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飞天 > 第2075章 谁是最大绊脚石?
    笑的够呛,顺势坐在了椅子上,拍着胸口顺了顺气,云知秋道:“苏韵那边不用担心了,她已经答应了为这边效力。”

    “哦?”苗毅颔首,“看来拿昊家的香火来威胁还是有效的。”

    云知秋脸上笑容淡了下来,沉吟道:“你的企图太明显,已经被她看破了,她才不信你是因为要兑现给昊德芳的承诺才不想让她死,说白了还是看中了她的利用价值,万一她以后没了利用价值怎么办?她说她可以先答应下来以解开身上的禁制,可她又问,你就不怕她趁着与这边人接触的机会抓了你的人为人质交换昊云天?”

    苗毅沉默,问了句,“你怎么说服她的?”

    云知秋:“我问她,你就算把昊云天给救走了又能怎样,天下还有他的立足之地吗?他只能永远躲藏见不得光,昊家大势已去,不会有人再愿意看到昊家再次崛起分享他们的利益,就凭你和他翻不了身,昊云天比不了他父亲昊德芳,没有再次雄起的能力,你辅佐他也是徒费心力,你从小看着他长大,他的能力如何你比谁都清楚。我给了她一个承诺,只要她能为你效力,一旦你平定天下,就还昊家真正自由!我告诉她,也只有在有人彻底平定了天下的情况下,昊家才能得到真正自由,否则仅凭他是昊德芳的儿子,只要一露面,各方势力就很乐意将他抓来控制在手上利用!最终她答应了我!”

    “平定天下?”苗毅皱眉道:“你向她吐露了我的目的?”

    “那又如何?”云知秋眉头一挑,站了起来,坚决有力道:“在外人眼里,在天庭的眼里,几位天王哪个不想再进一步,只是没机会罢了。到了你今时今日的地位,你以为你不想造反或说不会造反,青主就能相信不防着你了?只要你不公开扬言,她就算知道了对外泄露又如何,青主会觉得意外吗?只要你手上有实力,在没把握解决掉你之前,青主就不敢乱来!我就是要堂堂正正告诉她,我的男人目标清晰明确,就是要夺这天下,比昊德芳更强,为你效力辱没不了昊德芳,让她心服口服,这就是王道!”

    苗毅无语,发现这女人又霸气侧漏了,隐约有当年魔圣云傲天的影子,挠了挠额头,“行了,你确认她答应了就行。”

    云知秋道:“答应是答应了,不过她有条件,这事我还得问问你的意思,她也在等我的回复,如果你答应,她才会正式从陵园那边搬过来。”

    苗毅:“什么条件?”

    云知秋略显无奈道:“男女有别,不想让人误会她和你之间像她跟昊德芳那样,她觉得跟在我身边方便一点,有事你也可以随时招呼她。”

    还当多大的事,苗毅颔首:“好说。”

    见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手上的权利越来越大,云知秋明眸流波,又坐下翘了个二郎腿,脚尖探了出来,在他小腿上剐蹭撩拨着妩媚问道:“牛二,老实交代,年轻小姑娘是不是比我这黄脸婆有意思?”眼神有点粘人。

    苗大官人心领神会,抓了她胳膊一把扯起,整个人抄入臂弯,抱进了卧室,心里还有点小得意,幸好有几个长得丑的,总算过了这一关。

    殊不知搂着他脖子的云知秋眸中亦闪过狡黠,纳这些小妾是她答应了的,人都娶进来了,她还能翻脸不成?可她也不能让苗毅觉得她放开了底线,既摆了脸色震慑,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又找了个机会下台而已。

    总之一句话,这男人权势越来越大,管不住了还得了?

    次日,徐堂然和雪玲珑联袂来拜访云知秋,徐某人识相的很,知道王爷和王妃小别胜新婚,当天没来打扰,此时才来公私兼顾,私事是维护关系,公事则是汇报,在徐堂然眼里前者更重要。尤其是苗毅说了,是云知秋帮徐堂然说了情,这才有了徐堂然侯爷的位置,俩夫妻对云知秋的态度自然是好的没话说。

    云知秋也骤然忙了起来。

    打发走了徐堂然夫妇,又喊了杨召青过来,商议暗中采购资源送往炼狱的事情。

    之后获知消息的苏韵也搬进了王府内居住,依然住她以前的院子,云知秋亲自作陪嘘寒问暖,问有什么需要之类的。

    安顿好了苏韵,又立刻召了阎修过来,询问对那些新妾室的排查情况,要着手安顿内宅。

    “杜银娇也是探子?”

    拿到目前已经排查出的名单,已经发现了三个奸细,有奸细很正常,倒是知晓杜银娇也是探子后,云知秋多少吃了一惊,再嫁而且还生养过小孩,居然会安排这种人做探子,这幕后的人还真是反其道而行,若非摸清了底细,还真是难以相信,怎么看都觉得杜银娇是个爱慕虚荣攀附权贵的狐狸精,没想到居然是探子。

    阎修道:“是的,杜银娇其实是外部安插在南军的探子,连他父亲都不知道她的底细。不过这杜银娇甘愿被人利用做探子他父亲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早年其父为了上位,休了她母亲另娶,后来她母亲死的不明不白,之后她父亲又嫌弃她爱的男人出身太低,威胁杀了那男人,逼她嫁了现在的男人,后来有人找到她拿出清楚明白的证据,她才知道她母亲就是死在了她继母手上,而她父亲知情却没阻止,而她爱的那个男人并未因为她的离开躲过一劫,也依然被他父亲给秘密处死了,获知真相她深受打击,就此被人趁虚而入利用,立下了投名状再也无法回头,如今又被他父亲逼迫休夫嫁给了王爷。而她至今为止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属于哪方势力,咱们也摸不清她的来路,更加奇怪的是,她被人控制后,控制她的人从未让她做过任何事情,之前没有启用过她,反倒是她有所需的时候就帮她,首先是帮她杀了她继母报仇,直到最近她嫁给了王爷,才突然接到神秘上线的消息,让她接近王爷。至于另两个都是天庭监察左部的人。”

    云知秋默了默,问:“王爷知道这事吗?准备怎么处理?”

    阎修:“知道,王爷的意思是暂时不要打草惊蛇,暂不让奸细入府,等到所有人员全部排查完,再快刀斩乱麻集中一起解决掉。”

    云知秋略作沉吟,“这样,不要动她们,对她们我自有打算,你跟杨召青说一声,把她们安排进府,这事我来处理,回头我会跟王爷通气。”

    “是!”阎修应下。

    阎修走后,云知秋出门看了看天色,从大清早忙到现在没停,天已暮色。

    “王爷在干什么?”看着晚霞,云知秋问了声。

    一旁的雪儿摸出星铃联系了跟在苗毅身边伺候的千儿,随后回道:“娘娘,千儿姐姐那边说,王爷那边一直忙个没停,刚才又招了杨庆进书房密谈。”

    苗毅手上的事情也不少,如今正是他严密关注南军各地状况的时候,最麻烦的是刚刚又接到了曹满那边的传讯催促,要他兑现承诺,着手联合解决掉妖僧南波。

    苗毅只能以现在南军还没稳定下来,怕夏侯家过河拆桥,待南军稳定后再动手也不迟,以此理由继续拖着。

    随后招了杨庆过来商议此事,商议来商议去,问题的关键还是在苗毅要先救出飞红的母亲,夏侯家和妖僧两头都要担着,不能自如转圜。

    杨庆倒是暗示了一下,表示从监察左部那边要让飞红刺杀他开始,飞红就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然苗毅直接拒绝了。

    杨庆不得不陷入了沉默,这种事情他不好说的太过,只是他觉得,你已经到了今时今日的地位,什么是大局应该明白,牺牲一些东西是值得的,你娶了庞笑笑能扳倒庞贯,为了稳定南军地盘能娶奇丑的女人,那个飞红很重要吗?

    书房内一阵静默后,杨庆徐徐问道:“青主和佛主、妖僧南波、夏侯家,王爷觉得这三方当中谁是前途中最大的绊脚石?”

    苗毅略作思索道:“青主和佛主看似庞然大物,却是明摆着的,只要功到自然成!妖僧南波看似可怕,可实际上天下人人都防着他,名声臭到了家,失尽人心,等于是和天下人为敌,上不了台面也见不了光,也就一些伎俩诡谲莫测能吓唬人,只要大势被人牢牢控制,他就很难翻起浪来,顶多只能偷偷摸摸搞些破坏,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其实是三方中最弱的一个,远没想象中的那么可怕。真正深不可测的是躲在暗处的夏侯家,青主的天下能弄成这样,就是因为夏侯家的暗中掣肘,夏侯家才是最大的绊脚石。”

    杨庆:“的确是这样,不过王爷已经从夏侯令的口中掌握了夏侯家暗中势力的各路堂口,随时能给予夏侯家雷霆一击,对方根本挡不住王爷手中的大军。对王爷来说,真正需小心的还是夏侯家的那个什么族老会,这个神秘的族老会构成人员都是夏侯家各路堂口的历任负责人,夏侯拓那老狐狸的这一手很厉害,夏侯家的势力虽庞大却分散隐藏,就算有人能摧毁各路堂口也无法连根拔除,族老会的人只要一出手,随时能组织起新的堂口,能在短时间内轻易将夏侯家的势力重新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