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2908章 阅经
    定性和尚叹息道:“他们并不是夸海口,真有这般能力,咱们大慈恩寺与大瓦轮寺的名气差不多,但实力却差了不少!”

    楚离皱眉道:“不如大瓦轮寺?”

    “远远不如。”定性和尚点头道:“大瓦轮寺的修持讲究即身成就,是化毒为智之法,火里栽莲,固然艰难危险,动辄有性命之忧,可一旦有成就,那便是威力宏大,远胜咱们大慈恩寺的渐进之功。”

    楚离点头:“他们走的是顿法,咱们是渐法。”

    “是。”定性和尚道:“咱们大慈恩寺弟子对资质要求高,大瓦轮寺弟子要求更高,而且但凡进入大瓦轮寺,成为大瓦轮寺弟子,即使修炼之际身亡,没能化毒为智,也能转世重生,下一世会被大瓦轮寺找到,招回寺内继续修持。”

    楚离眉头挑了挑。

    这类似于金刚寺的十世成佛法了,不过比起十成世佛法更霸烈。

    定性和尚道:“一世修炼不成,那就下一世,世世代代修炼下去,积累经验,总能化毒为智,即身成就,所以大瓦轮寺的高手多,而且无一不强横。”

    楚离皱眉:“即使杀了他们,还能继续转世重修?”

    “是。”定性和尚缓缓点头道:“所以大瓦轮寺弟子是真正看破生死,因为死亡并不是终点,而只是一个轮回,所以个个悍不畏死,而且修持佛法也勇猛精进!”

    楚离负手踱步:“还真是麻烦。”

    定性和尚摇头无奈地说道:“况且大瓦轮寺有轮回殿,加上灵山寺的如来殿,咱们虽有伏魔殿,也挡不住他们联手,必败无疑的。”

    楚离笑了笑:“两殿倒是不必担心,可大瓦轮寺弟子与灵山寺弟子却很麻烦。”

    他不可能一口气把大瓦轮寺与灵山寺灭掉,都是佛门弟子,有功德在身的,他每杀一个都是一份罪孽,功德会倒退,修为难进。

    这种亏本买卖他是不想做的。

    “是啊,师弟你挡得住两殿也没用,咱们挡不住两寺。”定性和尚道:“可不知为何,方丈就是不想交出虹光经。”

    楚离若有所思。

    如此说来,虹光经确实关系重大,关系到大慈恩寺的兴衰。

    定性和尚道:“师弟你足智多谋,想想有什么办法。”

    楚离沉吟:“大瓦轮寺与灵山寺……灵山寺凑什么热闹?”

    他脸色忽然一变,想到了如来殿与轮回殿,两个殿主都投靠了周姑娘,那两寺呢?

    两殿投靠,两寺不可能不知道,很可能他们也投靠了周姑娘,利益之下,可以放下魔佛之别?

    想想大瓦轮寺的行事风格,霸烈险峻,追求极致,这种事还真能做得出来,不过灵山寺素来四平八稳,也投靠了周姑娘倒是奇怪。

    这些想法在脑海里流转,迅如闪电。

    “师弟,有没有办法?”定性和尚催促道。

    楚离道:“我也想看看这虹光经。”

    “凭你现在的修为,应该有资格看虹光经了。”定性和尚道。

    楚离笑道:“那好,我去见方丈。”

    他说罢转身往外走。

    定性和尚紧随其后来到了大雄宝殿前。

    大雄宝殿前已经站了两排僧人,一排黄衣,一排红衣。

    楚离扫一眼,黄衣僧人是灵山寺弟子,红衣则是大瓦轮寺弟子,两者的气质也不同,黄衣僧人气象平和从容,安宁沉静,红衣僧人则深邃幽远,若有若无。

    两排僧人各有九名,扫一眼楚离,宛如电光闪过,大殿前为之陡然一亮。

    楚离合什一礼,缓步往里走。

    大雄宝殿内,三个蒲团相对而坐,方丈心寂大师与两个老僧正面对面喝茶,气氛平和,没有想象的剑拔弩张之势。

    但楚离能感觉到潜伏的汹涌气息,仿佛大海深处的暗流。

    楚离合什一礼:“方丈。”

    心寂大师抬头看他一眼:“定如你怎来了?”

    楚离冲两位老和尚合什一礼,然后回答道:“弟子想要参阅一下虹光经。”

    “唔……”心寂一怔,笑道:“你怎想起看虹光经了?”

    楚离道:“弟子听闻可以即身成就,化虹而去,想要一试。”

    他说着话,脑后的圆光闪动,又缓缓消失。

    “好吧。”心寂目光一凝,看到了这圆光,随即敛去惊容,毫不犹豫的点头道:“你的修为已经足够承受虹光经的反噬,可以一观。”

    楚离合什一礼:“多谢方丈。”

    心寂轻轻一拍巴掌。

    一个中年和尚凭空出现,合什一礼。

    心寂道:“慧净,带定如去看虹光经吧。”

    “是。”慧净和尚合什,又冲楚离点点头,转身便走。

    楚离合什冲两个老和尚一礼,跟着慧净而去。

    两老和尚脸色肃然,不复刚才的平和与从容。

    楚离脑后的灵光给他们带来的震撼犹在,沉着脸思索。

    “呵呵……”心寂摇头笑道:“这个定如,佛法是高深,但性子洒脱不羁,行事随心所欲。”

    “没想到定如大师竟然功德圆满,成就灵光神通。”削瘦和尚缓缓说道:“可喜可贺!”

    另一个胖墩墩的老和尚也合什:“可喜可贺!”

    心寂也被震动,却做出平静淡然状:“他年纪轻轻做到这一步,确实难得,可惜他是伏魔殿殿主!”

    两老和尚沉默下来。

    伏魔殿殿主只有百年寿元,楚离纵使再强,也强不过寿元,百年之后便要圆寂,伏魔殿便要沉寂下来,不复现在的赫赫威名。

    胖墩墩的老和尚笑道:“凭定如大师现在的修为,参阅了咱们的虹光经,说不定直接虹化而去。”

    “他没修持大瓦轮寺一脉佛法,怎么可能虹化。”心寂摇头笑道:“虹光经再厉害,却需要大瓦轮寺佛法相辅,否则只是一部高深的佛经而已。”

    “心寂大师既然明白,何不把虹光经归还敝寺?”胖墩墩的老和尚笑道:“在咱们寺内,虹光经才能真正发挥妙用,留在这里委实暴殄天物。”

    他乃大瓦轮寺的方丈莲见大师,看似没有修为在身。

    身为大瓦轮寺方丈,却亲自出寺,来到大慈恩寺,可见其信心十足,觉得大慈恩寺奈何他不得。

    心寂笃定的微笑:“虹光经乃敝寺之物,哪来归回一说,虽说它曾在大瓦轮寺,但佛经乃是机缘,既然落入敝寺手中,自然是佛缘如此。”

    莲见和尚摇摇头道:“看来大慈恩寺想要一战了。”

    心寂笑道:“莲见大师行事太过暴烈,怎动不动就开战,凡事总有解开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