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六十年代靠女儿发家致富 > 第86章 番外六
    世人皆醉, 我独醒。

    面对陈家众人, 四美常常有此感。

    爹莫名地变得对她们好, 对奶则一反常态,不复往日孝顺。她除了幸喜外,在心里默默地怀疑爹换了个人,尤其看到爹隔三差五地洗澡还忒爱讲究爱吃,她记得往常十天半个月爹也难得洗一回澡,一个人会突然变得爱干净?

    一个人摔了一下,会把原本的习惯给改了?或许是天上神灵见她们姐妹几人太苦, 所以派了一个不知那里来的孤魂野鬼来解救她们?

    她揣着这些疑惑去找马老太太, 马老太太年青时在省城上过学,是村里最有学问的人。

    马老太太先驳斥她的鬼神论, 绞尽脑汁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说给她听, 一个人大喜大悲后就出现性格变化,就比如一个被压抑久了的人也会一旦天性释放, 也会性格大变,也有人撞着头会性格大变之类的,因为人的头脑是个奇怪的东西。

    她默默地去掉爹身体里有个鬼的想法,对人的脑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很好奇为什么撞了一下头会性格大变,里面有什么东西在产生作用?

    她上了大学,对人体头脑有了进一步接触,她做过头颅手术,看见过头颅的内部, 就是这些组织和器管让人类拥有复杂的思想并指导人类的行动。

    她去国外进修,对人体头脑的知识了解越多,心中的疑团就越多,人体大脑远比一个工厂还复杂。

    她废寝忘食,一心扑在大脑这个复杂的工厂里,而婚事则一推再推。

    眼看着年纪越来越大,爹给她安排相亲。有次被爹堵在家门口拉着去相亲。面对口若悬河的男方,她下意识地想这个男人为何会如此说话,是脑袋里那个东西在起作用。她盯着人家的脑袋沉思,完全不知道自己这副样子有多吓人。那男人突然住口,猛地起身仓慌逃窜。

    为此,陈前气得够呛,不管他怎么再三叮嘱,每次相亲她总盯着人家脑袋看,相亲到如今,还没有那个男人在她视线下能够逃脱。

    陈前知道四美是故意的,也越来越生气。叫来四美小时候的影子五美,让她务必说服四美,不准盯着人家脑袋看。为防万一,他还叫来两个外孙,小葫芦和胖胖两个小外孙盯着四美,务必要让相亲成功。

    小葫芦让爸早早送到五姨的餐厅,五姨的餐厅他最爱来,因为五姨夫会做好多好多吃的,可惜有一个肥肥的弟弟总爱跟他抢,偏这个弟弟是五姨的崽,赶不得撵不得。

    下午四点,不早不晚,餐厅里空无一人,小葫芦和胖胖坐在靠里面的圆桌旁边,两人如出一辙地双手撑着脸紧盯着门外。

    忽地,小葫芦道:“肥肥……”

    胖胖鼓着脸生气地道:“我叫胖胖。”

    “不,你就是肥肥,你该减肥了,我妈说了,你太肥了,要减肥。”小葫芦小手指指他的脸,又指指他的肚子,“肥!”

    “三姨坏,小葫芦哥坏!”胖胖蹬着双腿,从椅子上下来,往厨房跑去,边跑边喊:“爸爸,爸爸,小葫芦哥说我肥。”

    一个人影从厨房里一下子闪出来,弯下腰抱起胖胖,“我们胖胖一点也不肥,长大了一定是个小帅哥。”

    “五姨夫,你的良心不觉得痛吗?”小葫芦摇着头唉声叹气。

    付厨笑了,抱着胖胖走过去,“来,小葫芦说弟弟不肥也不胖。”眼睛眨了两下,有奖励哦。

    小葫芦皱起包子脸,“好吧。胖胖,你不肥。”

    “乖。”付厨摸了一把小葫芦的头发,放下儿子,“胖胖,跟哥哥一起玩吧。”

    小葫芦摸着自己的小胸口,叹道:“我的良心会痛哦。”

    “厨房里有豆腐皮包子……”付厨忽地道。

    小葫芦放在胸口的小手立马放下,眯着眼笑,“我的良心啊,它一点都不痛了。”

    “爸爸,我要吃,给我,都给我。”胖胖朝付厨张着两只小手,小眼神得意地瞄着小葫芦。

    小葫芦小嘴里叹出一口气,“五姨夫,四姨怎么还没有来?”想抢他的豆腐包子,没门。

    付厨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四点十五分,眉头忽地皱,叮嘱两个小娃,“小葫芦,胖胖,你们乖乖在这里坐,爸给你妈打个电话。” 边说边往外走。

    “四姨要孤老终身了。”小葫芦两只小手又撑着脸蛋。

    “四姨难嫁了。”胖胖跟着叹一回气。

    过一会,付厨气呼呼地走进来,把手机拍在桌上,“你妈就是个大笨蛋。”

    胖胖仰着脑袋,“我妈不是大笨蛋。”

    “五姨夫,四姨的脑袋可聪明了,姥爷说姨姨们的脑袋全长四姨头上了,所以四姨才会成为科学家。”小葫芦幽怨地看了他一眼,“你为什么让五姨去叫四姨嘛?四姨是科学家的脑袋,五姨是吃货的脑袋,五姨肯定说不过四姨的。”

    付厨翻了个大白眼,不是他让五美去的,好不好。

    说话间,五美如一阵风冲了进来,抓住付厨激动地道:“四姐说她从植物中提纯了一种味精,纯植物,健康无污染。赶紧的,我们试试味道如何。”

    “真的?赶紧试试我那道新菜,正觉得味道怎么也不对。”

    小葫芦和胖胖两人瞪大眼,左右来回看。

    随后学着陈前的口气说话,“四姨没来,还相亲吗?”

    小葫芦大白眼一翻,“人都没来,还相什么亲?”

    “相亲又没了。”胖胖叹气。

    “相亲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相亲叔叔真倒霉,四姨都不见他。”胖胖为不曾见面的相亲叔叔惋惜。

    “哎,又是一个倒霉蛋,还没机会出场的倒霉蛋,比之前的倒霉蛋更可怜。”小葫芦道,“要不等会我们给倒霉蛋叔叔点豆腐包子吃?”

    “我不给,给你的。”胖胖抱紧自己的双臂,似乎抱着的是豆腐皮包子。

    小葫芦挠挠胖脸,“那……我也不给。”

    半晌,两人又长吁短叹,“今年四姨又没有嫁出去。”

    “四姨夫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呢?”

    厨房里传出一阵阵香味,

    “好香。”胖胖摸着小肚子,“我要去吃。”

    小葫芦挣扎一番,从凳子上滑下来,“我也去吃得了。下次……下次再给四姨安排相亲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