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飞天 > 第1854章 大战开始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可见如今的苗毅的确是势力不小了,许多事情都用不着自己亲自出手了,随时有大批的人手可供调用,说散布谣言就立马能闹得天下皆知,说搬空嬴家上千家商铺立马就有人执行。

    对早年的苗毅来说,哪怕他有更好的计划,手上也没这么多人手执行,更不用说在黑龙潭和嬴家死杠。

    看看已经被折腾的没人样奄奄一息的折春秋,再看看有点紧张、有点忐忑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徐堂然,苗毅实在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心想,你现在把人家的铺子给搬空了,岂不是容易让嬴家那边怀疑嬴无满已经落在了敌方的手里?

    然而干都已经干了,加之徐堂然也是一片好心,何况又是为他办事才遭了这罪,让他说什么好?只希望商铺那边短期内还反应不过来吧,毕竟没有把嬴家的铺子全部给端了。

    “你……”杨召青盯着徐堂然有骂娘的冲动,自己冒那么大风险将嬴无满弄来,作用搞不好要砸你手里。

    苗毅抬手阻止了他说下去,对徐堂然苦笑道:“弄了多少财物?”

    徐堂然看杨召青的反应,察觉到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可他真的对这边对峙的情况不清楚,顿时有点紧张了,连忙保证道:“大人,虽然现在还没统计出来,但嬴家的财力摆在那,上千家铺子的财物绝对不会少,绝对是个惊人的数字。”

    “……”苗毅实在对他无语,有些时候再多的钱财也不如一些事情重要,譬如眼前一战的胜负。嘴角抽了一下,心中暗叹了一声,强挤出笑容道:“好!多少能补一点损失……嬴无满呢?”不想再说这个,岔开了话题。

    徐堂然连忙将嬴无满扔了出来,嬴无满立刻瞪眼怒喝:“牛……”

    苗毅一把卡住了他的脖子,让他后面的话吐不出来了,掰着他的脸左右看了看,冷笑道:“嬴侯,想不到有一天会成为牛某的阶下囚吧?把他看好了,暂时别让人知道!”顺势一推,转身大步而去。

    到了洞厅内,往罗盘前一站,盯着罗盘问道:“那支巡游人马到了什么地方?”

    冷卓群在罗盘上指了个位置,“到了这里,离预伏的位置还有段距离。”

    苗毅盯着罗盘略作计算,沉声道:“不用等了,准备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众人一惊,冷卓群立刻提醒道:“他们现在的位置,离五个预伏点西边的点比较近,现在出击的话立刻会招来援兵快速赶到支援,是不是按原计划让他们拉开点距离给我们足够的时间?”

    苗毅直接喝道:“金,听令!”

    “在!”敖铁应了声。

    苗毅手指罗盘划动,“你带十名弟兄去预伏点,找龙信要一万幽冥人马,配备一千破法弓,再调蜧族五十万人马,归龙信统一指挥,由你辅助,正面迎击这十万巡游人马。记住,从蜧族中再抽调九万人伪装成幽冥人马。”

    敖铁一愣道:“大人,仅一万幽冥人马加五十万蜧族人马,怕不是这十万人马的对手,嬴无满既然敢放这十万人出来怕不能小觑,我估计他们配备了数量不小的破法弓。”

    苗毅:“这个我知道,回头我另有吩咐,届时你自然明白。”

    “是!”敖铁勉强应了下来。

    苗毅又喝道:“穆、姬听令。”

    “在!”孟如和长虹应了声。

    苗毅手指罗盘继续划动,“你二人带二十名兄弟,前去与青月碰头,领剩余九万幽冥大军、两百万蜧族大军,前去此地,悄悄埋伏于西部援军的必经之路上,放敌通过,不必阻击。待龙信所部与援军发生正面冲突后,立刻倾巢而出,从后方火速杀至,与龙信所部前后夹击,必令援军大乱,就算不能全歼援军,也定可歼灭大部。若龙信所部没有与援军发生冲突,则你部继续按兵不动潜藏,听我后续调令。”

    “是!”孟如和长虹应下。

    “云,听令!”苗毅又是一声喝。

    单晴应道:“在!”

    苗毅点了点黑龙潭出口位置,“此地埋伏着蜧族五十人马,你率十名弟兄前往黑龙潭出口,与领军的蜧族长老会合,以最快时间整顿编排人马,做好人马收放自如的准备,出则如霹雳到位,退则让敌追之不上,做好听我号令的准备,无我号令不得擅动,违令者斩!”

    “是!”单晴应下。

    一群人包括炼狱来的一帮久经沙场的人都有点看不懂苗毅这般安排是什么意思。

    而苗毅则招了敖铁到身边,传音叮嘱道:“敖铁,杨召青此去谈判收获颇丰,嬴无满已经落在了我的手中……”

    敖铁越听眼睛越亮,回头看向罗盘,露出恍然大悟神色,似乎明白了苗毅为何要这样布置。

    苗毅最后再三交代道:“此事乃此战之关键,切不可让其他人知道,不到最后一刻不许亮出嬴无满,明白了吗?”

    “明白!”敖铁点了点头。

    “人在徐堂然那里,找他提人吧。”苗毅偏头一声,旋即又朝众人喝道:“军法森严,遵我号令,抗令者杀无赦,即刻执行,去吧!”

    “是!”被点的四人一起拱手领命,旋即快速离去各做准备。

    敖铁先拉了徐堂然到一旁洞内,随后才走。

    莫游等人一阵面面相觑,看苗毅调兵遣将极具法度,似乎很像那么回事的样子,也不知道苗毅这样做是对是错,但是大战将起,这帮人很紧张,打赢了还不管他,一旦打输了,真担心蜧族这边会遭到嬴家一边倒的血洗。

    “牛都统,此战可有把握?”莫游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声。

    苗毅抬目看向她,“战场情况瞬息万变,拭目以待吧。”

    六星拱卫之地,洞厅内,王远桥手中星铃骤然一握,沉声道:“大将军,探子发现了吴仙奇的踪迹。”

    负手焦虑在洞内来回走动不停的敖飞猛然停步转身,急问道:“人在何处?”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倒不是担心嬴无满出了事会怎么样,而是担心嬴无满会落到牛有德手上。

    王远桥手指罗盘:“吴仙奇已经易容了,在东北方向被人发现误以为是敌军探子,被我方一路拦截,没人挡的住,兴许是知道暴露了,放开了速度逃窜,后被钟三鸣手下几名高手联手堵截,交手之下从其身手上识破了其身份,但依然没能拦住他,被他给跑,探子发现其依然一路朝东北方向逃去。”

    敖飞顺着其逃窜路线指去,沉声道:“离未知星域不远了,让钟三鸣集中那边的探子,务必将其给拦下来!”

    布置完后,他也重重松了口气,只要人没有落在牛有德的手中就好。

    “大人,东北方向的敌方探子有密集行动,似乎在追杀什么人。”

    苗毅这边,负责联络的将领出来,指着星盘通报。

    苗毅斜睨罗盘,脑中冒出一个人的名字来“吴仙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不用理会,保持关注便可。”

    林荫河畔,哗啦一声,水花四溅。

    嬴九光直接将椅子砸进了河里,面色铁青道:“畜生!有本事永远别回来!”

    敖飞那边的状况他一直有掌握,已然知道了那边的事情,差点没把他给气死,他也认为是嬴无满不服敖飞闹出的事,只恨自己不该答应嬴无满主动请缨之事,若非此子,好好一场事也不至于闹成这样。

    “通知敖飞,做好自己的事,不用管那畜生的死活!”嬴九光猛然回头。

    “是!”左儿应下后,又犹豫了一会儿,试着说道:“王爷,大爷再怎么样,也不至于不接您的星铃传讯吧,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会不会事情不是咱们想的那样,会不会是吴仙奇抓了侯爷?”

    嬴九光瞬间默然,微微眯眼之后,沉声道:“这畜生暂时不管了,告诉敖飞,要明白现在的重中之重是什么,不要因为这畜生乱了阵脚!”

    “是!”左儿应下照办。

    接到传讯的敖飞却仰天幽幽一声轻叹,只盼嬴无满不要出什么事,否则就算此战胜了,回去也不知该怎么面对王爷,毕竟是未来的王位继承人呐。

    “大将军,有紧急敌情!”负责联络中枢的一名紫甲上将跑了出来。

    “讲!”敖飞喝了声,连同王远桥、空瀚一起快步围在了罗盘边上。

    紫甲上将手一指,“西南方向,突然出现上百人,观阵容,正是幽冥大军人员,正在火速奔向我方巡游大军!”

    王远桥抬头看向敖飞:“上百人怎么可能冲向十万巡游大军,估计暗藏兵马!”

    敖飞沉声道:“立刻组织五百探子拦截试探,同时命江千里做好接敌准备,命西部援军做好随时奔袭支援准备。”

    空瀚立刻摸出星铃迅速向三部领将传讯下达。

    片刻之后,紫甲上将又冲了出来,急报:“大将军,五百探子没能挡住那百人,对方实力非常强悍,五百探子不堪一击,一触既溃,死伤近三百人,对方去向不改!”

    王远桥:“应该是敌方人马集中的高手!”

    砰!敖飞一掌拍在罗盘上,兴奋道:“好!终于出来了,看来牛有德终于忍不住想咬这块肥肉了,好肥的胆子!告诉江千里,务必顶住。告诉西部的车武,未得我令不得擅动,不能把人给吓跑了,待到江千里那边交锋后确认是敌军主力再立刻出击,不求聚歼,但求缠住,届时再命钟三鸣手下散开的百万探子快速从四面八方朝交战地点聚合,遇漏网之鱼则绞杀,同时命几路伏兵火速赶到,封锁入口的百万大军亦全速抵达,我部也当火速赶至,可一举将敌歼灭!”

    空瀚道:“封锁出口的人马不动吗?”

    敖飞摆手:“出口的人马不能动,以防牛有德声东击西趁机逃窜!不过此獠要逃我估计早逃了,能留下来死磕就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

    王远桥以拳击掌道:“好!哪怕是牛有德跑了,只要能将其麾下人马给歼灭,手上没了重兵保护,就成不了气候,除非一辈子不露面,否则要除之易如反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