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飞天 > 第2099章 请王爷成全
    阎修、黑炭一边留心夏侯拓,一边注意杨庆的反应。

    杨庆心中有种说不清的酸涩滋味,更有震惊,脸上依然面带微笑道:“天翁还想说什么?”

    夏侯拓把凑近的脸收了回来,“你知道老夫想要什么,你也知道老夫能给你什么……”

    砰!黑炭突然出手,一拳砸在了夏侯拓的脸上,牙齿带血飞出,夏侯拓应声而倒,昏死了过去。

    “你爷爷的,吵死了。”黑炭骂骂咧咧,又踢了夏侯拓一脚,对杨庆笑道:“别听他胡说八道,这老东西也就是嘴皮子厉害,他在使那个什么……对,离间计,大家不要中计。”

    杨庆微微一笑,“这老狐狸的确不简单,我不如也!”

    阎修上前,默默将夏侯拓给收了起来。

    没多久,六道将主联袂而来,进入道观四处观察一番,单晴啧啧有声道:“原来这里就是夏侯拓藏身的地方。”

    杨庆问:“外面处理的怎么样?”

    敖铁道:“已经收拾干净了。”几只储物镯奉上。

    杨庆推手挡了一下,“王爷说了,战利品由六道分了,王爷就不过手了。”他这边从夏侯拓身上弄到的家当自然是拿回去向苗毅交差的。

    六人一起拱手道:“恭敬不如从命!”随即相视哈哈大笑。

    对他们来说,这次有惊无险,挖了夏侯家的根基,连盘踞天下这么多年的夏侯拓也落在了他们的手上,还发了笔大财,真是痛快啊!一扫闷在炼狱多年的憋屈!

    “走吧,回去复命!”杨庆笑着招呼一声,大步朝殿外走去,一群人随行……

    京城繁华,闹中取静,一座幽深庭院中,大树底下摇椅空空。

    不远处,曹满徘徊不定,心神也同样不定,卫枢迟迟不归,又联系不上,让他极为担忧,因此迅速转移了落脚之地,他担心是不是牛有德做了什么手脚,可又不便询问,万一不是牛有德的原因,冒然问之,会让牛有德知道卫枢失踪了,卫枢失踪的消息一旦泄露,必会引得天下人注目,卫枢身上实在是知道太多有关夏侯家的秘密……

    牛天王府,获悉杨庆等人大获全胜,苗毅亲自站在了内宅主院门口迎接,杨召青亲自出去相迎。

    见到杨庆等人到来,苗毅脸上露出了笑容。

    见到苗毅亲自来迎接,杨庆等人亦加快了步伐,来到近前,齐齐行礼,“王爷!”

    苗毅上前双手扶了杨庆胳膊,“免礼!辛苦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里面请!”抓了杨庆的手腕,亲自拉着走。

    杨庆连连表示惶恐,兴奋不已的苗毅却不肯放,厚待之极。

    至于阎修和黑炭,苗毅并未管他们两个,从某种角度来说,亲疏有别。

    一进正厅,苗毅放开杨庆,忽然整了整衣冠,面对杨庆拱手深深做了一揖,“这次先生立下大功,无以为谢,请受我一拜!”

    杨庆忙避开相扶,诚惶诚恐道:“王爷折杀属下了,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

    许多事情都在不知不觉中改变,早年哪怕跟了苗毅也不会这样,如今杨庆面对苗毅却不得不小心了许多,而苗毅身上亦不知不觉出现了王者风范,不怒自威的气势已渐渐显现。

    苗毅抓了他胳膊哈哈笑道:“此言差矣,此乃泼天大功,无与伦比!夏侯拓一生威压天下,谁不忌惮三分,如今却栽在了先生的手上,先生此生无憾矣!本王向先生保证,一旦机缘合适,本王定向天下公开先生的功劳,定会成为一桩美谈!”

    杨庆连忙推功道:“王爷言重了,此番乃是王爷谋定而动,属下只是执行,若非王爷强力推动此事,属下差点懵懂误事,若说有功,属下只是沾了王爷的光,实在是不敢居此大功!”

    苗毅大笑道:“错了!此番若非先生亲自出马,后果不堪设想,是先生的功劳就是先生的功劳,无需推诿!本王如今也不知该赏先生些什么,不如先生自己说,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就算是青主的妃子,本王也给你弄来!”

    他实在是太高兴了,想不高兴都不行,这次事成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盘踞天下的夏侯家族大势已去,夏侯家族已经捏在了他的手中,都说得夏侯者得天下,杨庆这次立下的功劳实在是太大了,不赏都说不过去,只要是杨庆想要的,他这次必然要满足,他也相信杨庆不会提出无理的要求。

    这话若是让青主听见了,非得气得吐血不可。

    这是想要什么就给什么啊!一旁的黑炭听的羡慕不已,换了他,他就让王爷把那两位守护玄女赏给他。

    阎修依然板着死人脸。

    杨召青则是笑眯眯,他自然知道这次事成意味着什么,也是高兴的不行,心中也不得不暗叹,幸好当初王爷乾纲独断坚持己见,不然哪来这收获。

    而杨庆听到后面一句话后,本想推辞的他倒是怔了一下,稍作犹豫,拱手道:“属下的确有一不情之请,希望王爷能成全!”

    苗毅毫不犹豫地大手一挥道:“但说无妨!”

    杨庆眼中闪过一丝尴尬,道:“青主的妃子属下不想要,但属下看上了苏韵,已生爱慕之心,请王爷成全!”

    立下此功什么都不要,他担心反而会让苗毅多想,因此干脆乘机说出这件心事。

    “呃……”苗毅顿时笑不出来了,愣愣看着杨庆,吃惊了,震惊了,傻眼了。

    黑炭还好,依然一脸羡慕。杨召青和阎修却是惊呆了,阎修那死人脸上亦满是难以置信。

    苗毅神情抽搐道:“你是说苏韵?你看上了苏韵?”

    杨庆拱手道:“从见她第一面开始,属下就已一见倾心,若能得她相伴,杨庆此生方真正无憾!”

    苗毅挑眉道:“难怪了,敢情你当初出面为她说情还藏了这私心。”

    杨庆忙道:“王爷恕罪!当初的确藏了这私心,但也的确是为王爷着想!”

    “罢了,七情六欲乃人之常情,恕你无罪!”苗毅大方地挥了挥手,凭杨庆这次立下的功劳,那点事已经不算什么,只是不免哭笑不得道:“本王倒宁愿你想要的是青主的妃子,这个苏韵……杨庆呐杨庆,你真是给本王出了个好大的难题!”

    若是其他势力的女人,他帮忙抢了也就抢了,就像当初他成全徐堂然和雪玲珑一般也行,关键这苏韵如今已是他麾下的人,让他怎么强迫?也不可能干这事啊!

    杨庆硬着头皮深鞠一躬道:“请王爷成全!”

    苗毅有抽自己嘴巴的冲动,发现到了如今的位置还真是不能乱许诺,双手扶了他起来,苦笑道:“杨庆呐,不是本王不想成全你,可苏韵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就算本王下令,她也不会答应,本王总不能强抓了她,逼她和你洞房吧?你就算是生米煮成熟饭也没用啊,她对昊德芳用情太深,你乱来怕是要逼死她,这想必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吧?”

    杨庆:“属下知道她对昊德芳用情太深,但属下也相信往事不会永远停留,时间能冲淡一切。属下也不是让王爷逼迫赐婚,只是想让王爷知道属下对她的心意,暗中撮合便可,至于能不能成,属下只会尽力而为,也不会勉强她,成功与否都是属下自己的事。”

    苗毅听明白了,这是要让这边答应不阻止他追求苏韵,帮他创造点机会,这有何不可的,当即哈哈大笑道:“好!你自己看着办,觉得什么机会合适尽管开口,本王定尽力撮合!”

    杨庆大喜拱手道:“谢王爷成全!”

    此事暂时放在了一边,将这次的事情做了详整禀报后,也算是交了差,杨庆就此退下。

    阎修又将青月给放了出来。

    见了闹了一圈又回到了王府,貌似什么事情都没干,青月自己都有点糊涂了,“王爷,这是?”

    苗毅就一句话,“此前的事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明白吗?”

    青月怔了一下,旋即拱手道:“属下明白了。”

    苗毅挥了挥手,让她退下了。

    待没了外人,苗毅不免要见见夏侯拓,阎修立马将杨庆和夏侯拓交谈的事做了禀报,苗毅听完后沉吟许久。

    夏侯拓放了出来,被黑炭那一拳给打的狼狈不堪,环顾四周的目光落在了苗毅身上。

    苗毅笑吟吟走到他跟前,客客气气拱手行礼道:“见过天翁。”

    少了大半牙齿的夏侯拓乐呵呵道:“咱们可是好多年没见过了。”

    苗毅笑道:“天翁不愿见天下人,本王也很无奈,只是太过思念天翁,逼不得已只好将天翁请来一见。”

    夏侯拓微笑点头,知道说的都是废话,胜利者姿态的心情他也能理解,抓了他不见上一见的话,犹如锦衣夜行,心里会憋的难受的。笑言道:“不知牛天王准备怎么处置老夫?”

    苗毅笑道:“自然是送给妖僧南波,以息事宁人!”

    夏侯拓冷笑道:“你若有种最好说到做到,你若是不把我送给妖僧,你就是王八蛋!”

    他心里清楚的很,苗毅纯粹是在吓唬他,苗毅不可能把他交给任何人,一旦他吐露夏侯家的秘密,苗毅费尽心思所为就白忙活了。能说出这话,也是因为心里有火气,碰上个不按常理乱来的,感觉输的有点冤枉。

    苗毅倒是一点都不生气,笑容可掬,“本王是不敢把你送给妖僧,不过妖僧的本事天翁是知道的,本王固然能给天翁一个痛快,就怕天翁死不安心呐!”

    夏侯拓负手淡然道:“老夫需要担心吗?王爷自然会不惜代价帮老夫除掉妖僧!”

    说不赢,苗毅也就懒得废话了,“不如趁着天翁尚有雅兴,本王与天翁打个赌如何?”

    “哦!”夏侯拓饶有兴趣道:“赌什么?”

    苗毅脸色一沉,漠然森冷地一字一句道:“就赌本王将来会不会将夏侯家斩草除根杀个鸡犬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