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网游竞技 > 职业挖宝人 > 第七十五章 剖析 2
    “当然,你们可以不把我的推论放在眼里,认为我就是在胡说八道。没有一点证据就能说出这样一大堆。这我也不否认,毕竟我也是空口白牙。但是!请各位想清楚,我所有推论都是建立在这两个牛人已经把整座遗迹全部横推一遍的基础之上。这种逆推原本说明不了什么,但是事实胜于雄辩。

    现在我们来说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两个人会把战斗生物放到那些标志物当中?其实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怎么知道吧?我明白,你们其实都在想这个问题。现在我就告诉你们答案,如果我说我是猜的,你们会怎么想?”

    邢杰笑的很贱,那种嘲笑的笑容,令每一个竖着耳朵听他长篇大论的人都有种想要痛打他的念头。

    尤其是克拉克康尼,面对这种戏耍,他觉得脸面上根本就挂不住!

    不管怎么说他曾经也是一方大佬啊。

    邢杰这样的人,以前根本就不入他的眼,更何况在他面前说这种没营养的废话?

    “好了,你们也别心生怨恨,其实告诉我的,不是别人,就是你巴桑!”邢杰淡淡的笑着说道。

    “混蛋!你这是想要反咬一口吗?这种拙略到极点的离间计还是别拿出来现眼的好!”巴桑冷笑道。

    不过教宗却是瞥了巴桑一眼,这个动作让邢杰感觉到有些心惊。

    老家伙实在是太敏感了。

    即便是自己用自捅一刀的方法,仍旧无法令这个老混蛋放下心中的怀疑。

    看来还是要出狠招啊。

    置之于死地而后生!

    “怎么,巴桑你不相信?我来问你一下,当初你耍诈先闯到这第一层之后,我们用了多久才追了下来?”邢杰问道。

    “最多十五分钟,你们当时的速度非常快。其实那时候你们距离我的直线距离并不远,最多也就相差两层通道,所以当时我用来隐藏自己的时间非常的短!”在这一点,巴桑没必要隐藏任何信息,因为有太多的人亲身经历了那一事件。在教宗目光的凝视下,他只需要实话实说就好。

    “很好,我现在给你二十分钟时间,你给我连带激活控制台再加上释放战斗生物,然后就再围攻我们?你能不能做到?恐怕不行吧?因为这个通道通过一次就要将近十分钟!所以,你的战斗生物只能是在第一层某个方位被激活的!

    然而到这里就很有意思了,这个激活的地方究竟藏在哪里呢?当幻境破除之后我们就能够看得出,整个第一层其实极为空旷,一览无余。除了有零星的战斗生物骸骨之外,并没有想象中如森林一般布满了调配槽。

    而且这个时候如果我们仔细的看一下那些显示出不同的标志物就能够发现,它的大小和造型是不是都很眼熟?没错,和那些调配槽的顶部一模一样。”

    “你的意思就是那些比较显眼的标志物下边全部都是战斗生物吗?我不相信,这不可能!我不否认中国的老子李聃在哲学范畴内的成就,正相反,我个人十分推崇道德经,认为它是一本极为了不起的著作。

    但是你说他不仅改建了整个第一层结构,并且在地下全部布置上战斗生物,这可能吗?无论是工作量以及牵扯到的科技含量,远不是他那个时代的人能够掌握的!即便是整个第一层的机关布局能够和一生二再生万物有着极密切的关联,但是我仍旧认为这是一种巧合罢了。

    可能是当初的遗迹建造者们在无意间使用了这种理论,这种事其实并不罕见。举个例子,你们中国有本书,名字叫做易经,它和计算机技术之间的关联在目前科学界中也得到了官方的认同。但是你能说约翰.冯.诺依曼当时就参考了易经吗?当然没有。”

    克拉克康尼听完邢杰的推论之后,冷笑连连,毫不犹豫的就加以驳斥,没错他们是在挖掘史前遗迹,这种遗迹的确是远远超乎了所有人的相像。但是并不能应为他们的目标物不可理解就把所有不可知的事件硬生生的往这件事上扯关系。

    想象不可怕,甚至可以说值得鼓励。

    这在每一个行业之内是共识。

    但是,毫无根据的胡扯,这可就是大忌了。

    克拉克康尼虽然人品不行,但是毕竟在这个圈子里混了一辈子,像这种铁律早已经深入骨髓。

    邢杰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这也很正常,毕竟他的这个理论实在是太过于玄幻了一点。

    随手掏出平板,点开一段视频之后就甩了过去。

    这个视频有一定的年头了,看样子是在某个树林中,虽然摄像头的清晰度远不如现在的清楚,而且晃动的很是剧烈,听声音应该是一场相当激烈的战斗。

    视频中的邢杰那时候还很年轻,不过看样子真的是个菜鸟。

    动作僵硬不说,好像还很恐惧的样子。

    对比下来很搞笑。

    娜塔莎笑的是前仰后合,不过克拉克康尼却是一脸严肃。

    教宗没有笑,小舅同样没有笑。

    至于阿齐兹和巴桑的脸色却是很难看。

    邢杰瞥了他们一眼,有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开始稳定的圣树根须,不再说什么。

    “你还记得禁忌之山那场战斗?”阿齐兹问道。

    “当然,这件事我怎么可能忘得掉?毕竟那场战斗死了太多的人,而只是面对一只白鬼罢了。而那只白鬼和我们后来见到的,显得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啊。而且我没有想到的是,兜了一大圈子,最后又回到了这个起始点上来。”邢杰长叹一声,狠狠的呼出了一口气,神情显得很是落寞。

    因为那只白鬼和那些后来常见的炮灰相比,除了身高低了不少外,还有着一个绝然不同的特点。

    这个特点让当初与之战斗过的人都记忆颇深。

    它是有主的。

    额头上一个梵文,当年周子玉还活着,那时候他说过,那个字的意思是‘禁’。

    虽然它很奇特,但是在邢杰的探索经历中,只此一列。所以也就被放到了心底最深处。只是在很偶然的情况下才拿出来想一想。

    不过直到今天,才终于和这里扯上了关系。

    两千多年的禁忌之山中有着头顶上有梵文的白鬼!而这里的机关布局却能和道家的总纲扯上关系。再想想乔达摩悉达多和李聃,顺便再说一下此处距离尼泊尔的那处地方也并不遥远。如果它们之间没有关联,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

    这就是经验丰富的好处了。

    如果邢杰他们没有经历过禁忌之山,贵霜帝国的祖地遗迹,累死他们也没有办法证明出那两个人是谁!

    克拉克康尼放下手中的平板,看向邢杰的目光中神色复杂。

    传言不虚啊,邢杰,你果真是幸运女神的亲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