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其他小说 > 夫人,为夫来也 > 第131章
    留在阳城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越枫时派了一些人手暗中保护顾元一家后, 就和顾元还有秦韶道了别。

    临走前, 顾元邀请越枫时到家里吃饭, 给她践行。

    这一别,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见。或许,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再见了。

    越枫时走了, 既高兴,又难过的走了。

    她得先回紫京一趟, 因为那里还有一个人等着她帮忙呢。

    日子还是照常过, 顾元和秦韶为了下一家店能够早日在曲城开起来,每天都在忙碌着。

    “我总觉得,现在的日子太平到有些不真实了。”

    顾元看着账本,算着今日的收益,感叹道。

    秦韶笑道:“怎么了?这样太平的日子不好吗?难道还要再来几个皇子王爷什么的, 在阳城里掀起血雨腥风就好了吗?”

    顾元赶忙摇头, 她可没有这么想。

    “不不不, 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好。我们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想着怎样才能赚更多的钱,挺好的。”

    秦韶走到顾元的身后, 给她捏着肩。

    “我看你就是太闲了, 才会想这些。啊,我提醒你一下,你是女儿身这件事,可还没和我父亲说呢。有时间去想那些, 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和我父亲说,让他不要一气之下就将你我二人分开吧。”

    顾元一听,瞬间就紧张起来了。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把秦韶紧紧的抱在怀里,说道:“韶儿,我才不要和你分开。”

    秦韶回抱住顾元,安抚道:“嗯,我们不会分开的。父亲他是一个很开明的人,只要你好好说,我们承认错误的时候态度诚恳一些,相信他不会为难我们。”

    “希望如此吧,我这就想该怎么和岳父大人说。对了,我记得岳父大人特别喜欢我做的炸鲜奶,那等我要和他坦白的时候,我多带一些岳父大人爱吃的东西过去吧。”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我说啊,你看看你,用吃的东西搞定了多少事啊。”

    顾元一想,好像还真的用食物办成了不少事。

    她有些得意,笑道:“那也是我厉害啊,不然东西不好吃,这事情也办不成。”

    秦韶用手拍了拍顾元的头顶,说道:“嗯,我家最厉害了。”

    顾源站在书房门口,听着顾元和秦韶说的话,沉默了。

    意识到自己是在偷听,顾源赶忙转身就走。

    这事可不能让孩子们知道,不然该误会他有什么不好的习惯了。

    顾源回到了房中,决定帮一帮顾元和秦韶。改天有时间了,去秦家看看秦朗,再把这事和他说一说吧。

    和顾元还有秦韶不一样,武娇倩这几天过得可谓是度日如年。

    她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写话本之外,就是发呆。偶尔摘一朵花,揪着花瓣,想着叶星韵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韵儿明天回来,明天不回来……唉,她明天不回来。”

    最后一片花瓣被武娇倩揪下来了,结果显示,叶星韵明天不回来。

    “啊,从前我不懂爱,这才懂了没几天,就害了相思病。我怎么这么可怜啊,天呐,我是小可怜吗!”

    武娇倩趴在桌子上,抱着自己的头,嚎叫着。

    远在紫京叶家的叶星韵并不知道武娇倩在做什么,他已经把话说给父亲听了,而他的父亲告诉她,他要考虑一下。至少也要等到六殿下回到紫京,他要和六殿下商量商量。

    “父亲没有立刻拒绝,就说明这事他很有可能会答应。倩倩,再等等,最多半个月,我就回来了。”

    越枫时在一天后回到了紫京,第二天就去了叶家,用的是拜访叶小姐的借口。

    越枫时从叶家离开之后,叶星韵的父亲就去找她,告诉她,自己同意了。不过现在还不能让叶星韵走,至少要留她在家里再待两天,才会派人送她回阳城。

    十天后,一辆马车驶入阳城,没有在叶家停留,直奔武娇倩的家。

    叶星韵回来了,她一刻都不想耽搁,她现在就想看见武娇倩。

    此时的武娇倩手里拿着好几朵小破花,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继续揪花瓣。

    当她揪完三朵花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倩倩,我回来了。”

    武娇倩正沉迷揪花瓣呢,一听到这声音,花瓣也不揪了,猛地抬起头,就看到了她日思夜想的人。

    “韵儿……你终于回来了!”

    武娇倩把手里的小破花往地上一扔,下了台阶,直奔叶星韵。

    武娇倩激动到无法控制住自己,给叶星韵来了一个紧紧的拥抱。

    在离武家还有一段路的时候,叶星韵就从马车上下来了。她让车夫和老管家等人把行李拉回叶家,自己则是拿着专门给武娇倩挑选的礼物,步行到了武家。

    “倩倩,抱的太紧了,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武娇倩赶忙松开叶星韵,上下左右,前前后后地仔细看着叶星韵。在没发现叶星韵瘦了或是受了什么伤之后,松了一口气。

    “韵儿,你是怎么回来的?怎么说服你父亲的?”

    武娇倩很是疑惑,她觉得叶家老爹肯定不会轻易就放叶星韵离开,于是有此一问。

    “我们不如去你房里说?我可不想在外面吹风,而且站着也蛮累的。”

    叶星韵其实并不觉得累,她只是想参观一下武娇倩的房间,顺便再……做点什么。

    “好好好,我们这就去。”

    武大傻子可不知道她的韵儿在想些什么,拉着人家的手,就往里面走。

    两个月后,顾元和秦韶在寒风呼啸的某一天,来到了秦家,准备和秦朗坦白。

    “怎么了?有什么话要和为父说的?”

    秦朗已经猜到她们要说什么了,因为他早在一个多月前,就从顾源的嘴里知道了顾元其实是女儿身这件事。

    得知真相的秦朗并没有多意外,因为他早就觉得顾元有些女气了。这样的女婿其实是一个女子,还真的不至于让他惊掉下巴。

    晚说不如早说,顾元一咬牙,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严肃地说道:“岳父大人,其实我是个女子!”

    顾元说完,低着头,等秦朗骂她。

    秦朗早就让下人们都下去了,此时,三个人在书房里,一个坐着,两个站着。

    谁知,秦朗没有骂顾元,只是突然大笑出声。

    顾元和秦韶一头雾水,不知道秦朗笑什么。

    难道是这事对岳父大人打击太大,岳父大人他疯了?

    秦韶还准备着求情呢,此刻也是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

    “行了,就这么点事,至于露出那样害怕的表情吗?为父又不会吃了你们,怕什么!”

    秦韶很意外,她是知道自己的父亲开明不假,可她没想到自己的父亲能开明到这个程度。

    “爹爹,你不生气吗?”

    “还行吧,我是有点生气。不过不是因为儿是女子而生气,是因为你们两个隐瞒我合伙欺骗我而生气。但是呢,这点气也因为亲家公来我这里给你们求情,消了。”

    顾元和秦韶大感意外,她们可不知道顾源什么时候去找秦朗求情去了。

    “好了,都笑一笑,这事你们俩给为父好好的认个错,为父就不计较了。不过,以后再有什么事,可不能这样隐瞒和欺骗我了。你们俩给我保证一下。”

    秦韶一听这么简单,推了推顾元,率先认错道:“父亲,是女儿错了。女儿保证,再没有下次了。”

    顾元也跟着认错,保证。

    “行了,快点拿着带过来的吃食,随为父一起去用饭。”

    从秦家回来之后,顾元还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她掐了掐自己的脸,用力到都掐红了,才确认这不是梦。

    “韶儿,我没在做梦!”

    顾元兴奋得抱起了秦韶,在房里转圈圈。

    一年半后,顾元和秦韶借着出去游玩的名义,离开了阳城。

    两个人真正的目的是想去穷乡僻壤的地方领养一个孩子,然后将他带回来,就说是自己的。

    秦韶已经假装怀孕八个月了,这再有两个月,孩子就得出生了。她们不得不赶紧出去游玩,早点领养到一个女孩。

    马车行驶在小路上,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根本没有人住在这里。

    顾元和秦韶在马车里聊天,聊着聊着,听力特别好的顾元就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

    “韶儿,我好像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秦韶听完,让绿竹把车停下。

    两个人下了马车,仔细地听着。

    现在是夏天,两个人穿的都比较单薄。

    “好像是在那边!”

    顾元往声源处快走几步,在一长满野草的地方发现了一个被小被子包裹着的婴儿!

    “韶儿,快来看,这里有个孩子!”

    顾元把孩子抱起来,秦韶看着孩子,皱着眉头。

    “,这孩子看样子才出生没多久,像是被遗弃了。”

    顾元哄着孩子,掀开了小被子看了一眼后又给孩子裹上了。

    “是个女孩,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肯定是被故意扔到这里的了。”

    这是个女婴,那么,被遗弃的原因也就没那么难想了。

    “唉,是个苦命的孩子。韶儿,我们不如就把这个孩子带回去,在附近打听一下有没有谁丢了孩子。如果没有的话,那就可以断定这孩子是被故意扔到这里的了。如果这孩子是被遗弃的,那我们就带她回家,也省的再去领养了。”

    秦韶点点头,同意了。

    两个人忙活了好几天,确定了这个孩子是被遗弃的,于是就带着孩子在最近的木城待了五个月,给孩子买了一堆小衣服和小玩具,请了个奶娘。

    五个月后,带着孩子回到了阳城。

    顾源和秦朗都很喜欢这个小娃娃,孩子长得很可爱,他们倒是不介意这孩子和不和自己有血缘关系,都当亲的孙女和外孙女看待。

    顾元和秦韶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做生意,开分店。日子过得滋润,小娃娃也学会了叫爹和娘。

    顾元和秦韶一商量,决定给孩子取名为顾若。

    武娇倩和叶星韵也来看过孩子几次,不过她们俩的情况比较特殊,不仅不能成亲,也和顾元和秦韶一样,不能有孩子。

    武娇倩在两个多月前,就和武在飞摊牌了,告诉他自己喜欢叶星韵。武在飞气的要把她逐出家门,武娇倩倒是不在意,她本来就想带着叶星韵出去游山玩水了。

    父女俩冷战着,谁也不理谁。

    后来还是叶星韵去了武家,和武在飞谈了一个下午,才让武在飞接受了现实。

    武娇倩和叶星韵离开了,她们决定在外面玩一段时间,具体什么时候会回来,不一定。

    五年后,武娇倩和叶星韵带着一个和小若年纪差不多女孩回来了。

    小姑娘也是一个被遗弃在荒郊野外的孩子,武娇倩和叶星韵不忍她就这样饿死,于是带着她游山玩水。

    小姑娘随武娇倩姓,叶星韵给她取了一个名字,叫武念芷。

    小若从看到小念芷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漂亮的小妹妹。

    小念芷也觉得那个有点俊俏的小姐姐人很好,两个小娃娃很快就玩在了一起。

    武娇倩和叶星韵每隔两天就带着小念芷去顾家,因为小若在和小念芷玩了一次之后,就忘不掉这个小妹妹了。

    她在睡醒之后和顾元还有秦韶说了一句话,让当了五年爹爹和娘亲的两个人吓了一跳,觉得孩子也太聪明了。

    小若坐在小板凳上,小手放在膝盖上,板着小脸望着门口,叹道:“只因见了念芷妹妹一眼,从此就忘不掉她的容颜。唉,小女子好想她。”

    顾元坐在旁边喝着茶,一听这话,差点将嘴里的茶水喷了出去。

    “不是,儿啊,你这话是从哪里学来的?”

    小若摇摇头,觉得自己的爹爹太小看自己了。

    “爹爹,这话还用学吗?爹爹以前对娘亲说过这种话啊,我听了一遍,就记住了。不过,就算我没有听过,这种话也是能张口就来的!”

    小若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小胸脯,插着腰道。

    顾元一噎,看着自己的夫人那怪自己带坏了孩子的眼神,不敢说话了。

    秦韶抱起小若,教育道:“儿,以后不可以听你爹爹乱说话,更不要记下来。这些话,还是等你以后有了喜欢的人之后,再对那个人说,好不好?到了那时候,你不用学,都会说的。”

    小若眨巴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点点头,用稚嫩的童声说道:“儿都听娘亲的!不和爹爹学!”

    顾元突然变成反面教材,羞的借口有事,先溜了。

    晚上,两个人把孩子哄睡了之后,商量着可以把小若送去上学堂了。

    “等儿六岁吧,让她和念芷一起去读书,相信她一定会喜欢去上学的。”

    秦韶说道。

    “我看也是,儿那么喜欢念芷,肯定喜欢。”

    “是啊,儿可都忘不了念芷的容颜了呢??”

    顾元很尴尬,嚷嚷着自己要睡了。

    秦韶也不再逗她,吹灭了油灯,休息了。

    小若和小念芷玩了一个月,这天,武娇倩和叶星韵又带着小念芷来顾家蹭吃蹭喝了。

    顾元和秦韶当然欢迎,四个大人在一边聊天,时不时地看一眼孩子们。

    顾元和秦韶把要送小若上学的事和武娇倩还有叶星韵说了,武娇倩和叶星韵也决定让小念芷跟着去上学。

    正商量着呢,就见小若拉着小念芷,走了过来。

    “爹爹,娘亲!武姨,叶姨!儿有话要对你们说!”

    顾元笑道:“儿要说什么啊?还拉着念芷一起?”

    小若表情严肃,眼里都是认真。

    “爹爹,请您不要笑!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说,请爹爹、娘亲,还有姨姨们听好!我决定了,等以后我和念芷都长大了,我就要娶念芷为妻!就像爹爹和娘亲那样!”

    这几句话可把四个大人给惊到了,顾元小声问道:“儿啊,你知道娶人为妻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啊!爹爹娶了娘亲,然后有了我!爹爹娶了娘亲,才能一直和娘亲在一起。儿也想和念芷一直在一起,所以要娶念芷!”

    顾元哑巴了,不会说话了。

    秦韶无奈,走到小若身前,蹲下来和她讲道理。

    小若听得似懂非懂,点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要是长大以后还喜欢念芷妹妹的话,再娶她!”

    这几句话,让大人们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武娇倩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叶星韵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念芷和小若不一样,没有她那么外向,很多话都不敢说。现在也是躲在小若的身后,偷偷看着自己的两个娘亲。

    叶星韵把视线放到了自己的女儿身上,问道:“芷儿,你是怎么想的?你想和若在一起吗?你喜欢若姐姐吗?”

    小念芷一听这话,害羞的脸红红的。从小若的身后走了出来,点点头,小声道:“嗯,想的。芷儿……喜欢若姐姐。”

    小孩子还不懂的什么是爱情,她们只是喜欢和对方玩,想要一直这样玩下去。

    “那就像你秦姨说的那样,等你们两个长大了,还喜欢对方的话,我们就同意你们在一起。”

    小若开心道:“嗯,我会一直喜欢念芷妹妹的!念芷妹妹,我们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争取早点长大!然后我就能娶你了!”

    小念芷羞涩地点头,说道:“嗯,我会的,若姐姐。”

    两个孩子的话,四个大人可没有不当回事。毕竟,她们的伴侣本身就是女子。

    顾元和秦韶在孩子六岁的时候,送她去了学堂。这样一来,她们就有更多时间做生意了。

    这几年,分店已经在好几个城镇里开了起来,而且开的都很好。

    顾元和秦韶现在的身家,比起顾源,都要富有得多。

    阳城的生意人可都不敢小看这个把麻辣烫店开遍大江南北的顾少爷还有顾少夫人。

    一年后,早就登基为帝的越枫时收到了一封信。信是顾元写的,她在上面说,很是想她,期待着她有时间来阳城相聚。

    越枫时眼里有了笑意,在她登基之前交下的朋友里,她最喜欢的还是顾元。因为那是她第一个交到的普通老百姓朋友,她们还一起出生入死过,情谊自然不一般。

    “这个阿,都成了全国首富了,还准备等朕去的时候,请朕吃麻辣烫!美得她,朕要把她店里的所有吃食吃一遍,还要把能带回来吃的食物装满几辆马车!朕要吃穷她,嘻嘻。”

    越枫时说道。

    某皇后不忍直视,给越枫时一个白眼。

    又是一年夏天,学堂放假了。顾元和秦韶还有武娇倩和叶星韵,带着两个孩子,出门去。

    顾元看着秦韶,怀念过去,说道:“韶儿,我们成亲也有八年左右了吧?”

    “嗯,有了。”

    秦韶想了想,回道。

    她也在回想着,从刚认识顾元的时候再到二人结为夫妻之后的一些事。除了刚成亲的那年麻烦事多了一点之外,往后的几年都挺顺利的。

    她们来了好多家分店,生意越做越好。还有了乖巧可爱、聪明机灵的女儿,顾若。

    顾元想到了现代的自己,估摸着早就成一堆白骨了。再想想现在的自己,妻女在身边,还成了首富,每天都过得十分开心。

    这差距,天差地别。

    “韶儿,等回去之后,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一个关于我的过去的故事。”

    秦韶很感兴趣,点头说道:“好啊,我还不知道过去的是什么样的呢?”

    小若也很感兴趣,连忙说道:“爹爹,儿也想听!”

    顾元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摇头道:“这个可不行,因为这个是爹爹只想对娘亲说的话。”

    小若不开心,决定不理这个臭爹爹了。

    “等到了地方,儿要去和念芷妹妹玩,和她增进感情!不要理爹爹了!”

    顾元和秦韶都知道小若只是说说而已,这孩子啊,除了喜欢粘着小念芷以外,就最喜欢粘着她们俩了。

    秦韶心中一动,她觉得自己更期待了,恨不得现在就回去,听顾元将关于她的过去的故事。

    顾元看出自己的夫人很期待,已经想着要从哪里说起了。

    毕竟,那个故事很长很长,一时半会儿可说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