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飞天 > 第2004章 给东家助兴
    “是!”杨召青应下。

    而苗毅随后摸出星铃联系皇甫端容和皇甫君媃,告诉俩母女,让两人暂时尽量减少和外界的接触,避免可能出现的危险。母女都问怎么回事,有什么危险?

    苗毅让两人照做,他不好说担心妖僧南波会找到她们母女头上。

    母女两个本就不知道江芸的下落,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让皇甫君媃卷入江芸的事情里面,怕引起某些人的警觉,他也不想两人不小心被妖僧南波给撞上,不值得。

    蓝岛星,一名体态魁梧的壮汉站在崖壁雕镂出的窗口,面朝大海,正是重占肉身的妖僧南波。

    没多久,他身后的洞窟内左儿、曹银和雄奇联袂来到行礼,“前辈!”

    妖僧南波的目光离开大海,转身面对三人,没绕弯子,直接问道:“天庭有一处秘密炼制破法弓的地方,你们谁知道在哪?”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妖僧突然关注这个是什么情况,左儿道:“破法弓是青主震慑天下的关键,破法弓的产地青主极为保密,一直不为外人知晓,我们也不知情。”

    妖僧南波:“群英会手上以见不得光的手段控制着一批人暗中为其办事,可有此事?”

    左儿点头道:“这个应该存在,实际上各方势力多多少少都有类似的事情存在。”

    妖僧南波确认后,伸出两根手指,“先处理两件事情,一,破法弓如此大规模装备近卫军,不可能是青主亲自炼制,肯定有人帮青主负责这方面的事情,你们先划定人选,确认最有可能知道这事的人,看看哪个是我们有可能接近的;二,群英会以见不得光手段控制的那批人,确认一下是群英会的什么人在负责,看看相关人员哪个是我们有可能接近的。”

    三人尽管纳闷,不知道妖僧南波要干什么,不过还是拱手应下,“是!”

    幽冥总督府外,一行十几人从天而降,经过检查后,一行入内。

    一行明显都易容了,为首者却仍披了件黑色斗篷,从头罩到脚。

    进入内院时,守卫拦住了随从,不让跟入,只让为首者一人进入。

    为首者指了身边一人,对前来迎接的杨召青道:“他跟我进去。”

    杨召青对守卫挥了挥手,拦下了其他人,放了那人跟为首之人进去。

    杨召青一直将两人领到了一座可观四方景致的阁楼上。

    阁楼上,已经准备好了一桌酒菜,苗毅负手凭栏而立背对,身姿挺拔。

    上了阁楼的人并未走到外人可见的阁楼边缘,站在了阁楼中间,撕下了脸上的伪装,掀开了斗篷解下,顺手扔给了身边的随从接着,出声道:“大都督好雅兴,怎么想到约曹某来喝酒?”

    不是别人,正是信义阁东家曹满。而他身边的人也撕下了伪装,也是苗毅的熟人,曹凤池!

    苗毅方转身看来,笑着拱手走来,“不想太惹人注意,未曾远迎,还请曹东家见谅。”

    曹满笑笑不语,不经招呼走到一旁的桌前自己坐下了,一身男装打扮的曹凤池站在了一旁,目光闪烁地盯着苗毅。

    苗毅朝曹凤池点头示意了一下,坐在了对面,正欲伸手亲自执壶斟酒,谁知曹凤池却抢先一步抢了酒壶到手。

    曹满淡然道:“区区小事怎敢有劳大都督,还是让丫头来做吧。”

    苗毅微微一笑也不计较,看着曹凤池道:“看来东家是在把凤池姑娘当信义阁的接班人来培养啊!”

    知情的人从这一句话中便可听出许多信息,按理说执掌信义阁的人只能是夏侯家的家主任命,哪是曹满能指定的,若真如此的话,夏侯家家主对信义阁的掌控力度可想而知了。

    对曹满来说,这种话听听就好,没必要往心里去,倒是对眼前这位心存感慨,想当年自己一句就能让其在鬼市无立足之地,如今倒好,人家让自己来喝酒,自己也不好拒绝。

    然而形势比人强,整个幽冥之地都在苗毅的大军掌控之下,自从知道夏侯令有可能对自己下手后,他也不敢将鬼市轻易挪地方,大的安全环境还需苗毅来提供,也就是说他如今身处在苗毅大军的包围之下,有些面子不敢不给,何况苗毅也挺给他面子的,没有仗势欺人强夺信义阁对鬼市的控制权,鬼市依然是他曹满说的算。

    当然,他曹满也有所倚仗,苗毅敢动他的话,苗毅在黑市的那些产业全部要遭殃。

    所以,两人是互为依仗互为合作的局面。正因为都有让对方忌惮的实力,双方的合作才能长久。

    “喝酒!”曹满举杯相邀,苗毅举杯与其对碰了一下,双双饮尽,曹凤池在旁继续斟酒。

    “酒不错,天宫的贡品。”曹满淡淡一句。

    苗毅笑道:“蒙天后娘娘看的起,略有赏赐。”

    曹满神情寡淡道:“只是天后娘娘如今的心里估计却是不太痛快,怕是已经意识到了大都督在拥兵自重,意识到了自己被大都督给利用了。”

    苗毅淡然道:“言过其实了,对于天后娘娘,幽冥总督府一向恭敬有加,对天后娘娘的孝敬幽冥总督府没有少过,天后娘娘想办的事只要不是太过分的幽冥总督府皆尽力满足娘娘,如果这样都算利用的话,那天下人怕是羡慕都来不及。”

    曹满:“换了当年,大都督为娘娘办差可不存在什么过分的要求而不领受,当年娘娘一声令下,大都督可是连天帝的妃子都敢劫持的。当年娘娘一声令下,不管多过分的事情,还有大都督敢不做的吗?”

    苗毅平静一笑,“东家,话可不能乱说,牛某可没干过劫持天帝妃子的事。”

    曹满:“天后娘娘如今想见大都督一面怕是不容易啊,想当年可是召之即来!”

    苗毅:“公务繁忙罢了,娘娘一直很体谅在下。”

    曹满:“哦!如果娘娘欲解除大都督的兵权,下令将大都督调离幽冥之地,让大都督得以从繁忙中解脱出来享福,大都督会奉召吗?”

    “哎!东家也知道,这幽冥之地的几千万精锐都是曾经的丧家之犬,颇有危机意识,人心难定,牛某一直在努力与他们沟通,尽力让他们保持平和,总算取得了他们的信任。娘娘有召,牛某自然是遵命,只是怕下面那些人桀骜不驯,会惹出什么事来,挟持本督造反都是有可能的。”苗毅说着叹了声,颇为无奈的样子。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说白了还不是拥兵自重抗旨不尊!曹满心中冷笑一声,“我知道大都督不会像几位天王一样拥兵自重,毕竟大都督这边和几位天王还是有区别的,几位天王的境内地盘大,利益众多,下面人涉及利益之争,自然是纷争不断,实力一直在此消彼长,长久以来都维持着一个平衡,可大都督辖内的幽冥之地就不一样了,既没什么地盘,又没什么可争的利益,于是幽冥总督府人马的实力没什么消耗,一直在稳步增长,假以时日必然是天下精锐中的精锐!”最后一句意味深长。

    苗毅眉头皱了一下,敢情这世上的明眼人还是挺多的,连曹满都能看出来,天宫那边又岂能看不出,看来一场风波迟早是在劫难逃,飞红母亲的事看来要抓紧了。

    “听东家的意思,娘娘似乎在操着陛下的心……东家的语气听着怎么感觉对牛某有怨意?”苗毅举杯相邀调侃,他示意对方打住。

    曹满举杯回敬,“我是觉得大都督请我来喝酒肯定是要谈点事情,总不至于真的仅仅是为喝酒吧?”他也在示意苗毅有话直说,别绕弯子。

    苗毅笑道:“看来有好酒与东家分享不能让东家尽兴,也罢,我就讲两个故事给东家助兴吧。”

    “哦!两个?”曹满露出饶有兴趣、洗耳恭听的神情,倒要看看苗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苗毅放下酒杯,颇为感慨道:“当年我还未加入天庭,尚在经营正气杂货铺的时候,一次外出游历至混乱之地,遇到一群妖魔鬼怪追杀天行宫的一名弟子,我无意中裹挟其间,被逼与那天行宫弟子逃到了血魔星,不得已在血魔星一番拼命厮杀,谁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撞见了血妖,被血妖收进了血魔大阵之中。这血魔大阵非同小可,我和那天行宫弟子差点丢了性命,侥幸从血魔大阵逃脱时,我顺手从血魔大阵的血海中得手了一株血莲。谁知这种在血海中的血莲亦非同小可,乃是一株神草,功效可活死人、生白骨,只要魂魄不灭,皆可以此神草重生。后来血妖为了这株神草屡屡纠缠,我才知血妖竟然是群英会的人,搞的我很麻烦,只是再后来血妖突然消失了,不知去了哪,我才得以喘息。”

    曹满下意识和曹凤池相视一眼。

    曹凤池惊讶“神草”之说,不过貌似血妖纠缠牛有德的事她大概听说过一点,自己的大哥夏侯龙城似乎也掺和过这事,只是不明白苗毅突然说这事是什么意思,尤其是自我暴露手上有一株神草。

    曹满却是听的眼皮子直跳,因为他知道血妖后来的下落,知道血妖后来去了哪里,意识到了今天这顿酒非同小可,身子微微前倾,极为关注道:“后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