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飞天 > 第2115章 成交
    “儿戏?”徐堂然摇头失笑:“老先生想要什么样的威胁?可是觉得这威胁的份量还不够?”

    皇甫炼空眯眼道:“告诉牛有德,适可而止,把她们母女交出来,就此罢手,以前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否则逼得老夫主动上报,牛有德插手群英会的事怕是免不了有造反的嫌疑,他也没好果子吃!”

    徐堂然不屑一声,“交,皇甫家的人自然是要交给皇甫家来处理的,只是王爷的一片美意不知道老先生考虑的怎么样了?”

    皇甫炼空嘴角浮起讥讽意味:“你觉得我需要考虑吗?”

    “唉!”徐堂然歪了个身子叹了声,“看来老先生还对天庭那边抱有幻想,是不是觉得青主不会坐视王爷和夏侯家勾结认为青主会除掉我家王爷?”

    皇甫炼空冷哼一声,“那是你自己认为的。”其实他还真是这样想的,想先拖着。

    徐堂然道:“我这里有个故事,老先生要不要听?”

    皇甫炼空:“老夫怕是不想听,侯爷也不会闭嘴吧?”

    “啧啧,没想到徐某又得一知己!”徐堂然站了起来,负手慢悠悠道:“监察左部早年曾安插了一个探子在王爷身边,名叫飞红!这飞红有些来历,是原地辰星君太叔闻昌的女儿,太叔闻昌的夫人林傲雪则被挟持在离宫底下的破法弓炼制之地。近期青主动用了飞红这个探子,欲让飞红做内应,暗中派出影卫配合,欲刺杀王爷!于是王爷立刻出手反制,从离宫把林傲雪给救了出来,自然,影卫的刺杀计划败北,悉数撤回……王爷有其他几军的支持,还有夏侯家的鼎力相助,青主想动我家王爷,一时间怕是找不到了机会,不知老先生还准备拖到什么时候?”

    皇甫炼空目光急闪,心中吃惊,天宫那边两地遇袭的事他自然听说了,难道竟是牛有德在和青主角力,牛有德竟能从离宫把人给救出来?

    徐堂然徘徊在皇甫炼空跟前,“破法弓的炼制之地想也能想到是归谁管,群英会也是属于上官青管吧?出了这种事,上官青的日子能好过吗?若再爆出皇甫之女委身王爷的事,上官青在天宫的日子一定会很精彩,当然,这都是小事,若是皇甫家早有背叛天庭之心,大肆暴露天宫绝密给外人的事情让天宫知道了,先不说上官青日子有多难过,至少皇甫家的好日子是到头了!”

    皇甫炼空漠然道:“皇甫家从未有过背叛天庭之心,也从未泄露过什么秘密,侯爷信口雌黄威胁不了皇甫家。侯爷不妨带话给王爷,还是那句话,适可而止,兔子急了还咬人,群英会也不是吃素的!老夫还有要事,就不陪侯爷虚耗了!”这是要送客了。

    徐堂然根本不予理会,“真的没泄密吗?淫贼江一一的事是怎么回事,老先生不会不知道吧?”

    皇甫炼空淡淡斜他一眼,这事对皇甫家来说,已经过去了,威胁不了他,“侯爷还是请吧!”

    徐堂然笑眯眯道:“皇甫家对我家王爷泄露了那么多秘密,怎么能说不承认就不承认呢,这事好像没那么容易撇清吧?对了,江一一好像还有个妹妹叫江芸,是不是?”

    皇甫炼空内心一震,难道这也是那丫头泄露给牛有德知道的?这不可能,此乃是绝密,那母女两个不可能知道。他脸颊绷了一下,“听不懂侯爷在说什么!”

    徐堂然正面面对上了他,露出诡笑道:“其他的什么秘密就不说了,王爷倒是很想知道洛莽洛帅知道这件事后会是什么反应,皇甫世家就在洛莽的地盘上,洛莽若是因为这事一怒之下出兵将皇甫家给血洗了,估计天宫那边也要装糊涂,天宫怕是不会承认这事是他们指使的,上官青肯定要说是皇甫家擅自所为!估计早就有不少人看群英会不顺眼了,我家王爷正好推动其他势力在朝堂上将皇甫家定位为图谋不轨的谋逆,发动所有势力一举将皇甫世家和群英会连根拔除!老先生觉得我家王爷能不做到?”

    皇甫炼空两眼骤然如鹰隼般死死盯着眼前一脸坏笑的脸,恨的牙痒痒,恨不得一掌活劈了他!

    徐堂然摇头道:“洛帅身边那位,我劝你还是别想着灭口,其实洛帅早就知道了,之所以没发作,是因为被我家王爷给摁了下来。当然,我家王爷既然能摁下,也就能把事情给挑大!届时老先生可以想象,这世上还有皇甫家的立足之地吗?只怕上官青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皇甫家给灭口……王爷一怒,尸横遍野,不是你小小夏侯家能挡的,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皇甫炼空咬牙切齿道:“看来牛天王还真是狼子野心,群英会是他能控制的吗?”

    徐堂然摆手道:“你错了!王爷从未想过要控制群英会,现在还不到时候,也没到那个火候,强扭的瓜不甜。王爷只是想让老先生一碗水端平,你效忠你的天宫,王爷那边你也不要厚此薄彼,至少有什么对王爷不利的事情事先要和王爷那边商量一下。若能做到,王爷保证不为难皇甫家,等到皇甫家自己觉得投靠王爷的时机到了,可自行决定,绝不勉强。老先生,群英会另说,这事对皇甫家有百利而无一害,既能在天宫那边自保,又能不得罪我家王爷,还可得到两边力量的倚仗,局势一变,往哪倒都可以,皇甫家将立于不败之地,何乐而不为?”

    皇甫炼空沉默了,心动了,真要是这样的话,不逼皇甫家投靠,又没什么风险,那还真不是什么坏事。眉头略挑:“就这么简单?”

    徐堂然:“当然也有条件,她们一家子皇甫家必须善待,否则王爷必将皇甫家灭族,杀个鸡犬不留!还有,群英会大掌柜的位置,王爷觉得还是挺适合皇甫君媃的,老先生觉得呢?”

    皇甫炼空再次沉默,随后铿锵有力道:“成交!”

    大摇大摆出了皇甫家的大门,徐堂然回头瞅了眼,想当年皇甫家哪会将他放在眼里,如今皇甫家主见了他也得老老实实,心中成就感油然而生,更让他兴奋的是,王爷居然能让自己参与这等秘事,可见对自己的信任。

    明摆着,这种秘密都让自己参与了,那就是真正的心腹啊!

    心中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他很清楚,自己在天庭混的再好也没了多大的进步空间,身上已经落下了苗毅的印记,如今也抹不去了,只能是跟着苗毅一条道走到黑,比在天庭混更有前途!

    人一出来,外面的随行人员也露面了,跟随徐堂然迅速离去。这么多年了,他手下也发展出了自己的心腹人手……

    小庄园外,苗毅从天而降,落在了门口。

    随行的阎修环顾四周一眼,心中暗暗叫苦,千万别被王妃发现,否则自己帮着瞒这事就惨了。

    将皇甫君媃安置在这的事,目前知情的没人敢告诉云知秋。

    再见苗毅,午宁的心情很复杂,尤其是女儿和苗毅眉来眼去的样子,还有夫人不以为意的样子,令他心里五味杂陈。

    如果不是父母在,皇甫君媃已经上去挽住了苗毅的胳膊,能把自己父亲给找回来让他们一家团聚,她很高兴。

    一家人坐在亭子里,只有阎修默默站在苗毅身后。

    皇甫端容有点忧虑,“当家的叔父让我们回去,说是会让媃媃接掌群英会大掌柜的位置,也不知是真是假,不知是不是想把我们骗回去。”

    苗毅微笑道:“你们呆在这也不自由,回去更自在一些,回吧,没事。”

    皇甫端容担忧道:“真的能没事吗?你不是说我们一回去皇甫家就要灭口吗?”

    苗毅看向皇甫君媃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媃媃接掌大掌柜的位置是我安排的。”又看向皇甫端容,“记得你说过这事,想让媃媃接你之前的位置。”

    “……”一家三口目瞪口呆,心中皆吃惊不小,牛有德竟然能左右群英会大掌柜的人选?

    皇甫君媃心中甜蜜,表面上却瞪他一眼,“这事你之前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苗毅笑道:“又不是什么坏事,你记住,这事暂时还不宜暴露。回吧,皇甫家不敢动你们,如果家族内有人找麻烦,你可以直接找皇甫炼空,如果遇上实在过不去的坎,联系我,我给你撑腰!”

    只这一句,立马让皇甫君媃脸上绷不住了,冷哼一声,扭头一旁,却是在咬唇偷笑,一脸的幸福荡漾。

    皇甫端容也面露笑意,这话她也爱听,帮自己女儿把前路障碍扫平了,能不爱听么。

    唯独午宁太阳穴直突突,瞅见女儿神态头疼的不行,心中哀叹,完了,这丫头没救了,挺精明一个人,咋这么好糊弄?

    稍后,午宁找了个理由将苗毅叫到了一旁,阎修却跟在后面寸步不离,警惕着午宁。

    午宁冷冷道:“媃媃的事你究竟怎么打算的?难道就让她这样一辈子无名无分?”言下之意是做妾也认了。

    这下轮到苗毅头疼了,苦笑道:“我不知道该这么回答。”

    “你……哼!”午宁一脸怒容甩袖而去。

    留下苗毅站在水榭旁仰天无语,一旁的阎修忽然退开了,皇甫君媃来了,他眼不见为净。

    皇甫君媃从后面搂住了苗毅,呢喃道:“明天就走了,今晚留下陪我好吗?”

    手头还有许多事处理,苗毅也是抽空来的,可他还是硬着头皮笑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