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都市青春 > 只想被你举高高 > 第56章
    国庆假期结束, 十月八号,S市外国语大学的大一新生正式开始上课。

    对新学校还不太熟悉, 应橙根据课表找了一会儿才找到上课的教室,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应橙, 这里。”张典典朝她招手。

    石颖就坐在她旁边。三个女生因为军训, 建立了不错的感情。

    应橙走过来,她们发现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个子很高、不用看脸就知道是帅哥的男生。其实她们跟教室里别的女生一样, 早就注意到这个男生了,还以为是学校里的同学, 没想到是跟应橙来的。

    她们两人旁边刚好有两个空位置。

    应橙和骆巡宗坐下。

    “应橙,这是?”石颖问。

    没等应橙开口,骆巡宗就把口罩摘下,然后把鸭舌帽的帽檐抬了抬, 露出整张脸:“你们好, 我是橙橙的男朋友。”

    张典典看到他的脸愣了一下,下意识拉了拉石颖:“你觉不觉得有些眼熟?我们军训的时候还看过照片。”

    石颖也是呆愣的样子:“好像……是的?”

    骆巡宗自我介绍:“我是骆巡宗,平时麻烦你们照顾应橙了,中午请你们吃饭。”

    没想到真的是!

    张典典和石颖已经惊得控制不住表情了。

    应橙抱歉地解释说:“我不是故意要瞒你们的, 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说。”

    同学的男朋友竟然是骆巡宗,这已经够让她们震惊的了,哪里还管得上之前是不是隐瞒了。

    石颖忽然想起什么:“啊, 我想起来了,那个青梅竹马的女生不就叫应橙嘛!”

    “没错,青梅竹马。”骆巡宗笑着看了应橙一眼, 然后在桌子底下握住她的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揉捏、玩了起来。

    没说上几句话,上课的老师进来了。张典典和石颖只好忍住澎湃的心。

    这节是他们学院的专业大课,几个专业的学生都在一起。

    在女生多的教室里有个长得帅的男生本来就很惹眼,再加上骆巡宗前段时间因为军训的照片在微博上很火,没有口罩遮掩,很多人认出了他,课堂上有些躁动,甚至还有很多人拿出手机对着他拍照。

    应橙皱了皱眉,担心地问:“被这么多人看到不要紧吗?”被拍到恋情是会掉粉的,尤其他才半只脚踏进演艺圈,未来的路还很长。

    “没关系。”骆巡宗安慰她说,“我又不靠男朋友人设吸粉。我爸妈已经够红的了,我红不红不重要,只想好好拍戏。”

    话是这样说。

    “可是”

    骆巡宗打断她:“当演员还不能有女朋友的吗?好了妹妹,老师都开始讲课了,被哥哥我逮到不认真听讲是会有惩罚的。”

    看他提到“惩罚”两个字笑得意味深长,应橙总觉得这个“惩罚”不太正经,懒得理他了。

    骆巡宗也不打扰她听课,就捏着她一只手玩,好像怎么都玩不够似的。

    没过多久,他的手机震了起来,一下子跳出来十几条消息,都是来自他和校霸三人组的群。

    彭浪甩了一张微博上看到的照片出来。

    冯俊逸:什么时候的照片?

    彭浪:就刚刚。听说巡哥现在正在陪橙妹上课呢。

    冯俊逸:巡哥骚啊。

    韩持:巡哥十一前每天燥得不行,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现在看照片上的表情,笑得很滋润啊。

    彭浪:怪不得看起来又帅了。

    冯俊逸:巡哥回来这七天都没跟我们见一面,约都约不到。

    彭浪:狗啊巡哥。

    韩持:狗啊巡哥。

    冯俊逸:狗啊巡哥。

    骆巡宗:?

    群里顿时安静了几秒钟,随后……

    韩持:我是狗。

    冯俊逸:我才是狗。

    彭浪:汪汪!

    跟三个沙雕在群里聊了一会儿后,骆巡宗拿起手机,趁应橙不注意对着她拍了一下。

    照片里是应橙的侧脸。她抬头看着投影,眼睛亮亮的,看着特别乖。长长的睫毛,挺翘的鼻尖,饱满的唇,曲线流畅柔美,显得她很精致。

    骆巡宗满意地看了看,然后登上三五个月才上一次的微博把照片发出去,并配上文字女朋友上课,超乖的。

    底下评论区立即炸了,大部分都是CP粉,偶尔有几条不和谐的评论,也全被CP粉压下去了。

    巡城CP的粉丝战斗力超强。开玩笑,磕了十几年的CP真的在一起了,有多少CP粉有她们幸福?

    至于那些不和谐的声音,妈妈们不允许!

    上完课就到了中午。

    几个同学围过来,听说骆巡宗要请张典典和石颖吃饭,悄悄问能不能一起去,结果吃饭就变成原来的四个人变成了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地去了学校外面的餐厅。

    骆巡宗拉着应橙的手和她开玩笑说:“妹妹,为了让那些碍眼的男同学知道你有男朋友了,我可是下了血本。”

    应橙弯起唇,一本正经:“那小应老板给你报销。”

    骆巡宗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不用报销,肉/偿就行了。”

    应橙:“……”

    借着吃饭,应橙把不熟悉的同班同学和同学院的同学熟悉了一下,虽然还不能都叫出名字,但是能认出脸了。

    这顿饭吃完,应橙有男朋友,并且男朋友是骆巡宗的是也已经在学院里传开了,骆巡宗的目的达到。

    他的人,别人想都不能想。

    跟大家吃完饭后,下午,应橙送骆巡宗去机场。

    见她到后来都不怎么说话,骆巡宗问:“舍不得你巡哥哥?放心,你不去看我,我也会经常回来的,我更舍不得你啊妹妹。”

    “我会去看你的。”应橙眨了眨眼睛。

    “记得要锻炼身体。”

    应橙瞪他。

    他怎么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些。

    骆巡宗笑着捏了捏她的耳朵:“这也是为你好。上次我很克制了,你都这样,不好好锻炼以后怎么吃得消。”

    应橙红着脸去捂他的嘴,不准他再说。

    **

    之后,两人开始了正式的异地恋。

    骆巡宗对应橙的体质真的上了心,几乎每天都会提醒她去跑跑步、锻炼锻炼。但是应橙一向不喜欢体育运动,根本不愿意去,骆巡宗拿她也没办法。

    应橙兑现了承诺,周末有时间就会飞去B市,不过大多数时间还是骆巡宗飞回来。

    一个女孩子独自出门让人不放心,而且他也舍不得她来回奔波,宁愿她的体力留着被他消耗。

    每次他回来被他拐到床上,结束后应橙都是累得脚指头都不愿意动,做什么都要他抱着去,但比起第一次要好多了,基本上第二天就能恢复过来。

    眨眼到了寒假。

    周菁早早的在高三十班的群里开始组织同学聚会,聚会的时间根据大家的时间改了又改,最后定在了大年初五。几乎所有同学都来了,周公、小白和小孟老师也来了。

    半年的时间过去,每个人身上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当初少年时代的青涩仿佛都随着高中毕业,留在了高三十班。

    大家听着三个老师讲这半年S附中的八卦,比如老杨抱孙子了,变得和蔼了不少。

    周公又去高二带了新一届的艺术班。

    有了骆巡宗他们这一届的成功,新上来的高二选艺术的不少,刚好凑成一个班,像他们班这样文化生和艺术生混合的班级往后似乎都不太可能存在了。

    “你们的学弟学妹比你们好带多了。”周公操着一口塑料普通话,笑眯眯的,“你们几个有空可以回学校看看,给学弟学妹们做个榜样。”

    他们这一届,像申诺、周菁、吃货傻白甜组合、骆巡宗、韩持、程简包括相声二人组都考得很不错,再加上在学校的时候就有名气,现在提起来俨然是明星学长学姐,就连今年刚进来的高一都知道原来有个高三十班,特别牛逼,都是学校的大佬,而且是颜值担当。

    相声二人组依旧捧周公的场:“好的周老师。”

    韩持:“我们开学就去做榜样。”

    周公顿了顿:“我说的人里不包括你们三个。”

    其他人笑了起来。

    韩持看了看笑得最厉害的周菁:“班长,你怎么一点集体荣誉感都没有。”

    周菁:“……”

    还不能笑了。

    半年没见依旧这么气人。

    开始吃饭前,校霸三人拿出一个盒子打开。

    大家觉得莫名其妙。

    “这是什么?”邵星依问。

    金姝作为吃货,对食物非常敏感:“好像是吃的。”

    应橙一眼就认出来了,是鲱鱼罐头,忽然想起高二寒假校霸三人组的赌约。

    骆巡宗低低地说了句:“三个沙雕。”

    “周老师,当年我们三个人打了个赌,赌谁先摆脱傻逼版,不对,是简单版的数学作业,输的人要一口气吃完鲱鱼罐头。毕业的时候我们忘记要个结果了。”彭浪说。

    校霸三人组商量了今晚要把这个赌约结束。

    知道是鲱鱼罐头后,其他人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三人。

    周公:“你们三个都有进步。”

    韩持:“都一样就没有输赢了啊老师。不然你想想,谁进步比较大。”

    冯俊逸:“对。”

    周公想了想,说:“彭浪的进步要稍微小一点。”

    韩持和冯俊逸笑了起来。

    彭浪:“……”

    操,自己打的赌,哭着也要吃。

    “吃就吃。”

    见他要打开罐头,大家捂上鼻子。

    这时,骆巡宗皱着眉说:“去外面。”

    包间外面有个阳台。

    韩持和冯俊逸笑到打鸣。

    彭浪一脸受伤:“巡哥,今天外面零下啊,风还特别大。”

    其实自从当初郑寒放出骆巡宗打架的照片后,大家多少都能看得出来校霸三人组和骆巡宗的关系,只是都没说而已。

    骆巡宗:“你在里面开罐头,我们还吃不吃饭了?”

    最终,彭浪还是一个人去阳台了。中间,韩持和冯俊逸好奇地去阳台看了看,很快就被熏了回来。

    韩持:“我日,是真的臭,感觉浪仔在吃屎。”

    等校霸三人组完成当初的赌约,终于开始吃饭了。

    现在喝酒再也不会有人管。

    大家都知道周公家里有病人要照顾,小孟老师又是女的,最后酒全都灌给小白了。

    应橙右手边是骆巡宗,左手边是小孟老师。

    吃饭的时候,小孟老师问起她和骆巡宗的事情。

    “你们现在怎么样了?”

    应橙有些不好意思:“挺好的。”

    小孟老师笑了笑:“当年我也是看过你们小时候的综艺,刷过cp的。没想到后来有机会教你们。我是身为老师,很多事情不能做,也不能支持早恋,不过很高兴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应橙听得一愣。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以前每次小孟老师喊她就必喊骆巡宗了。

    没想到她竟然是CP粉。

    **

    这顿饭吃到很晚,骆巡宗喝了些酒,回去是应橙开的车。

    小孟老师跟她聊天的时候,他刚好不在,她现在才把小孟老师是CP粉的事告诉他。

    “是不是很不可思议?”

    骆巡宗听完笑了笑:“所以小孟老师以前一直在助攻啊,真该谢谢她。”

    车窗外的街景不断在变化,横斜的树影飞快地在他的脸上掠过。他身上少年的气息慢慢沉淀,日渐变得成熟有魅力。

    “妹妹,现在像不像高二校庆那次聚餐结束?后来我带你去看了烟花,我当时说想要个女朋友,你帮我实现了。”他的声音里沾染了一些酒的香醇,格外好听。

    应橙记得那次。

    那是校庆后大家聚餐结束,她坐在出租车上提了句烟花,他就带她去了星汉苑放了许多许多烟花给她看。

    那时候她开玩笑说想要天上的星星。

    开到十字路口,车停了下来。前面是个很长的红灯,有九十秒。

    应橙转头看向他。

    刚好骆巡宗也在看着她,眼底深深一片,映着她的样子。

    当时她是没什么愿望才随便说的。

    不过现在有了。

    “巡哥,我想许个愿望。”

    “人家年初五都在迎财神,你要许愿?妹妹,你怎么这么可爱?”骆巡宗凑过来亲了她一下,“说,你巡哥都给你办到。”

    **

    我不想要天上永恒的星星,也不想要转瞬即逝的烟花。

    你就是我的江河湖海,星河璀璨。

    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被你亲亲,抱抱,举高高。

    三岁的时候这样,未来也是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终于完结啦!撒花!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