醒过他不止一次了,这是他自己不肯遵从医嘱,程太太难道还能要求我这个做医生的,把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当成一个三岁的小孩儿一样寸步不离的看着吗?”

    “还有,容我提醒程太太一点,程曼炀不管喝了多少就,即便只是一口,他也都不应该再去开车去,三岁小孩都知道的道理,他难道不知道?现在出了事,您却怪到我头上来,对不起,这个委屈我不受,如果您非要这样污蔑我的话,那我也会把您告上法庭的。”

    “你!你!你这个贱人!”周红慧双目赤红,却是被宁烟玉说的,愣是再说不出是她害的程曼炀的话来。

    其实她本来也没有怀疑过宁烟玉,对于程曼炀的死,她只不过是想找个人来对这件事负责罢了,所以,现在宁烟玉一说着话,她声势马上就弱了下来。

    但哭喊声却是越发的大了。

    警察从宁烟玉的诊所和帝煌酒店调取了监控录像中,确实是有宁烟玉和程曼炀对话的画面。

    帝煌酒店的监控画面是没有声音的,但是诊所的接诊记录监控画面中却是有声音的,监控中,宁烟玉明确提醒过程曼炀,让他吃药期间不要喝酒,这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程曼炀因为吃药喝酒出事这件事即便是真的,也是怪不到宁烟玉身上的。

    所以,宁烟玉在警局做了个笔录就直接离开了。

    程曼炀的事,宁烟玉这边确实没有任何责任,所以,不管周红慧再怎么闹,警察也都不可能去吧宁烟玉抓起来的。

    而周红慧那边闹了一阵子以后,明知道没有结果,便也没有再闹下去了。

    宁烟玉的生活就像是又恢复了平静。

    但是,她的心里却一点都不平静。

    这段时间,她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想到温莳说的那一番话。

    她知道,在程曼炀这件事上,她做的确实不好。

    试想如果当初是温莳出了什么事,为了不连累她而直接把她推开的话,相信她心里必定也不好受。

    但是,她现在也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温莳的家人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眼看着一个月的日子就要到了,宁烟玉依然没有鼓起勇气来去找温莳。

    在感情这件事上,她确实是不够勇敢,不管是十年前还是现在。

    宁烟玉愣愣的坐在窗前,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出神了。

    姜然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说,你现在事情也已经完了,如果真的放不下的话,就直接去找他啊!”

    宁烟玉回过神来,咬了下唇,没有说话,只看着眼前的水杯,半晌后,才问了句,“姜然,你觉得我们真的还能回到过去吗?”

    姜然无语的白她一眼,“谁要你回到过去了?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宁烟玉,过去的都已经成为历史到了,你只要看着现在,想着以后,明白你自己想要的就行,不要总想着过去,你跟温莳就算是再在一起,那也只会是一个新的开始,所以,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宁烟玉笑了下,确实是,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

    “你说,如果有一天,温莳的家人知道了,他们还会允许我跟温莳在一起吗?”

    姜然笑了下,“你啊,就是想太多,要是我,才不管那么多,我就是要跟温莳在一起,只要温莳不说分手,那么就谁都没办法把你们分开,不是吗?这种事,还是要看当事人,你想那么多干什么?”

    宁烟玉咬着唇,不说话了。

    “行了,该说的话我也都说的差不多了,你呢,就想想,你到底还想不想跟温莳在一起就行了。”

    姜然站起身来,正要走,忽然间想起什么,从包里掏出来了一张票,“喏,你不是喜欢他们吗?演唱会的门票,我好不容易弄到的。”

    宁烟玉往她手上看了一眼,看清票以后,微微愣了下,而后勾起了唇,“五月天的演唱会啊?你怎么想起来弄这个来了?”

    姜然白她一眼,“好不是为了让你开心一点!去看看演唱会,转换一下心情吧。”

    宁烟玉笑着接过票谢谢了。

    演唱会是在体育馆举行的,宁烟玉其实早就想来听一场演唱会的,只是之前一直没有机会。

    今天站在这个诺达的万人体育馆中,听着台上的歌声,她忽然间就想起当初跟温莳共用一个耳机的时光了。

    想着想着,宁烟玉心里就有些发酸,这么多年来,他们两人之间,似乎一直都是温莳在主动。

    而她,从来都只有被动的接受。

    是她不够勇敢,也是她不够自信,更是她......对他们的这份感情,从来就不敢抱有希望。

    可是,到现在她才忽然明白过来,原来,对这段感情一直不曾抱有希望的,就只有她自己而已。

    温莳,从来对他们的感情,都是信心满满的,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他说他想看到她把他当成自己人,他说他想跟她风雨同舟共同承担。

    他说,他是把她当成想要共度一生的人来对待的。

    他从最开始,对她就是奔着共度一生去的。

    而她,却一直在退缩。

    宁烟玉听着台上的那首忽然好想你,瞬间泪如雨下。

    她是想要跟温莳在一起的,再没有一件事,是她比这件事更确定的。

    她想温莳,特别的想。

    忽然间,宁烟玉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往场外走去。

    她想去找温莳,特别想。

    这一次,她是真的不想再逃避了,哪怕是只有一丁点的希望,她也想要跟他在一起,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只要能跟他在一起,她就永远都不会怕。

    只有跟他在一起,她才是宁烟玉。

    宁烟玉脚步匆匆的往外走去。

    而她才刚刚走出了体育馆门口,就见不远处,正站着一个人。

    温莳身上穿着宁烟玉一个月前给他买的那件衬衫,站在灯光下,目光温和的看着这边。

    他唇角淡淡的勾着,看着脸上挂满泪水的宁烟玉,而后抬脚,一步步往这边走了过来。

    宁烟玉在看到温莳的那一刻,就猛的愣在了那里,她张了张嘴,本来想说的一肚子的话,现在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直到温莳走到她的面前。

    “演唱会还没有结束,要去哪里?”温莳低声问一了一句,声音格外的温柔。

    宁烟玉鼻子酸的厉害,她低下头,手腕用力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

    片刻后才抬头看向温莳,“温莳,我现在脸上的妆可能花了,但是,我说的话却格外认真的,我想跟你在一起,想了十年了,温莳,我想你想了十年,我喜欢你,还喜欢,特别喜欢,比十年前更喜欢。

    现在,一想到以后可能再也没有办法跟你在一起了,我心里就难过的要命,你都疼我那么久了,这一次,再疼我一次好不好,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温莳看着眼前哭的跟个泪人一般的宁烟玉,微微叹息一声,抬手把她抱进了怀里。

    “傻妞,这辈子,不管你什么时候回头,我都会在原地等你,我怎么舍得,留下你一个人。”

    温莳说完,宁烟玉呜的一声哭出了声。

    而此时,她身后的体育馆内传出的,正是一首万人合唱的,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一个人在人海中浮沉。

    温莳唇角微微勾着,低头,一点点的吻掉了宁烟玉脸上的泪水。

    其实,这十年间,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放弃,但是,却每一次都还是放不下。

    不是别的人不好,也不是宁烟玉这个人有多好,而是,每次只要一想到,自己放弃了,留下她一个人,他就会万分的不舍。

    不舍得她一个人在人海浮沉,也不放心她嫁给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不知道是不是会真的疼她的人。

    终归是一句舍不得,让他就这样支撑了十年。

    还好,他的那个又倔又傻还要强的要命的小姑娘,回来了。

    温莳温柔的而缠绵的吻着宁烟玉,宁烟玉也终于踮起脚,勾住了他的脖子。

    而此时,不远处,匆匆赶来看演唱会的邵影孤独而失落的转过身去,往来的方向走去。

    温莳喜欢五月天,几乎每一场演唱会他都会来。

    所以,只要有机会,她便也会赶来。

    但是,她想今天这场,大概会是她最后一次来赶五月天的演唱会了吧?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小雨,一滴滴的落在她的身上。

    不大,但是却没多长时间,就把她的头发淋了个透。

    邵影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走了多久,才忽然间发现,外边的雨还在下,而她的头上,竟然再没有一滴雨落下来了。

    她抬头看去,就一个人,正把自己的西装撑开,严严实实的,遮在她的头顶。

    邵影有些惊讶的看着付文迪,“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付文迪身上已经湿透,额前的黑发被雨水打湿服服帖帖的贴着额头,唇角却暖暖的挂着一丝笑容,“你来的时候我就来了,只是你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我的身上罢了。”

    邵影张了张嘴,半晌才说了句,“对不起。”

    付文迪笑笑,“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在我这里,永远都不用说对不起,也不要说谢谢。”

    邵影有些苦涩的笑了下,“你这是何必呢,你明知道我......”

    “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所以我也不是没有机会不是吗?”

    邵影叹了口气,“你值得吗?”

    付文迪挑眉,“那你值得吗?”

    邵影张了下嘴,说不出话来了。

    值得的吧,大概是值得的,即便最后温莳哥依然不喜欢她,但是,她依然觉得值得,最起码,她喜欢他的时候全力的去喜欢了,现在放弃了,也没有遗憾了。

    邵影看着付文迪笑了下,“好吧,你说服我了。”

    付文迪眼睛一亮,“那你这是打算给我一个机会了?”

    邵影笑着看着他,“谁说的,我还是有点难追的,你还是要追追看的。”

    付文迪笑的格外开心,“好,那我必定用尽全力去追。”

    邵影勾唇笑了下,忽然间心里竟然觉得格外的轻松。

    或许,她也该去找本该属于她的幸福了。

    “我还想去城市广场,现在下着雨,能去吗?”

    付文迪直接把西装披到她的头上,“只要你想去,就没有什么地方没有什么时候是不能去的,走!带你去嗨!”

    “好。”邵影笑着看着付文迪,眼中出现的,是一抹释然后的笑容。

    ------题外话------

    二哥的番外结束了,这本文到此也就彻底结束了,感谢大家的一路陪伴和对玖玖的种种包容,谢谢。

    除了谢谢,似乎没有别的可说的了,但是真的是要谢谢,因为写这本文的时候,玖玖的状态真的算不上好,从来没有断更的记录,也在这本文断更了,还有一段时间一直更一千多,这些都多亏了大家的包容和体谅。

    再一次谢谢大家。

    另,7月1号,橙子酒的《傲娇傅爷,超护短!》就开始更新了,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玖玖,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