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科幻灵异 > 全世界都在传八卦 > 第10章 照片从论坛来
    人的习惯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比如傅涟这样的高岭之花也习惯了不要脸,一派镇定自若地跟着薛盛阳进了客厅,后者更加不要脸地让正在做饭的江敬深多做点。

    江敬深不是傅涟他们那个圈儿的人,不过两人也是打小就认识的同学,关系自然不错。

    傅涟跟薛盛阳熟门熟路地进来找地方坐下,很想装作淡然的模样,偏偏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老往柳萤身上瞄。

    这一看不打紧,就瞅到那奶狗正趴在柳萤的胸口乱蹭。

    傅涟站了起来,一把将奶狗从柳萤的手中夺过,语气僵硬:“给我抱一下!”

    再瞪一眼那流氓狗,谁知那奶狗性格很是乖顺,就这样乖巧依偎着傅涟趴好,还伸出粉色的舌头舔了舔他的手腕。

    傅涟没忍住心里的痒痒,摸了摸狗头。

    真爽!

    江敬深倒是挺淡定的,不多时端出一盘家常小菜:“去洗完手再吃。”

    薛盛阳吃着饭仍闲不住嘴:“这土狗哪儿来的?养肥了咱冬天炖个狗肉锅子?”

    另外三人齐刷刷地瞪他一眼:“别想!”

    狗也跟着汪汪两声同仇敌忾地凶他,薛盛阳只得赔笑认错:“开玩笑呢,我对狗肉又没兴趣。不过说真的,班长你不是有洁癖吗?怎么还想着养狗了?”

    江敬深看一眼柳萤,温和答道:“大概是因为它太可爱了吧。”

    饭桌上的傅涟注意着身边那两人,普通的一句话听到他耳中自然变了味,他气得狠咬了一口排骨。

    柳萤说她不喜欢江敬深,他信。

    可是江敬深这一举一动,在傅涟看来敏感得不行,偏偏这人又是自己的朋友揍不得,一时间郁结于心很不舒服。

    吃了饭结伴回学校,有傅涟的地方就会有人回头,这人自带闪光灯,海城中学基本没人不认识他。

    柳萤很想离傅涟远一点,不过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故意的,她往哪边走,他过一会儿就会出现在她旁边。

    简而言之,傅涟开始不要脸了。

    “傅涟,你跟小校花怎么回事啊?”

    八卦也是人类的本质之一,一进教室就有人问这事儿,同时还举了举手里:“还有班长怎么也掺和进去了?”

    又是学校贴吧,这儿聚集了一堆八卦群众,三天两头被提及的主角傅涟这会儿又登上热帖,这次还带上了柳萤和江敬深。

    主贴内容一句正文没有,唯独留下两张照片。

    一张江敬深拉着柳萤的,另一张就是傅涟扛着柳萤离开。

    底下讨论瞬间爆炸,有各种猜测的,有不靠谱爆料的,但是最多的还是在阴阳怪气地说些难听的话,直指柳萤。

    帖子被傅涟不断下拉,他眉头也越皱越紧,忽然看到其中一个回复,不由得怔住了。

    “你们可能不知道吧,你们的小校花可是从长任医院出来的,以前就是个神经病,贴里还在舔的舔狗也不看看自己舔的是个什么东西,笑死我了。”

    柳萤曾经在精神病院待过。

    这句话傅涟曾在黄毛嘴里听过,昨晚也在卢雪欢嘴里听过柳萤出院了之类的言辞。

    他不再往下看,而是转身问薛盛阳:“你是我们学校贴吧的管理员对吧?把那帖子删了。”

    傅涟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以后再有人发帖提到她,一律删除。等下,夸她漂亮的可以留着。”

    薛盛阳目光古怪地打量了傅涟好一会儿,迟疑问道:“你吃错药了?护得这么明显?”

    “你看不出来?”他幽深的眸子一眨,唇角旋即扬了扬露出不自觉的浅笑:“我在追她啊。”

    撕拉一声,邻座的卢雪欢没控制住力道把纸张划破了。

    她面色平静地撕下这页纸,继续抄写知识重点,只是写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抄重复了。

    卢雪欢知道自己此刻心绪不宁,根本静不下来。喝了一大杯凉水起身去办公室。

    老师要跟她商量的是学校文艺汇演的事儿,卢雪欢面带微笑看似认真地听着,只是不自觉地走神,老师说了什么她也没听进去。

    “卢雪欢?你记住了吗?”

    老师又问了一遍,卢雪欢才回过神,不好意思地道歉认错:“对不起老师,我刚才在想有道题的解法走神了,对不起。”

    “没关系,你啊就是这么个用功的好孩子。我是说,你到时候和傅涟还有江敬深一起去主持秋季文艺汇演,有空一起排练一下。”

    卢雪欢脸上的笑容真切了许多,她忙点头应下来:“好的老师,需要我去通知傅涟他们吗?”

    最后老师补上一句:“行,对了,你们准备彩排的时候记得也去联系下高一那个女主持。”

    卢雪欢微怔:“高一的……女主持?”

    “是的,这次的英文男主持是傅涟,英文女主持是高一的柳萤,33班的,你放学去找一下她带她熟悉下流程。”

    又是柳萤!

    卢雪欢脑子里烦乱不已,回座位的的时候没注意,一脚踢在了门框边上,疼得她眼泪都快冒出来了。

    “雪欢你怎么了?”

    “太不小心啦!我陪你去医院吧?”

    她的几个好友注意到了,围过来关心不已,卢雪欢脸色苍白地摇摇头,望向邻座的傅涟:“傅涟,我记得你好像有药喷雾的,可以借用一下吗?”

    傅涟随手把东西丢给她,似乎想起什么,皱着眉盯住卢雪欢,语气淡淡的:“你之前和柳萤认识?”

    卢雪欢点点头,微微笑着回答:“我初中那会儿跟她是好朋友呢,不过后来她休学去治病,就没有没办法再联系了,真的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她。”

    卢雪欢声音轻轻柔柔的,回答得没有一点异状。

    傅涟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转过头不准备再问,不过边上另一个女生却咳嗽了一声开口:“傅涟,你怎么都不问问那柳萤生了什么病呢?”

    傅涟漂亮的眉眼间一垂,声音冷淡疏离:“有什么好问的?谁还没生过病住过院?就算真没,这年头谁还不是从医院里出来的?”

    本想在傅涟面前把柳萤以前是神经病的事儿抖出来的女生被问得一滞。

    她身边的卢雪欢也皱着眉拉了拉她衣角,竖起食指抵在唇上,模样可爱:“别闹,这种事情不能乱传啦,很影响柳萤的名声的……”

    傅涟听得清清楚楚,却依然没有回头,也没有问一句。

    卢雪欢双手叠在腿上用力交握着,却依然面带温柔微笑:“对了傅涟,老师说让你跟我一起主持秋季文艺汇演……”

    傅涟没有半分犹豫,直接拒绝:“不想去,找别人。”

    卢雪欢眼眸垂下,心里不舒服极了,却还是忍着开了口:“他说柳萤也要去主持。”

    虽然是预料之中,但是看到傅涟听到这句话后笑了笑点头说去之后,卢雪欢还是觉得自己眼睛泛酸,像被针戳似的疼得想掉眼泪。

    他怎么就这么喜欢柳萤呢?

    “主持的话……我会不会太矮了?”

    柳萤的话一说出,整间办公室的老师都没忍住笑了出来,气氛快活极了。

    “这小妮子是真的可爱,不知道穿高跟鞋呀?”

    “小柳萤呀,你要不会穿高跟鞋,老师教你啊。”

    柳萤是语文老师和英语老师的心尖宝,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打趣她,把她说得脸颊泛红。

    “上次你去做演讲,学校领导可满意了,这回是点名让你做英文主持的。”

    英语老师笑眯眯地看着柳萤,冲她眨眨眼:“而且啊,你的搭档可是高二那个小王子哟。”

    柳萤没听明白,语文老师就笑着解释:“高二那个傅涟,那男生长得是真的好看,我记得去年来咱们学校取景的导演还想挖他去拍戏。”

    两个老师都是刚毕业没多少年的年轻女老师,玩笑放得开,凑到一起叽叽喳喳开始八卦哪个班的谁谁谁喜欢傅涟,柳萤在边上听得很不好意思。

    好在这时候数学老师拯救了她,对着她招了招手。

    数学老师虽然秃了头,但是面容和善,揣着个茶杯小口小口地抿茶,开口道:“柳萤啊”

    柳萤连忙认真听数学老师的教导。

    “所谓,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个首要啊就得学好数学,中考你数学只考了五十多分,这不打紧,高中是开始学新的知识点了。不过我看你这几天的作业,你这怎么……怎么基本都是错呢!”

    数学老师痛心疾首,又喝了一口茶平复心情。

    海城中学的学生除了那部分花钱买进来的,其他的都是各个初中考进来的尖子生,统考卷子不及格的人很少。

    偏偏柳萤的数学还真就是其他两门主科满分,数学却不及格的终极偏科奇葩。

    柳萤听得很羞愧,连忙保证:“老师,我保证更加努力学习数学!”

    “唉……”数学老师长叹出声,知道柳萤没说谎。

    她的确是很认真在学习数学了,上课的时候就属这姑娘最认真,连低下头去捡掉下的笔都没过。

    她作业也做得很认真,运算步骤仔仔细细。

    可是为什么柳萤每次都能避开正确的选项,为什么她做解题的思路看似有道理但是从来都没对过!

    他教的数学就这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