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飞天 > 第2053章 始作俑者
    庞贯怒道:“说的冠冕堂皇,你又是什么好东西?奸诈贼子,必不得好死!”

    苗毅:“如今是我赢了,是你输了,你大势已去,却为了自己的面子不顾家人和部从的死活!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现在只有你求我的份,而不是我求你,若非看在笑笑的情面上,若非看在姻亲的面子上,我需要跟你废话吗?”

    “哈哈!”庞贯仰天大笑,指着苗毅怒斥:“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明明想要我手下人马助你安顿南军地盘,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简直虚伪之极,我真是瞎了狗眼才把女儿嫁给你这种伪君子!”

    苗毅颔首道:“骂的好!现在你好好给我听着,你麾下若降我,我在此郑重承诺,保他们官在原职,并承诺庞家上下的安全,保庞家上下衣食无忧,若不降,则遵天旨,一概视为叛贼,杀无赦!给你一刻的时间考虑!”

    接着陡然铿锵一喝,“诸将听令,一刻之后,叛军若不降,鸡犬不留!”

    “是!”部将哄然响应。

    “不要,求你了,不要!”听到要杀个鸡犬不留,庞笑笑拉着苗毅的胳膊屏幕哀求。

    苗毅凝视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进了我家的门,就是我家的人。笑笑,有些事情自古两难全,我没得选择,你也没得选择,否则也不用走到今天,你只需记住一点,你如今是我的女人!”说罢强行拉着庞笑笑转身而去,不顾她挣扎痛哭哀求,一起隐没在大军护卫中退去。

    庞家那边的女人不少已经在隐隐啜泣,谁都没想到自己会突然面临这样的生死危局,许多人都在盯着庞贯,都知道阖家上下的生死皆在庞贯的一念之间。

    怒视苗毅背影的庞贯霍然回头看去,妻妾成群,子女皆在。

    再左右环视身边部从,发现自己人马已经是寂静一片,不少人或低头,或沉默,战意已无,不禁心弦一颤,暗骂牛贼奸诈,一句保庞家上下,保其部从官在原职,就断了他退路。

    他不知道再下令硬拼还有多少人会听自己的。

    而归入中军的苗毅貌似冷血无情,冷冷盯着这边,至于庞笑笑,已经将其制住收了起来。

    也用不着庞笑笑再干什么了,若没昊德芳为保全部下自杀这一出,只怕还需要在庞笑笑身上做点手脚,如今有了昊德芳那一出,庞贯除了降,已没了选择,否则和昊德芳这般对比之下尽显自私自利,何以让部下归心?

    “老爷,算了吧!”查如艳突然喊出一声。

    随着这一声,庞家女眷中响起此起彼伏的隐隐啜泣声,宛若刀子般扎在庞贯心房上。

    昊德芳不愿妻妾受辱,他又岂愿让那一幕出现,一旦下令死拼,只怕要先下令杀了这群妻妾,否则落到敌军手中,免不了有人会苟且偷生让他颜面尽失。

    最关键的是,这是牛有德早有预谋的圈套,现在他眼前的人马根本挡不住幽冥大军的进攻,根本无法坚持到援军的到来,否则还可拼死一搏。

    庞子长和庞子路低头不语,都明白目前的境况,反抗下去面对幽冥大军只有死路一条。

    最终还是陈怀九轻叹了一声,“老爷,将疲兵倦,已无力再战,降吧!”

    他很清楚,老爷不是心里不明白,还是面子上下不来,需要有人给老爷台阶下。

    最终的结果也不出苗毅的预料,庞贯没的选择,只能是降,并通令远在各地的部从,归降幽冥大军!

    幽冥大军迅速接手庞系和昊系的残余人马,此事自有下面人具体负责。至于庞家上下,自然是全部被制住了,押回了元帅府,全部关进了内宅重兵看管。

    寅癸域的一场惨烈厮杀就此结束,一部人马开始收拾战场。

    这一幕让远处观战的宾客们的随从目瞪口呆,没想到闹了半天竟然是这么个结果。

    对庞笑笑来说,这天下属于谁并不重要,谁胜谁负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保全了自己的家人,可谓喜极而泣,得了苗毅的允许,提着裙子跑进了庞家内宅,冲入家人之中和母亲抱着痛哭在一起。

    荣华富贵烟消云散,方见亲情真假。

    站在屋檐下的庞贯仰天闭目,一手扶着柱子,两行老泪滑落。

    庞玉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边,抬头看着朗朗天空,语气平淡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差点误了卿卿性命!”

    一句话道尽对自己父亲的爱恨,事到如今她岂能不知自己在无双会受辱是怎么回事,岂能不知自己嫁给王烙是怎么回事,经此事她这辈子算是被父亲给毁了,此生再也休想正常嫁人了,心中又怎能没有怨恨?

    庞贯缓缓低头,这一瞬间似乎苍老了不少。

    如今以后,他已不是什么位高权重的卯路元帅,牛有德能保他部下官居原职,却不可能保他,若两相成全,他随时能振臂一呼招出一支人马的话,只怕牛有德要寝食难安,何况他是青主明旨指定的叛贼,他不下台的话,牛有德也没办法向天庭交代!

    对女儿的话,他听的清清楚楚,却说不出一句辩驳之言,如今他已不掌握任何人的生杀大权,平生为之奋斗的权势已被牛有德一举剥夺!

    也正因为如此,庞玉娘才敢这样说,换了平常哪敢在父亲面前说这样的话。

    陈怀九此时不在这里,庞贯这边通令下面人投降后,远处各地的人马还需有人居中联络,陈怀九自然是不二人选。

    待客的别院内,一群被围的贵客们,宛若炸了窝一般,想不到,谁也想不到,事情居然出现如此戏剧性转折,昊德芳和庞贯竟然一起栽在了牛有德的手上。

    “嘿嘿!昊德芳和庞贯的主战场,居然被临时登场的援军给一起收拾了,这理到哪说去?”

    “我的个天呐,牛有德居然是庞贯的女婿!”

    “这女婿一露面就把自己岳丈给收拾了,乖乖,真够可以的啊!”

    “人家这才叫奸雄,咱们这种心慈手软之辈反倒被人视为无能,也只能是花天酒地混混日子了,这世道啊!”

    听到边旁对苗毅的各种议论,皇甫君媃和广媚儿心中的震惊之情无法形容,战场上的风云诡谲和腥风血雨已不是她们能捕捉的,又忽闻如此离奇变幻,那个她们熟悉却一手搅动风云的男人在她们心目中突然变得那么遥远,变得有些陌生,甚至是让她们有些心惊肉跳。

    作为正气门前来贺喜宾客的玉虚真人耳畔听得种种,不禁回避在一角屋檐下,抬头望天轻轻叹息,想起了当年那个年轻小子初来正气门的恭敬有礼,恍然如梦!

    天庭离宫,围在星图罗盘前的青主等人面面相觑,连他们也被突如其来的惊变消息给镇住了。

    默然一会儿,青主哼哼冷笑道:“好个奸诈贼子,大言不惭,想要南军地盘,朕倒要看看他怎么过宫千秋和宇文川那一关!”

    寇天王府邸,消息传来也把寇凌虚等人震惊的不轻,而寇凌虚惊闻昊德芳横刀自荐首级的事后,更是两颊一鼓,缓缓闭上的双眼中略带泪光。

    寇铮惊愣了一会儿道:“牛有德居然是庞贯的女婿,这牛有德有够狠的,居然对自己岳父临阵倒戈!”

    唐鹤年亦轻叹一声道:“王爷,事到如今看来,庞贯怕是上了牛有德的当,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搞不好就是牛有德!”

    卯路元帅府议事大殿内,一群将领正在星图罗盘前推演,调兵遣将做各种应对准备,想坐拥南军地盘可不是眼前事完了就足够的,还有大量的事情要做。

    一身战甲的苗毅负手屹立在殿内,面无表情。

    陈怀九步入,看向苗毅的眼神异常复杂,不过走到苗毅跟前还是恭恭敬敬行礼道:“姑爷!”

    苗毅只给了他一句话,“你放心,我答应的事情会做到,我既然已经当着众人的面喊了庞帅岳父,就不会食言,庞家上下我一个都不会交给天庭!”

    陈怀九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让自己安心帮他办事,微微欠身,“老奴明白了。”

    苗毅略偏首示意,一将过来请了陈怀九跟他去。

    几乎是随后,一脸木讷恢复了女儿装的苏韵终让人见到了她那带有岁月痕迹却令人惊艳的容貌,也被人带到了苗毅的跟前。

    苗毅也是初见此女以女装示人,心中暗暗惊叹,没想到这女人恢复了女装竟然如此惊艳动人,气质中融汇的知性和智慧令惊艳中不见丝毫艳俗,其美真正是世所罕见,怪不得能让昊德芳如此垂青爱慕。

    两人对视在一起,苗毅目光中有经受过风波洗礼的沉冷,苏韵眸中则是经受过风波洗礼后的死寂,黯无神采。

    “请节哀!”苗毅道了一声。

    苏韵安静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只要你遵守对王爷的承认,善待王爷托付的弟兄,我这边会如你所愿!”

    “一言为定!”苗毅伸手相请,让人将苏韵带去了一旁。

    此时横无道大步走了过来,轻声道:“大都督,宫千秋和宇文川正在加快速度集结人马,并一路赶向这里,怕是来者不善!”

    苗毅波澜不惊道:“意料之中的事情,无非是想效仿腾飞和成太泽,这个美梦还轮不到他们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