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仙侠 > 飞天 > 第1826章 远走高飞
    很顺利,看似也很轻松,可身在其中干这事的人却知道有多惊险,万一有人联系琴妃联系不上,近卫军的人很有可能立刻去查看,或者有人联系王卓联系不上,各种正常的事情稍微碰撞一下,就很有可能会露馅。

    其实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趁着还没事发立刻撤离,可是苗毅的意图摆在那,这边还是要尽力去完成。

    直到将这一家七口全到手,白凤凰才迅速撤离。

    所谓的迅速撤离是即刻走的意思,绝不是狂奔逃窜,在这里也不敢表现的太过惹眼,“王卓”提心吊胆地一路走出都统府下了山,自古以来功败垂成的事情太多了,在没有彻底离开这里之前谁都不敢说成功了。

    不过顶着“王卓”的身份离开这里明显比以“念夏”的身份进去时方便多了,首先王卓是这里的主人,其次是从这里出去不是进来,一路上没人阻拦搜查,反倒是行礼的人很多。

    离开这颗星球的“王卓”遁入星空深处,又迅速调转方向疾驰而去,白凤凰知道自己的去向肯定有不少人看到了,总之脱离了能被观察到的视线后,白凤凰立刻化作其他人模样,无疑在拼尽全力急速逃离,没敢朝幽冥之地那个方向逃离,另觅了一个方向,宁愿多拐点路。

    凭她的修为全速前进自然是不慢的,快速脱离庚子域,再出东军境内,直到闯入了南军境内,脱离了东军随时能封锁的危险,白凤凰这才松了口气,找了处偏僻之地停了下来。

    将阎修给扔了出来后,白凤凰又一副若无其事双臂抱胸鼻孔朝天的模样,好像在告诉阎修有她在没有搞不定的事情。

    阎修迅速摸出星图查看,发现已经到了南军境内,忙抬头问道:“人到手了吗?”

    “我亲自出手,把‘吗’字给去掉!”白凤凰哼了声,挥手扔出了那一家子人,再次摆出高冷范。

    阎修没有戳人家早先曾说过“冒险送死”之类的话,赶紧查看核实,确认是那一家子后,大喜,将这些人给收了。

    “好啦,告诉姓牛的,以后这种破事别再打扰我,走了!”白凤凰扔下话就要离去。

    “慢着!”阎修赶紧喊住她,拱手道:“还得麻烦你一下,我必须尽快回去,否则夜长梦多,你速度快,怕要再劳烦你送一程。”

    “烦不烦,收拾一下走了。”白凤凰不耐烦地挥袖。

    阎修也不跟她计较,知道这次她真的是立下了大功,没这妖精根本无法完成大人这次的重托。

    “稍等!”阎修拱手谢过后,挥手招出了方傲林,连同他的四名手下一起给弄了出来,五个昏迷不醒的人歪倒在风沙滚滚的沙漠中。阎修在四人身上略作手脚后,摸出了一块玉牒,也不知道写下了什么东西,反正写好后塞入了方傲林的衣襟中,这才对白凤凰点了点头表示可以走了。

    白凤凰奇怪道:“你不杀他们灭口?”

    阎修道:“不用,大人另有安排!”

    白凤凰嘀嘀咕咕一声,不知道苗毅搞什么鬼,挥袖将阎修收入囊中后急速破空而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差点被滚滚风沙给掩埋的方傲林突然“咳咳”一声,翻身而起,喷出呛入口鼻里的沙子,不过很快愣住看了看周边的环境,目光落在四名手下身上愣了愣,稍作施法,发现法力运转自如,似乎并未遭到什么损害。又迅速查看储物镯里的东西,发现大部分财物都被卷走了,里面星图还在,迅速招出查看自己所在位置,发现居然身在南军境内,不由惊奇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他四名手下也陆续咳嗽着醒了过来,一个个陆续蹦起四处查看,有人惊奇道:“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方傲林也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最后的印象是自己出现在一个幽暗的山洞中,后面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难道那等高手劫下自己就是为了谋财?

    本能感觉有些不对,胸口硬邦邦的玉牒不可避免引起了他的注意,深入衣襟内摸出,施法查看后,发现里面只有四个字:联系严素!

    什么意思?方傲林狐疑,迅速找到和严素联系的星铃,摇动在手联系。

    严素回应的第一句话便显得很急切:你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一直没回应?

    方傲林奇怪,掐指一算两人分开的时间,应该没多久才对,为何会着急联系自己,问:有什么事吗?

    严素: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那两个人已经潜入都统府很久了,现在还没反应,我担心的很,你确认真的会没事?

    方傲林满头雾水:潜入都统府,什么意思?

    严素立刻急了:方傲林,你什么意思?想过河拆桥是不是?

    两人略做争执,待到方傲林搞清怎么回事后,顿时懵了。

    就在两人联系的同时,庚子域都统府内终于事发了,事发起因是王卓几房妾室的下人发现主子不见了,开始一个还以为是跟王卓出去了,直到其他房的下人发现主子都不见了才发现不对,去正房那问情况,发现正房也不见了,找王卓也找不到了,一直到最后发现琴妃也消失不见了。

    负责护卫的近卫军大将震怒,直接在都统府内杀了好几个人,最终副都统联系上了王卓,谁知王卓却说什么他玩不起不玩了,带着家人远走高飞了。

    这不是开玩笑吗?整个庚子域都统府顿时乱成一锅粥,所有人马出动搜寻,严素所部自然也在其中。

    获知王卓所谓的“远走高飞”后,严素可谓大大松了口气,她已经猜到这事肯定和那两位有关系,只是相当惊讶那两人是怎么做到的,不过这种方式对她的确是最有利的,不容易暴露她。

    率领人马四处搜寻之际,严素自然是第一时间悄悄将情况告知了方傲林。

    方傲林惊出一身冷汗来,这事可不单单是天帝的妃子那么简单,嬴天王的震怒只怕是难以想象,自己竟然卷入了这种事情里面,而且还成了同谋,这事就算他跑去自首坦白,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不说其他的,他的下场肯定好不到哪去,在东军如果只是惹怒了天帝还好说,惹怒了嬴天王的后果不敢想象。

    是他和严素勾搭成奸在先,才给了凶手可乘之机,只凭这一条他就不敢触碰那后果。

    他也想不通凶手是怎么做到的,就算严素将人给带进去了,那般防守严密的地方凶手怎么能悄无声息地将王卓一家人全部给弄走?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一家七口啊,都统府内的高手都是死人吗?

    他甚至直接怀疑到了牛有德头上,怀疑是不是牛有德干的,毕竟他之前和牛有德在庚子域都统府的山门外碰过面,而且牛有德也的确可能有此意图,可现在这情况怀疑什么都是多余的,庆幸的是凶手居然没杀他灭口,也没有在都统府内闹出什么动静,而是直接把人给带走了处置,倒是给了他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保持沉默置身事外的活路。

    可这后果他很清楚,只要隐瞒这事不报,自己就落了个大大的把柄在凶手手中,这恐怕正是凶手放过自己的目的。

    这手段实在是太狠毒了!

    方傲林恨的牙痒痒,既惊恐于凶手的狠毒,也惊恐于凶手的神通广大,这都能做到,这也敢做?这简直是胆大包天呐!

    此时他肠子都悔青了,悔恨当初为何色欲熏心和严素勾搭在一块,否则焉能有这横祸降临?

    可这种情况下他有的选择吗?自首他不敢,不自首至少暂时还能自保。

    到了这一步不难做出选择,方傲林迅速星铃叮嘱严素,这事烂在肚子里,否则你我必然死路一条!

    默默收起星铃后,方傲林瞥了眼不远处的四名手下,眼中闪过杀机,必须要尽快杀人灭口!

    念头一起,又再次痛恨凶手,凶手把这四个人留给了他自己处理,一旦杀了这四人,他就彻底没了回头路,以后必然要被凶手给攥的死死的……

    咣!玉盏在地上砸的四分五裂,汤汁四溅。

    嬴天王府内,嬴九光大发雷霆,砸了一地东西,指着左儿咆哮:“这怎么可能!费尽心思爬到都统的位置上,突然放弃到手的荣华富贵说什么远走高飞,你信吗?简直是放屁!”

    左儿也吓得不敢大声,回道:“若真如王爷所猜测的那般,干这事最大可能的应该就是夏侯家和牛有德,而能有这本事神不知鬼不觉把人给弄走的,怕也只有夏侯家!”

    嬴九光暴怒道:“你现在跟本王说这个有什么用?本王特意增派了那么多人马前去看护,天帝的妃子却在本王的地盘上不见了,回头你让本王怎么向青主交代?”

    左儿迅速单膝跪地,“老奴无能!”

    “夏侯令,好哇,本王还真是小瞧你了,不声不响就赏了本王这么大一个面子,好,很好!”嬴九光气呼呼负手来回走动,最后脚步一定,“还有那个牛有德,本王不管这事是不是他干的,总之从今天开始,本王不想再见到、也不想再听到他了,让他彻底消失!”这话说的有些咬牙切齿。

    “是!”左儿诚惶诚恐。